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萬古神帝 線上看-第三千五百五十章 無間之外展示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这里可是无间岭,阁下太小瞧我混沌族了!”
那位身穿光电神铠的太古神灵,名叫云祯,身周不仅有雷电,更有混沌气在吞吐。
太古皇族,虽然都化为了人类形态,但依旧保留有强大血脉。
特别是混沌族,是排名第二的强大种族,肉身体魄在同境界可无敌。修炼出来的神气,更直接就是混沌气。施展神通道法,催动神器,爆发出来的威能,远胜别的生灵。
云祯心念一动,无数空间规则在脚下窜动。
地面的空间,快速拉伸。。
碎石,化为山岳。
沟壑,化为千里地裂。
……
百丈之地,顷刻间,变成万里荒原。
尚在继续变得广阔……
云祯张开比水缸还大的嘴巴,吐出一口混沌雷电。
刹那间,天地转暗,视野中只剩雷电的光华。
“噼啪!”
最中心的电光,似大江。四周的电芒,如万千溪流河道。
面对此等强者,张若尘丝毫不敢轻敌。一件件神器,从身上飞出,悬浮四方, 形成一道又一道护体屏障。
“哗啦啦!”
血红色的叶片, 如剑雨,齐刷刷飞出去,与云祯吐出的混沌雷电碰撞在一起。
云祯见那些树叶非同一般,能穿破混沌雷电, 于是, 挥手一掌拍出。
“轰隆!”
掌印摧枯拉朽,湮灭大片空间。
但, 令人震惊的是, 血色树叶没有在空间中毁灭,继续向他飞来。
“好厉害的剑道。”
云祯心中浮现出这道念头, 放弃与张若尘正面硬拼,化为一缕混沌气, 冲入进地底。
即便如此, 依旧有混沌气, 被血色叶片斩中。
“这个人类竟如此厉害,他尚不是大自在无量吧?”
“我混沌族同境界无敌, 他却能跨越大境界, 逼得祯尊不敢正面迎敌。”
“这天地真的变了吗?”
“大家别怀疑混沌族的强大, 他是凭借身上的始祖骨骸,才能力压祯尊。赶紧催动神阵!”
……
张若尘站在原地, 以明镜台和八卦罗盘护体,挡住飞来的混沌雷电。
继而, 挥出手中的剑祖神树,斩向虚空。
“噗!”
空间被打碎一片。
藏匿在虚空中,伺机而动的云祯,被剑祖神树正面劈中。
光电神铠为他挡住了绝大部分力量, 但, 他依旧口吐鲜血,被一击重创, 身体倒飞出去。
“你怎会发现本座?”
云祯对自己的“混元无形诀”有十足信心,或许在别处,会有细微破绽,但在无间岭, 绝对可以与天地空间完美融合。
论修为, 对方明显远不如自己。乃是借了始祖骨骸和神秘宝树,才能胜他一筹。
实在难以理解,此子怎么会这么快就发现他的真身?
张若尘哪会向他解释,一手持树, 一手捏拳,乘胜追击,步步向前攻伐,打得云祯只有招架之力。
“神树生来是木剑,一枝一叶未开锋!”
“剑十九!”
张若尘挥出神树,顿时,赤红色光华照亮天地一角,无数剑道规则在枝叶间流动,发出上万道剑鸣声,笔直的斩落下去。
这一刻,张若尘如同剑祖在世,浑身蕴含始祖神威。
“噗嗤!”
云祯未能挡住剑祖神树,身上的光电铠甲被破开。
铠甲破损出,爆出一团团血雾。
最深的伤,在胸口,将云祯小山一般的体躯贯穿。
太古生灵的强大肉身,在张若尘面前,亦显得脆弱。
纵然云祯的修为,达到了大自在无量的层次,也完全被压制,难有还手之力。
而这时,其余十数位混沌族强者,或为人形,或为鬼类,或是龙凤,已激发出无间世界外的神阵。
神阵的阵盘,覆盖数万里大地,在地面呈现,是由密密麻麻的时间印记光点和空间规则组成。
“神阵起,时空灭。”
阵盘在旋转时,急速收缩。
这里的神阵,显然是出自“祖”级人物之手,非同小可,给张若尘带来巨大压力。
阵法之力,在不断湮灭时空。
时间流速越来越慢,空间越来越凝固。
宛若一只无形的手,将时空抓捏,最后,要让时空完全消失。
当然也包括时空中的张若尘!
云祯站在阵外,一边炼化体内的剑气,一边道:“此阵,乃我族一位远古半祖留下,别说是你,就算是大自在无量巅峰前来,一旦被困阵中,也只能是身死道消。”
“那就看你们是否有那个本事了!”
张若尘体内神气喷薄,全力催动钝空石和时间源珠,但神阵的收缩速度,也只是缓慢了下来而已。
挡不住。
“逆神碑!”
张若尘大喝一声。
逆神碑飞出,重重落在地上。
阵法的光芒,立即暗淡一大截。
“唰!”
张若尘与剑骨合二为一,化为一道璀璨剑芒,形成“一”字剑路,激射出去,撞击在由时间印记光点和空间规则凝聚而成的神阵光墙上。
“嘭!”
人剑颤动,光墙向外缓缓凸出……
云祯眼神微微一变,心中之震惊,已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寂寞的阔少(禾林漫画)
他停止疗伤,身形移换,出现到神阵最重要的一处阵法结点的位置,体内神气源源不断外放,涌入阵中。
与此同时,他手指一引。
一条明亮的时间长河,在神阵的上空凝聚出来。
随着云祯参与进操控阵法,神阵的威力,提升数倍。虽还没有达到神阵的最强威力,但,已经不是不灭无量之下的修士可破。
张若尘立即后退,避开从天而降的时间长河。
“此子的修为,根本没有达到大自在无量,但,在时间和空间上的造诣怎会这么高?在时空被压制的情况下,速度竟还这么快。”
云祯意识到张若尘的潜在威胁,将来说不定又是一个不动明王大尊,顿时下定决心,今日无论如何,也要将他镇杀。
张若尘落到逆神碑上,眼神没有丝毫慌乱,双手虚托,将太极四象图景撑起。
随着四象运转,神阵中的时间印记光点和空间规则,被拉扯进图景中,被太阴“玉树墨月”和太阳“幻灭星海”源源不断吸收。
但,神阵的威能,如同洪荒神海,以张若尘现在修为的吸收速度,根本不可能将其吞掉。
“元皇,你要做什么?”
云祯的声音,在阵外响起。
张若尘身上压力一轻,只见,云祯被元笙一枪刺穿,飞了出去,钉在远处的一座山峰之上。
山峰上,无数土石坠落下来。
“破!”
张若尘大喝一声,化为一道剑气光柱,从神阵中冲出。
阵中,所有太古生灵齐齐惨叫,横七竖八的飞了出去。
鬼类太古生灵,爆碎成黑雾。
龙凤太古生灵,化为血雾,只剩骨架。
张若尘飞身落到元笙的身旁,道:“你何必来蹚这趟浑水?”
元笙虚探手掌,五指隔空轻轻一握,收回碧海混元枪,头上马尾在风中摇曳,英姿飒爽的道:“本皇不来,你能破阵?”
“这里的阵法虽然厉害,但关键在于催动阵法的人是否厉害。你不会忘了,我也有一座阵法?”张若尘显得无所谓,显得从容自信。
元笙目光落在云祯身上,道:“这里乃是无间世界的入口,里面就关押着空印雪。你别告诉我,你想将她放出来?”
“所以,空印雪根本没有死?你之前全是骗我的?”张若尘道。
元笙道:“当年镇压空印雪,有我元道族参与。一旦将她放出,她必会报复,整个下界都要动乱!你的目的若是这个,本皇也会出手阻止你。”
云祯从山峰上坠落下来,刚好落在两峰之间的位置,半跪在地,胸口的血窟窿一直在淌血。
不过,他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脸色狂变,道:“有人破了五族的封印,进了无间世界。”
元笙眼神一凛,挪移到云祯身前,手掌上前探出。
“哗!”
