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 線上看-153.就算是恩佐斯親自降臨也別想阻止我們送人頭!推薦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陰影軌跡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塞拉·月卫跑了。
或许是不敌布莱克和娜萨的联手,或许是察觉到了对方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决心。
总之,在一片混乱的战场行,堕落守望者月卫丢下了自己的“同胞”们,遁入虚空阴影之中,很快消失在了风暴熔炉里。
“抱歉,我没能拦住她,你们这些正牌守望者可太厉害了,果然不是我一个歪门邪道的猴版守望者可以对付的。”
布莱克很戏精的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对身后穿着粗气的娜萨说:
“我很想舍命留下她…但你知道我的,我还没有伟大到那个程度。”
我管漂亮你管帥
“这不怪你。”
娜萨拄着自己的月刃,在原地大口大口的呼吸,她看着身前被搅碎的虚空之魂,语气疲惫的说:
“堕落的塞拉太强了,虚空强化了她的破坏力,让我来做我也无法做到更好。你能在她的利刃下留下性命已经足够厉害了。”
“嗯,这倒是真的。”
海盗看了一眼身前重新刷新出的魔法盾,摩挲着下巴回忆着刚才塞拉·月卫那一击破两层盾的致命锋锐,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以他现在这个离谱到极致的血条三分之一的数量级衍化出的魔法盾的坚韧程度,绝对不是谁过来都能一击破开的。
除了老赫米特那样专精狙击的偏科家伙之外,想要破掉这个魔法盾除了用实力碾压之外几乎没有任何捷径。
从这一点来说,塞拉·月卫单从破坏力这一方面,确实已经被虚空力量强化到了极致。她已从守望者的力量框架中脱离,走上了另一条未有人走过的路。
“往好处想想吧,除了她之外的其他人都被你们找到了。”
布莱克还假惺惺的安慰道:
“或许你们应该赶紧把你们的同胞从虚空之卵里拖出来,记得我的叮嘱,带她们回去之后千万不能任由她们乱跑。
把她们关进守望者的囚笼中,最少得一百年的时间才能让她们脱离古神的影响。”
疲惫的娜萨沉默的点了点头。
她回身看了一眼身后,那些堕落守望者们都已经被制服,在三名隐秘通途的神射手和一名大德鲁伊堵住后路的情况下,她们连跑都跑不了。
“噗”
风行者妈妈拉开战弓,朝着周围那些血肉汇聚的墙壁边缘的虚空之卵射出一箭,箭矢飞旋中破开三颗邪物。
在腥臭恶心的液体泼洒中,三个全身上下沾满了虚空粘液的守望者从其中摔了出来。
娜萨和其他守望者立刻上前将她们扶起,又把趴在她们脸上的小章鱼怪,那些会腐蚀心智大脑的无情者拔下来。
大德鲁伊用自然神术为这些可怜人们检查身体,在初步检查之后,月爪大德鲁伊松了口气,对其他人说:
“还好,她们被俘虏的时间尚短,意志又足够坚定,虽然有虚空腐蚀的征兆,她们的灵魂还属于艾露恩。
只要带回瓦尔莎拉在梦境中为她们慢慢疗伤,数年之后她们就能恢复过来。”
这个消息让刚刚和堕落同胞们大战一场而心绪悲伤的守望者们士气大振,她们在娜萨的指挥下,飞快的将其他的虚空之卵尽数破除,一个个的分辨身份。
在最后一名守望者老兵被救出来之后,娜萨却显的更加急躁。
“女士不在这里…”
忠诚的副官握紧了手中月刃,她说:
流浪漢轉生 ~異世界生活太自由了
“难道,难道她被带到了这个噩梦之地的更深处?”
“嗯,很有可能。”
臭海盗煞有介事在旁边煽风点火,带着一股恶意阴测测的说:
“像是臭女人那样的角色,说不定还要被恩佐斯亲自‘调教’呢。”
这话说出来,一众守望者们顿时怒视向他。
但布莱克毫不在意的吹着口哨,说:
“看我干嘛?这种事完全有可能发生的好嘛?”
“别渲染无聊的恐惧了,我的弟子。”
风行者妈妈看不下去了,她抓着黑暗战弓,沉声说:
“我曾在守望岛上和玛维女士交过手,以我对她实力的了解,她极有可能根本没有被虚空造物抓住。
她甚至可能一早就潜伏在这里。
和我们一样在试图拯救她的下属,或者寻觅时机,一举毁掉这个地狱般的鬼地方。”
“我要在这里继续寻找女士。”
娜萨长出了一口气,对其他守望者们说:
“你们把我们的同胞送回地表,在那里耐心等待。如果我最终没回来,你们就带着她们返回守望岛。”
“你一个人不行。”
其他守望者们显然不愿意把娜萨一人丢在这里。
这个鬼地方如此渗人,娜萨又刚刚经历过苦战,把她留下等于放任她自杀。
但就在娜萨将要开口时,在一旁救治昏迷的守望者们的大德鲁伊突然起身,他警惕的感知四周,手中的野性法杖上的花朵也在快速枯萎。
“快走!这座血肉熔炉在变化,我感知到了梦境裂隙在此地开启,新的邪恶者进入了这里…是萨特!
