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我就是超級警察 txt-1734、神秘足跡相伴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市局技术科高川枫带人来到现场后,袁莎莎立马将众人带到案发现场。
此时此刻,保安也加派人手。
游客就地疏散,整个鹿岛景区,瞬间被控制起来。
“顾晨。”刘法医带着两名助理一路小跑,也是气喘吁吁道:“可算找到你了,人呢?”
“这边。”顾晨让出一个身位。
而张琪的尸体,此刻就出现在众人跟前。
高川枫将工具交给身边助理,自己则借着园区支起的灯光,开始对尸体检查起来。
简单观察了一下,高川枫抬头问顾晨:“被人掐死的?”
“没错,案发没多久,我们就听见动静,所以就跟着动静找过来。”
“可你们怎么会在这?”对于顾晨几人的出警速度,高川枫也表示很震惊。
卢薇薇则是没好气道:“这个现在跟你也说不清楚,这个死者叫张琪,我们这次过来,也是来找她的。”
“好吧,我了解。”知道顾晨几人可能在侦办案件,正好就在附近,高川枫也不想多问。
王警官则走过来道:“如果尸体没有什么太大问题,你们先把尸体运回市局技术科,看看还有没有哪些遗漏的线索。”
“没问题。”知道顾晨团队在自己到来之前,已经对尸体检测过。
因此高川枫也清楚知道,自己这次过来,就是来运尸体的。
跟两名助理简单交代几句后,助理们取来装尸袋,将张琪的尸体打包之后,直接抬上自己的车辆。
而顾晨几人,则对廖剑波进行身份登记,交代廖剑波在案件没有结案之前,不得离开江南市,并且手机24小时必须保持开机状态,这才放他先回去。
王警官双手叉腰,见顾晨还站在原地,也是不由感慨道:“顾晨,你还待在这里干什么?现在得回去找凶手。”
“毕竟这个张琪非常可疑,跟我们之前了解的情况完全不同。”
“还有赵波什么情况?是不是跟这个张琪是一伙的?现在我们都还不清楚。”
“我知道。”面对王警官的说辞,顾晨默默点头,但却依然站在原地,有些无奈道:“凶手或许就在附近。”
“顾师兄。”袁莎莎对这一带还算了解,也是主动走到顾晨身边,提醒着说:
“鹿岛景区是开放性景区,除了鹿岛上面的一些高度商业化景点和游乐设施,以及配套酒店餐饮需要收费之外,外围景区板块,其实游客可以通过其他途径进来的。”
“只不过,我们这里用一条小河将这些景区板块隔开,但是如果凶手游泳,也是可以轻而易举离开景区的。”
“是啊顾师弟,小袁说的一点没错。”卢薇薇拿着自己刚才在景区门口,用手机拍摄下来的景区地图,亮在顾晨面前道:
“我们现在处于鹿岛景区的边缘地带,但是河流的另一侧,就是其他景区板块。”
“就算凶手行凶之后,也是可以通过游泳逃离到其他森林地带,现在这黑灯瞎火的,要找到凶手,非常困难,可能性不大。”
“我知道。”顾晨当然知道,这种条件根本不利于寻找凶手,但是顾晨也对张琪和廖剑波之间的关系表示怀疑。
既然赵波的女朋友张琪可以欺骗众人,那也有可能欺骗赵波。
而如果廖剑波是江南姻缘婚恋网站的会员,而赵波又是江南姻缘婚恋网站的线下业务红娘。
总感觉这两人之间有着某些必然联系。
而张琪混迹在这两人之间,似乎就显得有些悬疑。
张琪的不辞而别,究竟是事先通知赵波?还是赵波故意隐瞒,这些等顾晨回去之后,都需要着重调查。
但顾晨此刻更想留在原地,继续勘察一番。
“卢师姐,我想一个人静静。”顾晨说。
“啊?”卢薇薇有些诧异,弱弱的问顾晨:“那我可以在你身边吗?我不出声,你想思考什么都可以,完了我在跟你一起回去。”
