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絕世武魂討論-第五千八百零九章 逆徒!閲讀

絕世武魂
小說推薦絕世武魂绝世武魂
很快,恢复巅峰。
“好了,我们快些走,以免那些疯狗搬了救兵追上来。”
柳正宗全力催动灵梭,向出口赶去。
陈枫不解:“前辈,那些怪物是什么?”
“为何无缘无故攻击我们?”
柳正宗摇了摇头:“我只知道,它们叫做虚灵,乃是诞生于虚空之中的生物。”
“以前这些虚空,很少会主动攻击路过的修者或是灵梭,可最近,它们似乎变得主动好战,有不少修者都着了道。”
“如若不然,我也不必特意寻你,借助渡空灵梭横渡虚空。”
陈枫低着头,暗暗沉思:“事出反常必有妖。”
“不过,寻找师父的事更为紧要。”
收回思绪,他守在柳正宗身旁,帮他一同维持灵梭。
一个时辰后,眼前出现一丝光亮。
灵梭冲进光芒中,随着一阵刺眼白芒遮掩。
散去后,一方广袤天地,映入眼帘。
西荒边界,妖族动乱之地。
无数巨型古树,近乎覆盖了整个大地。
晚安、祝好夢
少见瀑布,山谷等奇观,巍峨壮丽。
两人踏出灵梭,感受到空气中,充斥着血腥气息的灵气,同时皱眉。
“看来,此地不安稳啊。”
柳正宗叹了一声。
陈枫收起灵梭。
在大世界中使用灵梭,树大招风,更容易触犯各大势力的条约,引来众怒。
两人踏空而行,搜寻落脚之处。
突然间,一点寒芒先至。
随后,一把三米长的重枪,洞射而来。
陈枫凝眉,施展太上神魔化龙诀,神魔之力凝聚掌心,一掌轰出。
当!
枪尖击中陈枫掌心,将他逼退数十米。
护体之力被破,枪尖在陈枫掌心处,留下一个浅浅的血痕。
不过,枪势受阻,陈枫顺势握在手中,向下方看去。
目光穿透古树遮挡,看清几名兽首人身的怪人,正在一个巨大的弩机后,装填重枪。
“找死!”
陈枫旋转长枪,猛然掷出。
嗖!
两道破风声,几乎同时响起。
陈枫掷出的长枪,贯射而去。
从地面发射的长枪,与之相撞,瞬间被锋芒斩成两半。
长枪去势不减,轰然坠地。
只听林中惨叫响起,陈枫坠落而去,瞬间挡住几人。
“还想逃?”
雲無風 小說
杀意,弥散而出。
眼前几名怪人,不过一劫灵虚地仙境,根本不是陈枫的对手。
正要调转身形,却又被紧随而来的柳正宗拦住。
前后无路。
“大……大爷,我们错了!”
其中一人跪地,连连磕头。
“我们并非有意而为,而是将两位大爷,错认成了猎妖队之人,这才……”
其他几个怪人,也一同跪下,磕头求饶。
“猎妖队?”
陈枫不解,倒是柳正宗开口解释:“早就听说,西荒仙域中,不少人族武者组成联盟,猎杀妖兽。”
“或收为奴仆,或烹饪享用,手段残忍,令人唾弃。”
“看来,他们的影响力还挺大。”
听他此言,陈枫这才松口:“起来吧,我不杀你们。”
“多谢大爷!”
几人起身,蜷缩成团。
陈枫又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最先下跪的狼头男人开口:“这……这里是万妖森林,是西荒仙域边界。”
“在这里的,大多是我们这些小妖,只能抱团为生。”
WIND SONG
“强大的妖王,都到中心区域去了,我们没资格过去。”
陈枫恍然。
妖族,弱肉强食,对领地的划分极为讲究。
如同妖兽遍布的森林,外围只有弱小妖兽,苟延残喘。
而内部,划分中内两层,越是深入,妖兽实力越强。
陈枫又问:“你们可知,归墟仙宗在何处?”
众妖面面相觑,接连摇头。
“大爷,我们从未听过什么归墟仙宗。”
“您确定没有说错?”
没有?
