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聽說我是神探 愛下-388 如此側寫展示

聽說我是神探
小說推薦聽說我是神探听说我是神探
咦?
这厮还是侧写师?好像没听说过呐。
来自东山的两个老乡蒋柏与曲兆辉闻言不禁对视了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底的些许讶然。并非他们与世隔绝,即便远在东山,关于周南的新闻仍旧很多,但多是艺术类的,貌似不包括这条。
所以这货到底会多少东西?
想了想刚才那幅画像,曲兆辉有些释然,正所谓博而不精,大概就是这种情况的真实写照了。知道咱队伍出这么个奇葩人才不容易,但宣传太过就真心没必要,不知道有个词儿叫过犹不及吗?
有质疑的就有推崇的,而且还不是来自京都本地。
一个北河同行闻言眼睛骤然亮了起来,“去年我有几个同事来京开研讨会,回去后对周队的侧写功力那是赞不绝口,没想到我也有能亲眼见识到的一天!”
何止赞不绝口,心理侧写直接把嫌犯画像给画出来了,人干事?闻所未闻。
哈?
周南略一回想,这说的怕不是他最开始浑水摸鱼的那阵子吧…彼时那个“心理侧写”,不提也罢。
而且当初有罗胜“打底”,给出了嫌犯详细的心理侧写,眼下可只能完完全全靠他自己,老郝这货坑起兄弟来可真是从不手软!
自家知道自家事儿,周南清楚以他现在这两把刷子,恐怕还当不起部心理侧写专家的名头,幸而,他也不是当初那个只会浑水摸鱼的他。
“谬赞了,”周南轻点着桌面边整理思绪边道,“我其实一直都在强调,心理侧写只是一种刑侦辅助手段而非主要手段。”
看似憨厚的大高个曲兆辉面色不动,心底却了然的嗤笑了下,这是不想侧写或者怕侧写的不准, 开始打预防针了吗?
别看最开始开口的北河同行一脸期待, 其中有多少分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就只有他本人清楚了。
一脸精干的蒋柏反而直爽开了口,“我也认为侧写的或然性太大,比如白银案, 嫌犯就曾有资深专家给出侧写, 但最终成功抓获靠的还是DNA比对,与侧写毫不相干,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言下之意, 影视剧看多了吧,侧写这玩意儿多半是吹的, 在实践中,大部分时候并不能有效起到作用。
“没错, ”彷如没感受到“挑衅”, 周南面色如常的继续, “然存在即合理,侧写有其局限性却并非需要完全否定, 各位也不必将其看的过于冷门, 就像大家伙刚才对于嫌犯户籍地的探讨一般, 何尝不是一种侧写?”
周南总觉得这段话他似乎曾说过,于是接下来更为驾轻就熟。
“兔子不吃窝边草, 排除激情杀人等,犯罪者一般不会选择在住处附近作案, 太容易暴露行踪,也不会选择在太远的地方行凶,而是以居住地为圆心,以扇形的方式扩散作案, 这是人类对熟悉环境的天然安全感决定的。”
这一点没人否定。
曲兆辉盯着地图上标出的八个案发地, “圆心?津天吗?在这几个案发地点中位置相对中心,不不, 时间上说不通,所以大概率应该还是北河。”
蒋柏作为首案发生地有着相当的执念,“第一起案件就跨省?而且据当时路人笔录,没人提到口音问题, 不可能和我们庆云没关系。”
“口音不是不能模仿, 而且不同于江浙地区十里不同音,北方区别不是那么明显。”
说着曲兆辉忽然点了点地图某点,“津天、廊方,保啶, 衡氺…你们庆云,虽然跨省,不也正挨着这个地方?”
众人定睛看去,那点赫然是北河,仓州。这么单独拎出来看,嫌犯似乎确实是在避让着这个与除京都外全部都接壤的地点。
哎?似乎说着说着,嫌犯的“老巢”就出来了?