“好吧。”见卢薇薇愿意留在原地,顾晨只能勉强答应。
而另一边,王警官和袁莎莎,在送走了市局技术科高川枫团队后,也开始跟保安和园区相关负责人,对接一些工作事宜。
整个河滩附近,瞬间只有顾晨和卢薇薇。
现场由几根木棍支起,由警戒线环绕。
顾晨坐在河滩一处景观岩石上,目光径直的看向面前。
强光手电筒放在地上,光源照射着前方位置。
卢薇薇双手抱膝,陪顾晨坐在一起。
而此时,顾晨也闭上双眼,左手轻轻打上一记响指。
刹那间,一道彩虹划过眼前,顾晨利用大师级想象力,瞬间将自己融入到虚拟空间。
此时此刻,身边的卢薇薇不复存在,整个幽暗的空间内,只有顾晨一个人。
而在前方的景观石一侧,张琪和廖剑波正待在那里。
顾晨再次轻轻打上一记响指。
忽然间,幽暗的空间内,一道灯光,直接从头顶位置,照射在景观石上。
廖剑波和张琪的身影,也瞬间定格在那。
顾晨再次打上一记响指,前方画面瞬间解锁,廖剑波和张琪瞬间活动起来。
两人有说有笑,张琪对于廖剑波带自己来鹿岛游玩非常满意。
可突然间,廖剑波提议自己要去河流中游泳,张琪答应,准备留守在岸边。
就这样,廖剑波开始脱去身上的衣物,开始朝着河流走去。
顾晨也在这个时候,走到了张琪身边。
而回头一瞧,另一处河道边的景观凉亭,之前那两名目击者正坐在那儿。
顾晨打上一记响指,一道灯光,也瞬间从头顶位置,照射在两名目击者身上。
此时此刻,随着廖剑波越走越远,头顶上的灯光也随之跟随过去。
“扑通!”
廖剑波开始在河流中畅游起来,并且在游向远方时,不时对着岸边的张琪挥手致意。
两人甚至还亲切互动。
可就在廖剑波越游越远之后,两名坐在凉亭上的目击者,也随之没去注意这些。
岸边的河流,远离光源,这里的环境十分昏暗。
于是顾晨打上一记响指,原本定位在廖剑波头顶上的灯光,瞬间熄灭。
顾晨在模拟空间内,根本看不清廖剑波的方位。
“如果当时廖剑波游到河中央,或者更远,那在岸边是根本看不见他的身影。”
“但是廖剑波在河流当中,是可以通过岸边的光源,看见张琪和那两名目击者的。”
顾晨心里想着,感觉这种视觉差,显然对于岸上的人不利,但是对于廖剑波却十分有利。
又根据两名目击者之前交代,河流中的廖剑波,是有跟岸上的张琪有过交流。
可以看出,两人之间的关系十分耐人寻味,显然两人之间的确像是老熟人的存在。
“如果这两人有过亲密的互动,并且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排斥,那这个廖剑波所说的情况,也并不一定就是谎言。”
“是不是江南姻缘婚恋网站的会员,一查便知,还有给他介绍对象的红娘到底是谁,想必这些,在江南市姻缘婚恋网站都有记录。”
想到这里,顾晨再次打上一记响指。
根据之前的目击者说辞,两人在凉亭附近,看见了景观石那头突然传来异响,是女子的惊叫。
一名戴着棒球帽的大胡子男人,突然出现在目击者视线范围之内。
“如果,如果这个凶手要杀人,那么他一定知道,两名目击者所在的凉亭位置,距离自己不会很远。”
“就这种条件下,凶手会选择在这种地方杀人吗?如果凶手要杀人,那必然是要在张琪落单的时候。”
“也就是廖剑波去河中游泳,凶手才有机会,那么同理,凶手如果选择在这种情况下出手,很显然,凶手必然一路跟踪廖剑波到此。”
“那么廖剑波的行踪,很显然在一开始就被暴露,或者被一路跟踪。”
想到这里,顾晨感觉,有必要让何俊超调查一下,廖剑波黑色轿车往鹿岛景区方向行驶的同时,有没有被其他可疑车辆跟踪?