那些从瓦尔莎拉的圣树囚笼中逃脱的萨特,它们的目的地果然在这里!”
月爪回身警告道:
“它们数量极多,梦境都在颤抖,恩佐斯召唤自己的邪恶仆从要围杀我们,快!在它们合围之前离开!”
随着绍恩·月爪的警告,布莱克也感觉到了风暴熔炉中的环境变化,一股怪异的感觉笼罩在海盗身上。
他的躯体还位于物质世界,但灵魂却被引动着进入另一个维度中。
他甚至打了个哈欠。
眼前的一切都变的不真实起来,月爪大德鲁伊的声音似乎也随之远去,一股昏昏欲睡的感觉在海盗脑海中升起。
但又在几秒之后散去。
“清醒点,小主人,噩梦在侵袭你的神智。”
将他从昏睡中唤醒的萨拉塔斯警告到:
“沉睡之城距离物质位面越来越近了,恩佐斯的威能开始在这里体现,幻象的噩梦本就是它的领域之一。
那名德鲁伊说的不错,有大群萨特正在通过梦境行走进入风暴熔炉。它们或许是被自己的邪恶主人召唤过来保卫熔炉。
但我估计它们也有可能是冲着你来的,你手里有它们的圣物呢。”
“这个?”
布莱克抓起脖子上悬挂的魔法吊坠,他撇了撇嘴,说:
“不就是个传奇吊坠嘛,这些萨特可真抠门,在达拉然就吃过一次亏了,这些混球居然还学不会教训。
看来它们需要再被上一课。
不过我关心的是始祖萨特萨维斯过来没?那恩佐斯的忠仆,可是个麻烦的对手呢。”
“等等,让我感知一下。”
萨拉塔斯说了句,几秒之后,她回答说:
“没有,那群萨特里没有接近半神级的力量波动,但为首的是数个传奇萨特,看样子气势汹汹,很不好对付呢。
而且它们正在朝你这边来,它们就是冲着你来的!”
竹音 小說
“嗯。”
布莱克点了点头。
他嗖的一声跳到这个胃囊一样的血肉溶洞的边缘,抬起手在恶心的墙壁上感知了一下。
依靠着激流男爵和普罗德摩尔血脉对于海水的感知,他大概计算出了这层溶洞山壁和外层海水之间的距离。
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厚重。
看来恩佐斯的仆从们开凿岛屿山体修建风暴熔炉时,把这座连接在大陆架上的岛屿主体基本掏空了。
“你们都走!”
海盗回头对身后的一群人喊到:
“所有人都走,别留人。我要在这里迎战萨特为你们寻找玛维·影之歌争取时间,传奇以下的人都滚出去!
我就实话说了吧。
恩佐斯的堕落神国正在接近物质位面,待到那大门开启,实力不到传奇的生命看它一眼都会疯癫,留在这里只是累赘。
你们想救的人都已经救到了,你们守望者已经欠下我一个天大的人情,现在还不到你们偿还人情的时候,耐心等待吧。
我会去找你们收取报酬的。
导师,麻烦你带她们离开,转移到外层协助圣骑士们驻守为我稳住后路。”
“嗯。”
风行者妈妈点了点头,随手抓起两个昏迷的守望者就向外层大步走去,走的干脆利落,好像根本不关心布莱克能否活下来。
这样冷漠的姿态让伊墨瑞尔·影卫和莱恩·狼行者一阵咋舌。
影卫女士也背上一个守望者追上去,她小声问道:
“你就不担心你的弟子?”
“他不会主动找死的,没有把握的事他从来不干,正因为我足够了解他,所以我不会留下。”
风行者妈妈冷声说:
“你刚才也听到了,他不需要累赘。”
“我是累赘?”
影卫小姐瞪圆眼睛,说:
“我好歹也是个传奇游侠!你的弟子不能这么看不起人!”
“他把我这个导师都当工具人用…”
莉蕾萨面无表情的说:
“相信我,他没有把你们当可以随便抛弃的诱饵炮灰,已经说明他很看重你们了。”
“你们这师徒关系也太扭曲了吧?”
传奇游侠低声说:
“这样狂妄的弟子,你居然不揍他?”
