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復活帝國-第417章 機關重重,命運使然【6000字】看書

復活帝國
小說推薦復活帝國复活帝国
白球里面似乎有个特殊的引力源,跳进坑里后,众人立刻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往下滑落。
仿佛白球的边壁处有一层无形的界限,一旦越过了这界限,就立刻会受到引力牵引。
这引力的强度刚好与源星和地球地表完全一致,重力加速度是9.8 m/s^2。
事实上,任重还知道更多事。
在白球内部,不但这边缘处的重力加速度为1g,到了白球里面接近核心区的位置,依然是1g。
很显然,老冰棍们掌握了更高阶的帝国黑科技装置,甚至可以在一定范围内人工地均匀控制重力变化,比舰艇上的基础型反重力引擎更高一个层次。
在下落时,任重在最前方。
他的手中已经提前捏住了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金属牌子。
那 隻
尚未拍到地面时,任重便已经用右手将这金属牌子往右侧扔出。
牌子在半空中飞速旋转,然后怦然炸开,并向四周释放出一面弧面的无形力场。
在无形力场的前方,正好有一束橙黄色的等离子体束轰将过来,正正撞在力场上。
只听嗡的一声响,那束等离子体束流竟原地调转,又往回轰了去,并正正地命中远处。
这等离子束流的来处是个通道。
一秒后,轰然爆炸声在通道尽头传来,任重又见着火光亮起。
任重启动赤锋甲,开始迈动步子咔哒咔哒地迎着火光来处往里奔去。
另外十二人跟在他身后,心中既有些惊奇,又觉合理。
只有任重自己才知道,他刚才扔出去这金属牌子有什么门道。
这是个一次性的力场发生器,可创造出一面能维持0.1毫秒的防护力场。这防护力场的思路与灵感正来自白球的薄膜力场,性能达到了原版的80%。
在这三千九百九十八次尝试中,任重终于在某一次拿捏住了薄膜力场的特性,开始尝试复刻。可惜,由于材料所限,他未能完美复刻。
光只是制造这些金属牌子,就几乎耗尽了源星军工和亚尔逊集团持有的与之相关的全部星际贸易小商品库存。
力场维持的时间也是如此之短,对普通人而言,实用价值极低,极为鸡肋。
但对任重而言,这却是可以逆转乾坤的神器。因为他太熟悉那道等离子束流出现的时机,以及维持的时间了。
这就是白球给他的见面礼,下马威,被他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了。
0.1毫秒的维持时间,刚好够完全反射等离子束流。
众人顺着等离子束流轰来的通道继续前进,在推进出去二十米后,王桥拔出双枪,开始对着斜向方位不断发射子弹。
每一枚特种子弹飞将出去后,都在半空中自行引爆。炸出来的粉尘精准地将引爆点附近的,刚刚冒出头来的小型狙击枪定点定时覆盖,使其卡壳失效。
王桥的这番操作同样来自任重的安排。在行动规划里,任重将这通道的形态、内部的自动化武器的布局与安排,以精确到纳米的级别统统标注了出来。王桥只需要对照着规划,完美地施展出自己的双枪速射能力即可。
他的能力再配合超磁粉尘弹,对这些自动化枪械简直绝杀,一打一个准。
只有任重本人知道,单就只是为了研发这超磁粉尘弹,为了使其磁吸附性能和吸附之后的磁干扰性能达标,足以一击摧毁这些由超强合金制成的机枪,自己究竟在多少条时间线里动用了多少紫晶矿业、洛克集团和源星军工的研发资源。某种意义上,这些机枪面对的是任重用时间之力榨取出来的整个源星文明的生产力与科研能力。
终于,众人无惊无险地抵达了爆炸源附近。
这里的合金墙已经被烧融出一个规整的放射状破洞。
通红的金属流均匀地离散放射分布在通道四壁,空气里充斥着燥热的高温。
事实上,进入洞口后,白球内部已经有空气了。气体成分与源星大气层内一模一样。
任重低头看了看精确到毫秒的表。
言情小說中的真相
这次推进更顺利一些,抵达这里的时间比规划提前了两秒。
等足这两秒后,他纵身一跃,率先冲进了等离子束流烧融出来的破洞,进入一个新的大厅。
在任重身后紧跟着的人已经按计划调整成了殖装战士——虚。
虚入场后,第一时间再次能量化,转化为云雾团,并向着大厅里弥散开去。
最终,虚的身体膨胀为一团总体积上千立方米的稀薄雾团,牢牢黏附在大厅边壁上,正好堵住边壁上如同照相机镜头伸缩张开的圆洞。
富江再現
同时,虚所化成的云团内部又出现一条笔直往前的通道,通往大厅的另一面。
“各位,加快速度,这些圆洞正在对外释放非常高的能量,我只能支持五分钟。”
虚利用能量化身体的颤动,激荡空气共鸣,对众人如此说道。
但任重等人无需他的提醒,早已在通道开始出现并往前延伸的瞬间迈动了脚步。
虚的话音刚落,任重等人就已经抵达了大厅的另一面。