不等大家仔细琢磨,周南又继续起了刚才未完的话题。
很 好 吃
“我们都知道‘案件定性’在刑事侦查中的重要性,想必大家都认同本案并不是一起普通意义上的拐卖儿童案。”
专案组众纷纷点头,不知不觉间思维就被代入了案件本身上去。
“刚才不止一个人提出过疑问,嫌犯年三十儿拐个五六岁的男童做什么?是啊,还有那名女童,嫌犯究竟想做什么?恐怕现在没人能给出准确答案,但这个问题我们也许可以换个角度考量。”
“不管她要做什么,既然不是单纯的拐卖…养孩子从来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这么多个孩子,要如何做到不被人发现异常?”
咦?这的确是个全新的思路。
专案组众脑洞立马往这上面运转起来。
曲大个首先开始了猜测,“该团伙至少有两人,那么会不会恰好是一男一女一夫一妻?如此一来一个家庭带着几个孩子顺理成章,至少…表面上不至于过分醒目。”
蒋柏接口,“这么一来每年定期拐倒是有了解释,每个孩子差一两岁,三年抱俩,还挺符合生育规律。”
“可拉倒吧,”老郝挠着好几天没刮的胡茬,“一家十几个孩子?搁几十年前也许不算太扎眼,现在哪还有这么生的,当足球队培养吗?即便经常换地方租住,这么一大家子到哪能不引人注目?”
俩东山老乡谁也没吭声,显然也觉着有点不合理。
津天同行挤了挤眼睛,“一直带着十几个孩子确实不太可能,除非住在与世隔绝的地方,或者独门独户大院开发个地下室关着不让出来之类的…”
这脑洞…兄弟你多少有点不对劲,不过,地下室还有几分可能,京津冀周边又去哪找什么与世隔绝?
众人本以为脑洞也就到这了,不成想还有比津天同行更黑暗的,一直默不吭声的许主任忽然开了口,“相比而言,我倒希望地下室是真的,因为如果没有条件,对付哭闹不断孩子的最好方法…就是让其再也不能哭闹。”
专案组众,“!”
周南没有说话,因为这同样是他预估中最坏的一种结果。
如果说五六岁的男童和四五岁的女童对嫌犯来说有着什么特定意义的话,那么那些过了“保质期”失去了意义的男女童还会被继续保留吗?
不寒而栗。但案件仍要继续。
周南一本正经总结,“各位说的对,所以我们现在要排查的,是两名仓州籍外来人员,年纪在三十至四十岁之间,以夫妻名义租住,有一双四至六岁的儿女…”
蒋柏、曲兆辉,“……”。他们周大组长这段确实是侧写无疑,但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的样子。
专案组众,“……”。原来侧写还能这个样子,涨姿势了。
老郝则在一旁感慨,好家伙,周队这段位又提升了。都不亲自动手了,居然让质疑者不知不觉间自己动手打自己的脸!果然,快立春了,山上的笋又要开始重新夺一波了…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聽說我是神探-376 最好的新年賀禮看書

聽說我是神探
小說推薦聽說我是神探听说我是神探
讯问室内,徐彩英继续着,“我真没想杀人呐,真的,当时太害怕了,就想着怎么才能不被发现,正好看到公路上有大车经过,于是…”
于是想出了伪装事故的点子?
万茜茜边记录边默默点了点头,觉得这女人的供述比较符合情理,案件基本算是尘埃落定,她们周老师终于可以安安心心的去备战春晚了。
隔壁,江夏不知何时环臂倚墙而立,指着监控画面,“小年轻还是嫩啊,你不打算叫出来战术性指导下?”
同样靠着墙的周南笑了笑,笃定摇头,“用不着,老左在呢。”
话音刚落,就见讯问室内情况又发生了变化。老左忽而打断了万茜茜的节奏,似乎没听清似的插口问道,“你刚才说用什么砸的对方脑袋?”
颇感意外的徐彩英呆愣了三秒钟,这才回应道,“胶皮锤。”
老左一刻未停的追问,“你的车上为什么会有胶皮锤?”