顿时,两峰之间,出现密集的空间裂痕。
所有空间裂痕汇聚到了一起,化为一团直径数十丈长的光团。
光团内部,有一个空间窟窿。
云祯道:“当年将空印雪镇压到无间世界后,五族的数十位无量境强者一起出手,将此地封印。不可能有人能强行破开封印,便是族皇都做不到。”
张若尘来到光团下方,细细观察,眉头随之皱起。
元笙见他神色有异,问道:“你看出什么了?”
“你没有发现吗?破这里封印的手段,与破朝天阙阵法的手段,一模一样。”张若尘道。
元笙脸色一沉,道:“九死异天皇?他进了无间世界?”
“大概率是这样,可是……他这是要做什么呢?”
张若尘对九死异天皇自然是十分忌惮,知晓一步迈出去,很可能,就是自投罗网。
但想到,已经闹到这个地步,无论是为了劫尊者那边,还是为了获得优昙婆罗花的一线希望,现在也只能进,不能退。
有些时候,在生、死和安、危面前,必须做出选择。
战争承包商
为了那一线希望。
拼了!
张若尘向前迈出一步,身形随之被空间窟窿吞没。
“张若尘!”
元笙没能抓住张若尘,眼神一横,提枪冲了进去。
“快传讯告诉族皇和老祖。”
云祯知晓事态的严重性,哪怕重伤在身,依旧紧追在张若尘和元笙身后,冲入无间世界。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萬古神帝 txt-第三千五百四十四章 情已盡,心已死推薦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殷槐神树,生命之气浓厚,与黑暗之渊的荒凉、死寂截然不同。
见张若尘忧心忡忡的模样,池瑶道:“生死皆有定数,人力亦有穷尽时。太上那样层次的人物,应该比我们更了解他自己的命数。尘哥,不要有过忧心!”
张若尘看向池瑶,道:“若有一天,我们也将面对这样的生离死别,你当如何?”
“那时,我不会忧伤的,也不会选择共赴生死。”
池瑶双目看向窗外,似能看到张若尘所说的那个未来,道:“我会去做完我该做的事,担我该担负的责任。然后,到你的墓前,筑一草庐,一年除草,一年焚香,一年清扫,年复一年,长守至白发枯尽之时。在生命最后一天的那个黄昏,独自走进墓中,与你共葬一棺。你呢?”
张若尘道:“你本该知道,我宁愿自己去面对生死,也绝不会看着你死在我前面。”
池瑶内心震动。
因为她知这并非是一句虚言,当初张若尘就是这么做的。
“算了,我们没必要这么悲观,只要努力修炼,实力足够强大,也就不会有那一天。我有一件东西给你!”
张若尘将剑祖骨骸取出,包裹在一团九彩色的始祖神气中,引动它,飞向池瑶。
池瑶目露疑惑之色,道:“你这是为何?”
“以防万一。”
张若尘语气中,充满深意,没有再多做解释。
这时,门外传来元笙的声音:“张若尘,大长老要见你!”
“我去去就回,收好剑骨,关键时刻,或可派上大用。”
张若尘将太极四象图景收回体内,走了出去,迎向元笙,笑道:“族皇的伤势,还好吧?”
“全拜你所赐,不过,没有大碍了!”
元笙面带冷色,前面带路而去。
“族皇这是对我有什么误解吗?我本是带你去寻找盖灭,中途是你自己感应到了生死两重棺,招惹上了黄泉大帝……”
不等张若尘说完,元笙道:“不重要了!只凭你家老祖和大长老的关系,本皇就不会再追究此事。”
在元笙的带领下,张若尘来到一座百丈高的木质殿宇中。
元簌殷背对张若尘,站在殿宇中心,身上自有一股超然气势,问道:“你是你家老祖的直系血脉?”
张若尘观察四周,没有看到劫尊者。
殿宇中,只有元簌殷和元笙。
张若尘警惕起来,但行了一礼,以示对前辈先贤的尊重,道:“此事,晚辈并不清楚。毕竟老祖在中古末期就重伤,陷入沉睡。在这十万年,张家何止传承了一千代,血脉早已稀薄,难以追述。”
元簌殷道:“你们此次前来黑暗之渊,是要做什么?”
张若尘沉吟,道:“不知前辈所说的你们二字,指的都是谁?”
“当然你和你们家那位老祖。”元笙颇为不客气,冷声道。
张若尘看向元笙,心中纳闷,自己先前好歹是以德报怨,冒着极大风险出手救她,怎换来的是这样的态度?
就算不懂得感恩,也不至于这般恶言相向吧?
对他成见,如此之深?
元笙道:“又想编故事了?大长老可千万别轻易信他,此人心机深沉,极善编造谎言。”
张若尘叹息一声:“我和老祖,并非一起前来黑暗之渊,只是偶然相遇。我来黑暗之渊,是为寻找优昙婆罗花,为一位长者续命。”
张若尘没想在此事上隐瞒。
这位大长老一看就精明至极,加上她高深莫测的修为,在她面前耍把戏,很容易弄巧成拙。
“你的那位老祖呢?他为何来黑暗之渊?”元簌殷问道。
张若尘硬着头皮,道:“我不清楚!但想来,他老人家是真的思念大长老了,所以才跨越无尽星海,来到此处。不知老祖,他现在人在何处?”
这时,大长老终于转过身,脸上看不见任何笑容,只有冰冷刺骨的寒霜。
那双眼睛依旧美丽,但却像两座寒潭,不含人间任何情感。
元簌殷道:“以你的修为,遇到大自在无量尚且难敌,为何敢直面黄泉大帝?”
離婚男女
元笙也很好奇,看向张若尘。
张若尘目光在她们二人身上移换,不禁冷冷一笑:“大长老这是在审问疑犯吗?”
“不是。”
元簌殷向他走去,道:“本长老相信,你来黑暗之渊是为了寻找优昙婆罗花,但,怕是不止这么简单吧?你是来寻找优昙婆罗花的主人?”
“没有。优昙婆罗花的主人,前辈指的是印雪天?”张若尘道。
元簌殷像丝毫都没有听到张若尘的话,颇为独裁,自顾的道:“你和你们家老祖演得这一出,最终的目的,应该是为了利用元笙,带你们去无间岭吧?”
“绝无此……事……”
张若尘话音尚未落下。
元簌殷已一掌拍出,顿时八面生风。
四周的空间,皆向张若尘压去,令他动弹不得。
张若尘早有准备,大喝一声,玄胎中,飞出一柄由始祖神气和始祖规则凝聚而成的战剑,直刺元簌殷的掌印。
“哼!不动明王大尊的力量,始祖家族好了不得啊!”
元簌殷不闪不避,直接捏碎九彩始祖战剑。
掌印之力没有丝毫削弱,打在张若尘玄胎处,顿时,一股剧痛传遍全身。
张若尘倒飞出去,藏在玄胎和四象中的一件件宝物,包括地鼎、逆神碑、摩尼珠等等,尽数飞出去,悬浮在了殿中。
“嘭!”
张若尘坠落到地上,刚刚想要起身。
大殿地板的缝隙中,长出密密麻麻的黑色树根,将他缠绕、拉扯、困禁。
元笙立即上前,道:“大长老,此人和劫尊或许真的不是同行,也没有提前密谋。在荒古废城的时候……”
“怎么?不忍心了?”
元簌殷冷冽的盯了过去,道:“以你的阅历,被人算计了,怕都不自知。你所看到的和听到的,很可能是他们提前就设计好的,人心之险,你才知道多少?”
元笙嘴唇动了动,还想再说什么,但终究是没敢开口。
张若尘道:“前辈想要杀人夺宝,何须找一个子虚乌有的借口?摩尼珠在此,你要动我,怕是得三思才行。”
元簌殷的目光,看向悬浮在殿中的摩尼珠,继而又望向须陀洹白银树,冷哼道:“不动明王大尊早就已经死了,所谓的始祖家族,名存实亡,动你又如何?”
这时,一位太古生灵,押解着被一株荆棘藤蔓锁住的池瑶,来到殿中。
“大长老,如何处置他们?”那位太古生灵问道。
“轰隆!”
强横的神劲余波,从天外传来。
余波中,蕴含浓厚的魔道规则。
“唰!”
