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超維術士笔趣-第2926節 五個關卡展示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拉普拉斯并没有回话,而是继续道:“我看到过不少位面融合的画面,也从牙仙古墟交易过一些与位面融合有关的镜面记忆,其中不乏巫师界的。”
牙仙古墟可以交易镜面记忆?安格尔心中愣了一下,但并没有就此发问。
拉普拉斯:“我知道巫师将位面融合分成了三个阶段。”
“其中第三阶段,你们称之为‘掠夺时刻’。用大鱼吃小鱼的逻辑来看,其实你们就是配合大鱼,去扫荡小鱼所在的池塘,最终让小池塘成为大池塘的附庸。”
“这种情况听上去虽然残忍,但是,小鱼所在的世界,终究会成为大鱼所在世界的附属世界。”
“故而,当你们去扫荡小鱼的池塘时,你们也很少做到斩草除根。毕竟,一个荒芜的世界融入巫师界,也没什么意思。”
安格尔也点点头,这一点他是听说过。
巫师界对位面融合其实存在一个公约,那便是:扫荡资源可以,但尽量不对普通智慧生命下手。
这一点,甚至极端教派都会遵守。
这些智慧生命,前一刻或许还是异族,但当两个世界融合之后,那就是巫师界的人了。再经过几代的传承,身上便已经彻底刻印下了巫师界的痕迹。
不是异族,自然不会引起极端教派的挞伐。
而且,杀普通的智慧生命,也得不到什么利好,除了那种做极端人体研究的巫师,绝大多数人都会放过这些普通的智慧生命。
至于说对方世界里的那些强大存在……世界意志在掠夺时刻之前,就已经会对它们进行一波清剿,后续如果有巫师还遇到落单的,杀也就杀了。
当然,也不会专门挑着它们去杀。
纵然它们身上有宝物,但巫师差那点宝物吗?掠夺时刻,肯定要掠夺更有利于巫师的资源。
所以,总得来说,与巫师界融合的世界,大体风貌还是能完整保留的。
就像是潮汐界,一个元素生命的世界,融合巫师界之后依旧保持元素生命的风貌……当然,这也是有冯的手笔在其中帮忙。
不过,就算不说潮汐界,巫师界里其他的附属世界,如童话世界,表层还有当年的智慧生命传承,文明并未有断层;里层更是存在融合时侥幸逃脱的强大超凡生命,有些甚至连真知巫师都不敢去撩拨。
可见,巫师界对于附属世界是仁至义尽了。
拉普拉斯低垂着眼:“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位面融合,都是巫师界的做派。也有立场很激进的高能世界,作为大鱼吃小鱼中的大鱼,他们不在意小池塘的鱼苗,甚至想要彻底破坏对方世界的文明,让其彻底荒芜……但有世界意志的保护,哪怕文明破碎,可终归有一部分原住民能活下来。”
“但是,如果不是大鱼吃小鱼的逻辑,而是大鱼与大鱼的对撞,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我从海眼里看到的记忆画面,就是这样的情况。”拉普拉斯:“在这种情况下,巫师所谓的位面融合第三阶段——掠夺时刻,其实在融合之初就已经开始了。”
“从一开始,双方就有空间相连,并且开始对冲。不仅仅是各自世界的人民、军队、王国、乃至于整个文明,都在互相的攻伐着。”
“而这个时间会持续很长很长,就我所见的画面,这两方世界对峙超过了百年……这和其他位面融合明显不一样。”
“到了最后,必定有一方会彻底的被清除。”
“败者彻底消亡,从文明到物种,都不例外,无一剩余,化为荒芜的世界。”
“而路易吉此前使用的语言,就是这个彻底被抹除的物种,所用的语言。”
安格尔听到这,也明白了。
简简单单让在大家面前高傲的女友娇羞的
哪怕拉普拉斯通过空镜之海的记忆,得到了一部分这种语言的用法,可它的源头,已经彻底的消失了。
这就是一门彻底灭绝的语言,也是一种毫无用处的语言。所以,被拉普拉斯称之为:不存在的语言。
不对,或许这门不存在的语言还有一点用处。
那就是当路易吉演绎这种语言时,他向宇宙、向遥远的天神慨叹,证明这种语言曾经存在过。
也正因为这种语言的特殊性、不存在性,让他在与“天神对话”时,才显得那么的悠远以及……哀伤。
安格尔听完拉普拉斯的讲述,沉默了很久,等到箱庭的黑幕即将落下,他才开口问道:“这样的位面融合,真的只是孤例吗?”
拉普拉斯摇摇头:“我不知道。”
安格尔低声喃喃:“位面融合一定有其规律、规范还有深层的逻辑。既然出现了一例,或许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还有更多类似的情况出现。”
拉普拉斯淡淡道:“或许吧,不过这些也不是你我要去关心的,因为没意义。而这些事情,或许只有那些奇迹之上的生命,才会去关注去在意吧。”
安格尔沉吟了片刻:“胜者呢?胜者毁掉了对方的世界,他们又能得到什么?”
拉普拉斯:“胜者?你觉得这样的对冲之下,真的有胜者吗?所谓的胜者,其实也已经耗尽了自身的底蕴,世界同样的荒芜。最终的结果……如果没有和其他大世界融合,那也会跟着湮灭。具体会是哪一种,我不知道。”
“对了,我虽然不知道那剩下的世界叫什么名字,但我知道这个世界最高的高塔,作为能量的中枢,它撑到了最后,而这座高塔名为月之车。如果你未来踏上了虚空的旅途,在遥远的某个世界看到了有个叫做月之车的高塔……或者说高塔遗迹,那就代表着,这个世界运气不错,与大世界融合,得救了。”
至于说没有遇到的话……那就当这个世界,也像镜域里那生生灭灭的映照空间一样,随之湮灭了。
安格尔低声道:“月之车么?我记住了。”
顿了顿,安格尔轻声道:“这次路易吉的演出很特别,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希望能将这次演出制作成影盒……”
拉普拉斯淡淡道:“随你。”
拉普拉斯并不在意传播出去,反正这里面也涉及不了她。而且,路易吉是个热爱表演的吟游诗人,他的表演如果能让更多人看到,他肯定也是乐意的。
随着他们的话音落下,玻璃造景的幕布也拉了下来。
第三赛道结束,马上便会进入第四赛道——驯兽赛道。
安格尔其实还有一些问题,不过,如今主持人已经开始介绍驯兽赛道的大致情况。
或许是第三个赛道路易吉表现的实在过于优异,主持人在介绍驯兽赛道时,明显比其他几个赛道要更详细了些,甚至还给出了一些自己的建议。
按照主持人的介绍,驯兽赛道属于伴行赛道。
所谓的伴行赛道,既是挑战者和驯兽一起参与的赛道,并且,挑战者必须和驯兽在差不多的时间内抵达终点,前后误差不得超过两秒。
这里的驯兽,是由阳光马戏团提供,具体会是什么哪种兽类,主持人没有说,但他有悄悄的透露:不是随机的。
而整个赛道,则由五个关卡组成,分别是:海中石柱、沼泽火圈、重力空间、空中索道以及高空秋千。在这五个关卡之后,则是冲刺区,冲刺区有五百米,中间没有任何陷阱,纯粹就是为了最后冲刺用的。
在听完驯兽赛道的规则后,众人的表情全都暗了下来。
之前是一个赛道一个赛道的来,现在第四个赛道干脆将前面所有赛道的内容都塞进来了?而且,还要和一只兽类同行?!
这难度提升的可不止一点半点!
众人忍不住看向格莱普尼尔,赛道的关卡目前还不知道什么情况,但以格莱普尼尔如今的身体情况,真的能通关吗?
在众人心中忐忑不安的时候,主持人突然又道:“给下一位挑战者几个建议,听不听由你们。”
众人耳朵立刻竖了起来。
毋庸置疑,主持人的建议肯定要听进去,毕竟主持人基本已经确定是这个特殊梦境的造梦人,造梦人的建议都不听,那还听谁的?
