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詛咒之龍-第二千二百九十六章 換成誰都不會放過相伴

詛咒之龍
小說推薦詛咒之龍诅咒之龙
直接弄死克罗米娅的确是能给那些受害者报仇,但眼下的问题就是丹玛丽娜不怎么在意那些受害者,不死魔女同样不在意,别的魔女?她们能想点办法顶替一些要成为受害者的人,可这也不意味着她们在意那些已经成为受害者的存在。
还是那样,即使她们现在的一些行事风格受到了郑逸尘的影响,但魔女们依然不白。
唯一会显得在意的就是郑逸尘的,可这件事对郑逸尘来说更多的就是跟去看新闻里的战争伤亡记录一样。
受害者伤亡的数量再多,哪怕比郑逸尘经历一场战争,看到身边的战友伤亡数量多十倍,也不如郑逸尘经历的那一场战争有感触。
冷漠一点来说就是,那些死掉的受害者已经没有后续的价值了,而克罗米娅却有足够大的价值,魔女们和那些受害者非亲非故,受害者的数量带来的影响自然不会影响到她和卡莎的理性。
郑逸尘也不是复仇者伯森那样的人……好吧,最关键的还是郑逸尘不再这里。
“我还是不能接受这样的契约。”邪神之母沉声说道,虽然没有直接碰触丹玛丽娜拿出来的契约,但从这一份契约上面散发的气息,她感知到了一种不同于正常契约的特殊性。
别的契约她还能洗掉,就和之前的操作一样,现在重新降生的她就是干干净净的,深渊给她施加的一切影响全部都洗掉了,毕竟现在的她的身体还有灵魂都可以说是全新的。
可这一份契约给她的直观感觉就是她签订了之后,永远无法摆脱这一份契约的限制了。
“这不是你说了算。”丹玛丽娜晃了晃手里的契约:“这么给你说吧,这一份契约是直接作用在真灵上面。”
仙界归来
克罗米娅沉默,直接作用在真灵上面?她顿时有一种熟悉感,类似于魔女的命运诅咒带来的熟悉感,她掌握着不死魔女意中人的真灵,自然知道魔女的命运诅咒有多么的独特,她刚才的预感真就没有一点错误。
丹玛丽娜继续说道:“很独特的契约,但是这份契约却需要签订者‘心甘情愿’。”
“……”可以的话,克罗米娅并不想要听到这句话,丹玛丽娜敢这么说,毫无疑问的就是彻底的吃定她了。
她都觉得现在看到的只是俩魔女,即使之后自己拼着根基永久受损跑出去了,还会面对别的埋伏,预订她的存在?能让命运魔女看上眼的存在都有哪些?
当然是别的魔女了,她首先能想到的就是生命魔女,在场的还有一个不死魔女,一生一死。
这俩魔女真要是针对她的新生身体,那对她的身体带来的损伤绝对是最大的!
若是没有完全降生或者被丹玛丽娜从母体中拉出来,她还有挣扎的余地,最多就是降低一些新生身体的潜力,可现在已经被拉出来了,她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还要考虑吗?我们的时间很充裕哦。”
克罗米娅无法反驳,她需要时间去发育,丹玛丽娜这边只要有足够多的时间,就可以加深对她的的命运锁定,卡莎也能加强死亡力量对她的直接影响。
时间对她并没有优势,可是这一份契约又不是将她当做人看的,她反抗的时候有很多人预订了她,但是不反抗的话,签订了这一份契约,她同样是被预定的状态,区别就是前者是死了的,后者是活着的。
这可比起死了之后一了百了好多了,况且不死魔女还在这里,死了的话,也未必是一了百了。
非常被动。
“我想……”
“你什么都不想哦,你现在只有这么一个选择,同意或者是干脆点的拒绝。”周旋的余地?开玩笑,她都准备了那么了,怎么会给克罗米娅周旋的余地?