元簌殷身形闪移,出现到神树船舰的上空,望向天边。
只见,天地尽头,漆黑一片,尘土飞扬,电闪雷鸣。
一圈圈神力碰撞形成的余波,向这边扩散过来。
“族皇,封印他们的修为,全部关押进混沌神狱。等镇压了盖灭,本长老再处置他们。”
丢下这话,元簌殷化为一道神光,向神力波动最强劲的地域飞去。
所谓混沌神狱,位于殷槐神树内部。
此处,时空破碎,阴寒冰冷,隔绝一切天地规则,自成一座小天地。
张若尘和池瑶被押解到狱中的时候,劫尊者早已等在里面。
他被关在一只一丈见方的铁笼中,铁笼悬浮在混沌气海的中心,无数黑色树根,缠绕在他的手臂、双腿、脖颈。
劫尊者披头散发,双眼无神,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张若尘的玄胎和池瑶的神海,皆被封印。
没有劫尊者那么惨,但双臂被树根缠绕,无法挣开。
张若尘像是早就料到了一般,见到劫尊者,丝毫都不意外,道:“劫老,你这门路,可是把我们害惨了!”
“天若有情天意老啊……不如与天竟自由那个嘿……”
劫尊者嘴里哼哼唧唧,像是在唱着什么。
池瑶道:“劫尊不会是受不了刺激,疯了吧?”
“放屁,本尊怎么可能那么脆弱?”劫尊者坐了起来,骂道。
最強鄉下龍騎士
张若尘道:“到底怎么回事?”
劫尊者眼神又变得空洞无神,有气无力的靠在铁笼上,看着铁笼顶部,道:“还能怎么回事?当一个女人变了心,那么再狠的事都做得出来。”
张若尘道:“变心?”
“是啊,女人也是看容貌的,当年本尊风流倜傥,英俊洒脱,号称诸天万界第一美男子。她看我一眼,便动了情。而如今……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又老又丑,谁会喜欢呢?谁还会念旧情?”
劫尊者又唱了起来,道:“最是人间留不住啊……朱颜辞镜花辞树……”
池瑶道:“劫尊这话未免太小觑天下女子了,若那位大长老真的与你有情,又怎会在乎你的容貌?”
张若尘认可池瑶这话,要么十万年前的两情相悦只是劫尊者的一厢情愿,要么就是劫尊者做了什么对不起那位大长老的事,这才因爱生恨。
张若尘问出心中一直以来的疑惑,道:“劫老,你说句实话,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位大长老,修为多半达到了不灭无量。而昔日的你,肯定还无法引动始祖神气和始祖规则,一身战力,能挡得住别人一根手指头?她真的会爱上你?就凭你自吹自擂的容貌?”
劫尊者豁然坐起来,怒道:“张若尘,你可以质疑本尊的修为实力,但你怎么能质疑本尊当年的容貌?若无惊世之美,怎能揽尽世间红颜?”
劫尊者摸了摸自己的白发,看了一眼,顿时又垂头丧气,道:“说那些还有什么用呢?都没了,都没了,什么都没了!”
张若尘道:“那我们就这么等死?”
“死吧,死了一了百了,我的心已经死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情已尽,心已死,灯已灭,你与春风皆过客,我携秋水葬星河。飘啊飘,飘啊飘……”劫尊者又哼哼唧唧的唱了起来。
池瑶看向张若尘,道:“劫尊真的没问题吗?”
张若尘心急赶回昆仑界,顿时冷喝一声:“你又不是什么深情之人,怎么变得这般寻死觅活?”
劫尊者扯着树根,以手指天,道:“本尊对簌殷的情,天地可鉴其真,海水难测其深。哎,其实当年的事,没有什么好讲的。”
张若尘道:“赶紧讲!你若不说出来,我们怎么知道,是否有挽回的余地?”
其实,张若尘觉得此事很可能有挽回的余地,因为那位大长老并没有对他们下狠手。
否则张若尘的玄胎必碎。
他们三人将不是被关押在这里那么简单。
劫尊者道:“当年昆仑界接连发生巨变,问天君惨死,太上被擒,局势凶险万分。本尊自然是第一时间想到了求援,所以才冒着巨大风险,横穿黄泉星河,进入黑暗之渊,想要去大冥山求见灵燕子。”
“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
劫尊者目光望天,陷入追忆,道:“遇到了我一生的挚爱!”
见他久久不言,张若尘追问:“然后呢?”
“然后发生了一些不可告诉你们的事,我们相恋了!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
“等等!”
张若尘打断了他,道:“你不是去大冥山求援吗?”
劫尊者道:“有大尊的禁约在,太古生灵无法出黑暗之渊。再说,根据簌殷所说,灵燕子根本没有回过大冥山。总之,求援失败后,本尊毅然决然放弃了最美好幸福的时光,决定回去,要和昆仑界的修士并肩作战,要死,也要死得像一个男人!战死虚空,血染群星。”
“但,要穿过地狱界谈何容易啊?”
“在回昆仑界的路上,本尊遇到了石族强者,一番血战,终究不敌。勉强逃回昆仑界,却已是意识模糊,直接陷入了沉睡。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了!”
“十万年未归,真的不能怪本尊。你们说是不是?”
张若尘皱起眉头,总觉得哪里不对。
池瑶道:“那位大长老已经去镇杀盖灭了,不在船舰上,劫老你就算说得再无奈,再悲壮,再深情,她也听不见。要不,还是说实话吧,你到底是如何负了她?当年你到底许下了什么誓约?”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萬古神帝-第三千五百三十九章 陰雲鬼陣相伴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过了光焰河,就进入七岭第一岭“霸岭”的地界。
祁祁如雲
霸岭,是一条金属山岭,大部分山体呈金黄色。山峰林立,峭壁险峻,不知横跨多少万里疆域。
来到霸岭,张若尘才真切感受到黑暗之渊的浩阔,神念感知不到边际。天地规则独特,五行混乱,阴阳驳杂,距离一旦太远就很难推算到天机。
一路上,能见到诡兽,但都是低等级的。
蛟类诡兽,也就见到了一两次。
要在这样一座浩阔、黑暗、混乱的世界逃生,的确相对容易一些。
黑暗之渊和离恨天很像,皆不能用真实世界的常识来揣度。
不同点在于,离恨天是空无,是量,是魂灵的世界。
黑暗之渊是实态,是物质。似乎将天庭、地狱所在宇宙的所有星球堆积起来,也组建不出此处这样无边无际的实态世界。
半日后,张若尘和元笙来到一处破败之地。
方圆数十万里,大地崩塌,有着无数地裂。
最中心的地方,土石融化,形成一个万里长的金红色岩浆海洋,热浪滚滚。
须知,黑暗之渊的空间稳固,物质强度远胜外界,要造成这样的毁灭力,绝非寻常神灵能做到。
元笙身形挪移,出现到岩浆海洋的上空。
一缕缕血气,从海洋中飞出,凝聚在了她手心,化为一团鲜红的血液,蕴含强横的能量。
“好强的魔性,绝对是不灭无量生灵的血液。可惜,里面没有神魂念头,活性亦被斩去。”元笙神情凝重,充满担忧。
张若尘道:“这显然就是盖灭的血液,你现在不会再怀疑我骗你了吧?”
“哧哧!”
荆棘藤蔓生长出来,从她掌心脱落。
荆棘藤蔓落地后,长出四足、头颅、耳朵,化为一只奇异的黑色怪物。
“小黑,将这团血液带回混沌河,交给大长老。告诉她老人家,七十二柱魔神复苏,盖灭来了黑暗之渊。”
元笙将魔血交给黑色怪物后,又补充道:“另外,告诉大长老,无间岭那位进入荒古废城,是为了取空印雪当年留在朝天阙中的优昙婆罗花,或是……为了续命。”
荆棘藤蔓遁地而去,刹那间,已是远去,气息消失在张若尘的感知中。
元笙这才冷然的盯向张若尘,道:“你或许没有骗我,盖灭真的来了黑暗之渊。但,此处还有另一位强者留下的气息,所以盖灭是被何人所伤?”
“你这是要借本皇杀盖灭,还是要借那人杀本皇?”
张若尘知晓元笙机敏谨慎,必有此问,因此早有准备,道:“阁下若不敢与盖灭为敌,直说便是,我们就不用追下去了!”
