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神秘之劫 ptt-第364章 會見(求月票)讀書

神秘之劫
小說推薦神秘之劫神秘之劫
‘我该不会是被某位高阶存在诅咒了吧?’
‘或者……今天是我的水逆之日?’
看着跳出来的年轻非凡者,珀西简直是满脑门的黑线。
原本的侦查被一只傻鸟破坏也就算了,它的主人竟然也是这么一位……脱线的货色?
这让他之前的小心谨慎,都变成了笑话!
有种大炮打蚊子一般的错力感!
“嗯……你没害怕布兰会说话的问题,说明你也是一位非凡者?或者对神秘有所了解的人?那就简单多了……”
年轻男人似乎松了口气的样子。
珀西终于忍不住开口:“你知道你的鸟……乌鸦之前做了些什么?”
“不是偷窥浴室什么的么?”那个年轻人满脸诧异。
“什么?竟然还偷窥浴室?”
珀西是真正的吃惊了。
“布兰大爷是纯粹地欣赏美!欣赏懂不懂?”灵界生物的白塔乌鸦布兰突然飞起,有一泡灰白色的东西落了下来,让珀西大感恶心地闪避。
就在这时,他发现那个年轻男人的表情变了!变得坚毅而带着危险!
他手中浮现出一本砖头一样厚的书籍,从中飞快掏出一张符咒,嘴里吐出灵界语的咒文:“知识!”
霎时间,珀西只感觉自己眼前浮现出一幕幕幻象。
那是一位穿着残破盔甲,只有一头驴子与一个仆人的骑士的游历生涯。
甚至到了最后,那位骑士还疯掉了!
电光火石之间,珀西想到了那个年轻人手上书籍的名字——《骑士唐的征服之路》!
‘将书籍上的知识变成幻象,以知识为武器,是‘塔’之非凡者的特征!’
‘幸好……他的位格还不够高,只能制造幻象,如果位格再高一点,甚至能将这段经历直接塞进我的脑海,代替我的记忆,让我变成那个疯掉的骑士……’
珀西咬着牙,按照调查局的教导,以冥想状态收摄自身精神。
终于,他眼前的幻象渐渐消散,又浮现出僻静无人的现实场景。
但那个青年与乌鸦已经消失不见……
‘被骗了……那根本不是什么涉世未深的入门非凡者,就是一个老油条!’
‘他是来找那只乌鸦的?’
‘等等……这张脸我有些眼熟!’
珀西翻找着自己的记忆,甚至采用了一些非凡手段辅助,终于回忆起来。
在‘亚伦·尤格斯’的卷宗内,对方曾当过一段时间的酒吧老板,出于慎重考虑,调查局为当时酒吧内的每一位雇员都画了像,其中就有这个年轻的男人!
“威廉·夏尔……”
回忆起这一点之后,珀西不由变得更加郁闷了。
被人坑了也就算了,这一回,居然是被半个自己人坑的!
亚伦·尤格斯已经是非人,自己也不太好意思报复回去,真是想想就憋屈!
“对方也在找‘美食家协会’的痕迹?不行……这条线索必须立即上报,不能给别人抢先了。”
珀西并不知道,威廉并没有跟随着亚伦。
造化之門
而这一次也并非他来找‘血衣俱乐部’寻仇,完全就是那只乌鸦布兰在搞事情!
……
夜晚。
戴着‘愚人的王冠’的亚伦就听到了珀西的报告,并且还提及了威廉。
“威廉?他的确与‘血衣俱乐部’有仇恨,这是提升原质之后,准备进行报复么?”
亚伦想了想,感觉威廉要这么干就是送肉上门。
“不过,从珀西的描述上来看,他已经变得相当狡猾了……我的教导也并非没有用嘛。”
他在考虑另外一个问题——要不要将威廉也拉入‘无形隐修会’?
“如果将威廉拉入会,那布鲁斯、科尼利他们呢?嗯……将科尼利拉入隐修会,还可以顺带打探‘自然之母’的情报……”
之前的亚伦从最坏角度思考问题,沾都不想沾‘自然之母’的一切。
但现在借助‘愚人的王冠’,有了较为安全的联络手段之后,亚伦感觉是时候开始收拢‘虚妄之灵’可能遗留的助力了。
毕竟在尘世之中,借助‘长生者’的位格,纵然司岁一级的窥视,也可以阻断!
不过亚伦并没有考虑多久,因为在珀西接下来的祈祷中,就提到了跟‘刺剑’会面的请求。
……
依旧是那处高大巍峨的宫殿。
珀西的身影浮现出来,看到了对面的亚伦·尤格斯。
他下意识先扫视了一眼台阶之上,发现那些座椅上空无一人,不由感觉轻松了不少。
否则,在一位神灵或者‘长生者’眼皮底下交谈,总觉得压力好大。
“‘刺剑’,你的人惹到我了。”
他看向亚伦,声音低沉地开口。
“威廉么?我知道了。”亚伦平静颔首。
‘什么叫做我知道了?什么交代都不给我?非人存在就可以这么豪横么?好吧……有一位‘长生者’当做后台的非人,就可以这么豪横!’
珀西想了想,决定忍了,这样亚伦·尤格斯说不定还记得欠他个人情。
“根据祖先大人的意志,那座废城区的教堂,由我出手解决!”
亚伦继续开口,说出一个消息。
“由你出手?”
珀西想了想,莫名觉得很合适。
毕竟只是一个据点,一位非人存在亲自出马已经很给面子了。
就是需要考虑一下对方撤退的问题。
“因为那只乌鸦,他们已经发现有人窥视那里了,必须要快!你准备什么时候行动?”珀西问道。
“会面结束之后……”亚伦坦然回答。
“不愧是你。”珀西有些无话可说。
最终,他还是忍不住问道:“你那个家族成员,你准备怎么办?需要我帮忙么?”
如果对方让他帮忙的话,他一定愿意,只不过过程会略显粗暴一点。
“他是我正在考察的目标,准备在合适的时机接引入会,成为临时成员。”
亚伦笑了笑道。
‘总觉得刺剑在讽刺我,但是没有证据……’
珀西胸口好像憋了一口气,又讨论了一下配合与善后的问题,终于道:“那么……我先走了。”
他的身影于这片宫殿之中消失,只剩下亚伦,眉头略微皱起:“会说话的……乌鸦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