如果有,那么有很大概率就是凶手。
想着这种可能性很大。
打上一记响指,虚拟空间内,突然出现一名戴着棒球帽的大胡子男人。
大胡子此刻突然出现,掐住张琪的咽喉,让张琪整个人痛苦尖叫。
而也就在此时,尖叫声引起了目击者的注意,但是目击者却不知道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两人只是被突然惊醒,但没有立刻采取行动。
“不对。”顾晨摇摇脑袋,有些诧异。
再次走到案发地点跟河滩凉亭的中间位置,左右看看。
目测两处地点,相隔不到100米,最多80米的样子。
如果这个时候,目击者选择主动过去查看情况,那么凶手或许很难得逞。
但是刚才根据目击者口述,他们也只是听见了几声断断续续的惊叫,但并没有往杀人这方面去想象,因此只是在观望。
由于两人没有行动,所以案件发生,但是两人却看见一名大胡子男子,匆匆忙忙的从景观石那头跑开,朝着森林方向跑去。
“不对呀。”顾晨感觉还是哪里不对。
于是再次打上一记响指。
此时此刻,虚拟空间,瞬间变成立体形状,自己从上帝视角,观察整个案发地点的具体地形。
却突然发现,以景观石为中心,大胡子凶手在逃跑的同时,完全没必要出现在目击者的视线范围。
依靠景观石的阻挡,完全可以全身而退。
但是根据刚才两名目击者的证词,大胡子凶手不仅没有往视觉死角逃离,反而还多次扭头看向目击者。
“如果是这样,那是不是说明,凶手是有意让目击者看到自己的具体样貌?”
“可如果是这样,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似乎根本没有,还容易被目击者当做证人,等等……”
想到这里,顾晨忽然又有了新的发现。
“如果说,凶手故意将自己的样貌展现在目击者面前,那么目击者必然会把这些情况,告知给我们。”
“那就是说,这个凶手,其实是故意想让目击者,将自己的情况告知给我们,那这样一来,我们必然会把调查重心,放在一位戴着鸭舌帽的大胡子身上。”
“可如果凶手经过乔装打扮呢?胡子是可以剔除的,也是可以利用假胡子做掩饰。”
“那么如果凶手将胡子摘除,岂不是就可以金蝉脱壳?”
想到这些,顾晨不由咧嘴笑笑。
感觉凶手比自己想象中的要狡猾许多。
至少在自己看来,凶手应该走来时的道路撤退,但来时的道路,必然会是目击者的视觉盲区。
想到这里,顾晨突然打上一记响指。
眼前一道彩虹划过,顾晨睁开双眼,就发现卢薇薇正蹲在跟前,一脸诧异的看向自己。
顾晨吓得向后一缩,双手反撑地面道:“卢……卢师姐,你怎么了?”
“不是我怎么了?是你怎么了?你刚才的样子怪怪的。”卢薇薇也是实话实说。
对于顾晨在调查案件中,经常独自一人,躲在角落闭眼思考,卢薇薇是见怪不怪。
可有时候顾晨的表情过于怪异,似乎就跟在做噩梦一样。
梦境的场景,也时刻影响着顾晨的表情似的。
顾晨咧嘴笑笑,赶紧找借口敷衍:“刚才正在做模拟推理,所以……”
“我了解。”这边顾晨话音未落,卢薇薇便点点头说:“顾师弟是个天才,天才跟普通人之间思考问题的方式,肯定不一样的,所以顾师弟想到了什么对吗?”