“你在激将本皇?”元笙道。
张若尘道:“我只是无法理解,黑暗之渊是你的地盘,你在害怕什么?”
元笙凝视张若尘许久,道:“走,带路。”
张若尘暗暗松了一口气,继续追寻凤天的气息,同时,根据地面上留下的战斗痕迹,推算他们离开的大概方向。
元笙走在后面,炼化着始祖神行衣、火神铠甲、麒麟拳套,道:“你掌握着这么多的宝物,在上界的地位,应该不低吧?”
“我乃剑界之主,地位绝不输于你这个族皇多少。”张若尘道。
元笙道:“那你的修为,为何这么弱?”
“……”
张若尘感觉到遭受了重击,问道:“族皇不是很痛恨上界生灵吗?为何自己却是人类形态?对了,所有太古生灵,都是人鬼龙凤的形态吧?”
此话,似乎是触及到元笙心中的禁忌,瞬间变得冷怒。
挥手间,一股夹带有浓厚天地规则的黑暗神劲,落在张若尘身上。
张若尘双手交叉,捏成指印,太极四象图景显化出来。
“嘭!”
张若尘倒飞出去,将七百里外一座雄伟山峰撞得倒塌,身体陷入厚厚的泥石下方。
幻 雨 小說
趁此机会,张若尘取出须陀洹白银树藏在掌心,正欲打出。
却发现,元笙没有追上来,也没有向他出手,而是一指击向虚空,攻向天外的一处未知区域。
“轰隆!”
神劲在这片荒芜一物的旷野上震荡,飞沙走石。
张若尘感知到了阎无神的气息,在极其遥远的地方,与他们至少相距百万里。被元笙攻击后,他就立即远遁而去。
元笙没有去追。
其一是离得太远,阎无神逃得极快。
其二是,在她看来,击杀盖灭才是当前最重要的事。
“这家伙居然跟了上来,胆子还真大。”张若尘自言自语道。
“跟上来最好,等收拾了盖灭,再拿他!”
元笙的声音,出现在不远处,站在一堆碎石的顶端,眼神冰冷无比。
张若尘仔细思量,就算用出须陀洹白银树,也只能困住她,获得脱身的机会。但,代价却是失去这件奇宝!
张若尘没有出手,二人继续上路。
又走了半日,阎无神多次出手袭扰,欲帮张若尘争取脱身的机会。
但元笙丝毫都不理会他。
黑暗之渊没有日夜,但,每一地都有明显的天地规则变化。大地、空气、天空,出现各种怪异的现象。
穿过霸岭后,他们就进入一片白色的原野。
泥土是白色,云雾是白色,就连出现的诡兽都是白色……
“再往前,就是七岭第二岭白苍岭了!”元笙道。
他们二人收敛了身上气息,加上自身修为高深,因此,没有惊动附近地域的诡兽。
张若尘道:“白苍岭这个名字的来源,与白苍血土,可有什么联系?”
“你是想问与不死血族的联系吧?本皇早就感知到你体内有不死血族的血脉气息了!”元笙道。
张若尘道:“看来你对上界,也并非是一无所知。”
元笙冷峭一笑:“你们上界的诸天,到了晚年,不少都来黑暗之渊寻找续命或者破境的机缘。能成功的,少之又少。绝大多数,都陨落在了这片广袤的大地上,沦为各族的研究标本。其中我族就有一位上古时期不死血族诸天的神躯!”
“你知道,他们为何觉得黑暗之渊,有续命和破境的机缘?”
张若尘试探道:“因为黑暗之渊是黑暗之源,在黑暗的深处,有生命的本源?”
元笙就像看傻子一般的盯了他一眼,道:“你哪里听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谣言?黑暗之渊不是黑暗之源,而是天地之源。”
“确切的说,太古生灵是世间一切生灵的先祖。”
张若尘见她自傲的模样,不禁微微一笑。
“你不信?”
元笙哼了一声:“太古生灵乃是先天而生,你们皆是后天生灵。但,后天生灵并不是凭空诞生的,皆与太古生灵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就如不死血族的那位始祖,隐。他本是人类,只不过是被埋在了白苍血土之下,才蜕变,活了过来。从此世间,就多了一个新的种族,不死血族。”
“而据本皇所知,令隐发生蜕变的白苍血土,乃是太古十二族太初族最至伟的一位存在,死后的尸骨所化。这些尸骨,经历了亿万年,化为了血土,这才机缘巧合下造就了隐。”
“我若说,太初族那位至伟存在,乃是不死血族的先祖,丝毫都不为过吧?”
张若尘道:“这都过去多少亿年了?谁知道真相?你所说的这一切,很可能是太古生灵为了维持自己高傲的姿态,编撰出来的故事。”
其实张若尘相信,天下万族,最初的诞生,肯定与太古时期的生灵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但这些至少也需要上千万年的初期衍化,最初的原因是什么,谁知道呢?根本无法追溯。
元笙没有再与张若尘争辩,突然停步,继而指尖引出一缕黑色神雾,缠绕住张若尘的腰腹,拖着他,向南急速腾飞而去。
“方向错了,不是这边。”张若尘提醒道。
“闭嘴,收敛身上气息。”
元笙部分身体化为天地规则形态,同时,激发出始祖神行衣的力量,黑袍飞扬起来,将张若尘包裹在宽大的黑袍下方,隔绝与外界的气息联系。
“你若敢妄动,本皇一定第一时间将你击毙。”
元笙语气冷肃,在一座白色岩石高峰的顶端落下,藏身在岩石后方,向远处望去。
数百里外,鬼云浓厚,黑雾连天,笼罩相当广阔的一片区域。
在鬼云的外围,插有一根根数十丈高的神骨和阴幡,堆着巨石。
神骨、阴幡、巨石上,皆刻有高深的阵法铭纹。
鬼云中,响起一道道惨烈的叫声。声音形成的音波,也不知蕴含了多么强横的毁灭力,将阵法冲击得像波纹一样颤动。
地面跟着摇晃。
张若尘感知到了周乞鬼王和黄泉大帝的气息,心中猛然大惊,眼珠转动了一下,道:“你们太古生灵中的鬼类,居然有这么强大的存在?你不是一族的族皇吗,为何还惧怕鬼类太古生灵?”
元笙道:“他不是下界的鬼类太古生灵,而是来自上界的鬼族。你不认识他吗?”
“上界浩大,强者如云,我怎么可能全部都认识。不过……”
张若尘看向那片阴云阵法,道:“看样子,有太古生灵被擒住了,要被吞噬。你做为族皇,不出手相救吗?”
元笙没有感知到太古生灵的气息,但,那里有阵法阻隔,气息很可能被掩盖了!
张若尘知晓元笙性格谨慎,半点风险都不愿意冒,于是,加了一把火,道:“难怪太古生灵走不出黑暗之渊,堂堂族皇都能见死不救,一个个自私自利,怎么可能是上界的对手嘛?换做是我,只凭鬼族强者闯入黑暗之渊,本皇就要与他斗到底。说错了,我可不是什么族皇!”
“闭嘴!”
元笙拖着张若尘,从白石山峰上飞下,直向那座阴云鬼阵而去。
“我只是建议你去,你别带上我啊!”
张若尘有些后悔,觉得这次玩大了。

熱門小說 《萬古神帝》-第三千五百三十三章 惜命者止步展示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荒古废城从荒古一直保留到今世也没有毁掉,更有一代又一代的至强,在城中修补阵法,镇压黑暗之渊的诡兽。可见,这座城的重要性!
天姥在荒古废城,一呆就是数十万年。因为她,哪怕天庭、地狱最动荡的时候,黑暗之渊也没有乱。
如今天姥离开,荒月被吞,这座自古长存的城池,通往真实世界的关隘,已是岌岌可危。
若让诡兽占据荒古废城,继而杀出黑暗之渊,后果不堪想象。
帝祖神君神色沉重,道:“此事,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不过,地狱界有两位排名前列的诸天在黑暗之渊……”
张若尘能看出,他对地狱界的两位诸天缺乏信任,否则神情就不会这么沉重了!
