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蓋世》-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 妖鳳輕攥手熱推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深黯星域。
又是一轮深红圆月,因阳脉源头的磅礴血能注入,在那颗偏僻死寂的星辰半空铸就,然后高悬在蔺竹筠的头顶。
“星烬海域”中的冰山之巅,眼眸尽是冰冷的蔺竹筠,心神突然一紧。
她本能地觉察出了不对劲。
不断被她以冰棱,洞穿着血肉之身的安梓晴,“蓬”地一声炸开,化作众多碎小的血色晶块。
如一件精美的瓷器坠地,被砸的稀碎,化作大小不等的一地碎块。
幸得识卿桃花面 千苒君笑
偏偏,任何一片血色晶块内部,都依然涌现着浓烈生机,还有一簇簇血魂涌动。
都在说明安梓晴未死。
这该是某种神奇的血脉秘法,将体魄砸碎后,让众多的血色晶块分别逃离,只要有一部分血色晶块成功地脱身,也能算得上成功。
以浓稠血能衍变的全新深红圆月,在蔺竹筠眼中,如一幅血腥鲜艳的诡异秘图。
安梓晴炸裂的血色晶块,像是被血腥图纹般的深红圆月吸引着,主动地凑过去。
晶块一入其中,顿时被传送到另外的时空天地,变成一道血色光影消失。
于是,蔺竹筠确信安梓晴正在借助某种力量逃生,还是逃到另外一个世界。
“竟然还有如此算计。”
至高妖凤威严嘲弄的声音,从那巨大的深紫色宫殿传来,旋即就见不知游荡在何处的,那个紫色神座呼啸而至。
姿容优美的那只凤凰妖影,缓缓落入神座中,并在迅速凝形。
紫色凤凰的妖影,原本只是一道虚幻分身,而神座的到来,虚幻妖影入驻以后,便有真正的血能汇聚。
汇聚成一道真实的……分身。
那是一个笼罩在紫色神辉,端坐在神座内,生有一对天然紫色羽翼的模糊女子。
她那宽阔的羽翼,透出了巨大的神座,如另外两个铺展着的神秘血色世界。
无法形容的神威,化作一阵阵肉眼可见的妖能潮汐,从她和她身处的神座传来,让蔺竹筠有种将要窒息的感觉。
因她的帮助,已达自在境巅峰的蔺竹筠,在“星烬海域”的冰山之巅,朝着她顶礼膜拜,生恐被她的力量波及而致死。
“已很少有超乎我意料的事发生,你能做到这一步,不枉费我留她一条小命。”
笼罩在无尽神辉中的至高妖凤,乘坐着神座缓缓临近那一轮介于真实和虚幻间的圆月,嘲讽地说道:“我倒要看看,另一端你以血能连接的世界,有谁能增强你的力量。”
轰!轰隆隆!
已碎裂的深红月石,被她离开以后的宫殿碾压,爆灭为星河内的齑粉尘埃。
零星点点的,来自于阳脉的血脉粒子,终于被她彻底碾碎。
一丝不存。
咻!咻咻!
長嫂 小說
突然间,有数十道绯红剑芒,从新形成的深红圆月中飞出,在深黯星域变成宽阔的剑光长河。
一束束晶莹剑芒,闪电般交织在剑光长河中,烙印着岁月,时光,大地、生死,四季交替和湮灭、虚幻等等剑道真诀。
看着,像是有早已消失在历史长河的远古大剑仙,驾驭着那道道的剑光长河。
气势极为惊人!
蔺竹筠在一旁骇然惊叫:“是虞渊!”
脸容被神辉妖能笼罩的凤影,沉静地,看着那一道道剑光长河的飞逝而至,抬起手臂在身前张开了手。
她手中的浩荡妖能,化作了一面巨型的紫色光盾。
所有浩漭的古老妖族,他们与生俱来的血脉奥秘,凝做妖纹填满了盾面,让这一面巨型的光盾变得美丽至极。
下一刻,在这一面妖纹繁复且极美的盾面上,爆出了团团刺目的光。
如从逝去岁月踏出的古老大剑仙,还有他们驾驭的剑光长河,碰触到这面巨型光盾的霎那,就被美丽妖纹内的妖能冲抵的溃不成军。
几十道宽阔的剑光长河,十倍以上的剑道真谛,被她抬手破掉。
“聂擎天在全盛时期,也不是我的对手,何况是他的擎天九斩?至于那些死去大剑仙的剑决奥义,呵,他们生前都不够资格和我战斗。”
都没从神座站起的至高妖凤,语气满是轻藐,她看着一片片代表安梓晴的血色晶块飞离,本有能力阻止的她,却选择罢手旁观。
她妖能一动,残留在此方世界的大部分血色晶块,也会被碾为粉尘。
可她并没有那么去做。
她似乎是知道,一旦她当真那么做了,另一端的虞渊眼见搭救无望,可能不会继续发力,不会再动用别的力量。
在漫长而无尽的生命中,能让她感兴趣的人和事并不多,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件,她可不想草草结束。
“小小一条血河,也敢在我的面前班门弄斧,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玩弄小心机。”
她的话锋一转,盯上了那一轮再现的“深红圆月”,透出了巨大神座的一只羽翼,轻轻地挥动了一下。
被阳脉源头以血能凝炼的圆月深处,许多它参悟并掌控的血脉法则,在暗处一一崩断绽裂。
圆月的光芒陡然黯淡,也忽然变得淡薄虚幻,如即将消失般。
同在深黯星域,离这个紫色神座颇为遥远的源血大陆,在这个时候突然发生了地震,仿佛阳脉的本体感受到了切肤痛疼。
“只要你的力量,你的血脉和生命法则,胆敢从源血大陆向外展现,我就能顺藤摸瓜地伤到你。”妖凤嗤笑着,静静地注视着摇曳着的圆月,如满心期待地等候着什么。
哗!咻咻!