陈枫眉头皱的更紧,心道:“归墟仙宗,怕是不好找了。”
绝世帝尊
“你问完了,该我问了。”
柳正宗问道:“你们听没听过,一个叫孙中阳的人族修者?”
“孙中阳?”
狼头男人回忆了一番:“我记得,猎妖队第三小队队长,就是他。”
“前几日还在这里出现过,大肆猎杀妖兽,现在不知去了何处。”
提及孙中阳,几人眼中满是畏惧之色。
柳正宗冷哼:“这小子,竟然躲到这来了。”
“等老夫抓住他,定要扒了他的皮!”
陈枫疑惑道:“前辈,你与这孙中阳,有过恩怨?”
柳正宗沉吟片刻,还是开口:“其实,我们玄真宗来西荒仙域,就是为了抓叛徒。”
“这孙中阳是其中一个,叛离玄真宗时,还偷走了老夫埋藏的好酒。”
“真是师门不幸!”
原来,孙中阳还是他的徒弟。
“既然前辈要找孙中阳,我也出一份力,就当是报答前辈护送。”
听他这番话,柳正宗欣慰点头:“好,你小子不错。”
“可比我那个徒弟好多了。”
陈枫笑而不语。
猎妖队人数众多,或许知道归墟仙宗的消息。
与其当个无头苍蝇,不如找猎妖队问问情况。
“两位大爷,你们要去猎妖队?”
狼头男子说道:“我可以为你们引路,但不可靠的太近,以免被发现。”
“有劳了。”
陈枫道了声谢,便让几人在前引路。
一个时辰后,几人穿过密林,来到一片开阔草原。
不远处,十几个帐篷被栅栏围住,像是一处营地。
“就是这了。”
狼头男子解释道:“这是猎妖五队的临时根据地,他们正好在这里做任务。”
“据说,三日后就要杀进万妖森林,抓满一千只妖兽,回去复命。”
“若两位大爷与他们有仇,还请替我们出一口恶气!”
众妖齐齐点头,眼里带着恳切。
“放心,若他们不长眼,老夫便灭了他们!”
柳正宗先一步答应,大步走向猎妖五队营地。
陈枫摇了摇头,叹道:“前辈这性子,怕是免不了一番恶战了。”
柳正宗大摇大摆走去,顿时惊动了营地内的看守队员。
“什么人?竟敢擅闯我猎妖队营地?”
几人亮出武器,警惕的看着柳正宗。
柳正宗冷哼:“老夫玄真宗太上,柳正宗。”
“叫孙中阳滚出来!”
喝声滚滚,传遍整个营地。

熱門都市言情 絕世武魂 起點-第五千八百零五章 禁術!讀書

絕世武魂
小說推薦絕世武魂绝世武魂
轰隆!
骤然,轰鸣炸响。
刀与剑的极致意境,撕碎黑洞。
黑光泯灭,露出一道只能容纳一人通过的金色裂痕。
磅礴道韵从裂痕中弥散而出,远比进入天道阁时的甬道浓郁数倍。
“开了!”
陈枫面露笑容,身如电闪,瞬间冲进裂痕。
金光幻境内,十万浮空巨峰,盘旋而上。
粗壮的锁链将巨峰链接在一起,最终牵连到中央的神道圣阁中。
圣阁散发光辉,远比烈日璀璨,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空间中逸散的道韵,钻进毛孔,融入身体。
陈枫惊讶:“仅是这浓郁的道韵,足以让苍穹之巅那些存在,大打出手。”
“想来那座阁楼,便是封存着天道阁禁术之地。”
他落到阁楼前,便见阁上牌匾刻着两个字。
禁阁。
而旁边,还有一块石碑。
天圣阁禁地,不得擅闯。
进入阁中之人,可任选一种禁术,带回修炼。
如有私藏,诛灭神魂,不入轮回。
苍劲大字镌刻其上,透出一股霸道之意。
陈枫深吸一口气,来到阁前,推门走了进去。
阁内,宛如书籍的海洋。
中央金色圆盘旋转,周围环绕着数以万计的金色书籍。
展开,模仿飞鸟扇动书页,肆意翱翔。
而这些书籍的上的光华,各有不同,或红或绿,更有诡异的黑色,散发出截然不同的气息。
“魔气、火焰、寒冰,甚至还有天道之力。”
“不愧是禁阁。”
陈枫倍感兴奋,缓步走到轮盘正中。
当他进入的那一刻,轮盘里钻出一个古怪的金色光影。
“好年轻的小子!”
