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武極神話 單純宅男-第1995章 衰變之禍推薦

武極神話
小說推薦武極神話武极神话
第1995章 衰变之祸
听见雪舞的话,张路问道:“怎么,这次源境衰变有什么问题吗?”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雪舞摇摇头道:“只是这次源境衰变增强幅度比我之前所经历过的任何一次都大,这种增幅,超出了正常的范畴。”
张路皱起眉头:“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源境衰变强度会随着时间加剧,但这种加剧是有固定规律的,对吧?”
雪舞点头道:“不错,源境衰变强度提升,是有规律可循的,只是这一次,明显超出了规律。”
按照雪舞的说辞,那么源境的寿命,恐怕又将缩短一截。
“估计这一次,源境孕育的意识天珠,数量会比以往要多不少。”雪舞担心的不是源境的寿命,而是另一个问题,“源境也会变得更加危险。”
極品複製 小說
“危险?”张路一怔。
“现在源境衰变才刚刚开始,所以你们感受不到太多的危险,可越往后,随着源境衰变到了中期,那才是最剧烈的时候,到时候,整个源境都会变得十分危险,无数的意识之力,都会彻底失控,我们必须小心,躲避意识之力的冲击,否则,哪怕布鲁、洛克斯那样的极境军团长,都可能会陨落。”雪舞凝重道:“躲避意识之力的冲击不难,难的是长期保持精神高度集中,稍有疏忽,便可能被失控的意识之力冲击……”
晚歌身后一位军团长也说道:“源境衰变刚开始还算温和,到了后面,会十分危险。”
闻言,张路表情严肃起来,说道:“好,我们会小心的。”
……
天族,天妒境。
悠小藍 小說
“你们感觉到了吗?”天妒君主眉头微微皱起,声音有些沉重。
梦魇君主声音低沉道:“感觉到了。源境衰变,比上一次增强太多了。”
恐惧君主也是脸色有些阴沉:“浑蒙海寿命又缩短了!”
“到底怎么回事!”怨厌君主的脸色十分难看,尖锐的声音十分刺耳,“我们已经很久没有杀过归零者了,源境衰变怎么突然间增强这么多……这明显不正常!”
“绝对有人在捣鬼!”梦魇君主冷声道:“如果不是有人做了什么,源境衰变不可能增强这么多……赤霄,对,一定是赤霄那几个家伙!”
嬌俏的熊大 小說
“他们疯了吗!难道他们不知道,浑蒙海毁灭,我们这些君主,也会随之消失吗!”恐惧君主震怒道。
他们恨不得现在就冲到赤霄几人面前,质问赤霄几人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源境衰变会增强这么多。
可他们根本找不到赤霄几人,哪怕派出无数的天族奸细,也依旧毫无收获,只知道他们的失踪隐隐跟苍穹君主有关,只是他们究竟去了哪里,除了赤霄等人自己,外人无人知晓,他们再多的愤怒,都无处发泄。
与此同时。
混沌海。
赤霄等人也是察觉到了源境的异常。
“到底怎么回事?”赤霄皱着眉头,“按照源境衰变的增强规律,这次衰变应该不至于增强到这个地步……这种衰变程度,更像是期间又经历了十次以上的衰变。”
“莫非是天族那几个家伙在捣鬼?”东阳不由怀疑起来,“他们到底在干什么?难道就不怕浑蒙海毁灭?”
要知道,他们已经入驻混沌海,就算浑蒙海毁灭,他们也能活下来,可天族君主只能跟浑蒙海一起毁灭。
无命的脸色也是有些阴沉:“还好我们足够幸运,入驻了混沌海,否则,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被他们害死了……”
绝色农女之田园帝国
尽管生命不受威胁,但赤霄几人心情依旧糟糕,毕竟,浑蒙海毁灭,他们开辟的秘境也会随之毁灭,从此以后,他们便无法再依靠各自秘境来提升实力了,并且,没有了秘境的力量加成,他们的实力反而会跌落一部分,说不定到时候连任天都打不过。
这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相对于赤霄几人,张煜倒是冷静得多,他当然不希望浑蒙海毁灭,可如果浑蒙海真的毁灭了,对他的影响也十分有限,他只是有些疑惑,源境衰变加剧,真的是天族君主们干的吗?