白峰站到了队伍最前方,先将身体角质层金属化,从胸口延伸出数十条金属长须,堵住了通道边壁里露出来的数十个圆洞。
刹那后,长须与墙体接触的位置开始泛红,但并未溶解。
白峰身后,黑客陈巧原地坐定。
在陈巧身旁,钱望慎已经以极快的速度搭建出一台高约两米,长0.8米,宽0.5米的立式方柜。
方柜的内部塞满了数万枚制程为3纳米的硅芯片。
方柜旁边的地面上,摆放着一块大型供能电池。这电池由洛克集团实验室出品,可以提供稳定的超大电流。
电池与方柜之间则是通过两条两指粗的超导线缆连接。
陈巧面前摆着一台由文磊定制的108键机械键盘,以及一个老式的液晶显示屏。她双手舞动,以极快的速度录入程序,并调动方柜中的算力。
电流开始涌动,热量开始爆发。
旁边的于烬已将手中大狙里换上了吸温弥散弹,并一枪轰在方柜下部。
被轰击的方柜并未晃动。一层白霜从枪弹命中处扩散开来,迅速覆盖住方柜以及旁边的电池,并顺着陈巧的操作台一直往上蔓延。
旁边站着的众人都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这吸温弹确实厉害,倒是刚好能给立柜里的硅芯片冷却降温,比液氮可要好用多了。
陈巧的键盘上也盖上了一层冰霜,幸好她早已佩戴上了一双特制的隔热手套,倒是不影响她的发挥。
她正争分夺秒着输入程序代码,并利用装载在任重的赤锋甲上的发射器对外发送着信号。
任重并未催促任何人,只是手持双刀静静地站在旁边。
他知道这大厅的一切玄机。
别看这地方只是个普普通通的房间,但他在这里陆续被烧死了七次。可这已经是他在多次碰壁后,找到的一条直通白球深处的唯一能走得通的路。
大厅墙壁的材质强度甚至远超液态金属,坚不可摧,大门一旦合上,就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在前两次进入这大厅时,任重还曾尝试过强行破开出一条通道,可惜都只是徒劳。
正在第二次尝试的末期,诺尔·山德罗在临死前分析出大厅墙壁上有中子级涂层。
所谓的中子级涂层,指代的是有一层单原子厚度的中子材料覆盖在上面。这就是一道真正的叹息之壁,除非黑洞吞噬,否则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打破。意识到这点后,任重就换了思路。
变成由陈巧来利用黑客技巧将电磁波从细微的缝隙里灌注进去,再渗透进大厅的控制台,直接开门。最终,在连续于此地折戟七次后,任重成功于第八次。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场面上的气氛有些凝重。
只有任重始终沉着冷静,并时不时偷眼打量旁边的马潇凌。
此时的马潇凌已经揭开了战术头盔的面罩,神情有些憔悴。
她正低头打量着手中的电控结晶体,神情恍惚,若有所思。
先前她第一次使用电控结晶体时,其实已经心存死志,只是她都还没来得及把自己压榨到极限,四台无面人就被氢弹爆炸的第一轮冲击波吞噬。
然后她又遵照任重教的办法从口中取出了电控结晶体,算是捡回半条命。
但她还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脑子里昏昏沉沉,思维十分分裂,得时不时甩动一下脑袋,又偷看一眼任重的背影,才能恢复清明,否则她就分不清自己究竟是人还是机器。
她知道以自己眼下的状态只能再使用一次电控结晶体,用过后必死无疑。
曾经她将生死完全置之度外,寻思着反正源星人的生命也如此短暂,多活少活一二十年根本无足轻重,重要的是活得是否精彩。
反正每个人都会死,无非早晚而已。
为了足够崇高的理想与追求战死沙场,将自己的血肉化作砖石,去修建一座解放源星所有苦难者的桥梁,这既浪漫,又伟岸,简直是所有源星上真正的战士最梦寐以求的归宿。她别无所求。
可当她真在鬼门关前走过一朝后,心态有些变了。
她开始留恋这人间,开始感到不舍,开始意识到自己其实有很多遗憾没能完成。
看着这枚电控结晶体,她竟有些犹豫了,甚至下意识地想将这玩意儿悄悄丢弃。
但马潇凌最终并未这样做,而是将结晶体再次放进了头盔里。
跟着任重来这里是她自己的选择,别人都还撑着,自己打退堂鼓,太丢人。她马潇凌是要面子的人。
四分三十秒过去,只听咔哒一声,白峰先往后退却,身子一软,然后被装甲自行撑住。
他的角质层躯体已经被完全烧融结晶,并断在那些圆洞里。
伴随嘎吱嘎吱的声响,大厅墙壁上的圆洞搅碎了结晶体,收缩封闭。
一个新的大洞漩涡般展开,浮现在众人眼前。
宋锐往前一步,激活正二十面立方体,制造出一圈信息流,将所有人笼罩其中。
任重、于承德和马潇凌三名机甲战士激活装甲上的光学伪装装置,配合着宋锐的信息流屏蔽层给众人再增加了一重伪装。
随后,众人步入圆洞。
鬼相师
走进去十余米后,萧星月悄然给任重传讯道:“虚没有跟上来。”
任重:“嗯,我知道。”
萧星月:“啊?”
