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終宋-第293章 烏撒部熱推

終宋
小說推薦終宋终宋
昭通东面的深山老林,有大量的彝、苗部落混居。
乌撒部聚集地,也就是李瑕在地图上标作“威宁”的地方,往北五十里有座“磨撸山”,磨橹山下有个苗寨,因有三个氏族定居,外人称作“三家寨”。
三家寨离五尺道较近,当年通往南丝绸之路的商贾偶尔也会在此歇脚,与苗寨交易货物。
勇者的挑戰
这也是熊山当年为商贾们充当向导的作用之一,即与这些深山老苗打交道。
又因熊山到李瑕麾下任了百将,李瑕到白岩苗寨与熊春收购茶叶时,熊春才特地派熊阿乞随李瑕走到趟,充作向导。
在三月八日,李瑕沿五尺道到威宁之后,听说大理国内有舍利僧举事,遂让熊阿乞带着货物留在三家寨。
时间到了四月初六,熊阿乞眼看近一个月过去,李瑕还未带兵回来,心中渐感焦虑。
在他看到,李县尉重开大理走私商道之事已经失败了。
当然,白岩苗寨也没有太多损失,不过是卖些茶叶,李瑕已先付了一半的钱。
但熊阿乞看着李瑕的盐、糖、布匹、瓷器等大量的货物堆在那,也是忧心不已。既担心形势恶化被人抢了,也替李瑕心疼这白跑一趟的大损失……
这日,熊阿乞依旧谨慎地带着族人守着骡马与货物,忽听守在山口的族人跑回来大嚷。
“老虎头,老虎头,县尉回来了!县尉回来了……只剩一百人了……这可怎么办?!”
熊阿乞又惊又喜,惊的是庆符军伤亡惨重,喜的是李瑕终于回来了。
他忙不迭迎出去,只见李瑕一行人正在山口处,看样子却并非惨败归来。
……
“县尉,眼下大理这局势,只怕不好继续贩货了吧?”
寒暄之后,熊阿乞小心翼翼问道:“不如,就此回去?”
李瑕道:“不,此行还是顺利的。往后大理那边会有人接收我们的货物,只是须等战事过去。”
“那……我们这次带的货?”
“和彝人、苗人交易。”
熊阿乞一愣,尴尬笑道:“深山里的老蛮夷,哪能有物件能与县尉交易?”
“有。”李瑕道:“换他们的劳力,我要他们为我们摇族呐喊、起营建炮、筑城修墙……”
~~
在宋人看来,乌撒部只是蛮夷。但乌撒其实是一个有着自己的语言、文字,以及严密制度的政权。
除了种植稻谷、养殖牲畜为生,乌撒部还有大量的能工巧匠来编织竹器、打造铁器,且还有教化部民的文人,称为“布摩”,既是祭师,也是辅臣。
这是一个“士、农、工”各司其职的稳定政权,所谓“君魂施号令,臣魂来指挥,师魂有见识,匠魂管艺人”。
乌撒部臣服大理之后,大理国多派将领到边境监视乌撒部,最后却都因利益而被融入乌撒的部落政权,成为其栋梁之才。
其中最著名的四人被称为“四大白彝”,一直维持乌撒与大理的臣属关系,直到大理国灭……
乌撒部的首领名叫“阿勒”,时年已有七十三岁。
妹妹?女兒?吸血鬼!
他还在襁褓之中时因战乱被遗失在荒野,靠吸食被风吹断的桑苔而得以存活。这在乌撒部的部民们看来,阿勒是受天神庇护的君长。
之后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阿勒重振了乌撒部,维持了部族的安稳,直到大理国灭……
蒙古人南下,给西南所有人都带来了新的命运。
阿勒和他的嫡长子勒余,并不愿意投降蒙古人。
而兀良合台攻蜀之际,对乌撒部攻城掠寨,阿勒只好迁到了耐恩山脉,避开了五尺道。
四月初八,勒余领着人抬着两口箱子放在阿勒面前,道:“父亲,三家寨的苗人送来的礼物,说是有个宋官和大理高氏要见我们。”
他打开包袱,里面是精美的布匹、瓷哭。
阿勒坐在那似乎昏昏欲睡,用苍老的声音问道:“他们想要什么?”
“他们在南面的可渡关与蒙人打起来了,想要乌撒部帮忙。”
阿勒许久没有说话,似乎陷入了悠远的回忆。
年轻时,他率部民与四部联军大战,战四十七场,其中四十三场皆胜。在这一方天地被视为英雄。
但到了暮年,遇到蒙古人,他才知道蒙古人才是真正的善战。
“父亲?”勒余又问了一声。
“宋人?宋人管不到大山里来……大理高氏也不复当年的雄威了,不必见他们,不能让他们将战火再引到乌撒的大山里来。”
勒余道:“那这些礼物?”
“礼物留下,人赶出去。”
勒余有些失望,认为阿勒老了,失去了往常的雄心。
他的想法与阿勒不同,等阿勒去世之后,他需要继承为乌撒的君长,迫切的需要建立自己的威望,带着族人走出眼下的困境。
因此,同样是不愿投降蒙古,阿勒想的是让部民平安;勒余想的却是先打几场胜仗,一则服众,二则往后哪怕投降了,也能换更多的好处。
当然,这对于而言是往后之事,暂时而言他还倾向于联合宋人、大理人。
勒余想了想,道:“苗人说,那宋官是……冥王。”
美人為餡
“冥王?”
阿勒睁开了眼。
彝、苗之所以能共处于乌蛮大地之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巫”。
彝人是泛神崇拜者,认为“万物有灵显巫术”,各种鬼神主宰着世间,唯有奉信鬼神,种族才不会衰亡……
勒余见父亲睁开眼,上前两步,低声道:“奎香苗寨的通司说的……那汉官是冥王转世,来救世人于蒙古人的残害之下。她说,人死后,魂灵会离开身体,到另一方天地去……与祭师说的一样。”
倾世琼王妃
“冥王怎会转生为汉人?”
“但她治好了麻博阿维的失魂症,三家寨的苗人都信那汉官是冥王。”
阿勒不说话,只是嘴唇上下张合。
勒余又道:“父亲,那汉官不仅是冥王,还是高泰禾的女婿……还有,兀良合台就是他杀的。”
秘變終末之書
“他叫什么名字?”
“汉名叫‘李瑕’……”
~~
与此同时。
“非瑜有信心说服阿勒吗?”高琼问道:“毕竟我伯父、父亲已战败身死,便是我堂兄也很难再让乌撒部效力。”
“有。”李瑕道。
他抬头看向深山,低声道:“自幼被遗弃于野、吸食桑苔而活的阿勒,需要再有一个神话,才能让他的部民重拾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