张若尘平静的道:“九死异天皇不会无动于衷的,若让诡兽逃出去,第一个倒霉的就是黑暗神殿。他的多年经营,将毁于一旦。”
“至于凤天……她应该会有所行动。”
帝祖神君哼了一声:“就怕这二位,没有天姥那样守卫天下的责任和担当。真到凶险时刻,九死异天皇和黑暗神殿的诸神,多半会撤离。”
“倒是有这个可能性。”
张若尘困惑,疑道:“诡兽杀出黑暗之渊,地狱界必定首尾难顾,对天庭岂不是好事?”
帝祖神君摇头,眼中带有浓厚的忌惮神色,道:“看来你并不了解诡兽的强大!从古至今,不知多少诸天进入黑暗之渊,但,一旦出了荒古废城,向西而去,大多都是一去不复返。包括当年能与天尊叫板的印雪天!”
“天姥能够镇压诡兽这么多年,我认为,肯定是借了城中自古留存下来的阵法,其中包括始祖的手段。”
“总之,荒古废城被占据,倒霉的,绝不会只有地狱界。”
“若尘或许认为本君虚伪,认为本君想得太远。但,修为达到我们这个高度,不知消耗了多少资源,不知寄托了多少人的希望,在天崩地裂面前,也就绝对不能只考虑自己。”
“本君立志要踏平地狱界,灭十族,断三途河。但这样做的目的,乃是还世间以太平,造人间之盛世。而不是眼看诡兽将冲出黑暗之渊,却不理会,这是置人间以乱世!”
张若尘道:“在神君眼中,诡兽比地狱界还要可怕?”
“本君知晓一些隐秘,但没有去过黑暗之渊深处,不敢妄下结论。”
帝祖神君望向西方天空快速移动的金色霞光,道:“若酆都大帝还在,若没有量组织和古之强者祸乱天下,本君倒是很希望诡兽冲出黑暗之渊,削弱地狱界的实力。”
张若尘心中震撼,帝祖神君这是在担心,地狱界失去了荒古废城,会挡不住诡兽?
有这么夸张吗?
“宇宙第一禁土,从荒古以来,历代始祖都平不了的地方,当世诸天都不敢踏足的地方。谁知蕴藏了多少恐怖?”
帝祖神君唤出龙鳞战戟,双目像两颗火球一般燃烧起来,道:“本君就不陪你去朝天阙了!”
“嗷!”
龙吟声响彻荒古废城。
帝祖神君脚踩九条金龙,携带十万里神霞,战意充沛,直向诡兽大军飞去。
张若尘看着远去的那片神芒,心中不禁佩服。
明是非,眼界高远,明知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却毅然决然杀过去,这等风采和魄力,绝对可称当世雄杰。
这就是皇道大世界的第一人!
张若尘小心谨慎,避开阵法铭纹和错乱空间,沿尸血海洋疾行。
大概行了一万多里。
前方,尸血海洋和陆地相交的位置,出现一片腐蚀性极强的黑色云雾,奇幻光彩在里面流动。
此处,有九死异天皇的气息残留。
黑色云雾后方,有一处碗口大小的阵法窟窿。
但,阵法铭纹在急速流动,不断修复窟窿,破口越来越小。
别的地方,张若尘已经试探过,哪怕只是投一枚石子进入尸血海洋,都会激起青色的弑神光焰,能够融化乾坤无量境界神王神尊的神躯。
“唰!”
张若尘身形缩小到米粒大小,飞入阵法窟窿。
这座尸血海洋,显然是荒古废城中的一处重地,阵法不止一座,每下沉数十米,就有古老的阵纹出现。
幸好,九死异天皇提前来过,打开了一条路。
片刻后,张若尘顺着九死异天皇残留的气息,落到尸血海洋底部。
这里极为昏暗,张若尘要激发真理神目,才能看清环境。
一具具比山体还巨大的骨骸,沉在水中,大半都被泥土覆盖,也不知是属于妖族神灵,还是传说中太古生灵的骨骼。
前方,是一道数百丈高的青灰色石门。
门上,长满苔藓,刻有古老的文字。
很斑驳,文字无法辨认。
“谁?”
张若尘吃惊的发现,门前站有一道人形黑影。
不是人,就是一个影子。
那黑影豁然转身,一袖抽出,顿时,浩荡的黑暗之力无声无息向张若尘压来。
如夜幕降临,阴寒刺骨。
张若尘只感觉身体像是要融化,变成黑暗的一部分。
“破!”
张若尘精神意志何等坚定,破去心中杂念,太阳“幻灭星海”显化出来。
星海中,一颗颗星球,飞射出强劲的光明之力,将黑暗洞穿。
那个黑色人影,亦被撕裂。
“不好!”
用力过猛,光明之力触动了周围的古老禁制。
“哗!哗!哗……”
地底,石门上,尸血海洋中,一座座阵法浮现出来。
其中一些阵法,甚至携带始祖神气。
张若尘想也不想,立即唤出地鼎,跳了进去。
“轰隆隆!”
阵法中,飞出的毁灭力量,将地鼎打得接连反转。
声音巨大,像是铜钟被不断撞响。
持续了上百击,阵法才停下。
星球大戰:原力小說
张若尘从地鼎中飞出,落在地面,脑袋嗡嗡的,有些站不稳,险些摔倒。
幸好他炼化了许多通天神丹,肉身强横。换做别的神灵,就算躲在地鼎里面,也会被镇死。
张若尘长长吐出一口气,恢复过来后,继而,来到先前那道人形黑影站立的位置。
在地上,发现两个呈“人”字排列的脚印。
脚印中,有黑暗之气和不灭神纹在流动。
“好厉害的九死异天皇,留下的两个脚印,都有非同一般的威能。”
张若尘轻轻摇头,心中感叹不灭无量的可怕。
自己乾坤无量的修为,在他们面前,的确还远远不够看。
凌 天 戰 尊
张若尘来到石门下,手掌将石门上的苔藓抹去,下面被岁月腐蚀的痕迹,显现出来。
在这一刻,张若尘仿佛能跨越时空,看见亿万年前,练气士最鼎盛的时期,他们羽扇纶巾、御剑飞天的画面。能看见,一位位白衣修士,仙风道骨,从此门进入,在谈论天道和世间哲理。
“俱往矣,任何一个伟大的文明,都终将被岁月掩埋。”
感慨后,张若尘迈步进入石门。
一道危险气息急速靠近!
张若尘没有任何思考,直接释放太极四象图景。
少阳神山,向危险靠近过来的地方,撞击过去。
“轰!”
十八丈外,一尊九丈六尺高的金身神佛,被神山撞飞。
那尊金身神佛在地上退行百丈,化解了冲击力,继而,唤出一座本源神塔,挥手打出去。
神塔在半空旋转,扭曲空间。
张若尘心念一动,神山上,数十万柄战剑飞出,化为剑雨前赴后继的撞击在本源神塔上。神塔距离张若尘还有十八丈,就被击穿,化为一片白色的本源微粒光点。
“不打了,算你厉害。”
那尊九丈六尺高的金身神魔,收回所有本源微粒光点,身体快速缩小,变成正常人类大小。
正是多年不见的阎无神。
数十万柄战剑,停在阎无神身前,静止不动。
张若尘身形笔直,背负双手,道:“回来!”
万剑归巢,飞入神山。
继而,太极四象图景消失于无形。
张若尘笑道:“无神兄好厉害的修行速度,竟已悄悄达至无量境。”
我有一百個神級徒弟
“还得多亏了你的通天神丹。”
阎无神长发披散,坦胸露乳,胸腹间,充满线条美感和阳刚之气的肌肉,尚且散发淡淡的金芒。
那挺拔的鼻梁,深邃如炬的双目,刚毅且棱角分明的面容,对天下任何女子都有极大的吸引力。
与张若尘时而儒雅温润,时而风流洒脱,时而忧郁深沉的气质,是截然不同。阎无神的身上,更有一种霸道凌厉,亦正亦邪的狂放豪气。
张若尘道:“可别这般打趣,一枚通天神丹,哪能造就出一位绝代神尊?”
阎无神只是站在那里,就有一种虎踞山林的威势,哈哈大笑:“那又如何?刚才交手,我就看出来了,你至少比我高了两个境界。”
张若尘摆手,道:“我不一样,我可是掌握着日晷。”
“你又怎知,我没有掌握堪比日晷,甚至超越日晷的宝物?”阎无神反问一句。
张若尘道:“你得到了宙鼎?”
