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日月風華-第一零三三章 死神看書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一名碎骨者右臂已经被砍断,鲜血直流,满脸血污,但一双眼睛却如同野兽般泛着凶光。
他手中没有了马刀,更没有长枪,只有一张长弓。
箭盒不见,一张没有羽箭的长弓又能有什么用?
对面那名图荪勇士浑身上下也是鲜血淋漓,喘着粗气,虽然腰间被砍了一刀,皮开肉绽,伤口处兀自流血,但他手中还有刀。
两人就像两头欲置对方于死地的野兽,目中满是浓郁的杀意。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图荪勇士低吼一声,任由腰间鲜血流淌,挥刀冲上来,碎骨者也几乎同时冲上去,等到对方一刀砍下来,碎骨者拼力闪躲,避开一刀,拼力绕到了对方身后。
图荪勇士还没转身,便感觉长弓已经套在自己的脖子上,韧劲十足的弓弦瞬间勒住了自己的脖子。
一张无箭长弓在碎骨者手中,依然是杀人利器。
他用独臂转动长弓,将图荪勇士的脖子铰在弓弦中,一条腿顶在图荪勇士的后背上,身体拼力后仰,用全身的力气来绞杀图荪勇士。
此时此刻,双方四百勇士,已经剩下不到一半人。
贺骨勇士已经不到百人,图荪人虽然也死伤惨重,但在人数上却是占了上风。
河水早已经血红一片,每一个人都是如野兽般奋力厮杀,只想着就算死,也要杀一个完成最低的目标,双方人手相若,能多杀一人,就能给同伴留一分活命的希望,也能为争取胜利添加一分希望。
神医修龙
每个人身上均是血迹斑斑,双眸赤红,紧咬钢牙,只要不死绝,这场决斗就要继续。
两边的鼓声一直没有停下来,但许多人都是看的触目惊心。
草原部族之间的厮杀是常事,战场上你死我亡,残酷无比,对大多数兵士来说,那本就是战场上应该有的场景。
但眼前这一幕,还是让不少人背后生寒。
没有人呼喊,两军窒息一般,充满了死寂的气息。
三 道 原創 評價
两军的将士们都是握紧了手中的兵器,恨不得立时冲上去助战,许多人的眼中都显出痛苦之色。
没有什么比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同伴在地狱搏杀却无能为力还要痛苦。
但是双方都知道不能冲上去。
一旦冲上去,双方头领的约定立刻被破坏,如此军前承诺,对以信守承诺为最高美德的草原人来说,当然是不能去破坏,而且真的两军搏杀,死的就不只是几百人,而是成千上万的尸首倒在血泊中。
可敦和贺骨将士当然也看出局势对自己不利。
但他们只能看着,只要是汉子,就要坚持下去,若果率先冲上去,不但会被图荪人看不起,而且那些倒在冰冷河水的贺骨勇士也是白百战死。
可敦神情凝重。
贺骨勇士的勇猛在她的意料之中,但图荪人却也同样坚毅。
莽德勒的左臂已经被砍断,他的对手塔塔博尔依然是那般的强悍,就像是一座无法逾越的大山挡在自己身前,他有赴死之心,可是面对眼前这个自己无法击败的敌手,信心正在逐渐崩溃。
但他还是咬牙挺着。
自己就算死在对方手里,也不能漏出丝毫的胆怯。
身边的同伴一个接一个倒下,他看到不远处一个同伴一刀砍断了敌人的喉咙,但敌人手中的长枪也刺穿了同伴的胸膛,他看到一名碎骨者手持一根羽箭,在对手大刀捅进自己腹间的同时,也将羽箭送入了对手的喉咙。
他握紧了刀,如受伤野兽的低吼,再次扑向塔塔博尔。
塔塔博尔脸上也是血污,低吼着冲过来,莽德勒一刀向塔塔博尔的脖子砍过去,塔塔博尔也挥刀斩向莽德勒的脑袋,莽德勒却突然手腕一转,变招横削,划过了塔塔博尔的胸膛,也几乎同时,塔塔博尔的马刀砍落,鲜血喷溅,莽德勒持刀的右臂也被砍断,两肩光秃秃的再无臂膀,塔塔博尔随即一脚踹出,将莽德勒踹进河水中,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膛,一道深深的刀痕触目惊心,鲜血从胸膛留下,整个腹部瞬间被鲜血染红。
他看着躺在水中的莽德勒,不顾自己伤势,快步上前。
莽德勒是敌方首领,只要割下他的脑袋高高举起,敌人的士气瞬间就会遭到打击,为数不多的贺骨勇士一旦失去了勇气,必将很快便尽数诛杀。
他走过去,莽德勒双臂俱断,断臂处鲜血泊泊直流,却还是咬着牙,见到塔塔博尔过来,抬起脚向塔塔博尔踹过去,塔塔博尔却是一刀挥出,将莽德勒右脚砍断,俯下身子,抓住莽德勒散乱的头发,举起手中刀,便要一刀砍下莽德勒脑袋,刀还没落下,却感觉左腿一阵巨疼,塔塔博尔痛得叫出声来,低头看去,却赫然发现,自己的左腿齐膝盖处一下,整条小腿已经不见,竟是被一刀斩去了。
虽然是巨疼之下,但塔塔博尔反应却不慢,知道身后有敌人,反手挥刀,听得“呛”一声响,待得扭身回去,变见到了一身甲胄的秦逍。
秦逍的战甲上满是鲜血,但衣甲完好无损,甚至连那张黑巾也依然蒙在脸上。
但面巾下那一双眼睛,却比刀子还要锋利。
塔塔博尔一腿已断,重心不稳,吼道:“背后偷袭,你…..你不是勇士!”