“这次的赛道并不限制时间,所以不用太赶时间,挑战者可以如上一场的红尾蛙挑战者一样,有充足的时间给观众带来一场视听盛宴。”
这个建议,众人基本上是左耳进右耳出,什么视听盛宴……还是算了,能通关最重要。
“这次的关卡繁多,每一个看上去都很难,但真正困难的其实是最后的冲刺区。如何掌控驯兽,让它能和你同时抵达终点,这一点是最困难的。记住,前面的所有关卡,都是为了最后的冲刺区服务的。”
这一点,众人一开始没有想到,但听主持人一说,倒是明白了。
为何说“前面的所有关卡,都是为了最后的冲刺区服务”,其实说白了,就是前面的五个关卡,都是“磨合”。
通过种种关卡,让挑战者和兽类之间磨合,并产生相应的默契,达到“驯化”的目的。
而最后的冲刺区,则是检视前面五个关卡,挑战者是否驯兽有成。真的驯兽有成,那控制兽类速度,让它与你共同踏入赛道,这其实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这也是为何主持人会说,前面的一切都是浮云,最后的冲刺区才是重点。
“最后一个建议,如果你驯兽有成,有些很难的关卡,其实你不一定要自己通过。”
这个建议的意思是,让兽类可以代替挑战者去度过某些高难度的关卡?
但一切的前提是:驯兽有成。
主持人话毕,笼罩在造景外的黑幕慢慢被拉开。
第四赛道,也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当看到这个赛道是,众人的表情都有些意外。
因为这个赛道,完全违反了凡人的物理常识。
第一个关卡“海中石柱”,这里海,就是那禁忌的银色海洋,只是此时的银色海洋里没有了幻豚,改成了一根根耸立的石柱。
石柱密布在大海之上,从高空看下去,如夜空中的星点一般繁密。
第一关,便是踏上石柱,通往海岸另一头。
因为石柱分布的很密,只要选择好了路线,难度不算高。
这一关总体来看,有点像是……安格尔在全息平板里看到的梅花桩。
第二个关卡,是到达对岸后,便会进入密林沼泽,这一次的沼泽不用滑板去滑,因为沼泽里也有石柱!也就是说,挑战者和驯兽还是走石柱,只是从银色海洋换成沼泽地。
不过,沼泽上空有悬浮的火圈,虽然不知道为何火圈在这里不会引起爆燃,但让火圈浮空,本身就已经违反了常识,没有爆燃也无所谓了。
狂女重生:妖孽王爷我要了
这些火圈就和马戏团的火圈很像了,是竖着的,有单一的火圈,也有两个和三个重叠在一起的火圈,最长的火圈是五个火圈重叠。
火圈应该是兽类过的,挑战者倒是不用走火圈,也即是说,这一关只要稳住,也不算难。
第三个关卡是重力空间,跑道在墙壁上,是盘旋状的,通过控制重心,盘旋着跑到最高点。
这一关有点难度,初速度要快,过程更要对全身进行控制。
在抵达最高点后,走过一段浮空的石桥,就来到了第四关,也就是空中索道,这一关没有什么可说的,和兔子女孩的第一赛道差不多,只是不限时,也没有下方的刀山了。
索道之后是第五关,凭空挂在天上的两个高空秋千,马戏团的杂技表演常见的那种高空秋千。需要对身体有一定的掌控,且要达到相对平衡,就目测来看,难度不算太高。
不过,这五个关卡的目测难度,都不是很高,被控制在了一定的量度内。
安格尔相信,如果让格莱普尼尔独自去通关,只要时间足够,五个关卡都是有一定可能通关的……哪怕是难度最大的重力空间,格莱普尼尔如果能够发挥好鞭子的优势,也有机会通关。
但要与兽同行,这就很有难度了。
最困难的是,终点还必须与驯兽同时过,这难度更大了。
安格尔思忖着,要不……干脆让格莱普尼尔把野兽给杀死,拖着尸体通关?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超維術士 愛下-第2922節 及格分展示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路易吉摸了摸下巴,似乎在斟酌安格尔的话。半晌后,他看向拉普拉斯:“那我就在这两篇里选了?”
拉普拉斯:“可以,听他的。”
拉普拉斯相信安格尔的判断,而且,这几首都是出自同一人,听安格尔的意思,在艺术成就上高度几乎是同一层次的。那么,选择《海灵华赞》、《长夜之主出深渊》或者《光之王伐珊龙篇》其实都无所谓。
路易吉:“就算我选择残篇也可以?”
金庸絕學異世橫行 小說
拉普拉斯迟疑了一下:“残篇的话,残了多少?”
功夫神医
路易吉想了想:“缺了个结局,大概十分之一左右。”
如果只是缺了结局,那倒是没什么大不了。拉普拉斯在心中暗忖道。在她的想法中,路易吉还不一定能唱到结局,说不定只演奏个开端,那幻豚就将他驼伏出火圈了。
毕竟,火圈里只是需要表演,不一定要表演到结束。再说了,一首唱诗往往时间都很长,而第三赛道又有时间限制,就算一入海就唱,也估计唱不到结尾。
思及此,拉普拉斯点点头:“也可。”
路易吉眼睛一亮,脱口道:“这个缺失的结局我自己填了词,如果唱到结局,用我自己的填词也可以?”
拉普拉斯想了想,还是点头:“可以。”
如果路易吉真选择了残篇,真唱到了结局,那总得有个结尾吧。虽然不太相信路易吉的原创,但有填词也总归比卡壳来的好。
路易吉嘴角啜着微笑:“那我就明白了,相信我,保证完成一个高质量的演出。”
另一边,在路易吉和拉普拉斯对话的时候,安格尔其实一直想发言,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海灵华赞》其实他看过全篇,如果路易吉真打算唱《海灵华赞》,告诉他全篇也可以。但安格尔经过思考后,还是忍住了。并非敝帚自珍,而是任何一首唱诗都不是短时间就能练好的,更何况还是光羽巫师所创造的这一首首堪称圣咏的诗篇。
就算将真正的结尾告诉了路易吉,他也不一定能立刻掌握。到时候表演有很大概率会前后不一致,出现明显瑕疵。
既然路易吉自己填词了,那意味着他肯定表演过很多次了,他只要自己听着圆融和谐,那倾听者应该也不会觉着有什么问题。
所以,安格尔还是按捺住了告诉路易吉全篇的冲动。
“对了,你很了解这位光羽巫师?”拉普拉斯突然看向安格尔,好奇问道。
安格尔:“不了解,也没有见过。但他的唱诗,在巫师界很知名,所以我也有所耳闻。”
拉普拉斯沉吟着点点头。
安格尔以为话题就该到这了,毕竟下方兔子女孩的热身运动已经快结束了,马上就该比赛了,注意力应该往她身上看。
但拉普拉斯却没有停止,而是冷不丁的问道:“那你会唱吗?”
安格尔疑惑的看向拉普拉斯,后者的表情很郑重,看上去并不是在说笑。
从拉普拉斯的眼神中,安格尔隐约读出了一些内容。
“拉普拉斯女士是希望我也去表演?”安格尔问道。
拉普拉斯虽然心中觉得微微有些不好意思,但面上却是平静无波:“75分并不好拿。”
安格尔沉默了。
他也知道75分不好拿,但让他表演的话……真为了分数,他并不介意表演。可表演的项目是唱诗的话,安格尔并不认为是加分项。
“除非路易吉在唱诗的时候出现大失误,整首诗都走调,我或许可以选择唱诗。但如果路易吉没有什么大失误,我再去唱诗,就不是加分了,而是减分。”
已有珠玉在前,他再上场唱诗,那只能成为笑话。
拉普拉斯思索了片刻,在心中轻叹一声,道:“你说的也对。”
这时,格莱普尼尔开口道:“其实,前三个赛道和后两个赛道,从名字上来说,是大不相同的。”
“刀山、沼泽、火圈,都是对赛道的概括。而后面两个赛道,无论是驯兽亦或者魔术,在马戏团的节目单上,本来就是一种表演。”
“所以,完成赛道本身,或许就能称为表演。”
格莱普尼尔的话,说的其实没什么问题,但安格尔莫名觉得,她说这些话应该是为了躲避表演吧?毕竟,拉普拉斯的眼神从安格尔这边移开后,就有意无意的看向了格莱普尼尔。
是不是如安格尔所猜测的那般……他不知道。
但是,现在这些并不重要了,因为,下方兔子女孩的比赛开始了,然后……嗯,结束了。
赛道全程有半分钟的限制,眼皮都没眨几下就过去了。
而且,整个过程也没什么可说的,兔子女孩选择的还是通过惯性,将自己化作一个圆形毛球,从山上顺着索道滚了下来。
唯一的区别在于,兔子女孩这一次的翻滚前,在山上做了几个蹲身翻滚训练,引发了一阵阵热烈的掌声……安格尔隐约还听到了尖叫声。
时间恰好踩点,刚刚半分钟。
转眼间,兔子女孩就在聚光灯的照耀下,慢慢的漂浮到半空中。
聚光灯并没有带着兔子女孩入座,而是让她悬浮在安格尔等人的前方,目光直视着那两排彩灯。
主持人的声音也在众人耳畔响了起来。
“黑兔挑战者带给我们很漂亮的表演!从观众热烈的鼓掌声就可以感觉到,天啊,观众太热情了,我已经看到了有人迫不及待的送上礼物!”