要么就是签订这一份契约,要么就是直接去死,尸体生命魔女会好好的研究,灵魂被不死魔女拿捏。
这一次克罗米娅死了的话就是真的死掉了,不存在重新降生的可能性,毕竟真死了的话会彻底的打上冥河的标记,而之前克罗米娅的状态看着是死了,但实际上是‘失踪人口’,定义不到死亡上面。
几分钟之后,克罗米娅稍稍的睁大了双眼,她的降生时间是在邪神巨像肆虐之前的,在,那种东西并非是专门吸引人用的,是为了误导人,当然误导的时候也能满足一些别的目的,比如说破坏封锁圈。
邪神巨像是她精心调整出来的,虽然她之前无法直接去进行操作,可强度方面已经超越了血肉巨像了,并且有着血肉巨像不存在的‘全能性’,之后有机会她还准备抵达神之领域呢。
只是在抵达之前她也很清楚自己并非是无敌的存在,大陆这边有着不少能威胁到她的的事物,封锁圈是一种,别的魔女同样如此,还有古代遗迹那边的隐藏技术等等,邪神巨像能用来误导人的同时,顺带发挥一些别的作用更好。
现在邪神巨像已经启动了。
可她被牢牢的锁定在了这里,不然还能利用邪神巨像做点什么,协助她脱离这里。
“我不甘心。”
“愿赌服输,你重新回到了大陆,在大陆赌了这一把,那就要有人输的心理准备。”丹玛丽娜神色轻松,邪神之母或许没有赌的想法,甚至没有魔女的存在,她的计划可以说是必然成功的。
成功的悄然无息,等到她神功大成,震惊大陆的时候,别人才会意识到这个女人有多么的厉害。
可惜没有如果了,大陆这边有魔女,她明知道有魔女这样的存在还这么做,这本身就是在赌。
“况且~我们不参与这件事,以后真的能相安无事?”
当然不能。
就像是现在克罗米娅知道自己无论怎么做都不可能说服丹玛丽娜一样,若是她的降生没有被魔女干涉,现在她和魔女毫无关系,但以后就不一样了,魔女最终也会成为她的目标之一。
“输了认了吧,没什么不好的,你该庆幸站在这里的是我们,而不是……”
而不是谁你说啊。
克罗米娅盯着丹玛丽娜,视线随后落在了那张黑色的皮纸上面,手指从身上覆盖着的那一层透明的‘胎膜’里伸了出来,碰触了一下这张黑色的皮纸:“龙皮?”
“强力的契约要有足够强力的材料才能承担,有问题?”
“没有。”看着契约上面的内容,克罗米娅眼里闪过了明显的挣扎,可以的话她真想要远离这一份该死的契约!
“我要确定这里面没有什么隐藏内容。”
“没有哦。”丹玛丽娜轻笑着说道:“以这一份契约内容而言,你觉得还需要什么隐藏内容吗?”
“……”的确不怎么需要了?才怪呢,这一份契约在她看来的确不把她当人了,可实际上这一份契约对于那种真正的奴隶契约而言,相对来说是好一些的,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是半斤八两的那种啊。
如果说这是一种惩罚的话,那的确就是了,特别是对于她现在来说,她降生后,可是有问鼎神之领域的资格了,未来比起魔女都能成长的更好,现在却要屈辱的签订这种契约。
要不是她现在被堵在降生的瞬间,敢拿出来这种契约的存在,哪怕是魔女,之后和她的关系也是维持死仇的。
面前的可是命运魔女,都已经算是死仇的关系了,命运魔女会专门手下留情?才怪。
“好好的猜测吧,猜测的越多你就越是抗拒不了呢。”丹玛丽娜拿出来了之前买的瓜,一点都不着急。
在西瓜被破开的瞬间,克罗米娅也有了决定,这一份契约已经很侮辱她了,继续犹豫着,被两个魔女当做吃瓜群众围观?那更难以接受。
黑色的龙皮纸契约变成了黑色的灰烬,那些灰烬并没有消散在环境里面,而是环绕着她消失一空,这一份契约不需要写名字,滴血什么的,只要她‘心甘情愿’,愿意主动去接受这一份契约就行了。
这是一份并不怎么完善的契约,虽然强力,但那是使用之后,使用之前,她若不是被卡在这个不上不下的处境中,有一百种方式绕过这个使用的判定,契约会生效,但最终生效的效果绝对不会作用在她身上。
而现在不行,丹玛丽娜的命运锁定牢牢的固定在她身上,在她碰触到这一份契约的时候,这东西就和她彻底的关联在一起了,只有她才能使用这一份契约,任何避规的方式都将失效,亦或者是被丹玛丽娜发现。
赌一波?
已经赌输了一次了,她不会在赌第二次。
“但愿你的契约能对得起你的自信。”克罗米娅神色平静的撕开了一直在自己身上的‘胎膜’,在尚未重新降生的时候,她的身体和灵魂都充斥着邪神的力量,对她的精神状态也有影响。
现在的她是完全干净的初生状态,那些影响早就不复存在了,因此这个时候的她显得更加的冷静,那种影响也只是影响她的精神状态,性格和想法方面还和以前一样,不同的是她的眼界比起当年更高了。
大体上就是成年成熟后,看着小时候自己犯二的那种感觉。
克罗米娅的心态很炸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