“那我也要能打过他才行,虽然他对我一直很尊敬,但我很清楚,达拉然之战后我就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
我可以重伤他,但他绝对有把握送我到永寂的死亡中。
你们也被他不正经的伪装欺骗了。
你们在小看他,但这正是他希望你们做的。”
风行者妈妈叹了口气,说:
“他这还不是传奇呢,揍个把传奇都跟玩一样,我已经无法想象我这个怪物弟子突破到超凡之境后的威能了。
别废话了,带上人,走!”
伊墨瑞尔小姐还想要再反驳一下。
但身后的莱恩·狼行者拉了拉她的袖子,作为被海盗耻辱生擒的传奇游侠,狼行者阁下觉得风行者阁下说的简直太对了。
那个臭海盗就是个怪胎。
眼下有了风行者妈妈带头,剩下的守望者们也在娜萨的指挥下,动作飞快的将刚被救出来的同胞带离险境。
但娜萨本人却没有离开,大德鲁伊绍恩·月爪也没走。
海盗在墙壁上敲敲打打像是在做记号,他回头看着身后的娜萨和月爪,一脸嫌弃的说:
“我说了,不要累赘留下!这句话你们是哪个字听不懂?”
“我要继续待在这搜寻女士的踪迹。”
娜萨已经听到了不远处传出的嘈杂吼叫,她做出战斗姿态,语气平静的说:
“我有种感觉,跟着你一定能找到女士。”
“看管那些萨特本就是塞纳里奥教团赋予我的千年使命,我看管了它们超过九千年!因为我的失误,导致这些半恶魔逃离了圣树囚笼。
追踪它们,将它们杀死,或者抓回就是我的职责。”
大德鲁伊面色严肃的说:
“这不只是在帮助你,布莱克阁下,我只是在履行自己的使命。而且,你之前说我们要聊一聊,我们的交谈还没开始,我又怎么能独自离开呢?”
“行吧,一个两个本事不大,理由倒是多得很。”
布莱克撇了撇嘴,没有在意他们。
他好像对萨特近在咫尺的威胁毫无感觉,依然抬起手,在那血肉污痕的墙壁上摸来摸去,也不知道他在摸什么?
难道是在摸鱼不成?
一分钟之后,大片大片的梦境裂隙在三人眼前张开,于达拉然城中现身过的萨特们也一个接一个的从梦境漩涡里跳出来。
这一次登场的萨特比达拉然那些弱鸡可强太多了。
一眼扫过去,尽是一水的高阶半恶魔。
冷家小妞 小说
一个个姿态狰狞,身缠阴影,握着骨刀战弓,还有的带着大片的恶魔犬做宠物。
这些最符合民间传说中魔鬼形象的羊角恶魔们分成数个错落有致的队列,每一个队列前带队的都是一头传奇萨特。
它们用自己阴冷邪恶的眼睛盯着眼前的三人,随着噩梦不断扩散,它们数量很快就膨胀到了数百头之多。
探索者的渴望
在那个最大的梦境漩涡中,一头拥有怪异的青灰色皮肤和鬃毛,穿着精灵和古神风格混搭的眼球战甲的威武萨特领主,正一步一步的从梦境走入物质世界。
它的体型要比普通的萨特大出两圈,比传奇萨特们还要再大一圈。
其半恶魔的躯体上也有了一些肢体异化,它所到之处,幽绿色的混沌之火如影随行,把它邪恶的影子在地面拉长扭曲。
一名萨特领主!
始祖萨特萨维斯的副官,无论在哪个层面都不能称之为“弱小”的存在。
其邪恶的威势一看就是个大人物呢。
大德鲁伊和守望者副官已经将警惕提升到极致。
眼前这么多精锐半恶魔汇聚,还是在这个位于它们主场的邪恶之地中,它们的能力都被虚空大幅强化。
而且因为沉睡之城在靠近物质世界的缘故,导致这些萨特所在的地方,噩梦之力在不断的干扰正常生命的思维。
让他们的反应变慢,让他们的思维蒙尘。此消彼长之下,饶是见多识广经历过很多战争的大德鲁伊本人,内心都已经有了一丝绝望。
但身后的布莱克却一直用拳头敲打墙壁,似乎是在测算回音。
这家伙…
被这么多精锐半恶魔包围着,他就一点都不怕的吗?难道真如风行者女士开玩笑时所说的那样,他享受这种落入绝境,被追猎的感觉吗?
“布莱克·肖…”
那青色的萨特领主看都不看眼前的两个精灵,满心愤怒认为自己今日终可品尝贼偷之血的它用萨拉斯语刚开了个头,结果就被布莱克挥手打断:
“稍等,没看我忙着吗?你们这群不请自来的混蛋,根本无法理解我在做什么。所以,嘘!安静点。
乖一点,一会让你们死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