“礼物等会我会安排到各位的桌前,现在,来看看黑兔挑战者的得分吧!我相信,阳光马戏团的观众一定会给出一个公正的打分,是不是?”
话音落下那一刻,观众席上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呼喊声。
而且,这个呼喊声不再像之前那般模糊,众人能清楚的听到,观众有节奏的喊着挑战者的代号:黑兔。
与此同时,那两排各十个的霓虹彩灯也开始不断的闪烁着。
“黑兔、黑兔、黑兔!”伴随着有韵律、有节奏的叫喊声,霓虹彩灯一个个的亮了起来。
而且,冲劲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还要大。
几乎瞬间,第一排的十个彩灯就彻底的亮起。而第二排的彩灯,也不减颓势,迅速的亮起了一半。
现在,已经是十五个彩灯亮起,等于是十五分,已经是及格分数!
而彩灯的亮起还没有停止,虽然速度不如前,但还是一个个的在点亮。
直到第十八个的时候,彩灯才终于停止了前进。
十八分,和之前主持人举例时的分数一样。而主持人作为阳光马戏团的当家人物,他的十八分和选手的十八分肯定是不一样的。
就像粉丝对自己的偶像有滤镜,观众对主持人也有滤镜,为主持人打出十八分的高分,也是如此。
但兔子女孩并不一样,她没有观众基础,依旧拿到了十八分,这十八分的含金量就不同了。
更何况,接力赛的分数会打折扣,在这里十八分,如果放在单人赛,估计能拿满分。
这么一想,兔子女孩的分数的确很不错。
虽然绝大部分是卖萌的加成,但这又如何呢?可爱能成为利器时,可爱就是正义。
主持人在卖力夸赞黑兔的时候,拉普拉斯也松了一口气:“十八分很不错。”
这等于说,就算拉普拉斯自己得十二分,两两相加也能及格。
之前,拉普拉斯还期望着让路易吉给自己补分,但现在兔子女孩就拿到十八分,应该够自己补的了吧?
在拉普拉斯这么想着的时候,兔子女孩带着荣光回归了座位。
她落座的那一刻,天幕中飘落下来一阵花瓣雨。
伴随着大量的花瓣雨,一束鲜花悠悠然的飘落,落到了兔子女孩面前的长桌上。
“恭喜黑兔挑战者得到了观众的礼物,一束代表着观众热爱的鲜花。”主持人:“这一束鲜花,可以兑换分数为1分,可以自用也可以与接力赛的其他同伴交易。”
“稍微提醒一下,虽然接力赛看的是总分,但个人分数越高,最后获得的奖励也会越丰厚哦~”
“接下来的时间,将进行第二赛道的比赛,各位要准备好啰!”
话音停顿的那一刻,黑幕落下,没等多久,周围再次亮了起来,下方的赛道已然从刀山赛道换成了沼泽赛道。
在沼泽赛道出现后,主持人依旧给了众人商量的时间。
變與亂
但安格尔却对拉普拉斯道:“不要等商量,你现在下。”
拉普拉斯看了眼安格尔,又看了看兔子女孩,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没有丝毫耽误,直接从天而降!
安格尔意思她明白,就是趁着观众还表现的很热烈的时候,赶紧上场。
显然,安格尔是希望拉普拉斯蹭下兔子女孩的热度。
趁着热度还在,尽快比赛。
拉普拉斯如此果断的下场,主持人给予了高度的肯定:“咦,我们第二场的挑战者已经上场了!相信阳光马戏团的忠实观众们不会陌生,正是我们的贵族选手……银狐挑战者!”
听到贵族这个名词,观众席上的热烈声不减反增。
“范家族的荣耀”这个仙境身份,虽然看上去不能带来实质性的利益,但如果放在需要身份位阶去解密的特殊梦境,这就是一个大杀器了。
唯一可惜的是,在这个“阳光马戏团”,观众或许会一时迷惑于贵族身份,但不会长久。
否则,上一次拉普拉斯的单人赛,她也不至于被淘汰了。
不过,这一场是接力赛,她只参与第二赛道。如果按照上一次的水平发挥,加上贵族身份的加持,分数就算不高,应该也不至于太低。
哈嘍,猛鬼督察官 小說
安格尔这么想着的时候,下方的比赛已经开始。
拉普拉斯非常的果断,一副速战速决的样子。
而她对于这个赛道显然已经熟练非凡,身后追杀的小丑,完全被她无视,身姿灵动的在沼泽上腾转挪移。活生生的将一个大逃杀,完成了个人的速度秀。
没过多久,拉普拉斯便抵达了终点。
观众的掌声比之前面对兔子女孩时的掌声要稀拉一些,但总体来看,比单人赛时的掌声要好很多。
按照观众的热烈程度,换作单人赛的话,应该是在15分左右。但现在是接力赛,可能分数会打折,最后会是多少分,还得看霓虹彩灯亮了几盏。
拉普拉斯如兔子女孩一般,比赛结束就飘到了半空,在聚光灯下,注视着那闪烁的彩灯。
主持人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大致介绍内容和之前兔子女孩时差不多,不过并没有提到有观众送礼物的事情。
拉普拉斯对礼物倒也不在意,她在意的是,自己到底拖没拖后腿……按照阳光马戏团的料性,应该是拖了后腿。拖了后腿的话,到底拖了多少?
很快,彩灯的结果就出来了。
第一排的十盏灯全亮,第二排则亮了三盏灯。
一共十三分。
这个分数其实拉普拉斯还是很惊讶的,她甚至都做好了只有个位数的准备。十三分对她而言是很不错的分数了,只比单人赛时少了一分。
大概率是热度蹭到了的结果。
观众还没从黑兔的可爱中回过神,给拉普拉斯的打分估计也会手软一些。
反正拉普拉斯是满意了,前两个赛道已经拿到31分,加上礼物就是32分,已经属于及格分数。
拉普拉斯之前还担心自己的分数太低,会为后面的人太大的压力,但现在她是松了一口气。
只要后面每一场都能保持及格线飞过,那基本不会有什么问题。
而第三场也在这样稍微轻松的氛围中拉开了帷幕。
被众人所期待的路易吉,也终于踏上了他所渴望的舞台中央。
第三赛道——火圈赛道!