阎无神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道:“你的机缘是日晷,是地鼎,来自于时间和本源,无极神道走的是偏向道家道法自然的路。而我修炼的六道轮回,机缘在这座朝天阙中,走的是偏向练气士的另一条修炼之路。”
张若尘很清楚,这种隐秘不能继续追问,道:“你在朝天阙,修炼多少年了?”
“荒古废城就已经暗无天日,让人忘了岁月。这尸血海洋下面,时空十分混乱,我也不知外面到底过去了多少年。有十万年了吗?”阎无神问道。
张若尘轻轻摇头,道:“见过九死异天皇没有?”
阎无神的脸色,立即变得凝重,道:“很久之前,感应到过他的气息。这朝天阙中,有五楼十二殿,九死异天皇到清虚殿外,就离开了,没有继续深入。”
“为何他只到清虚殿就走了?”张若尘问道。
“跟我来,你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朝天阙中,有许多古人留下的杀伐手段,沿着我的脚印走,千万别走错了!”
阎无神在前面带路,一边道:“每一次都大人物闯进来,我都只能向朝天阙的深处藏。幸好,我修炼的道,契合练气士,找到了一条安全的通行路。别的那些修士,修为再强,想要强闯,都必然付出代价。朝天阙里面的水很深,我在这里待了不知多少年,也只知十之一二。”
不多时,二人已来到清虚殿外。
清虚殿早已残破,墙壁多处倒塌,牌匾斜挂。
但昔日铸炼这座殿所用的材质非凡,墙体散发紫色光华,牌匾上的字有无穷道蕴,就连地上的瓦砾都似金似玉。
“惜命者,到此止步。”
张若尘目望清虚殿的大门,在门上,看到了这七个字。
“这是大尊留下的字!”
张若尘心中微惊,敢断定自己不会认错,不仅字迹吻合,每一笔蕴含的气势和神威,至今亦给人万法齐来的感觉。
阎无神恍然,道:“难怪九死异天皇看到这七个字就走了,原来是被大尊吓退。”
张若尘眼神古怪,道:“你为何没有被这七个字吓退?”
“我虽觉得这七个字,绝非出自凡人之手,但,并不知道是大尊的手笔。”
阎无神脸上尽是精彩的笑容,又道:“再说,我是无论如何,都要夺取练气士留下的机缘,参悟六道轮回。进入朝天阙,就已经做好死在这里的打算,不算惜命者吧?”
“那的确不算。”
张若尘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对了,你是怎么闯过阵法,进入朝天阙的?”
阎无神道:“我来的时候,阵法有一处缺口,从缺口处进来的。”
“有人比九死异天皇更早进入朝天阙?”张若尘道。
阎无神看了一眼门上的七个字,继而,迈步走进清虚殿。
大殿中,有着一口熟悉的古井。
正是张若尘上一次进入荒古废城,在七十二魔神石柱下,见到的那口古井。若无意外,优昙婆罗花就生长在古井中。
可是,古井现在却空空如也。
阎无神道:“你别看我,我来的时候,优昙婆罗花就已经被取走。很显然,那位闯入者,目的很明确,进入朝天阙,就是为了优昙婆罗花。”
张若尘眼神一凝,缓缓蹲下身,看向地面的白色沙粒。
千世離 小說
阎无神道:“发现了什么?”
“湮灭的空间!”
“你说什么?”
张若尘不再多做解释,手指向下指去。
指尖,涌出一缕缕空间规则,涌入其中一粒白色沙子。
白色沙子不断膨胀,但由固态,快速虚化。
“轰!”
片刻后,空间剧烈一震,清虚殿的殿内空间变大了一倍。
阎无神眼中放光,道:“有点意思,我就说,清虚殿比另外十一殿小了许多,原来有部分空间湮灭了,都藏在沙粒中。”
“一沙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张若尘将这些沙粒,全部还原,清虚殿直接变大十倍。
可惜,优昙婆罗花没藏在这些沙粒中。
张若尘问道:“你当年进朝天阙的时候,阵法缺口处的空间,是否是处于虚化状态?”
“好像是这样。你有线索了?”阎无神道。
张若尘道:“如果我没有猜错,取走优昙婆罗花的人,应该来自无间岭。”
“过三河,穿七岭,走太古平原,方可到达大冥山。”
这是张若尘在天守台一本专门记载黑暗之渊的古籍看到的话!
其中,七岭中的无间岭,蕴含破灭时空的可怕力量。
阎无神显然对黑暗之渊也有一定了解,道:“你要去无间岭?太危险了!诸天前去,也未必能回来。”
“我有必须前去的理由。”
张若尘心中还有另一个疑惑。
要破尸血海洋的阵法,就连帝祖神君都感觉非常危险。
能够闯到此处的人,修为怕是达到了诸天级。
对方到底是谁,为何目标如此明确,难道知晓优昙婆罗花就在朝天阙?而且,就在清虚殿中?
这个人……就算不是印雪天,恐怕也与印雪天有莫大关系。
“呵呵!”
殿外,一连串诡异的笑声响起,时远时近,时而悦耳动听,时而恐怖刺耳。
“就凭你们也敢前往无间岭?当年,你们上界排名前三的一位诸天,都陨落在那里,死得可惨了!”
张若尘率先一步冲出清虚殿,一指点出,无数剑芒飞出。
剑中蕴含真理,亦蕴含时间。
阎无神站在殿中,《死亡天书》从手中扔出,在飞出殿门的瞬间,书册散开,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化为一片片泛黄的纸片,将殿外的空间定住。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萬古神帝 飛天魚-第三千三百九十八章 厲害的青鹿神王 长命富贵 不舍昼夜 推薦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張若塵以煞有介事抬著心尖大師傅,置身扁桃樹下。
太上偵查片刻,感喟一聲:“好狠心的阿修羅攝魂印,青鹿神王卓爾不群啊!從此碰面他,你們要可憐留神。”
張若塵奇異,以太上的修持,甚至於用“好發狠”三個字品評青鹿神王,這是據阿修羅攝魂印望咦了嗎?
蚩刑天自愧弗如想那麼著多,道:“以太上的精精神神力,也解縷縷此印?”
太上道:“非但是阿修羅攝魂印那麼樣無幾!心神的神軀,理當是被那種祕液浸洋洋年,親緣、心潮、飽滿,甚或包羅法神紋都被殘害,後又與阿修羅攝魂印收緊咬合。要解阿修羅攝魂印,就很沒準住肺腑的修持。”
“如其在精力力最盛的期,倒有單純把。但此刻,徒六七成的握住吧!”
“一位修道者,失卻了有了修持,那是萬般黯然神傷的事?”蚩刑天盯了張若塵一眼,柔聲道:“龍主說,請天龍界的五爪金龍出手,可保險穩操勝券。”
張若塵消失多說何事,終竟他也祈醇美保本心髓高手的修持。
況,竟然道終末做天龍贅婿的是誰?
太上捻鬚笑道:“對,龍族的心神都很強盛,設若能請動五爪金龍,以他的蓋世無雙龍魂,加上我的神氣力,解阿修羅攝魂印決不是苦事。若塵,在想嘻呢?感覺到太大師傅對青鹿神王的評頭品足太高了?”
太上一眼洞察張若塵的心田。
總在思想的張若塵,道:“我是備感,青鹿神王做為一位神王,辦法免不了太行了吧?竟要太大師和五爪金龍兩位庸中佼佼脫手,才幹破印。”
蚩刑天笑道:“這你就不懂了!施印爭鬥縮印本身為兩個不可同日而語的超度,何況阿修羅攝魂印是修羅族鼻祖創出來的法!”
