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開局呼風喚雨引來求仙者 ptt-第二二一章 坤劍 大地之力分享

開局呼風喚雨引來求仙者
小說推薦開局呼風喚雨引來求仙者开局呼风唤雨引来求仙者
“身体接触、近距离的对视。”王乾想着刚才自己看到了的情形。
“你今晚住哪?”
“今晚就回去。”
“这么急,其实济城的夜生活还是很精彩的,我知道两个地方的按摩,不是,放松就很不错……咳咳咳。”看着王乾平静的表情,齐川甲咳嗽了几声。
“谢谢你的盛情款待。”
“那,当教师的事?”
“再说吧。”
王乾起身离开,推开门。
“谢谢您的款待,魏总。”
“哎,该我谢谢你啊,医生可说了,我这病啊,治不了,要是没有你,我现在医院里躺着呢!”
声音似乎在那里听过,背影有些熟悉,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身上的气息让人不舒服。
阴暗、贪婪,就像是-躲在阴影中的蛇。
“李力?变化很大吗!”
正在前面走着的李力突然停住了脚步,转身回头。
“怎么了,小李?”
“嗯,没事。”李力摇了摇头。
当天夜里,王乾就离开了济城,径直回到了曲城。
次日,济城市特事局,
“八十六个人,这么多!?”
“杨局,这些还只是到医院就诊看病的,还有一些可能已经被诅咒感染了,但是还没有出现病症,所以实际人数肯定会更多。”
“我们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要找到诅咒的传染源头,彻底的掐断它,否则被感染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现在有什么线索吗?”
“还在查。”、
头发已经花白的杨浩南深吸了口气。
想最近这段时间,他的日子可是不轻松,隔三差五的就出事,他这整天在局里加班,媳妇都差点怀疑他外边有人了。
今天晚上说好了,做了一桌子的菜在家里等着他回去吃饭呢,看这个情况,是回不去了。
“我这都是过五十的人了,川甲啊,你看着副局长的位置……”
“啊,我记起来了!”齐川甲猛地一拍手掌。
“什么啊?”杨浩南一愣,还以为他记起了和这个棘手的案子有关的线索,急忙问道。
“我今晚上答应了清芸视频的,时间差不多到了,我先走了。”说完话齐川甲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了杨浩南的办公室。
“啊,你个臭小子!”
……
这一日上午时候,郭淮阳又来到了山下,身上用背着什么东西,用布包裹着,他走的很慢,看那样子似乎很费劲。
呼,嘶,他步行到了“神芝山”下,休息了一会之后方才继续上山,
到了阵法的外面,朝着山林里喊了一声,
“先生,郭淮阳前来拜访。”
过了一会功夫土狗出来,将他带进了树林里。
“见过先生。”
“有事?”王乾看了他一眼,感觉他身上的气息有些不太对劲,紊乱、隐隐有些厚重。
“特意给先生送一件东西。”说着话郭淮阳解下了后背上的东西,落地之后当的一声。
解开包裹之后,里面露出来一把古朴的宝剑,剑鞘是青铜色,这把剑正是早些时候郭淮阳曾经给陈诗音看过的那把剑。
“古剑。”
“这是我的来的一把宝剑,沉重异常,而且从来没有人能够成功的将它拔出来过。”郭淮阳道。
这把剑的确是沉重异常,如果不是他身上的暗疾被王乾治疗好了,踏上了修行之道,他一个人还真没法背着这把宝剑上山,
其实他早就想带着这把剑上山,作为王乾为他治疗暗疾的答谢,只是因为有上一次的事情,还是有些担心在勾起一些的不好回忆,影响王乾对他看法,没有带来。
年前的时候也带着这把剑上山过,但是却没见到王乾,今天就又来了。
“没能拔出过?”王乾听后伸手一招,那把剑却是沉在地上,动也不动。
“噢,有点意思!”
王乾起身拿起那把剑,仔细一看,剑鞘上雕刻着符箓。
一道“聚灵符”,两道符箓却是从未见过。
他一手握住了剑柄,催动法力,接着这把古剑居然开始吸收他的法力,他所施展出来的法力好似泥流入海一般。
这古剑就好的一个饿了很久的人突然间碰到了食物,王乾甚至能够感受到这古剑在微微颤抖,似乎很是激动。
“你想吃,那便让你吃个够!”