路易吉上场之后,完全没有一点点压力,甚至还非常绅士的向着虚空鞠了一礼,很热情的做了一下自我介绍。
当然,他的介绍并没有说自己真名,还是以“红尾蛙”作为代号。
主要描述的是自己的职业:吟游诗人。
一边遗憾自己没有竖琴,没办法为众人带来最完美的表演。一边又非常自信的道,就算没有竖琴,他用唱腔也会让表演尽量达到无瑕。
大赌石
这一番说辞有没有用?还是有用的。
至少观众的掌声是给了出来,期待感也被拉满。
在万众期待之中,路易吉登上了幻豚的背,进入了泛着粼粼波纹的银色海洋。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超維術士 牧狐-第2918節 跳火圈讀書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在拉普拉斯上岸那一刻,小丑头颅“砰”的一声炸裂开来,大量的彩带与小丑气球从中飘散开来,似乎在为拉普拉斯成功上岸而庆祝。
伴随着彩带与气球,观众的掌声也响了起来。
拉普拉斯的这一次赛道的表现,比上一次的索道要好一些……大概是,追逐战看上去很热闹,而且拉普拉斯为了躲避小丑气球的吞噬,用了不少漂亮的技巧,而这些技巧成为了加分项。
所以,观众的反响也稍微热烈了些,但总体而言,还是没有达到满座火热的情况。
为了不让观众失望,没办法之下,主持人只能再一次热场。
拉普拉斯则完全没理会外界的声音,专注的感知着自己得到的新信息。
「挑战者代号确定为:银狐」
「挑战者银狐发起特殊梦境“阳光马戏团”的单人挑战。」
「挑战者银狐,挑战成功,当前进度为“沼泽赛道”。」
重生帝妃權傾天下
「挑战者银狐完成的赛道为2/5,探索度为25%。」
减去刀山赛道得到的11%探索度,可知拉普拉斯在沼泽赛道得到的探索度为14%,虽然看上去好了一点,但也没好到那里去。
不过,拉普拉斯也不在意,只要完成赛道就行,探索度……不重要。或者说,在这个“阳光马戏团”特殊梦境里不重要。
拉普拉斯没有去听主持人那妙语连珠的热场,而是默默的等待着,第三条赛道的出现。
并没有等待太久,没过多久,这片造景就被落下了黑幕。
在黑暗之中,主持人的声音依旧喋喋不休:“接下来的赛道是火圈赛道,挑战者能不能成功呢?”
黑暗里响起一阵嘘声。
主持人笑着道:“我想大家肯定更希望听到我的声音,但流程还要走,相信我,很快我就会回来!那么,现在时间就交回挑战者。”
主持人话音落下,黑暗的幕布被掀起,新的造景出现在了拉普拉斯面前。
拉普拉斯看了看周围,眉头忍不住皱起。
之前主持人说,下一条赛道是“火圈赛道”,她还以为是类似马戏团的钻火圈表演,但实际上并不是……她如今站在沙滩上,沙滩的前方是海,一片银灿灿的海洋。
从这怪异的银色海洋之中,拉普拉斯闻到了危险的味道。
这绝不是普通的海洋。
海洋的危险暂且不提,火圈呢?火圈在哪里?……难道说,等会这片海洋会起火?
在银色海洋的遥远处,隐约能看到了一个岛屿,岛屿上空漂浮着熟悉的小丑气球。估摸着,那边就是终点了。
如果等会这片大海真的变成火海,那该如何渡海去往对岸?
拉普拉斯带着疑惑,来到了熟悉的立牌前。
正当她要将目光放到立牌上时,耳边传来了安格尔的声音:“你注意到了吗,主持人这一次没有称呼你的代号。”
拉普拉斯沉默片刻,道:“无所谓。”
“主持人的态度,可能也与探索度有关。”安格尔猜测道。
拉普拉斯:“能感觉到,大概是觉得我的探索度太低,不值得花费那么多口水介绍了?不过无所谓,我要的只是通关,而不是探索度。”
话是这么说,但安格尔还是有些隐忧。观众的热烈程度可以不在意,但主持人与阳光马戏团息息相关,如果主持人的态度变得冷淡,会不会影响到兔子女孩的最后归属?
安格尔心有所念,但还是忍住没有出声,陪着拉普拉斯看起了立牌上的内容。
立牌上对这个赛道做出了简单的介绍。
拉普拉斯的猜想没错,这片银色海洋的确很危险。在立牌上,明确的写了:「任何生灵只要落入海洋,都将会彻底的泯灭生机。挑战者请务必不要跳海,跳海的后果自负。」
世界上真的会存在让所有生灵彻底泯灭生机的大海吗?安格尔不太信,但这里是梦境,是不可测度的梦境,它这么说,那么底层的规则或许就是这么运行的。
就算拉普拉斯有臆想体质的加成,安格尔也不认为,她现在就有资格挑战底层规则了。
所以,遵守立牌的规则应该放在第一位。
既然不能跳海,那如何渡海呢?
立牌也给出了解决方法:「海中有幻豚,幻豚会寻鸣哨声而来,乘坐着幻豚,便能穿过大海,抵达彼岸。」
拉普拉斯望向大海处,果然看到远处海洋里,有一只海豚样的生物在游弋。
而立牌所说的哨子,也挂在立牌上,是一个很普通的口哨。
至于说拉普拉斯最关注的“火圈”,立牌上也给出了介绍。
「火圈会在开始挑战后,随机出现在大海某处,寻找到火圈,并且乘坐幻豚跃过火圈,方才能去往终点。如果没有跃过火圈,而直接去往终点,会视为挑战失败。」
现在看不到火圈,是因为挑战还没开始。
不过,看立牌上的介绍,恐怕寻找火圈不是那么容易。茫茫大海上,火圈估计难觅。
而且,这场火圈赛道,是有时间限制的——五分钟。
必须在五分钟内,寻找到火圈,跳过火圈,然后抵达终点。
拉普拉斯猜测,难点就是在寻找火圈上!不过她并不担心,因为寻找火圈的话……安格尔可以帮忙。
安格尔自然不会拒绝,明确的道,只要他看到火圈,会第一时间告诉拉普拉斯。
拉普拉斯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了,这才拿起哨子,对着大海轻轻一吹。
听到鸣哨声的幻豚,果然,撒野一样的朝着拉普拉斯所在地游了过来。
跳到幻豚身上,拉普拉斯尝试了一下如何控制幻豚的前进方向,确定无误后,她才回转到岸上,按下了计时器。
五分钟倒计时开始的瞬间,拉普拉斯复又跳到幻豚身上,示意幻豚朝着对岸游去。
幻豚非常的听话,而且,速度也不慢,风驰电掣般的就朝着对岸疾驰而去。
如果按照幻豚的这个速度,最多三分钟,就能抵达对岸。
不过,抵达终点并不是目的,在此之前,她还需要完成跳火圈的任务。
“看到火圈了吗?”拉普拉斯轻声问道。
安格尔:“没有。”
又过了一分钟,拉普拉斯再次问了同一个问题,安格尔的答案依旧是“没有”。
当幻豚就快要看到对岸的大致地形时,拉普拉斯忍不住又问了一次。
安格尔的回答依旧没有变。
安格尔此时都感觉疑惑,他现在的视角和上帝视角差不多,能看到整片银色海洋,愣是没有看到哪怕一个火圈。
至尊瞳術師:絕世大小姐
明明倒计时已经开始,赛道也没问题,为何火圈还不出现?
难道说,因为探索度不够,主持人不高兴了,所以故意要让拉普拉斯输,不给火圈?
在安格尔和拉普拉斯都觉得奇怪时,火圈终于出现了。
不过,不用安格尔提醒,拉普拉斯也看到了。
因为,火圈出现的地方,就在拉普拉斯的正前方!
火圈出现本该是高兴的事,而且就在不远处,意味着不会绕路,这是好事。但是,拉普拉斯和安格尔都感觉到了不对劲。
在他们的想象中,火圈是类似马戏团的火圈,竖立在半空中,人或者驯兽从火圈里跳过去,就是所谓的“跳火圈”。
但这里的火圈不一样,它不是“竖立”的,而是直接摊平在海面上。
最重要的是,当幻豚跳进火圈后,它便不受拉普拉斯控制了。
它开始在火圈里来回游弋,无论拉普拉斯怎么控制,它都始终不前进。
紧接着,幻豚还开始不受控制的改变了驼伏拉普拉斯的姿势,让拉普拉斯站在了它的嘴巴上。
看上去有点像是……海豚顶彩球。只是这个彩球,现在变成了拉普拉斯。
看着这一幕,安格尔隐隐生出了一个猜测。
“这只幻豚是在表演吗?”安格尔低声道:“会不会是要你和它一起完成表演,它才会跳过火圈?”