“你死我活,没有道理可讲。”秦逍冷冷道,刀锋顺着塔塔博尔的刀刃上划,扬刀取向塔塔博尔的脖子,塔塔博尔抬刀再砍,秦逍根本不和他讲究,一脚踹向他的支撑腿,塔塔博尔身体一晃,大刀一偏,秦逍手起刀落,刀光划过,已经割断了塔塔博尔的喉咙。
鲜血喷出,塔塔博尔也是颓然地跪在水中,秦逍抓住他的头发,一刀砍下他的黑头,高高举起,四周贺骨勇士看到塔塔博尔人头在秦逍手中,都是精神一振,齐齐吼叫,士气如虹。
远处的契利汗脸色却已经变了。
他当然知道塔塔博尔的能耐。
塔塔博尔拥有屠熊搏虎的手段,在杜尔扈部是出了名的大力士,在铁瀚的征服道路上,居功至伟。
这次决斗,数十名随行的屠狼士上阵,本来已经是胜券在握,但塔塔博尔坚持要求亲自出手,契利汗虽然不希望如此猛将进行这生死决斗,但塔塔博尔再三请战,他也知道塔塔博尔身手出众,若是上阵,自保绰绰有余,毕竟是从死人堆里走出来的悍将,而且塔塔博尔亲自上阵,胜算更是大增,也就不再阻拦。
可是谁能想到,塔塔博尔的人头竟然被高高举起。
“那是什么人?”契利汗厉声道。
秦逍一声战甲,自然极是显眼。
身边众人面面相觑,自然不知秦逍的来历。
塔塔博尔被杀,图荪勇士们都是震惊,但很快便有十数人同时冲向秦逍。
这样的决斗,当然不存在以少打多的说法。
秦逍眼见得一群敌人杀过来,丢开塔塔博尔的脑袋,握紧手中虎骨刀,没有后退,而是迎着那群人冲了过去。
长枪大刀同时攻向秦逍,秦逍身法却是灵活的很,这时候再不留手,脑中只有血魔老祖传授的天火绝刀,虽然天火绝刀的奥妙他还未能完全领悟,但天火绝刀的招式本就是诡奇凶狠。
以秦逍现在的实力,就算是五六名真正的刀客同时进攻,在天火绝刀的威力下,那也占不了多少便宜。
一群图荪勇士只见到眼前身影闪动,刀光赫赫,本来还在左边,等看清楚,人却已经到了右边,待得出刀,却发现右边也已经没了身影,反倒是自己的同伴时不时地传出惨叫声。
血魔刀法一旦出手,狠辣无情,秦逍只能够将自己脑海中的招式一招一招连续不断施展出来,甚至顾不得身边是敌是友,每一招施展出来,都是取敌性命的凶狠招式,眼角余光只看到周围人影晃动,他也不看是什么人,只要瞧见身影,立马出招攻过去,耳边惨叫声不断。
他疯狂出刀,刀刀致命,周围许多人听到惨叫声不绝,看过来之时,只见到十数人围攻一人,可是这十几人一个接一个倒下,大半还没来得及出手,就已经死在秦逍刀下。
不但是图荪人,便是贺骨勇士也都是大惊失色,只觉得匪夷所思。
孤身一人面对十数名骁勇的图荪勇士,其中还有数名屠狼士,竟然无法奈何秦逍,甚至转瞬间连续倒地,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几乎无人敢相信。
開局一條鯤
秦逍一套刀法使完,停了下来,才发现身边那十几号人全都倒在河水之中,竟然无一活命。
他左右看了看,见到身边全是尸首,也是一呆,虽然知道血魔刀法威力无穷,但这样的结果,便是他自己也感到吃惊。
他抬起头,目光所及,数名图荪勇士竟然情不自禁地后退两步,就像是看到了地狱的杀神。
秦逍从他们的眼中,竟然看到了本不可能出现在他们眼中出现的神色。
恐惧!
图荪人竟然恐惧了。
在这一刻,贺骨勇士眼中的秦逍无疑是英雄,而在图荪人眼中,这就是一尊死神!
———————————————————————-
ps:新年第一更。感谢书友39693705、dyce126两位好朋友的舵主捧场,破费了,感谢不服就说、书友58292388、浩达7、旭辰霁aw、大雪庆隆、书友57378041、书友59136615、I江鸟I、麦迪尔qxp、书友38965322、书友59616249、书友26784426、书友59616249、扯淡罗等诸多兄弟的破费,新年新开始,日月更精彩!大家有月票砸几张,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