光影环绕着陈枫转了一圈,似在打量。
陈枫试探询问:“前辈,您是?”
“我?”
光影停在陈枫身前,渐渐化为一只金色小兽。
头生独角,身材肥硕,胖墩墩的像个球,不知是什么品种。
“我名金尊,自我记事起,奉天道主宰之命,镇守天道阁。”
“若我没记错,你叫陈枫?”
陈枫拱手,微微点头。
金尊啧啧称奇:“数千年来,你是进入这天神阁的人中,最年轻的一个。”
“说吧,你想要什么类型的禁术?”
陈枫张口,却又顿了顿。
禁术,不同于寻常功法,修炼难度极高。
而且这些禁术,或多或少会对自身产生副作用,严重时还会导致根基不稳。
如何选择,必须要谨慎。
醫聖 桂之韻
片刻后,陈枫开口:“前辈,有没有无副作用的禁术?”
金尊笑道:“有,而且多的是。”
它呼出一口气,周遭飞舞的书籍中,足有三成涌向陈枫,在他面前依次展开。
“你瞧这个,无念帝神诀,斩断七情六欲,专修帝道,大成之时,以圣皇之资,帝临天下。”
“还有这一本,三圣斗战平天大魂术,修无上神魂,信念之所及,毁天灭地,同样也能达到圣皇境界。”
“而这个……”
金尊孤独数千年,见了人,难免话多了些。
陈枫依次听完,眉头微皱。
这些禁术虽好,但他却觉得有些……平平无奇。
而且,通过某种代价得来的力量,远比这种寻常修炼之法更加强大。
相比之下,这些禁术对他的帮助并不大。
“怎么,都不满意?”
金尊调笑道:“你小子还挺挑剔。”
挥爪间,面前书籍重归书海。
陈枫的目光,被书海中一个淡白色的光华吸引。
与其他光华璀璨的秘术相比,这本毫不起眼,甚至可气息却不相上下。
甚至,隐隐有碾压其他禁术的苗头。
陈枫一指,问道:“前辈,这本是什么?”
新妻上任:抢婚总裁,一送一 若丢丢
金尊瞥了一眼,摇了摇头:“那本别想了,你练不了。”
“为何?”
陈枫更加疑惑了。
金尊招了招手,那本淡白色书籍飞到陈枫面前,展开。
“你自己看。”
陈枫凝眉看去。
上书:九天十地魂天功。
书中记载,引天地道韵,百种法则,凝聚圣神之分身。
分身一成,将拥有与本体相同的力量,并可以一丝精神本源操控。
“凝聚……另一个我?”
陈枫突然明白了什么。
末世胶囊系统 老李金刀
若渊说的不错,天地间拥有无数个陈枫,那这些人的存在,会不会是这本功法创造出来的分身?
可还没等陈枫看完,后面的字迹已经残缺,难以辨认。
“只有第一层……还不完整。”
陈枫陷入沉思。
这第一层的修炼之法,极难。
道韵之强,非常人所能掌控,更别提百种道则,万种天材地宝,简直骇人听闻。
至于最后凝聚分身的方法,完全没有记载。
若要修炼,无异于一场豪赌。
见陈枫犹豫,金尊淡淡道:“看来,你小子也知道这本禁术的特殊之处。”
“奉劝你一句,与其在这耗费功夫,不如挑个容易的。”
“毕竟禁阁,可不是谁都能进的。”
陈枫皱起眉头:“前辈,我想问一下,这本功法为何被定为禁术?”
“因为,它太强了。”
金尊的回答,让陈枫倍感意外。
思虑再三后,他郑重开口:“前辈,我决定了。”
“就选这本!”
“你确定?”