一束束赤红血芒,从渐渐虚幻的圆月内透出,并在顷刻间实质化,变为一根根奇异的棱晶。
赤红棱晶的出现,仿佛为深红圆月再次注入了生机,弥补它生命奥义的残缺。
也让它,敢于投注更多的血能至此,敢于继续押注此战!
本在虚幻的深红圆月,因那些赤红棱晶的存在,一直缺的生命道则,变得稍稍完整,让圆月瞬间凝实。
与此同时,有几束赤红血芒,穿透那一轮圆月以后,被阳脉赋予无穷血能。
赤红血芒离开那一轮圆月时,也化作一根根细长的棱晶,耀着刺目且迷人的光芒,猛地射向妖凤身前的那一面巨型光盾。
细长的棱晶,比起先前宽阔的剑光长河,仅仅如发丝般。
在那大若星辰界壁的光盾前,渺小的几乎肉眼难见,根本不足一提。
可偏偏,就是这一根根细长棱晶,刺在光盾的时候,所有被妖凤参悟并烙印在其中的古老妖族血脉法则,再也起不到任何屏障和阻挡作用。
一霎穿透!
繁复精美的古老妖纹,三十多种血脉道则,被更高层次的力量凌驾,被覆盖之后再强行抹掉。
赤红棱晶直奔妖凤这道端坐在神座的身影而来。
“我就知道。”
她轻哼一声,早就预料到阳脉的意图,不显慌乱地再次抬手。
纤细的赤红棱晶,就这样刺入她的掌心。
或者说,就这样落入到她的掌心。
她那不显大的手掌,将一根根赤红棱晶先轻轻握住,旋即再用力攥紧。
喀嚓!
镌刻着数种生命奇奥的棱晶,被她抓的粉碎,炸为一截截的棱晶碎片后,她又张开手,而那些在她掌心中的棱晶碎块,却怎么也挣脱不掉。
不仅挣脱不掉,她还饶有兴趣地,看着左突右冲的赤红幽电。
仿佛看到了那些微小的赤红幽电内,隐藏的生命奥义,和各大族群的血脉秘术。
“都是我所了解,且早已参透了的,无甚新奇。”
她略显失望地摇了摇头,那只摊开来的手,又再一次握紧。
所有的棱晶碎块,所有试图飞走的赤红幽电,因她这只手的紧握,被全部碾碎为血色粉末。
一股她的妖能,也顺势借助血之连线,送达到施法者的身上。
另一端的虞渊,则是闷哼一声,她仅仅两次握紧手的小动作,就伤了虞渊处在灰域的血肉身躯。
“来点我尚未感悟,我没有能触及的血脉奥义,和生命相关的新颖法则吧。”
她的紫色神座缓缓停下,就在那一轮深红圆月的前方,“别一直带给我失望,对你,我可是满心的期待。没有任何人,比我更期待你的成长,期待你展现更多的力量出来,你可一定要好好加油。”
蔺竹筠呆呆看着她,崇拜的无以复加,觉得她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样子。
……
猩红如血的界壁外。
抽着旱烟的荒神,以人之形态蹲在一块陨石上方,突然觉察出此方世界偏僻角落的大动静。
那一轮再现以后,变得极小的深红圆月,缓缓在他的妖瞳中浮现。
“唔!”
老猿放下嘴里的旱烟管,诧异地眺望那一轮圆月的方向,朝着旁边的绿柳招了招手,怪叫道:“来,快来看看热闹!”
有一双竖眼的绿柳,不情愿地飞逝而来,埋怨地说:“我受了点伤,我正着急疗伤呢,有什么热闹可看的?”
“阳脉出了一着妙招。”老猿咧嘴嘿嘿怪笑,“它竟然以安梓晴那丫头为诱饵,促动了虞渊的出手。”
“虞渊?”
本没有什么精神的绿柳,瞬间有了浓郁的兴致,赶紧瞥了一眼离的更远的虞蛛,说道:“要唤她过来吗?”
“别,千万别!她看到了,怕是会坏事!”
荒神急忙阻止,又压低了声音,兴致勃勃地说道:“我们看看就好,虞渊也没有傻到冲入深黯星域,死是死不了的。倒是它……”
老猿瞄了一眼,刚刚震动的源血大陆,“它拖着虞渊和它并肩作战,莫不成以为多了一个虞渊,就能和妖凤掰手腕不成?还是说,它想通过虞渊的参战,从虞渊的身上得到点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