那些,張若塵豈會生疏,但照舊感覺神乎其神。
極品透視 赤焰聖歌
太上看著張若塵,偃意的笑道:“已往,我確切是懂得青鹿神王區域性主焦點,但石沉大海確乎相會過,大隊人馬事回天乏術斷定。但依照肺腑部裡的法力和招數,業已完美無缺判決出無數實物。”
張若塵暗道,這花花世界,的確少見事是太上她倆如此這般的精神百倍力天圓無缺者不知的。
哪怕不知,也能見一知百,於他處觀察底細。
“青鹿老兒真個那麼著強橫?難道果真以神王之身,粉碎約束,思想性的參加了大安詳莽莽?”蚩刑氣象。
“面目,諒必遠比爾等瞎想中恐慌。”
太上道:“我聽神妭提起,貝希和阿芙雅在離恨天奪舍功德圓滿,要逆寰宇規格,慕名而來這個期?”
弃女高嫁
張若塵點頭,道:“這是我耳聞目睹!”
“西方界法家合宜會鼎力推向這件事!玉闕和前額其他諸界,對於雖有批駁主張,不期死了人隨之而來當世,但更多的甚至於贊同。”
太上口吻中不帶激情顛簸,但一部分許可望而不可及,道:“此次北征顙得益不小,要求新的強人站出來,合辦保全局面。小圈子平展展產生了大變故,咱倆屢遭的應戰益發多,洋洋人當,逝去者回,是與當世教主一路對要緊,是善事。”
張若塵問及:“太上人覺著,這是善事,竟說掩藏區分的偏差定因素?”
太上笑而不語,道:“你要四象大一攬子,還要求很萬古間的累積,等積攢夠了,就去離恨天。一言以蔽之,破境前,任天體中鬧了喲事,都不足偏離!太法師難得對你嚴詞一次,你能許嗎?”
張若塵本能的認為,宇宙空間中曾經來了怎的與和好系的事,與此同時事還不小。
但障礙四象大完善,委實是現時首次大事。
磨滅夠強勁的修為支撐,便嗎都做連發!
“我批准太上人。”張若塵跟著問津:“那樣,太大師本猛烈告訴我,星體中乾淨發生了如何事?”
太上道:“你是七尺男子漢,亦是一界之尊,批准了的事將要畢其功於一役。另外事,就莫多想了,專心修齊。”
太上帶著洛水寒開走了,要去洛水寒得到第四儒祖傳承的四周察訪。
第四儒祖距離崑崙界時,既然如此蓄了承襲和混元筆,很有大概,也會留下太祖界的脈絡。
蚩刑天伸了一個壯健的懶腰,如猩猩迎天展臂,道:“若能找回亞儒祖的太祖界就太好了,崑崙界相等是賦有了屬談得來的婆娑天地,在充沛力園地,又能再調幹一大截。”
崑崙界的武學,都是從三道花樣刀道、萬佛道、儒道蛻變下,這三道本原就講究元氣力修煉。真是諸如此類,比於萬墟界、不死血族、妖創作界那幅地段,元氣力代代相承不服得多。
關於死族、冥族該署天資擅靈魂力修齊的人種,在三疊紀之前,被額頭萬界壓得過不去,壓根心有餘而力不足與崑崙界相對而言。
理所當然最重要的是,墜地於侏羅世的次之儒祖,將崑崙界的精神百倍力苦行統率到了極峰,再就是傳唱了進來,蛻變成各族本來面目力苦行法。
星天崖的星空棋法,巨年前的源頭身為老二儒祖。
關於虛天,更為乾脆就踏入過儒道四宗。
不離兒說,目前的魂力盛者,成千上萬都有次儒宗祧承的投影。
史前,另外那些疲勞力兼聽則明存,如天國佛界的“迦葉鼻祖”,閻羅王族的“魔王”,……,都現已是不知微微億年前的人氏。論對當世的腦力,俊發飄逸比最為老二儒祖。
水到渠成,一界逝世。
好像當今的張若塵,憑一己之力,有口皆碑提升崑崙界的完好主力。未來,這種創作力和力量,只會更強。
張若塵道:“若找出其次儒祖的高祖界,或者太法師有希望療愈洪勢。”
即便找上太祖界,張若塵也會想方設法一起手腕,去摸索療愈精神力的極致神藥。
張若塵看向蚩刑天,道:“世界中到底發生了哪大事?”
蚩刑天停滯了一下一轉眼,怒目道:“你問我,我問誰去?”
闷骚王妃:拐个王爷种宝宝 雾玥北
只會瞠目的非技術,也能騙過張若塵?
“背?”張若塵道。
“有口難言。”
蚩刑時刻:“別又嚇唬本神,本神實在是甚麼都不曉得。再則,你即使如此瞭解了何如,以你現的修為,逃近水樓臺先得月太上的橫斷山?”
果真發現事了!
蚩刑天成形課題,道:“此前有一下神祕的地面,你恐怕煙消雲散周密到。你問完青鹿神王的過後,太上泯滅回覆,但是卻頓然說到了阿芙雅和貝希。你說,有煙退雲斂一定,太上在明說吾儕,青鹿神王也被某某老妖物奪舍了?”
我的作死男友
蚩刑天陡然變得這一來細如發,讓張若塵些微難受應。
蚩刑天低平濤,道:“你說,有收斂興許,身為修羅族高祖阿修羅?”
“別亂猜了,解繳今後遇青鹿神王躲著走就行了!傳音給神妭,讓她趕到。”
張若塵從神艦上,將崑崙界的修女一一接了下來,陰謀就在蟠桃樹下,襄助她倆精簡地腳,拔升衝力。
扁桃樹變為了崑崙界的六合靈根,卓有成效這片海域,有頭有腦、聖氣、抖擻皆很深湛,大自然端正生龍活虎,是尊神的絕佳所在地。
到位的遊人如織聖境大主教,都是最主要次前來,睹神樹的堂堂,個個顛簸無言,齊齊行禮。
“張若塵,可還牢記萬花語?”
萬花語巧笑倩兮,看向站在樹下的那位惟一颯爽英姿的壯漢,忘卻返千年前。
那蓋世雄姿的男士,卻冷沉一聲:“大無畏!敢直呼本尊名諱?”
萬花語真被嚇住了,顏色有些死灰,昭著泯滅勇猛,卻感一股一望無涯虎威習習而來。
張若塵臉龐寒意散去,笑道:“郡主王儲當時喊得然而若塵少爺。”
萬花語神情復東山再起,曉得自家剛剛是被張若塵唬住了!
萬滄瀾走到萬花語膝旁,瞪了張若塵一眼。橫豎她是根本都縱使張若塵的。
持有剛剛的小樂歌,大家相張若塵並消由於成大神,就變得麻煩相見恨晚,還竟都十分他。
雪無夜撩了撩假髮,道:“正確吧?其時叫的是若塵哥兒?我言聽計從的是,萬兆億那兒險乎招你為婿,但你瓦解冰消操縱接他三招,用逃去了廣寒界。在內面見多了國色和仙姑,再回崑崙界,已不識萬家女。”
“這造謠中傷也造得太鑄成大錯了吧?”張若塵道。
史仁走了進去,笑道:“崑崙界確確實實感測著此據稱!但我還聽過別本子,說的是你嗲聲嗲氣了滄瀾武聖,之所以,被萬兆億追殺去了廣寒界。”
“我幹什麼去的廣寒界,爾等不知嗎?”張若塵道。
雪無夜和史仁齊齊道:“毀謗嘛,本是越激越好,精神誰介意呢?誰敢經意呢?”
雪無夜手指頭指了指長空,但不敢言,好似在說,在崑崙界,誰敢派不是池瑤女皇?
……
塔斯社那兒給我說,曾經向網監、網信、學識執法分隊述職,讀者群受騙了的錢,都如數歸還,請一班人毫不憂鬱。確實很羞愧,小魚在此處,更致歉,實在是給群眾勞了!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萬古神帝-第三千三百五十四章 阿修羅攝魂印 稼穑艰难 以力服人 讀書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百戰星君道:“若星空地平線被拿下,防線前方的各大古文字明,此地無銀三百兩要退後。”
“退,一退再退,下次退到那處?西方佛界?地獄界?非論何如退,我們各大文言文明家喻戶曉會被安插在最後方,截至滿貫戰死。”魚萌氣性很二五眼,沉哼一聲。
也不知是在遺憾腦門子,還在疾煉獄界,亦恐痛恨者期。
天堂界選從古文字明流派星域倡議搶攻,就木已成舟了他倆的開始。
百戰星君看向魚晨靜,道:“靜兒,那件事,你報告你爺爺了嗎?”