拉普拉斯:“应该不是。”
拉普拉斯说这句话的时候,底气明显有些不足。
她其实是有一点点认同安格尔的话,但让她去表演……而且是被幻豚顶着,站在它的嘴巴上表演,她又不愿意。
所以,她干脆否定这个猜测,而是想想这中间是不是出现了其他的问题。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拉普拉斯表情也越来越阴沉。
当倒计时只有一分钟的时候,拉普拉斯终于还是认了……或许这火圈,真的就是一个火圈舞台,需要表演才能离开。
拉普拉斯尝试着去表演,但时间已经只剩下半分钟。
望着遥远的彼岸,拉普拉斯长长的呼了一口气,飞快的说道。
“我的挑战应该失败了。”
“等会失败之后,你带着格莱普尼尔与路易吉先下线,我会在映照空间等你们。”
拉普拉斯也不挣扎了。
她本来以为自己能够挽救时身,结果没想到,不仅没有拯救成功,还把自己也给赔了进去。
拉普拉斯此时的心情,可谓十分的阴郁。
安格尔也知道,此时说任何安慰的话都不会有什么正面作用,只能点点头:“好。”
随着倒计时的结束。
已經死去的你
观众席上嘘声一片……
安格尔也没有再多看,因为他感觉到了,拉普拉斯已经下了线。
退出了箱庭视角后,安格尔看了眼身旁的格莱普尼尔与路易吉,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路易吉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好奇的询问起来。格莱普尼尔倒是一眼就看穿了真相,低声问道:“下线说?”
安格尔点点头:“下线说。”
安格尔和格莱普尼尔的身影慢慢变得模糊,路易吉此时似乎也回过神来,在迟钝了两秒后,也跟着下了线。
……
众人睁开眼时,拉普拉斯与兔子女孩都已经醒了,而且她们俩正面面相觑。
气氛有一些微妙。
拉普拉斯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
兔子女孩则是担心的看着拉普拉斯,哪怕不说话,都能看到她眉宇间的忧思。
“此时此刻,应该高歌一曲。”路易吉的声音,非常不适时的插了进来。而且,他还真的开始弹起了手中的竖琴,哪怕弹出来的音符微微带着愁绪与哀伤,但还是让拉普拉斯忍不住横眉冷对。
“闭嘴。”熟悉的叫停声。
路易吉瘪瘪嘴,停下了抚琴的手:“我就是想缓和一下气氛……”
虽然路易吉非常的不识相,但他也的确将现场的气氛从微妙稍微变得正常了一些。
格莱普尼尔也趁此机会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一提到这,拉普拉斯的表情还有些不自在,于是,安格尔开了口。
他将“阳光马戏团”里发生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
听完安格尔的说辞,格莱普尼尔低声喃喃一句:“原来还要表演,也对,毕竟是……马戏团。”
话毕,格莱普尼尔的目光下意识的转移到了路易吉身上。
说到表演啊……他们这边不缺人才。
路易吉就是个表演狂魔。
路易吉也立刻明白了格莱普尼尔的意思,连忙道:“你是想让我去进行阳光马戏团的挑战?不不不,不行的。”
“表演我没问题,但让我去走钢索,我可能办不到,连小拉普拉斯都失败了,我怎么可能成功。而且,还有什么大逃杀,我不觉得自己能从小丑头颅的追逐中活下来。”
虽然路易吉是有推脱之嫌,但在安格尔看来,路易吉的话,其实说的也没错。
表演,或许他是没问题,可通关挑战也不仅仅是表演,还是要有一定的身体素质的。
尤其是第二项沼泽赛道,哪怕开启臆想体质的拉普拉斯,都差点被小丑头颅给追到,更何况是路易吉。
安格尔想了想,为今之计似乎只有两个办法。
第一,让路易吉去通关一些特殊梦境,获得仙境道具、仙境体质,最后再去挑战阳光马戏团,将拉普拉斯与兔子女孩救出来。
这个办法听上去好像还行,但大部分的晶体造物都在仙境,这些晶体造物如何从仙境出来还是一个迷。兔子女孩遇到的头箍,现在还是孤例,还没办法寻找其中逻辑。
虽然可以通过杀死魔怪来强行诞生晶体造物,可诞生出来的这些晶体造物真的适合路易吉么?如果这些晶体造物里面也封禁了外在力量,只能仙境力量才能使用,那岂不是“阳光马戏团”的火坑还没趟,就把他推到了另一个火坑。
第二,便是安格尔想办法透过权能树,去控制梦游仙境。但是,要花多少时间,才能让安格尔的“梦游仙境”掌控度,达到影响“阳光马戏团”的程度,这还是一个未知数。
疯狂智能 波澜
所以,这两个方法都是有缺陷的……综合一下来看,安格尔还是倾向于第二种方法。
正当安格尔准备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时,拉普拉斯先一步开口道:“或许不需要让路易吉冒险。”
路易吉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拉普拉斯低声道:“我下线前,收到了一则提示信息……”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超維術士笔趣-第2800節 直面神女 分我杯羹 逍遥物外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與眾不同的魔術?可能過那些吧,他能插足鏡中空間,可是幻術能大功告成的。”
艾達尼絲同意會忘懷,前面安格爾保護她炭畫的事。
對於,聰明人支配則是攤開手:“至於他的才具綱,我只可相,並一去不返成套原由去諮詢。”
艾達尼絲:“然總的看,你對他倆還挺敵對的?假定,她倆是仇人呢?”
智多星統制:“莫得倘然,在我目疑罪從無。”
“疑罪從無?”艾達尼絲眯了眯縫:“這仝是我所分析的‘智囊’。”
愚者左右也不論理,沿著她來說道:“儘管疑罪從無,但細心考查照例要的。這即令我的態勢,他倆從來不犯通欄正確的變化下,我決不會用到抑遏辦法。”
而且,驅使機謀也要分人。智多星控管在瞭解安格爾的資格,及黑伯的資格後,就根本衝消勒逼的意了。今朝的諾亞一族,同意是世代前被奈落城珍惜的神巫親族,它在是時期早就站在了南域奇峰。
而黑伯爵,看成諾亞土司,骨子裡力益翔實。有黑伯爵在此旅裡,饒是分櫱,諸葛亮統制也膽敢漂浮。他也好想,終古不息的守望,被現如今新永世的強手如林給瓦解冰消。
艾達尼絲:“故而,我給你的阻擋職掌,你也無窮的放水?”
智多星宰制:“既是我不會利用勒招數,那般攔截職責也唯其如此比照前頭每一次諾亞胄農時,所亟待阻塞的檢驗。而他倆靠和好的才智過磨練,哪能特別是我放水呢?”
“再說,婊子冕下不也切身打鬥了麼?”智多星主管指著透明寬銀幕上,那隱匿在影子華廈幽奴道。
艾達尼絲:“內有反骨,我只能讓幽奴來替我動手。”
‘反骨’智囊駕御笑了笑,遠逝應對,也不準備論理。
他與艾達尼絲期間,原始就互動有牴觸,僅只靠著預定材幹生搬硬套平和罷了。因此,看待互為不用說,敵方都是反骨。
可反骨是反骨,倘然不反暗流道,不反奈落,那一仍舊貫能鎮靜語言,好像她們現今千篇一律,心平氣和一直,但也只在咀上辯論,誰都泯沒打出的含義。
“你尚未叩問也,那你旁觀他才力時光,就冰釋急中生智?”艾達尼絲問及。
聰明人控制:“心勁?不知神女冕下可聽講過鏡姬?”
艾達尼絲視聽鏡姬之名時,瞳人略一縮,神思大動,但仍面不改容的道:“鏡姬,聽是俯首帖耳過,什麼樣,他與鏡姬休慼相關?”
智多星支配:“我不曉,我就擅自這樣一說。歸根結底在南域,研鏡域的神巫數一數二,能無限制相差鏡域的巫更為鮮見,我能想到的,較量頭面的也就這位了。”
艾達尼絲:“鏡姬認同感是巫神。”
諸葛亮控管:“但她與巫師緊湊,錯嗎?”
