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仙道長青 線上看-第二百零五章七禽神術展示

仙道長青
小說推薦仙道長青仙道长青
自从青云子进入赤星界炼化清华灵萃之后,元阳界大体上恢复了平静。
绝大多数的元神修士纷纷闭关,不在出来走动。
青禅将柳孤雁招入洞府,对其叮嘱了几句,然后化作一缕青烟同张志玄结伴前往西耀州。
大约在一千年前,青禅刚刚炼成元婴,张志玄的修为还只有金丹九层,为了炼制本命法器,他们在西耀州游历多年,寻找清静莲花,在这个过程中与西耀州的一些修士结下了交情,也与一些修士闹了矛盾。
时光匆匆流逝,无论是当年的朋友还是仇人,如今很多人都已经寿元耗尽,还有一些遭遇了外劫,他们的熟悉的故人,大约只有一半幸存。
两人结伴来到圣王宗山门,只见圣王宗山门大阵开启,虹烟缭绕,玄光闪烁,看样子大长老身死,已经让圣王宗修士沦为惊弓之鸟,选择了封锁山门了。
张志玄抬手放出一道剑光,直接射入了圣王宗山门大阵。
剑光轻巧的破开了大阵防护,恰到好处的落入了圣王宗祖师堂之中。
接到张志玄的剑光传讯,圣王宗掌门殷泰诚马上将消息传递给了其他元婴。
“紫阳宗张祖师已经赶来,一定能够调查出真相,宗门不需要继续封山了。”
当年张志玄夫妻在西耀州游历,与圣王宗还有矛盾,青禅为了争夺一株六阶灵药,斩了圣王宗元婴修士马横空的肉身。殷泰诚也参与了当年那一战,那时候他修为元婴五层,可以与刚刚结婴的青禅抗衡。
若不是两人手持紫阳天火符威慑,当年那一战,未必能逼退圣王宗三元婴。
此战之后,紫阳宗与圣王宗结下了仇恨。后来等张志玄炼成了元婴,闯下了赫赫威名,在大修士高行空的帮助下,紫阳、圣王两宗化解了矛盾,恢复了和平。
当年那一战之后,殷泰诚道途也算比较顺,转了一劫后修炼到了元婴九层,如今已经成为圣王宗掌门。
現世
风水轮流转,千余年过去,双方的地位天壤之别。虽然殷泰诚已经是大宗掌门,当年的对手张志玄、青禅都成为了元阳界赫赫有名的元神高人。
再次见到张志玄、青禅,殷泰诚表现得非常惶恐。
看此人一脸惨白、大汗淋漓的样子,实在不像是一位合格的大派掌门,张志玄安慰道:“殷道友不需如此,早年的因果我们早已经不放在心上了。”
殷泰诚跪倒在地,不断磕头道:“多谢张前辈宽宏大量,饶恕小人的不敬。”
张志玄夫妻不愿意追究以前的因果,殷泰诚也放下了一道心结,内心中多了一些轻松。
不过在张志玄的感觉中,此人的精神上依旧带着强烈的恐惧,让他有了一丝疑心。
“乾谷真人在何处失踪?”
“大长老在去玉衡宗的半路上出了意外,魂灯忽然熄灭,人也失踪了。”
“沿路的坊市城镇,你们调查了没有?有什么发现?”
“没有任何线索,沿路坊市、城镇根本没有发现打斗的痕迹,山川地理也没有任何变动。”
“圣王宗的元神法器,你们还能不能感应到?”
“法器已经被禁法封印,感应不到了。”
张志玄点头,脸上带着愁容道:“只能先试试时光回溯之法了!”
农家欢 小说
张志玄两人离开了圣王宗,沿路仔细的搜索了一遍。他们是元神修士,神识之强远超元婴,很快就发现了战场遗迹,只可惜战场经过了小心的打扫,并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两人使用时光回溯之法,隐隐约约能看到一缕缕魔气,只能确定是魔修杀人,魔头藏身在何处?依旧没有头绪。
“看样子确实是齐心远出手杀死了乾谷真人。”
“齐老魔狡诈,也不知道藏身在何处?”
“我们元阳界搜寻气息之法,老魔必然有所防备,不妨去一趟荡魔宗,找找陆子英前辈,看他有没有特殊的手段神通找到人?”
两人稍作商议后,直接来了荡魔宗山门。张志玄将经过一说,陆子英颔首道:“老夫确实炼成了一门七禽神术,算是先天易术的一种。只不过先天易术用来推算同阶修士经常不准,正确的概率只有三成。今天道友找上门,老夫就用七禽神术算一算,看能不能找到魔修踪影?”
七禽神术以七元甲子局为根本,采用翻禽倒将之法,推时日吉凶,以利于用,在先天易术中也算颇为精妙的一种。
最关键的是这门先天易术在元阳界没有流传开来,老魔就算用了防备天机测算的法术,估计也防不到这一种。
陆子英将张志玄夫妻带入祖师堂,他先隆重的对着祖师鞠躬行礼,拜了几拜。然后面朝南方盘膝坐下,开始默运玄功,推算魔头的行踪。
“奇怪,卦象上说明,魔头已经与你们夫妻打过交道。两位道友以先天紫气为根本,对真魔之气的感应非常灵敏,如果与魔头打过照面,绝不至于被蒙了眼睛?莫非今日这一挂,还是不准?”
敖敖待捕
张志玄心思一动,察觉到了一点儿疑心。
天才醫妃:王爺太高冷 五夜白
“那也说不定?”
张志玄与青禅对视了一眼,两人急匆匆的赶回了圣王宗。
再次见到了殷泰诚,张志玄诈道:“魔道神通果然诡异莫测,竟然能瞒过我们夫妻的眼睛?今日圣王宗门下,也不知道还有几个活人?”
话音未落,张志玄立刻祭出了纯阳鼎。
纯阳鼎向着殷泰诚当头罩下,见身份败露、殷泰诚身上化出了一股黑烟,此人的肉身元婴被纯阳鼎罩住,顷刻间化成了灰烬。
“果然还是魔道寄生之法,齐老魔也算一代奇人,竟然能在阴魔寄生之术上推成出新。阴魔竟然不藏身在识海,而是藏身在气海中。”
青禅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恍然大悟道:“果然不出所料,齐老魔陷入了走火入魔之中,才会冒险杀人。”
“齐老魔竟然有点儿逆向思维,杀死了乾谷真人以后,还敢将真身藏在圣王宗山门。用阴魔寄生之法,控制了圣王宗七位元婴。就算今天斩了老魔,圣王宗道统也几乎断送了。”
青禅大笑道:“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陆前辈这一卦竟然算的准,一诈之下让老魔无所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