徐彩英又停滞了三秒钟,貌似不确定道,“可能是…哪次干活用到了,一直忘了放回去。”
老左没有停歇的质疑,“在驾驶位触手可及的地方,忘了放回去却在怒气上涌时记得用来行凶?”
这次徐彩英没有停顿,“那时候哪想得了那么多,顺手就抄起来了…”
对此回答,老左不置可否,而是趁势继续,“之后你将曾会中拖出副驾,丢到了公路上,还不忘从车上拿酒出来喷在其身上?”
徐彩英没有反驳,似乎是默认了。
老左啧声,“所以说,你车里还常备着酒?”
“!”又是长达十数秒的静默后,徐彩英并未放弃抵抗,“这不马上就过年了,我备点年货总没有问题吧?”
“……”,几个快速问答后,万茜茜终于踅摸过味儿来。问题是没问题,前提是您别琢磨这么久呐!合着她之前一直在被这女人牵着鼻子走!(⍥;;!看来她要学的还有很多。
然而就在万茜茜觉出不对味儿时,老左却并没趁势追击,反倒像是默许认可了嫌犯的供述般岔过了话题,“说说具体细节吧,越详细越好。”
徐彩英有着一瞬间的放松,“就是我刚才说的那样,因为临近年关,我们俩聊天时说到了要账的事情上,然后我就又想起了那三百块,胸口憋闷顺嘴提了出来,结果曾会中他…”
还是老一套,偏偏老左却听的饶有兴致。
徐彩英木然继续向下说着,“我怒气冲头,当时脑袋里什么都没想,顺手就抄起了胶皮锤…”
老左忽而打断,“左手还是右手?”
“右手。”
老左又开启了新一轮灵魂拷问,“曾会中当时在干什么?”
徐彩英有些莫名其妙,“在同我吵架。”
“面对面?”
“面对面。”
老左一扔笔,“那么请你解释下,你是怎么做到在面对面争吵时,用右手持锤砸到对方后脑的?”
是的,根据尸检报告,死者的致命L型伤在后脑。这点,真凶显然更清楚。
“……”,徐彩英脖子一梗,“我,可能我记错了,对,他当时没看我,好像是边玩手机边说那些气死人不偿命的话,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才更让我怒不可遏!”
仿佛再度接受了嫌犯的解释,老左漫不经心的示意其继续。
徐彩英这次却没再敢有放松的神情,谨慎发言起来,“回神后,我看见到处是血,整个人吓坏了,就想打电话叫救护车,但探了探老曾的鼻息后,发现已经没有气了,这是杀人呐,又不是逢年过节的杀鸡宰鸭,我一个女人家哪能不怕…”
徐彩英继续着她的表演。
隔壁,江夏一边“观赏”,一边评价道,“能在意外被捕后这么短时间内,想出对自己最有利的说辞,这个女人的心理素质真心不错,可惜没用在正经地方。”
激情杀人和预谋杀人,在量刑方面显然不会相同。
周南托着下巴,“三百块应该是实情,也是二人积怨的起始,但双方近期应该有一个爆发点,否则徐彩英不可能忽然起了杀人的心思。”
“别介,省省脑子,”指尖摆弄着一根烟,江夏揶揄道,“你这多少有点浪费手下们的一片心呐,有这功夫不如去赶赶彩排?这边有我盯着你放心。听说你可翘了好几回了,指不定被多少人私底下编排呢吧。”
江政委人精实锤。
“也不差这么一回,”周南微扯嘴角,“倒是你…听说最近两周连理论学习会都取消了?”
江夏烟头一顿,“思想上的事儿你少管!”
嗯,多少有点“你行你上”的恼羞成怒即视感~
周南果然没管。
说话间二人见监控室门被敲响,尚洪波的脑袋凑了进来,将老左招呼了出去,不到一分钟后者又施施然返回,手里还多了一张纸。
放松的往椅子里一座,老左晃了晃手中的纸张,“座套、凶器分别扔在相隔三公里外的地方,就以为我们找不到了吗?这胶皮锤看起来挺新呐,什么时候买的?在哪买的?”
