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萬法無咎》-第五十章 制衡誘敵 三劍合一相伴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万法无咎
一座孤岛之上,轩辕怀立于岛上西南方位的孤峰山巅,周身为径长八丈有余、共计一十二道圆环所环绕。
那圆环本是剑气,此时却收敛为实体,怎么看都与真正的神通之象别无二致,说是灵形境的手段,委实不可思议。
但轩辕怀的对手归无咎,此时却不见踪影。
那看似凝实的圆环,似乎并非攻守之法,而是借为禁阵,用作拒敌之道。
轩辕怀双目紧闭,拇指扣住无名指,食指中指指尖恰好于心齐平,点亮了宛若白色火光的一团,当中隐约有人物虚影一闪而过,凝成一枚圆珠,然后以极为快捷的速度缩小,转瞬间就要消失不见。
就在此时,百尺之前的地下忽有一道剑光破土而出,跃然挺进,直取轩辕怀之面门。
那青色剑气,直有儿臂粗细,顷刻间一分为三,刹那之后又微微向下一倾,刺向轩辕怀的眉心、胸口和小腹。
一息之后又分光化影,化作千万道明亮之极的剑潮,欲将敌手一举淹没。
灵形境中极高明的手段,分光剑术。被归无咎运用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
轩辕怀平静一笑,指尖气机立刻收敛,同样以分化剑光之法应对。指尖气机消散的一瞬,千万细密剑芒已磅礴生长,运转过程全无间隙,堪称行云流水。
很显然,他早已料到了归无咎的突袭。
剑影分光之法,一束捉住一束,乃是全凭本身实力的硬拼,没有丝毫取巧的余地。
约莫五六息之后,原本相持不下的局面发生了变化。
轩辕怀所余剑气渐渐增多,归无咎所御剑光渐渐减少。
毒醫庶女冷情王爺 小說
六四。
七三。
八二。
九龙圣尊 莫知君
九一。
局面急转直下。
如同两军对垒,相持阶段激战数日,看似惨烈,其实伤亡不过是十分之一二;而真正胜负见出分晓之后的追击,往往占了战果的十分之七八。
剑光相对,从大致平衡到依稀看出是轩辕怀占优约莫用了五六息时间;但从初分高下到相去悬殊、归无咎败势无可挽回,只不过是短短半息而已。
直到此时,归无咎纵然不敌,但尤可退走。但他却不退反进,裹挟剩余剑光一跃一挑,将环绕轩辕怀的那数道“圆环”斩破三截。
如此一来,他自身却处于极为危险的境地。
轩辕怀反手摄拿,三千剑丝两分成绞势,回首而逆击之!
此时空间极为狭小,看起来归无咎已是插翅难逃。
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归无咎掌心一推,散发出一团雾气。
这“雾气”是精纯白雾和褐色沙粒的混合形态,宛若一座弓形拱桥,连结于七百丈之外。
归无咎后背靠在这拱桥之上,反身一滑,速度竟似较之使用上乘遁术尤快,在轩辕怀剑光即将合拢前的一瞬,险之又险的遁逃出去。
脱离险境之后,归无咎立在一株树梢,深吸了一口气。
最坏的一种可能性,终是成为了现实。
此境中的比斗,归无咎最初利用许多岛屿中宛如开凿“五行精玉”所留下的密道地坑,与轩辕怀周旋。经历一番苦战之后,由于心意通彻更高境界,故功行战力明显提高了一层,胜过当年的“归无咎”正身。
蓝雪无情 小说
虽依旧不及轩辕怀,但已然能够可以与之周旋二三。
鉴于此,对手轩辕怀索性放弃了追击战,因为他有更加主动的把控战局的手段——
如同归无咎在其余界域中猜测的那样,轩辕怀是有主动将某一个界域分身的气机,挪转渡化他界石像的本领的。
方才他施展的指尖心印法,正是这一路变化了。
这就构成了轩辕怀战略上的绝大优势。
台灣 就業 e 網
他的动作,可称是一石二鸟,虚实相间。你若不来,他就真的将某一界域的塑像复活;你若前去破坏,焉知他不是将绝大多数精力,放在迎敌设伏之道上?