任重:“他已经牺牲了。他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也低估了对手的力量。刚才那大厅里的高温热能在聚合到一定的程度后,会量变引发质变,激活链式反应。虚会被完全分解为最纯粹的热能。”
萧星月沉默了刹那,终究是没忍住,“你为什么这么平静淡然?虽然虚是孟都集团的人,也是被我控制才忠于你,但他终究是为你而死了。你这样冷漠,我觉得……觉得很难受,甚至我自己也仿佛成了帮凶。”
任重摇了摇头,“这世上没有绝对的正义,也没有绝对的邪恶。虚虽然算是间接的死于我的手,但你又知道曾经有多少人死在虚的手中?另外,我必须要纠正一点,虚不是为我任重而死。”
“那是为谁?”
任重:“为那些死在他手中的其他人而死。嗯,为了文明而死。至于你我,也终将为了相似的理由,相似的目标而死去。好了,调整状态,该集中注意力了,我们得潜行通过这一段。”
刚刚说完,一行人便穿透了厚实的合金墙,进入一条更加宽敞的甬道。
在甬道两侧,正有大量无面人排成队列往前奔行,直冲先前那大厅打开的合金墙圆洞通道而去。
在排列最后的于承德刚刚离开那圆洞后的瞬间,便有大量炮火漫无目的地倾泻向那洞口,却扑了个空。
随后,站在洞口的无面人开始像没头苍蝇一般左右晃动身躯,尝试重新索敌。
无声无息间,一行人化作无形的幽灵,游鱼般越过无面人阵列,并由诺尔·山德罗在沿途抛下一个又一个黑色小方块。
这些黑色小方块,正是在刚才这些时间里,诺尔·山德罗利用钱望慎收集到的液态金属离散液滴为核心材料制作的特种炸弹。
三分钟后,众人抵达下一个目的地,再轰然加速闯将进去。
这又是一个新的半球大厅。
刚一进来,众人后方便警报大作。
于烬已经将装甲再次变形,架成一挺连发机炮,对准了后方。
那些原本找不到目标的无面人重新锁定了众人的方位,丧尸出笼般返身猛追而至。
宋沐恩与王桥分列在于烬的机炮两侧。三人开始持续倾泻火力,阻挡着大队无面人的推进。
诺尔提前铺设的黑色方块开始接连炸开,对这些无面人造成杀伤。
白球内部的无面人的科技含量显然比外面那四台低不少,大约只相当于普通的九级职业者。
于烬三人的攒射与诺尔的炸弹对这些无面人造成了有效杀伤。
半球大厅里,移动到阵型前方的任重和于承德则迎面往前扑去,与前方刚从墙体里钻出来的大型九阶墟兽战成一团。
在第一次碰到这些完全听命于冷冻长老的九阶墟兽时,任重便已经悟透了一个道理。
源星很可能是一个巨大的养殖场,并且是双重养殖。
第一种被养殖的是人,人的功能有三个。1、提供大脑。2、提供生产力,以开发星系资源。3、为墟兽提供食物和进化核心资源。
第二种被养殖的,正是墟兽。之所以协会明明早已拥有全歼墟兽的能力,却迟迟不做这事,反倒放任自流,甚至还在刻意压制荒人的装备与综合实力,为的就是反过来保护墟兽。协会的根本目的就是刻意地为墟兽留下生长及发育的土壤,以持续得到墟兽晶片、晶核、特种材料以及超高阶墟兽。
孟都集团利用军团兽做的事,冷冻长老们早就在做了,而且做得更好。
当任重意识到这点时,内心完全无法平静,怒火几乎将他吞噬。
他用了好几条时间线,才慢慢让自己冷静下来面对这双重养殖的客观事实,并进一步坚定了自己反抗的决心。
这些个老冰棍,甚至根本不配当人。
在任重和于承德联手鏖战九阶墟兽时,包括马潇凌在内的另外七人已经在半球大厅里往中心区域奔行而去。
抵达后,钱望慎再次给陈巧架设超算服务器。
陈巧准备再次施展黑客技巧,对这半球大厅进行渗透。
这半球大厅的真正功能,正是径直通往白球核心区域的电梯。
马潇凌则和白峰、宋锐、萧星月、诺尔·山德罗在中圈戒备。
陈巧无视了身周的一切干扰,神情肃穆,目光死死钉在眼前的显示屏上。
显示屏里,正有大量信息在以极快的速度闪烁出现。