王乾见状直接加大了法力的注入。
过了没多久,原本青铜色的古剑居然发出了光彩,剑身颤动的更厉害了。
王乾微微用力,一声清脆的响声传出,四周树木晃动,剑鸣之声传出了森林,飘出去很远。
虹貓藍兔漫畫科學探險之羅布泊歷險記
嗡,古剑被拔了出来。
厚重的古剑被光华所包裹,隐约可见暗金色的剑身,一道光华冲天而起,切开了山上的云雾,顷刻功夫冲入百丈高空,剑鸣之声在山中回响,惊起飞鸟一片。
一旁的郭淮阳也被这番动静惊呆了。
他知道这把宝剑非同寻常,但是没有想到这把剑被拔出来之后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顷刻功夫之后,宝剑之上的神光收敛,这才彻底的看清楚这把剑的样子。
古朴厚重、暗金色的剑身,剑身靠近护手的位置还雕刻着两个古字。
“这是,仙文?”王乾一怔。
这些日子一直在研究“仙文”,对这种古文字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
他盯着那古字,一股厚重之气铺面而来。
识海之中的“天书”打开,上面出现了一个“坤”字。
八卦之中,坤代表着“地”。
乾天坤地。
“这把剑中蕴含着大地的力量吗?难怪会如此之后厚重。”
王乾抬手一挥,罡风一阵,吹的四周树木直响。
“好剑!”
欣赏一番,收剑归鞘。
“你来试试?”
郭淮阳从王乾手中结果宝剑,结果双手都没能拿住那把宝剑,当啷一声,宝剑掉落在地上,他感觉这把宝剑被自己拿来的时候更重了。
“让先生见笑了。”郭淮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想要从地上拿起那把剑,可是那把剑却好似在地上立地生根一般,动也不动。
“这,这是怎么回事?”王乾抬手一招,那把剑跳动了几下,一下子飞入到了他的手中。
“难不成,这是,认主了?”
王乾微微一怔。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開局呼風喚雨引來求仙者 起點-第二一七章 四象 上火分享

開局呼風喚雨引來求仙者
小說推薦開局呼風喚雨引來求仙者开局呼风唤雨引来求仙者
白元手中铜镜翻转,一道青光飞出,四周藤蔓疯涨,如蟒一般缠住了三头六臂的怪人。
怪人张口吐出一道火焰,却是烧不断那绵绵不绝的藤蔓。
眼睁睁的看着白元穿过了“四象阵”下山去了。
远处,白雪皑皑的山顶之上,一处山洞之中,有青、赤两种光华闪耀不断。
山洞之中,王乾身上五色光华流转。
“先天灵气”被他不断的炼化。
融入五脏六腑,四肢百骸,周身经络,灵气渗入到身体每一处细微的地方。
青光散发出去,冰雪覆盖下,岩缝之中,有些干枯不知多少年的小草突然重新绿起来,撑开了叶子,顶开了积雪。
王乾脸色渐渐红润起来,呼吸也均匀了许多。
五色光华流转也越发的流畅,其中以青、赤色最深。
“葬仙谷”中,
几个人好不容易度过了横沟却发现四周的树木似乎一下子变得密集了许多,来的时候留下来的标记都找不到了。
“这边走。”季无双四下观察了一番,很果断的确定了离开的方向。
“这四周的树木似乎比我们来的时候茂盛了许多。”
这话刚刚说完,四周的树木便开始晃动起来,一人多高的荒草之中传来沙沙声响,一条条藤蔓如同灵蛇一般冲向他们。
“都追到这里来了吗?”
季无双手中的铁道一如既往的沉稳,一道道刀光,硬生生的在这密林之中斩开了一条道路。
过不多久,他们看到了一方巨石,上面有一个符号,这是他们进来的时候留下来的,这证明他们现在所走的方向是对的。
“这个家伙还真是靠谱啊!”齐川甲背着陆清芸,拖着两个还没有清醒过来的人,
“可不像是这两个家伙这样不靠谱!”