这次轮到金尊皱眉了。
正如陈枫猜测,天道主宰修炼过这本功法。
快感Love Fitting
只是,这篇功法难度极高,就算能完成,也没有完整的凝结分身之法。
到头来,极有可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陈枫眼神坚毅:“就选这本,不改了。”
“那,好吧……”
金尊也不劝了,控制着书籍,落在陈枫手中。
“既然禁术已选,你也该出去了。”
“希望,还有下次见面的机会。”
说完,金尊化为万道金光,融入圆盘中。
与此同时,在陈枫的面前,出现了一道金灿灿的大门。
“这股气息,是玄黄中千世界。”
陈枫踏入大门,消失不见。
短暂跨越后,他出现在一座浮空岛上。
头顶便是螺旋状的紫色雷云,电闪雷鸣,震耳欲聋。
东荒仙域,紫霆玄真岛。
据说,这是紫霆真人的修行道场。
陈枫来到空岛边缘,向下看去。
下方是一片错综复杂的山脉,长满了充斥雷霆力量的古怪植被。
而山脉间,是一座座恢弘的雷晶建筑,灿如琉璃,折射出云顶雷光的绚烂光华。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絕世武魂 線上看-第五千七百五十三章 四九雷劫! 一脉单传 冬尽今宵促 熱推

絕世武魂
小說推薦絕世武魂绝世武魂
在熱烈的炙烤裡邊,每寸妻兒老小、每滴血,都在鬧雙目凸現的事變。
噼裡啪啦!
骨頭架子都在起響亮的聲氣。
單孔中,愈加少有地排斥了一層厚厚骯髒,隨著瞬息又被神魔真火著為止。
到了陳楓現時這個修為,血肉之軀愈益業經不知被歷練灑灑少次。
體質,久已特別是上高明搶眼。
但,在神魔真火的炙烤、灼燒以次,竟又有新一步降低。
神魔真火在延伸!
一層簡直晶瑩剔透的焰,緩緩地燾每存肌骨。
就連血都變得愈紅不稜登。
陳楓攥緊拳頭,可能朦朧心得到成效的疑懼應時而變!
十二條甲等神魔血統加成下的神魔電渣爐,有何不可令其身子氣力,抬高十倍!
當末後一寸囡被神魔真火捂住,星海環球被點亮。
嗡!嗡!嗡!
一顆緊接著一顆的星,自動從天而降出粲然華光。
那起初行李車大日,終久濫觴生出了走形。
界線漸次完成了碎石帶。
而後,並行擊中,一顆顆星辰起拱抱其旋轉。
有殺絕,也有再生!
轟!
來勁天底下中,金色抖擻溟重褰雷暴。
意向性的含糊地段,從新被開荒出一大片!
這百分之百的不折不扣,不只陳楓意識到了,就連紅塵修造羅電爐中的大家,也感想到了。
“他衝破了!”
牧九麗目流離失所,望著抽象上述,脣角勾出一抹窄幅。
看不出是賞析,亦或許另。
下稍頃,自然界急變!
雷劫來了!
屢見不鮮修士在踏入十方洞天境第七洞火候,不會有雷劫。
鱼水沉欢
一味天分極佳,親和力極大之人,才會超前降下雷劫。
但,看待陳楓來講,這已是大凡。
早先前前,他就仍然起點習性被雷劈了。
嗡嗡隆!
神魔祕境當道,整片穹須臾變得一片腥紅。
無比威壓,在這一時半刻覆蓋住了這片世界。
陳楓沒低頭,倒臣服,看向梅神妙之眾,說道傳音道:
“有多遠躲多遠。”
他有樂感。
這次的雷劫,只會比舊日見過的一五一十一次越來越畏怯。
哪怕有道器瀰漫,也難保那幅人不出想不到。
館裡的天驕血脈還在吵,陳楓舉頭,目澎出炯炯有神光澤,直指穹頂以次,那道簡直消解在雷雲中的強壯影子。
神魔血樹算是僅僅動物,就算根鬚茂盛,素常用以侵犯。
但要想隱退運動,或者難!
至今,僅社會風氣發源樹等有特出神株,才有此異樣力。
而這,便成了神魔血樹目前決死的老毛病!
