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呂布的人生模擬器-第四百零五章 勸阻讀書

呂布的人生模擬器
小說推薦呂布的人生模擬器吕布的人生模拟器
就在冀州大刀阔斧的推行吕布新政,一步步将冀州士族分化、打压之际,长安这边却是暗流涌动。
吕布此番征伐冀州,关中兵马近乎抽空,这也给了一些人瞎想的机会,尤其是吕雍回来准备迁都之事,更是触动了许多人的神经。
所有人都清楚迁都意味着什么,以冀州之战的表现来看,没人看好曹操能够抗住吕布,鬼知道吕布暗戳戳的建了个北工城,埋头十年竟然弄出了这么多战争利器。
这些利器是如何做出来的,百官已经没人关心了,他们更关心的是吕布这次在冀州推行新法的手腕。
本以为经过这些年的修身养性,吕布也该摆正自己的位置了,而且平日里对待官员、士族也十分温和,这让很多人产生一种错觉,随着吕布地位的稳固,他已经将自己当成了士人的一员,应该开始主动维护士族的权益了。
然而这次冀州祭起的屠刀无情的告诉所有人他们想多了,吕布还是那个吕布,他从来没将自己当成过士人,更不会主动去维护士人的利益,平日里的客套也不过是麻痹大家的假象而已,而吕雍这次攻破邺城已经涨了威风,若再让他成功完成了迁都,吕雍的威势也会大涨。
到时候就是这斧子掌控朝堂的局面,这让所有人心中都不舒服。
“爹,装病,这件事莫要掺和!”洛阳,司马家,听到有人来拜访,司马懿拦住想要前去迎接的司马防,沉声道。
司马防本在河内老家,一开始司马懿也是担心战火波及到河内,是以让人将司马防接来长安跟自己一起住。
作为民部中郎,司马懿在长安自然有着一套自己的府宅,跟怀县的司马家没法相比,但绝对不差,司马防虽然致仕,但毕竟是大名士,是以在长安还是有些人望的,不少人愿意来找他。
但最近随着冀州战事传来,司马懿敏锐察觉到了危险,而且这战报前脚传来,后脚就有人登门,哪怕不确定对方是否来游说自家父亲的,司马懿都不会让父亲见人。
这个时候,还是避嫌为上。
“何事?”司马防正想着与人一起联名上书天子,吕布这次在冀州做的太过了,冀州啊,名士云集之地,被吕布这次犁过以后,是怎样一派凋零场景,司马防几乎不敢想,此刻被儿子拦住,司马防不禁一怔,皱眉看向司马懿。
“不管是何事,都不可参与其中。”司马懿对着司马防沉声道:“否则将有灭门之祸!”
“危言耸听!”司马防皱了皱眉,虽然这二儿子却是颇有远见,也数次在这战乱中让司马家转危为安,但这次的事情,司马防也只是想弹劾吕布,让他别那么肆无忌惮,哪有儿子说的这般吓人?
“非是危言耸听!”司马懿给了兄弟一个眼色,让他去谢客之后,这才看向司马防道:“我知父亲是何意,但弹劾没用,想要改变什么,必须兵变才行。”
“那就兵变,如今长安空虚,正好夺回长安,挡住函谷关,有北工城的那些兵器,他吕布还能打回来不成?”司马防怒哼道。
“兵从何来?”司马懿吃惊的瞪着自己的父亲:“父亲不会真以为太尉调离长安,这长安便可以任那些人肆意妄为了吧?”
吕布的确将这些年积攒的兵力都带去了洛阳,但这并不代表长安守备薄弱啊,想想也知道,这长安城可是吕布的根基所在,就算如今兵力紧张,也不至于放心道长安城中一点人都不留。
没错,长安的确虚弱,但虚弱不代表你们就好打,兵从何来?只这一个问题就戳了司马防的肺管子,半天答不上来。
“如今不比当年了,家家户户随便都能拉出上千人马,凑一凑便是数万大军,如今关中,富者不少,但家中有私兵者有几人?”司马懿无奈叹道。
不是他支持吕布,而是没有胜算的事情,他绝不会拿着家族去拼,冀州士族……死就死了,但凡有当初司马家的觉悟,也绝不可能是今日的下场!