艾達尼絲皺了皺眉,陷於了沉思。
智多星說了算:“不知道冕下對鏡姬可有怎麼觀念?”
艾達尼絲皺著眉:“沒事兒見解。”
智者支配笑道:“冕下盤問我然多熱點,我但言無不盡。而我光是問了一個開玩笑題,冕下就不耐煩了?”
智囊支配但是是笑盈盈的在話頭,但艾達尼絲卻能覺得,諸葛亮牽線對她連的諏……唯恐說問罪,實質上也很不盡人意。
艾達尼絲默默了半晌後,依然故我回道:“對鏡內海洋生物畫說,鏡姬和一方鏡域化為烏有分辯。”
愚者擺佈:“冕下也這麼樣認為?”
艾達尼絲:“斬頭去尾眾口一辭,但設或不行紅裝……我指的是拉普拉斯,最終生長風起雲湧,能夠會變為和鏡姬幾近程度的意識。”
鏡姬在物資界的工力姑且不提,但她在鏡域中,卻是一番良民敬而遠之的生計。於是有這般的聲價,在乎鏡姬曾在鏡域裡建立過一番切金城湯池的長空,數以千年未被側蝕力入侵,愛戴了一方的鏡內底棲生物。
這種絕壁金城湯池的時間在鏡域爽性百年不遇,有氣魄做到這種半空中,鏡姬是不值得禮賢下士的。而何以還有懼怕?所以這方時間裡的鏡內底棲生物對鏡姬的看重,乃至到了自命為手頭的境域。而這方半空中裡的浮游生物,歷程數以千年的緩,民力不過有力,掃蕩一派鏡域是消失關鍵的。
縱然鏡姬精光不明確這群底棲生物對她的佩……蓋鏡姬幾乎不來鏡域,對鏡姬不用說,鏡域甭是“家”,而是一度異世風,物資界才是鏡姬平年待的所在。
可即若鏡姬偶然來鏡域,但她的聲價卻是在鏡域中允當醒豁,儘管是艾達尼絲也聽聞過。
“沒料到拉普拉斯還有這一來的衝力。”聰明人擺佈輕笑一聲。
“……你誠發他與鏡姬息息相關?”艾達尼絲在搖動了短暫後,如故問下這個熱點。
聰明人支配:“我又沒見過鏡姬,我何等能一定?”
聰明人宰制頓了頓,看向艾達尼絲:“投誠他的手段亦然遺留地,能夠到候冕下躬行去問他?”
艾達尼絲頓了下,冷哼道:“他決不會來留置地的,即或他誠與鏡姬無關,說到底……也會死在這邊。”
聰明人掌握沒說哪邊,還要提行看向垣上的通明遮風擋雨:“那就可能觀看她倆的才略吧。”
艾達尼絲也一再不一會,目光聚焦到了安格爾搭檔真身上,她不懷疑安格爾能經過幽奴的磨鍊。
現時外牆銀屏裡,浮現的見正源源的成形著。
諸葛亮支配在懸獄之梯赤膊上陣過安格爾所製作的臆造飛播,看上去易,但確實行止啟幕卻很沒法子。以是,他這一次精選的是,藉由魔能陣監督權而魔改出來的“平面”飛播。
一始起愚者決定還備感很半點,可過了片刻就發覺謎顛過來倒過去了。
這種立體流露,其實和動感力探沉溺能陣後的陶醉式雜感,淨例外樣。內中急不可待的疑問那麼些。比喻,落腳點哪樣露出,才華讓受眾在闞映象時更巨集觀、更惆悵?
斯關子講奧博或多或少,提到到了映象幾何學、連日來若干、還有蒙太奇等不可勝數的題目,倘諾授安格爾,那有目共睹火速就能吃。但愚者支配竟頭一次觸發,雖鍊金也需交戰論學要害,但考據學和人權學裡邊也生活歧異,想要隨即左,偏差云云一定量。
以,不利的改寫映象,才是平面飛播時最需提神的疑難。
但智多星統制這時候還熄滅“換人”這種快門說話的界說,故此他只可相連的轉視角,計較按圖索驥到一度單一,可視角度極致的地方。
末,透露在熒屏裡的,縱使一個仰視彎度。
也即令,畫面裡的廊道一仍舊貫廊道,岔路竟是岔道,而是以俯看角速度從上往下看,好像是一期微縮司法宮。
而安格你們人,基業就唯其如此看出腳下,以及一小一些的人影。
而岔路四周是一片影,表示這是幽奴無處,安格爾一溜兒人正日趨的擁入這片投影地區。
“……你還毋寧像方那麼,照章她們的臉。”
艾達尼絲在見兔顧犬諸葛亮操隨地的退換出發點時,就已經猜到了他在做甚麼。
秀才家的俏長女 雋眷葉子
愚者主管為著不把督察權提交她,寧肯搞這一來一出背謬戲,艾達尼絲心心很尷尬,但又莫可奈何。
魔能陣的監控權是智多星操掌握著,讓與不讓渡勢力,是智多星控制來操勝券,她也沒設施逼。
聰明人說了算這麼樣麻煩的去找出整合度,竟都稍微出糗的本性了,卻還不讓與權力,凸現他的神態了。
“可如斯鳥瞰新鮮度,能瞧情況、再有有人,也包幽奴。”聰明人控的想頭是,儘管當前是映象看起來不怎麼不好過,但這麼更瞭解也更直覺。
可艾達尼絲卻不這麼著認為,她只求看齊安格爾等人被侵吞,極端能理解的來看她們被巧取豪奪時的慘惻色,這才是無上的。
俯看時,神色顯目看熱鬧,能覽的偏偏各異的和尚頭和髮色。
“那我就以他主幹要出發點吧。”智多星控制指了指指戳戳面中安格爾。
最初他倆實在即使以安格爾為映象“棟樑”,可以安格爾為鏡頭棟樑時,就看得見幽奴的景況,暨四下裡的大要情況,因此智者支配才會調動角度。
艾達尼絲首肯,她最眷顧的簡本就只安格爾。
智多星操縱也並未裹足不前,直接通過魔能陣,停止隔海相望角再一次的進行變更。
畫面線路了長久的吞吐,大概兩一刻鐘,畫面雙重湮滅,這時曾經體改到了安格爾核心角。
止聰明人說了算安排的鏡頭過分貼臉……畫面顯示的霎時間,縱然一直懟臉。
智者宰制又起頭調職,拉遠“快門”,止調著調著,他更其感想不規則。
安格爾等人的名望何許相近不在過道裡了?
聰明人控管怔楞了片晌,訪佛想到了嘿,忽地回過分,看向大殿出口處。
凝眸一時一刻暴風蹭進大殿,乘著狂風而來的,卻是數道人影。其中最頭裡的,奉為協紅髮的……多克斯。
多克斯是國本個現身的,繼之外人也以次油然而生,而安格爾則是起初一度從轉角開進文廟大成殿的。
他倆踏進來後,立時便與愚者控制眼如意。
愚者牽線不安閒的回矯枉過正,看向牆壁字幕,龐的寬銀幕映象裡,還懟著安格爾的臉,唯有安格爾這會兒的神態約略玄奧。
有心無力、莫名抬高一點喜愛。
聰明人操在解讀安格爾臉色時,映象中,安格爾嘴巴微張,寞的表露一句話:你在為什麼?
對立時空,智多星牽線也聞了身後傳來的腳步聲。
聰明人說了算專注中長吁短嘆一聲,抬下車伊始,想觀望艾達尼絲本的容。
卻見艾達尼絲正梗塞盯著安格爾等人,部裡屢次三番絮叨著……“不得能”。
猝,艾達尼絲的目光對上了諸葛亮牽線:“你幫她倆了?”
聰明人左右也區域性冤,但他又能領會艾達尼絲的心勁,因為前一秒仰望的時刻,安格爾等人還在岔子中心,下一秒改期映象,安格你們人就進大雄寶殿了,裡邊映象醒目的兩秒起了咋樣?是否蓄謀白濛濛的?