綜漫之二次元旅行者 小說
一连三个问题,直接触动到了徐彩英的神经,她忽而双手一敲桌,“人是我杀的!我认都认了,你们还想怎么样?该咋判咋判吧!”
这恼羞成怒的架势,某些地方倒是与一墙之隔的江政委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事实胜于雄辩,随着一段徐彩英昨日在某镇五金店选购胶皮锤的视频被放出,她终于沉默了下去,继而激动道,“谁让他出尔反尔!我资金出了点问题,找他借钱周转周转,谁知道前一天明明答应的好好的,二一天就反悔像是没发生过似得!不借就不借,这不专门恶心人吗?”
……
江夏撑墙而起,边往外走边道,“我现在可真是有点实名羡慕你了…”
一个白天的时间,从案件发生到侦查基本结束,凝结着城东支队上下的劳力及智慧结晶,也再一次展现了其强大的战斗力,不愧是在半年多前“群龙无首”时,还能运转如常的团队。
周南依旧倚着墙没有起身,神态却愈发轻松。
是啊,城东从不是一个人的支队。
这应该是他今年收到得最好的新年贺礼。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聽說我是神探 愛下-354 一定是我出門的姿勢不對閲讀

聽說我是神探
小說推薦聽說我是神探听说我是神探
下意识道歉后,地中海转念间又踅摸过味儿来。不对啊,哥们儿命都不想要了,还怕个毛线的社团呐?这帮人还能追到地府去砍老子不成?
想到这,恼羞成怒的地中海手再一次往后腰摸去!
多少有点迟了。
事实证明,深港警察不仅在影视作品中骁勇善战,在现实中也是如此。
有了这十数秒的缓冲时间,干练姐早绕过了桌子到了地中海近前,一把扭住其胳膊。
“咣当”。
金属撞击地面的声音响起。
本还不明所以的围观众循声望去,一把电视剧中常见的物事骤然出现眼前,那,竟赫然是一把黑黢黢的手枪。
“啊!~~~”
惊叫声中,围观众四散寻找遮蔽物,有头铁的还不忘拿出手机录像。
周南见状扯了扯嘴角,妈耶,吃个早餐而已,要不要这么刺激,他办了这么多起案子,好像还头一次碰见这玩意儿。啊,没印象的不作数。
不过除了适才的敲桌,周南再没多余动作。抛开执法权,有这么能干的深港警察在前,乐得清闲,旁观摸鱼它不香吗?
干练姐果然很能干,训练有素的将人和枪都瞬间控制了住,对地中海道,“我是总部重案组高级督察张思怡,现在怀疑你无证持枪,破坏社会安宁,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说的每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嘿呀,又有看港剧内味儿了。
围观众周南不由忆起当年的撸剧时光,都想来口奶茶搭配了,回头一看才想起桌子早被他掀了。嗐,乌鸦一时爽,装完火葬场。别说奶茶,毛都没剩一根。几位大爷正多少有点手足无措的站在其间,罪过罪过。
恰门外巡警闻声而至,不愧占据着深港警察半壁江山,街头随处可见,24小时维护城市治安。
张思怡再次表明身份,简单说明情况,巡警有条不紊的按程序将人带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要不咱换个地方继续?”周南抱歉的朝老几位道,不等马处几人反应,就被处理完地中海的干练姐拦了下来,“抱歉还不能走,你涉嫌故意毁坏财物,在公众地方扰乱秩序…”
周南,“……”。所以他是不是狗拿耗子了一回?