司马懿很清楚,吕布如此做,并非他痛恨士族,这点从吕布平日里也能看出来,不涉及朝廷利益的情况下吕布对士族其实并不差,冀州之所以看上去这般惨烈,只是因为冀州士人无法接受关中之法,而吕布在这个问题上,不会有丝毫妥协,他也有不妥协的底气,所以冀州名士才会有这般惨烈的结局。
至于长安城中这些人,或许真有为冀州士人鸣不平的意思,因为朝堂百官,有不少其实并非关中出身,而是中原名士,吕布杀人是有规矩而不是胡乱杀的,这些人能留下,除了朝廷需要人之外,最重要的是没有伤到这些人的利益。
但如今吕布开始向中原进攻,这些人跟当初被董卓和吕布砍掉的那些士族豪强之家又有何区别?
司马懿摸清了吕布的规矩,这才让司马家避过一劫,如今怎能让父亲重新卷进去?
现在这情况,这些人成功了,司马家就算不参与自然也是有好处的,若参与了,成功还好,不成功家破人亡是跑不了了。
在司马懿看来,这一次,输面很大,哪怕现在长安真的空虚,但这些人更虚,不参与赢了有好处,输了也跟自己武关,参与进去,赢了好处也不会多多少,输了死全家,该怎么选,这不是一目了然么?
“但此番太尉做的太过了!”司马防皱眉道。
冀州几乎是被吕布用鲜血给抹了一遍,征伐益州双方死伤的将士可能都没这次推广新政死的人多。
“太尉回来后,当面与之辩论即可,但此刻父亲最好什么都莫要做,否则有性命之忧!”司马懿叹道。
正面跟吕布把该说的都说出来,吕布通常不会怪罪,哪怕你说的让他不舒服,也不会给你小鞋穿,该用你是就用你,这就是吕布能有如今这番基业的气度,但背地里搞这些,说不好听点儿,那就是叛乱了,这不是把脖子伸到吕布面前给砍?
再说了,退一步讲,你拿下长安了,接下来呢?
以吕布在关中的人望,只要吕布腾出手来往回打,有多少人敢直面吕布,拿什么挡?这根本就是一场儿戏吗。
司马防皱眉看着儿子,突然道:“钟司徒最近也告病不出,是否也是因此?”
“这孩儿如何知晓?”司马懿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他觉得可能性很大,此前吕布虚弱之时,那些士人都未能扳倒吕布,如今吕布如日中天,但凡聪明一些就不该有类似的想法。
司马懿一开始本不认为会出现这种事,但事实却向他证明了这天下聪明人真的不多,包括自己老爹!
絕世 劍 神
现在能醒悟还不算晚,难怪混不上三公。
腹诽归腹诽,但司马懿不可能看着自家父亲一头莽进去,幸亏接来了长安,否则司马懿真担心自家父亲跑去找吕布。
司马防被司马懿说的,也有些明了了,看着儿子,司马防叹息一声道:“罢了。”
长子司马朗如今担任洛阳令,以后若是迁都,地位自然水涨船高,此子司马懿更是为民部中郎,前途无量,但从利益的角度来看,司马家确实没有理由去搞吕布。
这天下变幻无常,司马防觉的自己还是别再掺和这些事情了,等迁都之后,自己跟着一起去洛阳,看看长子之后就回怀县养老。
“你准备如何做?”司马防看着司马懿道。
“明日太尉长公子纳妾,孩儿想去祝贺一番,已经备好了礼。”司马懿笑道。
司马防看向司马懿,皱了皱眉,却也没再说什么。
显然,司马懿这是想要站队,吕布身边,谋士如云,早起的郭嘉、荀攸、李儒、法正且不说,后来的庞统、徐庶也没一个比司马懿差,虽然如今司马懿也算是颇受重视,但在吕布身边,司马懿觉的自己恐怕是没机会坐上六部尚书的位子,倒不如提前亲近吕雍,待吕布百年之后,自己差不多也能熬出头了。
当然,如今的局势,司马懿也不好表现太过,主要是去混个脸熟,以后慢慢来。
“为父便病几日吧,但愿这位公子莫要如他父亲一般嗜杀成性!”司马防冷哼一声,在他看来,吕雍到目前为止还算是个不错的少年,或许未必如同他爹一般惊才绝艳,但至少不是嗜杀之辈。
“多谢父亲不杀之恩。”司马懿松了口气,总算是劝住老爹白给了,连忙对着司马防一礼。
司马防一楞,随即反应过来,这不是说自己会害死全家么?冷哼一声,甩袖回到屋里。
“二哥,人已经送走了。”司马孚回来对着司马懿道:“真会出事?”
“看着吧,这世上,总是有些会被名利蒙了双目之人。”司马懿叹了口气,这么一闹,只要败了,在跟吕布的博弈中,士族会再退一步,其实吕布开始的优势可没这么大,有今日之局,固然是吕布厉害,但更重要的还是士人们送的勤快,把人家给养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