感觉卢薇薇就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顾晨也是咧嘴笑笑,点头说道:“现在可能有点眉目吧,别的不说,我想找一找凶手是怎么接近张琪的。”
“可是刚才这么多人围在这里,早就把现场踩得乱七八糟,加上这环境如此昏暗,这怎么找啊?”卢薇薇感觉,单从现场条件来看,脚印已经被踩得有些凌乱。
要想从这些线索中找到突破,似乎有些困难。
但顾晨却无所谓道:“没关系,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这里是河滩,我们脚下的泥土和沙石都比较松软。”
“凶手如果在这里靠近张琪,必然会在河滩上留下脚印,试着找找吧。”
渣男鑒別手冊
“也行。”卢薇薇没辙,感觉这大晚上的,待在河边。
自己光看着河流,以及河流对岸丛林中发出的异响,就足以让人感觉恐惧。
毕竟,黑暗会加深人的恐惧,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卢师姐,待会儿我们并排走,这样可以确定我们的行动轨迹。”顾晨说。
“了解。”卢薇薇点了点头,开始拿起自己的强光手电,开始跟随着顾晨,并排的朝着案发地点走过去。
顾晨则指着前方区域道:“根据目击者交代,凶手就是从这边撤离的,我们过去看看。”
“行。”卢薇薇见顾晨如此执着,也只能勉强答应。
可河滩上,脚印众多,来来回回看得让人头皮发麻。
但顾晨却依然执着。
两人的脚印,虽然也会覆盖在其他脚印之上,但是由于并排的缘故,因此也很好辨别。
而其他脚印,则是各种错综复杂,深浅不一。
但顾晨利用大师级观察力,还是能够在众多脚印当中,准确辨别出新旧脚印。
这其实跟顾晨熟读痕迹学也有关系。
之前的不少案子,顾晨就是利用脚印破获。
尤其是顾晨能够看出常人很难发现的细节。
而此时的顾晨,在根据目击者提供的凶手撤离路线中,还是找到了一些小细节,突然间停止前进。
见顾晨驻足,卢薇薇上前两步,又很快退了回来,问顾晨:“怎么了顾师弟?”
“这种天气应该游泳的不多吧?”顾晨说。
卢薇薇呆滞两秒,也是默默点头:“对呀,这种天气这么冷,来游泳的都是壮士,谁会傻到大冷天来这游泳?”
想了想,卢薇薇又道:“哦,那个廖剑波是一个,没准这家伙挺喜欢冬泳的也说不定。”
“那就是说,来这里游泳的人应该不会很多?”顾晨自言自语,看了眼地上的脚印,突然笑道:“那挺奇怪的。”
“奇怪?”卢薇薇不明觉厉,问顾晨:“你说的奇怪是指什么?”
顾晨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蹲下身,用强光手电照射地面,提醒着说:“看见这个脚印没?深浅跟我们也差不多,应该是个新脚印。”
“我看看。”跟随顾晨的目光,卢薇薇定睛一瞧,还真就发现,这个脚印在其他杂乱的脚印当中,深浅跟自己相同,而且别具一格。
没错,因为这是赤脚留下的足迹,跟其他穿着鞋子的脚印完全不同。
“这的确是新脚印,新旧脚印,这一对比就能看出来。”卢薇薇也是道明实情。
可突然想想之后,又道:“诶?不对呀,如果是新脚印,那这个人必然是下水游泳过的,难道说,凶手也是河流那边游过来的?”
见顾晨一直盯着自己,似乎也在看自己的态度。
卢薇薇又道:“顾师弟,你是说,这可能就是凶手的脚印?”
“没错。”顾晨突然站起身道:“周边的这些脚印,虽然错综复杂,但是我们也都看见了,深浅程度不一样。”
指着面前的足迹道:“唯独这个脚印非常新,而且还是赤脚。”
“可我明明记得,这段时间,好像也只有廖剑波来这游过泳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