魚晨靜女扮工裝,俏英氣,看了魚庶民一眼,輕輕搖搖擺擺。
魚氓眼看氣在意頭,道:“瞞了我嘿事?連百戰老兒都明瞭,老夫本條親爺爺坊鑣卻還被瞞在鼓裡?”
逐仙鑑 小說
“沒事兒,一件太倉一粟的瑣碎。”
魚晨靜縱使業經成神,但自小最怕的身為這位性子猛的祖父,心眼兒略有一點心事重重。
不足道的小事?
那百戰星君何以專程提呢?
魚白丁看向百戰星君。
百戰星君將一段隱祕敘說了沁,幸而如今張若塵抑制魚晨靜寫字二人婚書的事。
百戰星君本來瞭然。
因,那兒張若塵逼魚晨靜,用百戰星君的聲譽宣誓。
誓一成,就會發出莫測高深反應。
百合三角
“嘭!”
魚生人一掌將主殿的支柱堵塞,氣得氣衝牛斗,吼道:“豎子以勢壓人!靜兒,在外面受了欺負,幹嗎不語祖父?”
“這……失效呦至多的事,後頭吾輩早就化戰火為貢緞!”魚晨靜道。
神醫 小說
魚全員血脈噴張,更怒了,道:“你乃我們千星雙文明前程的天神,受然侮辱,還低效要事?”
魚太真道:“靜兒而上帝候選者某。”
魚全員瞠目歸西。
魚太真即時隱匿話了!
魚庶民道:“婚書呢?”
“應當……既被他摔了吧!”魚晨靜道。
一千積年累月歸天了,她從不將此事經意,溫故知新啟,也只感到是一場滑稽。
各人都已映入神境,站在群眾之巔,合宜將生機勃勃身處修煉和世小局的動腦筋上,以往的一件瑣事,沒必需再提。
百戰星君向魚平民傳音,不知講了啥子。
“聳人聽聞,可怕啊!”
魚群氓瞪向魚晨靜,道:“你啊你……你略知一二此事若傳播去,你的名氣將一片間雜,將重煙退雲斂機時做千星溫文爾雅的天神。”
“太過。”魚太真道。
“不利,過分分了,這件事,我們天主教徒洋裡洋氣絕不許罷手。張若塵此子現在時真正很強,老漢也舛誤他的對手。然則,這人世間總再有情理在吧?”魚庶民道。
百戰星君道:“千星斌奔頭兒天主教徒可以辱!”
魚庶人天經地義,道:“他張若塵下作,星桓天壞醉鬼亦然個謬種,但崑崙界那位太上總要臉吧?靜兒莫熱點怕,等神祖回頭,早晚會給你主管義。”
魚晨靜很想說,和氣一點也不如恐怕。
她極為能幹,知底老太爺怒在面上,七分真三分假,實是想盜名欺世小題大做,為千星文文靜靜牟取一條退路。
她素來現已墜此事,但被前方幾位父老的心境帶來,緬想起早年張若塵可喜的此舉。
是啊,他張若塵今日不負眾望,成一方巨頭,但現年的行事真切很不止彩,不啻撕開她的裙襬,逼她寫婚書。還將她的腰帶都搶走了,不斷亞於還。
這是一方界尊做的事?
那時再有更不堪的流言,讓她煩惱席不暇暖。可惜偏偏在聖境教主中間傳,低位退出她丈耳中。
……
一艘神艦,行駛在陰沉的宇宙中,看遺落其餘繁星。
實則該署年,黑燈瞎火大三邊形星域到劍界裡頭,仍然擺佈出了幾座半空中傳遞陣,很神祕,不會一直達劍界,但急收縮入夥劍界的時候。
張若塵她倆解末端雄赳赳王盯梢,一準決不會走半空中傳遞陣。
徐徐飛翔。
適值冒名契機,張若塵盤算將修為再提升幾許。
日晷拉開,籠罩神艦。
神陣被,揭穿數。
神艦中,一座直徑數十里的血泡長空中。心曲師父被十二根神采奕奕力鎖絞,一枚壽星舍利,分散出蓮不足為怪的光耀,將他打包。
江南三十 小說
一頻頻鉛灰色的霧靄,從他口裡不了逸散出。
他身材烈烈顫慄,剎那臉相轉過,生禍患的低吼;瞬間邪獰的嘯,十指起玄色利爪。
修辰天神道:“這是阿修羅攝魂印,沒恁難得破解!青鹿老兒還奉為凶橫,甚至於將這種天尊神通修煉水到渠成了!”
太清祖師爺臉面操心,道:“魁星舍利都破迴圈不斷阿修羅攝魂印?”
修辰盤古道:“阿修羅,身為修羅族的要害高祖,居然或許是獨一的實打實鼻祖。阿修羅神山被封禁了整年累月,直白無人可以長入主幹防地。青鹿老兒酷宇宙神胎小弟子,是個遠特種的怪胎,盡然闖了登,帶出成千上萬太祖繼承級的好工具。阿修羅攝魂印即便其中某部!”
“須彌固然證道成了彌勒,但武道間距高祖還差得遠。他的一枚舍利,憑怎麼樣呱呱叫破阿修羅攝魂印?”
“況且,爾等與青鹿神王的修持,也還差得遠。”
修辰上帝沉思就來氣,往時青鹿神王邀請她參預青鹿主殿的時辰,應許過,會讓她觀閱阿修羅攝魂印。若錯誤被龍主嚇得躲進了暗沉沉大三角形星域,她可能一經學了這種天尊神通。
“觀只可等太師回頭,請他養父母出手。”張若塵道。
其實還有外舉措,去找美妙禪女,用摩尼珠。
摩尼珠破塵寰漫魔法。
僅只,精禪女去了離恨天,想在離恨天找一度人,如積重難返。並且生出了那般的鉅變,優良禪女也不致於還在離恨天。
那終歲,從神風古神手中救濁世寸大王後,張若塵就暗訪過。意識方寸宗師祈望消釋告罄,才神魂和精力窺見被一股希奇效能左右,落空了良心。
她倆早就試過各樣設施,皆以潰敗煞尾,回天乏術破阿修羅攝魂印。
判官舍利倒一部分用處,精彩幾許點遣散心眼兒能手嘴裡的那股奇異功力,也能讓衷鴻儒有一過半的日葆靜穆。
紀梵心道:“我守在此地看著他,不會惹是生非。”
張若塵取出兩本舊書,呈遞了她。
任重而道遠本舊書的書面上,泐“乾坤一念間”。
伯仲本,執筆“天神術”。
《乾坤一念間》,是星海釣者親手編寫的元氣力寶典,重要敘述生氣勃勃力落得“一念定乾坤”後的苦行法和行使技。
《皇天術》,是一種人多勢眾的精神百倍力神術,猶如空曠三頭六臂平凡,單純本來面目力臻八十五階之上的仙才具修煉。
星海釣者和老芻蕘固去了北澤長城,但將經篆洞中的經籍,總體留在了星桓天。
該署經典可是不同尋常挺!
要曉,具體天門,活命過疲勞力超八十五階仙人的大世界早晚都是名次前五十的特等強界。
蓄了《乾坤一念間》這種級別經卷的普天之下,就更少了!
不對誰都可不借閱取。
很一覽無遺,曼陀羅花神與星天崖的證明很一一般,紀梵心更為與星海垂綸者有極大源自。她廬山真面目力高達一念定乾坤後,最急不可待的是啥子?
張若塵休想自戀之輩,儘管如此當紀梵心到達百族王城星域,有見他的情致。但未嘗消失上經篆洞修習的念頭?
這兩本舊書,必是紀梵心最十萬火急得的玩意!
GLB系列
“天使術!本尊修性命之道和溯源之道啊,這是一種物質力大張撻伐大術吧?若塵界尊是想讓本尊助你纏後面的強敵?”
紀梵心作偽驚訝的長相,杏眸微睜,多多少少愛慕《真主術》,想償清張若塵。
見她巡這麼樣正兒八經,同時很認識,張若塵痛感有需要從新與她培植幽情,道:“不,本界尊是費心美人的危亡,之所以為天仙捎了一種防身大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