信息量太大,以至于以陈巧的反应速度都有点撑不住。
此时此刻她既要记住任重在规划中教自己的那些要点,又得精准地抓住天量信息中一闪即逝的关键参数。
这太难了,以至于她感到头疼欲裂,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精神开始不由自主地发散。
恍惚间,这小女孩脑海中浮现出一张张画面。
这些画面里,有她更年幼时挣扎在小镇贫民窟里的凄凉遭遇。
还有在自治令开启后,自己险些被饥饿的荒人分而食之的绝望场景。
也就是在那瞬间,任重与萧星月仿佛足踏着七彩霞光,从天而降,将她从疯狂的其他荒人手中救了下来,并给她穿上漂亮的衣服,再将她带回到星火镇。
陈巧依然很清晰地记得,在任先生将自己和另外数百个孩子送进星火孤儿院时,是这般嘱托的。
“命运从来就不公平。所以你们早早失去了亲人的庇护。但是,命运又总会在绝对的绝望中给你们留下一抹曙光,所以你们遇到了我。我将我的力量借给了你们,让你们活了下来。那么现在,你们又站在了命运的分岔路口。接下来,你们有两个选择。第一,心安理得地享受我带给你们的崭新人生,成为一名普通的星火镇居民,在这里生老病死,繁衍生息。第二,努力学习,不管是哪个领域,有何种才能,都好。你们将会通过奋斗与拼搏,掌握别人没有的技能,反过来成为我的臂助,将你们可以把自己得到的力量也交给我,再与我一起去拯救更多与你们有着相似命运的孩子。我只负责将你们照顾到这里,接下来你们的选择在于自己。去吧,去星火希望学校,从最基础的知识开始学起。我等你们。”
当时这番话对任重而言或许只是一场即兴发挥的小小演讲,说过他也就忘了。
他当时说这些,也只不过是为了给这些自己和萧星月一起游历的途中收罗回来的小孩子们打打气,让这些刚刚走出噩梦的小家伙重新振作起来。
这是当初他为了更真切地看清这世界而游历人间时种下的因,到如今结成了果。
彼时彼刻毫不起眼的陈巧经过数年的学习,终于绽放了光芒,以优异的成绩从星火科学学院中提前毕业,并顺利进入由花月岚负责的复苏计划研发项目组,并在任重缺人时,既巧合又必然地进入到了任重的视野,再来到了这里。
陈巧扭头看了一眼正身穿湛蓝战甲,围着巨大的章鱼状墟兽上下翻飞的任重。
这小家伙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坚定的光芒,心中默默想道:“叔叔,我要把我的力量借给你了。”
下一秒,陈巧默默地激活了装备里的一个机关。
数十根银针从她的头盔里探了出来,狠狠刺入她的头部,穿过了她的头骨,再探入她的大脑皮层。
一种提炼自异矿胶体的特殊生物酶开始顺着这些银针进入她的大脑,并不断刺激着她的精神,拔高着她的大脑反应速度和思维速度。
陈巧的瞳孔里开始泛起莹莹绿光,面部表情变得狰狞,眼角两旁迅速凸起树根般的血管。
远处的任重察觉到了这边的变化。
當世幻想博物誌
他的内心深处却古井不波,无喜无悲。
这是他第六百二十二次看到这小女孩的搏命之举。
有些东西,在经历太多之后,就会慢慢变成命运里的必然,变得习惯到麻木。
任重知道,陈巧一定可以成功,但也一定会死在这里。
十三人的敢死队,即将再次减员一人。
但这只是开始。
时间约莫过去十分钟,伴随着一阵轰隆隆的巨响,巨大的半球大厅地面开始往下滑动。
也就是在这时候,任重与于承德终于联手击杀了眼前这只墟兽。
任重扭头看向于烬、王桥和宋沐恩的方向。
在那边,于烬的身体已经再次焚烧枯化成了焦炭。
王桥的胸口被一根金属尖刺穿透,体表浮现出金属的光泽,一动不动仿佛雕塑。
宋沐恩则是半坐在地,浑身伤痕累累,大股大股的血流正从她的装甲缝隙往外喷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