但明知是计,归无咎也不得不出手。
方才归无咎脱身所用的白褐交加的玄霜雾气,乃是以越衡道法中的八十一道小术糅合而成的神通雏形。此着作为最后的后招之一,归无咎一直并未施展。
如今不得已施展出来后,归无咎所习的一千五百法所有术法,皆在和轩辕怀的交手中用过至少一回;而轩辕怀此时所掌握的辰阳剑道高明处在自己之上,等若无论自己再施展任何手段,他皆能备好了应对之策。
此刻其余四处战场分出胜负后,归无咎心中皆隐隐约约有了感知。
此战若胜,自己就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但现实情形,不仅遥遥无期,简直可以说是岌岌可危。
轩辕怀的圆环剑气,虽极切实用,但并非是极难经营、又或者靡费法力极巨的手段,只是要借助其脱胎于“心剑”的感应之力和源自“空剑”的绵密防御,一定时间后自然成阵,防止归无咎在他作法的最后关头加以干扰而已。
此时,他只消将此法重新施展一遍,归无咎依旧不得不冒险前来化解。
事实上,他正是如此做了。
只见轩辕怀双手一阵推拿提纵,损毁的三道圆环顷刻间就修复了两道。不止如此,他眉间紧蹙之意顿消,嘴角隐现一丝笑意,似乎解决了一个极大的难题,大有神清气朗之致。
很显然,他思索出了对付归无咎那白褐色遁身霜气法术的办法。
至于其余四处分界的败局,似乎没有对此时的轩辕怀造成一丝负面影响。
接下来的道路不可逆转——
或者轩辕怀成功施法,复活其余某一界,重新来过。
或者在归无咎急于破坏的当口,一举将其击败。
二者必居其一。
在防御感知剑阵准备完毕之后,轩辕怀指尖“心火照影法”故技重施,短短十余息便粗具雏形。
归无咎却似一无所觉,独立于二三里外施展手段,面色异常凝肃。
大袖一挥,面前浮动三色剑气。
合虚实,同真幻,知雄守雌动静谐一,实为归无咎在灵形境中的最高等。
以具体形象而言,色泽外青内绿,将草木之生机和天空之深邃合而为一。
随着归无咎手臂向内轻轻一收,最右侧的那道剑气豁然向中间靠拢,与中央那道剑气合而为一。二剑归一之后,青、碧二色陡然一深,似乎又添加了一重黑色。
随着手臂往反方向转了半圈,又将左手边的那道剑气吸摄回来。
可是仔细分辨,似乎是轩辕怀的神意穿渡法速度更快了一线!
轩辕怀指尖光影渐趋完整,一道催动之力呼之欲出。
轩辕怀遥遥望了一眼。
其实两种道路,轩辕怀心中更加中意于趁着归无咎前来破坏一式、一举将其击败这一条;是以作法之时大半精力都在观察归无咎的动向。
然虚则实之,实则虚之,既然归无咎的应对之招明显慢了一拍,复活一界,也无不可。
于是,轩辕怀掌心一握。
就在此时,归无咎的剑光凝合陡然加速!左手边那道剑气仿佛瞬间雾化,以瞬移之势并如中央。三剑合一之后,那剑气中的幽重黑色更胜一筹,自中央化作笔直一线,似剑似箭,直取轩辕怀而来。
轩辕怀眉头一挑。
其实归无咎此剑虽是加速,但是依旧慢了半拍。
依照久战至今所萦熟于心的双方实力对比,轩辕怀自以为就算横下一条心,一拳握实了下去。先复活一处小界再来防守,也完全来得及。
但是瞬间福至心灵的判断,轩辕怀并未如此做。掌心一卷一合,周身玄光凝练,同样使出毕身法力汇聚的“万剑归一”之象,针锋相对的迎去!
归无咎的剑气,一举冲破感知剑环。
然后双剑相交,如火树银花,嗤嗤作响;星火不灭,又散为宛若泡沫的虚影,将数百丈方圆染的绮丽壮观。
金丹修士神通对拼,能有如此气象的也是少之又少。不敢想象,这竟然是出自两道灵形境界的“神通雏形”。
足足百余息功夫,两剑完全消耗殆尽,竟是始终维持均衡之局,直到最后。
轩辕怀面上,难掩讶色。
归无咎却是微微摇了摇头。
他当年的真实履历,灵形境界的最巅峰,是登临九周半山绝顶,字迹留形。感其甚深功果,将“履尘剑”凝练规整,炼化成最精纯的三剑。
刚刚面临成败攸关的绝大压力,归无咎竟然更上层楼,又将三剑合一,将《通灵显化真形图》在灵形境界的一千五百道真义以一剑贯通之,又一次打破了极限。
尤其是合剑的一瞬异常仓促,成功的概率至多不过五成。最终一剑凝形,实为侥幸。
一剑脱手,归无咎心中也升起一道久违的惬意与畅怀。
本拟这一剑可以占得些许上风,这一次临战突破,便是自己的得胜契机;但最终的结果,也只是平手而已。
由此可见,当年的轩辕怀,底力雄厚到何等地步。想要取胜的难度,非前四场可比。
聊以自慰的是,双方终于具备了相近的战力,轩辕怀在战术上“钓鱼”的法子,终是被化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