包換智囊牽線在艾達尼絲的職,略去也領會存疑惑。
愚者控制也只得闡明:“我若真幫他倆了,幽奴不可能囡囡的待在內面,它已經來找你了。”
“那你註腳一晃兒,他倆是胡進入的?”
智囊掌握天然猜得到安格爾等人上的式樣,一味,他得不到直抒己見:“我剛在更動鏡頭,一齊沒當心她們的蹤影,這星,你不該看在眼底。關於她們是怎生經過考驗的,幽奴不應有比我更模糊嗎?”
艾達尼絲線路聰明人操縱至多此刻決不會騙她。
而且,幽奴也活生生過鏡內的光帶,向她下了燈號。
艾達尼絲想要懂本色,直接將幽奴拉東山再起打問即可。單,她消滅當下如此做,在此處把幽奴拉來盤問咎,只會丟她的臉。
她格外吸了一鼓作氣,眼神從諸葛亮駕御身上移開……起初定格到了安格爾身上。
大家這兒都靡頃,單獨沉默寡言的看觀前這美滿。
安格爾也夜深人靜盯著艾達尼絲,先頭與艾達尼絲碰面基礎都是角球步地,要是魔神證章裡的側顏,或者是一副既畫好的卡通畫,要麼只要音;而這回,好容易她與艾達尼絲的主要次明媒正娶照面。
安格爾到現行了局,都還不清晰艾達尼絲幹嗎這樣“寬待”於他。
之前安格爾還覺得是他破壞了懸獄之梯的組畫,造成艾達尼絲的遺憾,初生深感可能性不是這麼。現下看樣子,他的競猜毋庸置疑。
艾達尼絲在看向任何人時,那眼眸睛裡,過眼煙雲太多的心思,也流失太多的睚眥,熱情且多情。
然而看向安格爾時,眼光大為莫可名狀。
這種紛繁心思裡,有氣憤,但並訛謬重大,更多的是驚呀、懷疑暨……探賾索隱。
很婦孺皆知,艾達尼絲關注的是安格爾這人,而訛整一件事。
“報我,你來遺留地的主義。”
艾達尼絲的響從那電爐上頭古雅的照妖鏡裡傳了出。
安格爾笑了笑:“一言難盡,實在我也有多疑團始料未及回答,毋寧……”
安格爾還沒說完,艾達尼絲就卡脖子了他:“你無資歷和我講論周關鍵,你也亞於身份落入留傳地。”
安格爾故無禮講理的神色也緩緩付之東流,嘴角翹起,帶著譏笑道:“從而,惟它獨尊如你,規劃離去鏡域,到來物資界,躬行狙殺我嗎?”
“我本來很盼望呢。”
“你是道我不敢嗎?”艾達尼絲眯觀測。
安格爾:“是啊,不然小試牛刀?”
安格爾以來,讓多克斯跟倆個學徒嚇得腹黑突突跳,但黑伯爵卻不用反饋。借使換做是他,連先聲奪人都決不會有,直接地處被阻擊與截殺裡面,他簡單易行率會上來,把那球面鏡砸成擊敗。
一番藏在眼鏡裡膽敢照面兒的人,還死皮賴臉談優惠待遇與身份?
絕頂,黑伯爵有如斯的底氣,終究他的人身但是時時能光降的。
而安格爾也敢云云批評艾達尼絲,卻是讓黑伯爵再一次的毫無疑問,安格爾必有先手。
如此這般居功自傲,風流雲散先手才怪。

优美都市小说 超維術士 txt-第2792節 全軍覆沒 长嘘短叹 千难万难 相伴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耿鬼的乘其不備比聯想中來的又更快。
安格爾藍本是說,他倆前赴後繼上揚,在半途耿鬼也好事事處處對她們實行掩襲,但讓他沒想開的是,他倆還在出言時,耿鬼的偷營便已臨。
莫盡數的前沿,地域剎那間開啟了一番洞。
雄居進水口上面的瓦伊與卡艾爾,比不上做到盡數屈服,就墜向洞中。
安格爾和多克斯都機要時空響應到來,她倆一人一下,安格爾備而不用趿卡艾爾,多克斯則牽引瓦伊,盤算將他們從洞中拉回頭。
学霸女神超给力 小说
唯獨,衰落了。
而地面的出口兒並瓦解冰消關上,反之亦然幽靜敞著,本來看不出它才鵲巢鳩佔了兩個私。
安格爾和多克斯互覷一眼,之後做成均等個行動,俯首稱臣看了看諧調的手。
他們很猜測,前面抓住了瓦伊與卡艾爾,可知何故,誘惑他們的手驟沒了力。
這種備感就像是失血成千上萬之後,顯示的血枯病景,兩手手無縛雞之力且發軟,縱然抓緊拳頭都使不奮發。
也幸虧所以,他倆不畏抓住了瓦伊與卡艾爾,可竟是冰釋將她們拉返回。
但飛的是,在瓦伊與卡艾爾掉入洞中後,她倆眼前的力接近又修起了?
多克斯回返攤掌與捏拳,細目靡普的問題,眼光遙的看向了冰面那一仍舊貫泯滅幻滅的出口。
“該不會是者洞搞得鬼吧?”多克斯掉對安格爾道:“你摸索用力量性的形式拖曳我,我去其一洞前搞搞。”
安格爾尚未猶豫不前,間接從手掌伸出數道幻肢,拴在多克斯的腰間。
肯定流水不腐且麻煩脫帽後,多克斯一逐次南北向坑前,四呼一口,掉以輕心的先探出了局……
單純,還沒等多克斯實行起試探,地洞並非預計的彈指之間增加。
放大的面碰巧能將多克斯所處地方給圍魏救趙。
而多克斯在在先全數尚未倍感不折不扣要命騷亂,逮浮現前腳久已空洞的上,佈滿人就終場往下掉。
多克斯刻劃排放奮發力,不比場記。
又試圖用魅力牽肉身虛飄飄,毀滅效益。
多克斯甚或想啟用血管來粗魯打破管束,可他能感覺到小我部裡血緣,卻無論如何都啟用絡繹不絕。好像是,血管長入了沉眠。
和諧原原本本能力都磨滅成果,多克斯不得不寄盼於安格爾拴在他腰間的幻肢。
不過,幻肢就像不留存般,趁熱打鐵多克斯一切落後墜,歷來付之東流點子聊天兒力。
多克斯只可直眉瞪眼的看著投機距風口更進一步遠……末梢,徹的墜落進了“絕境”。
多克斯跌落此後,虛浮在空中的黑伯翻轉用“鼻腔”對著安格爾:“是力不濟化?”
安格爾沉凝了一會,搖動頭:“我能覺得幻肢消退被弄壞,只是,好像前頭我的手相同,倘然坐落進水口上方,全份力蕩然無存。”
安格爾的話,讓黑伯想到了先聰明人控制對幽奴的才幹形貌。
——幽奴的侵佔老大奇異,疏忽全路守護,設或你地處它沉沒的限制,國力再強也不行。
而今,獨目大寶效幽奴的力量,也落到了恍如的功用。
不怕是被名為同階最強的血管側神漢,在那排汙口上面,都泯滅絲毫還擊之力。
這種才智誠然很特殊也很攻無不克,但更讓他倆小心的是,之井口的增添幾乎別動靜,低位毫釐力量逸出。
而耿鬼家喻戶曉也在放水,為取水口萬事都遠非開啟。
假如它虛掩閘口,以後湮沒無音的在他倆時下關,那他們別說抗擊,連反映的時都一去不返。
頭裡惟聽智多星擺佈說幽奴的隘口巨大到連他都膽敢落入,當時還自愧弗如光榮感,本幽奴的稚童耿鬼,只低仿的依傍了剎那間幽奴的出口兒,他們就險些要丟盔棄甲。
這會兒,她倆總算大面兒上智多星宰制再行誇大要膽小如鼠了。
光,這種程度的鳴鑼喝道,他倆僅只膽小如鼠靈光嗎?