他们是嫌命长了?还是活够了?
就算天族君主们跟命族君主们仇恨再深,也不至于用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法来报复吧?
在张煜看来,源境衰变加剧,也许有着别的原因。
“零?”张煜想到了零,“是因为我之前击伤过零?”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种可能,还有一种可能是犰亡吞噬了犰亡境,并且扫灭了不少天族浑蒙,也许对浑蒙海造成了某种未知的影响,从而导致源境衰变加剧。
如果答案是前者,那么张煜就得认真考虑,以后到底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去对待零,无视它?还是把它当神一样供起来?抑或,当作宠物一样圈养起来?
在没有得出答案之前,张煜都不太敢对付零了,打不打得过另说,要是不小心打伤了,可能对整个浑蒙海都将造成巨大的影响,燃烧掉浑蒙海的寿命。
想到源境衰变加剧可能是自己造成的,张煜很明智地没有参与赤霄几人的话题,多少有些心虚,毕竟,对赤霄等人来说,浑蒙海终究是他们诞生之地,是他们的故乡,要是知道这事儿可能是张煜干的,他们嘴上估计是不敢说什么,但心里指不准怎么骂张煜呢。
“说不定是犰亡那家伙干的呢。”张煜干脆把锅甩给犰亡,“他吞噬了犰亡境,还灭了那么多天族浑蒙,不可能对浑蒙海一点影响都没有……”
福田有喜:空间小农女 喵七大大i
于是,张煜心安理得地看着赤霄几人痛斥天族君主。
没错,就该痛斥天族君主。
毕竟,犰亡就是天族君主。
犰亡的错,天族君主也有着逃避不了的责任。
……
“这边这边。”源境北区,一位军团长手中的天珠宝石忽然散发光芒,立即大声喊道。
其他方向的军团长迅速向着那个军团长的方向飞去,果然,在靠近那个方向之后,一群军团长手里的天珠宝石也是开始散发光芒。
布鲁拍拍那军团长的肩膀,满意道:“干得不错。你的功劳,我记下了。回去之后,会如实跟君主汇报。”
“谢谢布鲁大人!”那军团长激动道。
很快,他们便将那颗意识天珠取走。
感知着储物空间中堆积的十几颗意识天珠,布鲁脸上露出一抹笑容:“短短一个月就收集了十三颗意识天珠,看来我们这一次的收获可能会达到上一次的一倍,甚至更多!”上次源境衰变持续了三年,这一次必然持续更久,布鲁丝毫不怀疑,这一次他们收集的意识天珠,最终很可能达到惊人的数字,“这么多意识天珠,君主一定会满意的。”
唯一让布鲁感到疑惑的是,都半个月时间了,他们仍旧没有遇到命族军团长。
一个都没有!
命族军团长就像完全消失了一样,看不到踪影。
这反而让布鲁感到有些不适应,毕竟,以往他们可是跟命族军团长经常交战,每一次源境衰变,都免不了有命族军团长或者天族军团长陨落,哪怕后来命族军团长主动避战,也依旧免不了被天族军团长们追击,最终狼狈逃窜。
“任天这家伙,到底藏哪里去了?”布鲁心心念念与任天一战,可现在,别说任天了,就是一个最弱小的命族军团长,他们都没遇到一个。
本来已经做好了跟命族军团长开战的准备,却连人影都见不到一个,这让得布鲁倍感无聊。
要不是有着任务在身,他都忍不住想冲到命族秘境去,看看命族军团长们到底在干什么。
甩甩头,布鲁回过神来,随即带队继续搜集意识天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