它太浩大了,通通將陳楓迷漫內部。
雷劫要想劈到陳楓身上,它才是一馬當先的死去活來。
“哈哈哈,險些天助我也!”
“讓我睃看,此次的雷劫,會有幾道!”
陳楓暢快地笑了。
大修羅轉爐天從人願迴歸,場所現已清明窗淨几了。
嘩啦——
膚色的雷光驀地點亮這方天底下。
而陳楓,也卒在這轉瞬,旁觀者清相了神魔血樹的長相。
破天荒的大量!
這畿輦快被它捅穿了。
隆隆!
五洲還強烈震顫蜂起。
比先前另外一次都要來的酷烈。
陳楓注視再看,笑了。
咦!
神魔血樹也認慫了!
它還休想徘徊地屏棄了區域性主枝,用以掀起天雷。
餘下的主枝幹,還快速在緊縮!
遮天蔽日的巨樹,一念之差造成幽深分寸,之後偏偏千丈、百丈……
迅猛,陳楓瞭然地盼了抽象以上的雷劫雲。
整體紅潤的雷雲裡頭,光電閃爍。
震耳欲聾源源作,似乎自處處。
緊接著非同兒戲道天雷的掉落,整片宵宛然倒下雷池典型。
飛砂走石,幾道、十幾道血色天一模一樣時隨著陳楓鋪天蓋地而來。
空泛曾被劈裂不知稍次。
雖太上玉清九守真訣已突破至第二十境,這番境地下也不得已。
但,陳楓卻毫不在意。
他早有主義!
迨他快速通向某某趨勢挪窩,雲霄如上劈落的天雷,也都追著他跑。
可出言不遜的,卻是旁聲響。
“他孃的!不屑一顧一隻工蟻,大無畏再三再四算計吾!”
神魔血樹平昔從未這麼無語過。
先是偷雞賴蝕把米,想要吸納陳楓的血緣,反而自家血統被抽去上百。
而現階段,陳楓老是移動,都在它誇大後的影以次。
這就以致,同步道成千上萬米粗的毛色天雷,無一莫衷一是都反面落在它的身上。
簡直卸去了九成的力量,尾聲才有一成落在陳楓身上。
嗡嗡!
又是十幾道天雷,瘋了相似墮。
再薄弱的神魔血樹,也畢竟錯誤宇宙來自樹這等神樹。
每道膚色天雷都至少抵得上四劫地仙的鼎力一擊!
並且被十幾道這麼樣的天雷擊中要害。
吧——
終久,小半截神魔血樹,被生生劈成黧。
沸騰跌落!
神魔血樹氣瘋了!
何以丟醜的致敬上代十八代的話都說出來了!
下俄頃,它甚至於脆哎呀都魯莽,整體發生出見所未見的亡魂喪膽凶光。
無千無萬根粗大的枝條重自地底出新。
直衝陳楓殺去!
爾後。
隱隱隆——
又是十幾道天色天雷打落,跟著陳楓的運動,劈在它的隨身。
陳楓絕倒。
何如叫羊腸?
這就叫山窮水盡啊!
前一秒,他們必死翔實,休想活門可去。
目下,還算生生被他劈出了並出路啊!
艦戰姬百合
九成雷劫卸去後來,下剩一成落在陳楓身上,誘致的危險倒也無窮。
並訛謬一成的雷劫感召力一丁點兒。
然恰恰,他的身子高速度剛有鴻的提升。
這天雷貫體,反倒是一種淬鍊!
隱隱隆!
凡事四十九道天雷,令他肉體偉力益。
而前面那尊緊縮到分米的神魔血樹,卻懊喪騎虎難下,勢力十不存一!
他,有信心百倍與某某戰!
四十九道天雷,整整劈了一番時間。
整片宇都充實著雷電凶狠摧殘後的氣。
還,當臨了同機天雷被陳楓吸納後,穹蒼上述的膚色也不像接觸。
丹的雷劫雲好頃刻才慢慢無影無蹤。
失之空洞斷絕安居,散佈著的夾縫舒緩毀滅。
乍一顯明去,神魔祕境當心象是哪都消退變。
而少了世間的屍山。
多了一片殘垣斷壁。
陳楓,也殆毫釐無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