马处见状上前一步沟通道,“张督察是吧,我们小周这是声东击西,为了给你逮捕嫌犯创造条件。”
干练姐眉毛都没带动一下的,公事公办的口吻道,“不好意思,我看到的是这位先生无故掀翻饭店桌子,造成财物损失,并寻衅滋事扰乱公共秩序,后者情节轻微可以不予追究,但造成财物损失却是事实。”
理论上这么说倒也没毛病,毕竟周南是背对着她和地中海这桌的,张思怡并不认为这种情况下一般人能发现任何端倪,故而马处的话更像是事后托辞。
一时间考察团都有些牙疼,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毕竟周南适才和他们说地中海有问题时又没有录音。表明他们是同行?好像也没规定同行就一定能看出来吧。
“嘿,你这女人,我们还能骗你不成?”张玮主任也顾不得自己那点小心思了,头一次完全统一了战线。
虽然但是吧。
再度扯了扯嘴角,周南觉得没必要搞那么麻烦,直接摸出了钱包。即便是在他自己辖区,砸了人家东西也是要赔钱的,没毛病。
幸而财大气粗的周队长来前兑换了不少港币,老板笑的很开心,直言不追究。
“这下可以走了?”周南挑眉。
张思怡侧了侧身,还好意提醒了句,“做事前三思勿冲动,钱不能解决所有事。”
周南不由瞅了瞅外面的天空,咋还不下雪呢?典型的出门没看黄历呐。
虽然乌龙,不妨碍马处揶揄一笑,“地方可是你自己选的。”
周南,“……”。无话可说。
但问题不大。总比出现啥不可挽回的社会性事件强,更何况他们也在其中,根本无法置身事外。
眼瞅着时间也差不多了,适才多少吃了点垫吧过肚子的考察团准备返回酒店走行程,估摸深港警察历史收藏学会那边的人差不多应该也到了。
夕阳团文化之旅走起!
几人刚打算迈步,外面忽然警笛声大作,快速由远及近着,如此规模,显然不是一辆两辆警车能发出的动静。
不是,这边事儿都了了,而且一个已被控制的嫌犯,也不值当出动这么多警车吧?
众人惊疑不定。
张思怡见状猜测道,“应该是恰巧发生了其他事件。”
到底是业内人士,Madam张的话马上得到了印证。
街道上,一场汽车追逐战隔着玻璃进入餐厅众视线。
原来真不是为了地中海呐。
解惑后的众人八卦心提到了顶点,很快有人从新闻看到了缘由,中环东亚银行劫案?!这种电影情节,可比刚才那地中海刺激多了嘿!
“抢了多少?”
“报道说是七万。”
海賊 之
“多少?”
“确定是七万不是七百万?”
“……”
在这动辄以亿为单位的年代,抢劫这点金额就离谱!
八卦中,车辆已近在眼前。
就在大家遗憾的表示马上要看不到热闹的时候,异变突起!
“砰!滋~~~”
咦?爆胎了?
一阵刺耳挠心的汽车轮胎抓地声后,只见当先逃窜的那辆丰田撞上了路基,几秒后,三个戴着头套的面具男提包下了车,以车辆为掩体,往…人头攒动的茶餐厅冲了进来。
眼神奇佳的周队长甚至在三人下车的那一瞬,就看清了他们的面具分别是猴哥、老猪以及沙僧。
这是重点吗?好吧不是!
现在的重点是劫匪为什么往这边来!
其实应该也没啥别的原因,单因为这家店面离得近,人又多。
所以这是要被当人质的节奏?
根本不及细想。
“砰!”
数秒间即冲进来的三人根本没废话,猴哥直接朝天开了一枪。
“都蹲下,抱头!”
这一枪效果绝佳,除了一个小妹妹控制不住的尖叫了一声,其他人都惜命的第一时间照做。
“老二,拉帘关窗。”
“老三,守门!”
注意到张思怡特别叮嘱性的瞪了他一眼,周南莫名其妙,那是枪啊姐姐,难道丫以为他会直接莽上去堵枪口?
马处几人的表情就更一言难尽了,这特玛什么运气?不就吃个早饭吗?接二连三的出事儿!一定是他们出门的方式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