头顶上枝叶茂盛,看不清时间,四周的树木让人看着心生烦躁。
季无双不停的手起刀落,手起刀落,
齐川甲跟在后面,肥胖男子一杆长枪负责殿后,气喘吁吁,他不是身体累,而是心神累。
寒门娇宠:悠闲小农女 雪三千
不知过了多久,
“葬仙谷”入口,几人脸色苍白。
“呼,总算是出来了!”齐川甲长长的舒了口气。
望着身后已经升起的白雾,还是心有余悸。
前半程无惊无险,入了那山洞险些死在里面。
那几个人都已经醒来,但是情况都很差。
王乾那一下子如果他们不是离着稍远点,身上还有些特殊的护身的手段,估计那一下子就能直接把他们几个当场震死。
就这样,护身的符箓、法器都给一下子震碎了。
“那究竟是什么人啊?”
“你问哪个?”
“山洞里的人,还有那个和我们一起逃出来的人。”
“很明显,那身穿白袍的男子和那一波从巨树之中出来的人都是住在山谷里的,在那山洞之中修行的修士,和我们一起逃出来的那一位应该是和我们一样,从进入山谷之中搜寻什么的。”
有 鵬
“问题来了,问什么他们的修为都那么高?”
“天下这么多的人,突然出现几个我们不认识的修为高深的修士也不是什么太过惊奇的神情,让我吃惊的是那棵巨树。”
几个人在讨论山谷之中的遭遇。
“走,”
季无双却在短暂的停歇之后带着几个人离开。
“准备了那么长的时间就这么匆匆的离开,实在是有些不甘心啊!”肥胖的男子叹道。
“能活着出来就该知足了!”齐川甲听后没好气道。
“清芸,头还疼吗?”
“已经好多了!”陆清芸的脸色仍旧是十分的难看。
“我背你吧?”
“不用,自己走就行。”
史上最强师兄 八月飞鹰
“咳咳。”一旁的胖子咳嗽了两声。
“咋了,上火啊?”齐川甲瞅了他一眼。
“上火,老上火了!”
“仙文,不死树、真火!”季无双回头看了一眼。
那个“葬仙谷”中还真是充满了秘密啊,这一次没白来!
“徐源,那几仙文记下来了吗?”
“已经用手机拍下来。”
“队长,山洞里的那棵树是什么书啊,那么高大,明明只是一棵树却给人一股庞大的压迫感。”
“不死树。”
“什么,《山海经》记载的“不死树”?”徐源听后直接愣住了。
“应该是吧。”季无双也不确定那个人说的是不是真的,不过看那样子绝对是古代异种,否则就是几千年的古树绝对不可能长成那个样子。
“队长,咱们就这么回去吗?”
“回去,任务已经算是完成了。”季无双道。
“完成了,可是我们什么东西也没捞着啊?”肥胖男子听后吃惊道。
“我们已经知道了里面的地形情况,有懂仙文的修士,有参天的“不死树”,这些已经足够了。”季无双道。
“我们不是还捡了是几件法器吗?”
他们一路上山,所过之处碰到不少尸体,还有遗落在地上的法器,就顺手捡了几件看上去不错的。
“想什么呢?”见齐川甲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陆清芸轻声问道。
“没事,今天这事太玄了,差点交代在里面,以后这样的任务不许参加。”
亙古一夢 小說
“来到时候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有惊无险。”
“那占卜也不是每次都准的,万一失误了呢!”齐川甲道。
陆清芸也没说话,伸手搀着他的胳膊,靠在他身上。
“咳咳咳,”一旁的胖子使劲的咳嗽。
这一行人离开没多久,一道身影出现在“葬仙谷”的入口处。
三十多岁年纪,粗衣、乱发、面容俊朗,环视四周,抬头望着天空,一轮皎洁的月亮。
“终于出来了!”他深吸了口气,面朝天空张开了双手。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山谷,
“师尊,我会给您带回来惊喜的。”说完之后他便借着月色消失在丛林之中。
月光下,远方铺满了冰雪山巅之上,
皑皑白雪之下居然长出了一层翠绿的小草,看着十分的神奇。
一道道的光华从那山洞之中照着出来。
山洞之中的王乾已经进入了“入静坐忘”的状态,
山风呼啸,日月交替,他在山洞之中岿然不动,
识海之中一道剑光高悬,这一道剑帮他度过了最危险的一关,在这道剑身后隐隐可见五彩神光。
一天过去,两天过去……
季无双一众人离开了山林,来到了一个镇上。
九 幽
山林之中,
白元站在一个村寨外面望着眼前有些熟悉而又陌生的建筑,眼中是复杂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