看著網上那不比亳氣味曝露的洞口,黑伯爵哼唧道:“此次由我來試,你矚目洞察木板。”
話畢,黑伯的鼻從墊著的膠合板上剝離,紙板則冉冉的飄到安格爾的即。
安格爾此時還迷濛白黑伯的意向,多少疑慮的看向人造板。這一看,卻是察覺了鐵板漂流現了高低的能條貫。
安格爾仰頭看向黑伯。
黑伯爵:“我對魔能陣不習,但我將這內外地皮裡承接的力量理路都及時消失在了擾流板上。這種術法喻為‘大靜脈筆錄’,這種紀錄有普天之下之力的維持,不會因為我闖禍而泯滅。”
“你要工夫細心石板上的翅脈轉化,無限血肉相聯四下裡的魔能陣境況做論斷。設這舉措沒用,也毫無自餒,咱不可再想另外主張。”
或是是涉嫌剩地,黑伯爵在遺蹟尋覓時的插手度盡人皆知比曾經要高居多。
用地脈記錄的不二法門,匡扶安格爾去做魔能陣力量駛向的判,以此來找尋破解地洞的解數,這一目瞭然是黑伯深圖遠慮後的公斷。
而要得這一步,一定特需有人先觸景生情地洞,別樣人都曾經掉落地窟,故此黑伯擬切身來。
“老人家,稍等轉瞬。”馬上著黑伯將參加風口,安格爾緩慢叫道。
遜色做任何評釋,安格爾拿著線板,發軔與附近的魔能陣舉辦比對。比對從此,又握了一下陣盤,置於魔能陣的一處力量居民點。
擾流板上的能脈迅即發覺了變化無常。
看著纖維板上的映象,安格爾想了一忽兒,緊握雕筆在空蕩蕩纖維板上寫著一道道領魔紋。
用外接陣盤作誘導,是以便更是的考核魔能陣的更動。以,安格爾也想做一度測驗。
等做完這一後,安格爾這才對黑伯道:“完美無缺了。”
黑伯爵不明安格爾做了該當何論,但他深信不疑安格爾有諧調的咬定。黑伯爵也風流雲散多問,直接給對勁兒套了一全豹大地電場,便躍到了坑空中。
黑伯爵所創立的地交變電場,所以減弱續航力骨幹。
既然如此地窟要將人拉上來,那大地磁場的驅動力就能將人拉回地。
以黑伯爵的才幹,刑釋解教的地面力場服裝眼看比平凡的舉世神漢不服成百上千,斷然落得了真諦級。
就安格爾入土地電場,一經遜色厄爾迷的幫扶,他也會被衝擊力攝製。
然而,當黑伯爵過來坑長空時,那勁到出彩讓安格爾寸步難移的大方交變電場,卻幾分感化都一去不復返起到。
即若強如黑伯爵,也從長空跌落。
安格爾觀覽,應時放下五合板,起始察著中心的能量眉目路向。
看著刨花板上的筆錄,安格爾的眉梢微皺,全球電場老的能量漂浮大幅度,然而當它的關鍵性,也儘管黑伯,趕來出糞口地址處時,五湖四海力場的力量頭緒蹊蹺的熄滅了。
是脈絡消逝,而非能量付之東流。
能量仍然在,但獲得了脈絡,好似是觸礁的長空麵包車,只會毫不文法的落下。
正蓋地穴這好像撒潑習以為常的才華,讓安格爾眉峰緊蹙上馬。
泥牛入海了壤交變電場的護佑,黑伯絕不殊不知的墜入到了坑正中。
安格爾則盤腿坐在街上,馬虎的瞻仰著謄寫版上的力量條貫南翼,又時時的站起身,駛來外接陣盤前後,再度放下雕筆寫。
期間少數點的昔時。
約三秒後,安格爾謖身,付諸東流秋毫夷猶,縱步一躍,跳入了地穴之中……
跟腳當下一黑,安格爾倍感相好消亡了兩一刻鐘的失重,待到站住時,他既還出現在了耿鬼的隊裡……也哪怕那黑燈瞎火的半空中裡。
……
是半空中還是漆黑雷打不動,但,和事前安格爾和卡艾爾待在此間時的情況例外樣的是,沉靜進度卻是翻了一個。
抑或說,設若有多克斯消亡的地區,就少不了轟然。
“耿鬼啊,你瞅這邊,發黑一派的,你就沒想過扮裝美髮?掛個照明燈,擺一番暗紅漆木的報架,再搞一個火盆與壁毯,配上軟塌塌的大課桌椅,邊烤著明火邊停歇、翻閱,無煙得很如坐春風嗎?”
耿鬼一去不返說,固然有多克斯一刻的四周,就使不得少了瓦伊的音。
千年覆闌珊
瓦伊:“此處連個透風的窗戶都毀滅,還炭火呢?你想把人憋死啊?”
多克斯:“耿鬼是能體的浮游生物,憋不死的。”
瓦伊:“假諾是力量浮游生物,那外界的坑道算呀,強烈是有物資界的肌體的。”
議題,多克斯和瓦伊差一點同期看向耿鬼,意思是想耿鬼來評評工。
但耿鬼也不笨,很分明先頭這兩人唱和,類相互爭辯不下找它評分,然則是在探索它的虛實完了。
因為,耿鬼也隱祕話,只浮游在長空靜寂等……待末了一期人的趕來。
沒過多久,耿鬼就發覺到了安格爾的氣。
固它是在俟安格爾,但真隨感到安格爾至,耿鬼兀自稍稍稍為如願。真相,安格爾也走入地穴,意味著這一撥人片甲不回。
假定心餘力絀破解,就只可採取破壞。而耿鬼最不想探望的,視為搗鬼。
即耿鬼自負親孃的實力,可這群人在智多星主管的罐中,都不對老百姓,真若是種種底子全出,慈母即使不死也會受傷。
耿鬼是切切不甘走著瞧內親被俱全損的。
它今朝仍舊放在心上中想想著,要不然將親孃的本事反面封鎖入來,讓她們去領會……亦大概,舒服把她們配到鏡域,永恆深陷在空鏡之海。
耿鬼在合計的早晚,安格爾的線路久已被一起人探望。
多克斯無意就想要嗤笑“你也來了”,但沒等他出口一會兒,耿鬼就先一步的道:“凋零了?”
安格爾手環胸,靠在垣上:“從最後來看,全數都被抓了,這真到底負了。僅僅,也舛誤實足付之一炬條理。”
耿鬼眸子一亮:“噢?你已有形式了?”
安格爾笑了笑泥牛入海對立面報,然扭看向另畔。
他所看的系列化,不及另外人,即便一頭空蕩蕩的牆。固然,安格爾卻是對著這別一物的牆言道:“是獨目二寶吧?要出去見一方面嗎?”
“獨目二寶?”專家一愣,“它也在這?”
人們紜紜往安格爾所指的主旋律看,卻並從來不相全份的實物。不畏黑伯爵,輾轉以能量意見去看,也不曾全的展現。
安格爾是在嚇?
可而是唬吧,怎麼會這一來精準的對著一個向。
安格爾的眼力就沒移開過,表示他是實在覺得,在者系列化有一期全副人都石沉大海目的……獨目二寶。
緣獨木難支鑑定真偽,眾人看向浮泛在半空的耿鬼。
但,耿鬼不比啟齒,也看不任何神。但前一秒耿鬼還在和安格爾對談,冷不丁就不啟齒了,這點子也是有貓膩的。
氣氛在忖量的數秒後,聯合比耿鬼越加不振的音,在黢的時間裡叮噹。
“你很銳敏。我大意你何等意識我的,但我很駭怪,你緣何要把我點下。”
繼語音的響起,一個墨色的球體面世在了那面何事都消退的垣前。
安格爾原來已想探口而出:新的鬼斯!
但想象到耿鬼頭裡對二寶的形貌,他援例忍住了。
止,從獨目二寶上場的非同小可句話,就完美無缺看出它和哥哥完好分別。
安格爾將它點下,實則是在顯示燮發明你了,是一種逆勢權的佔取。如其二寶張嘴打問,安格爾是為何發生它的,語句權骨幹就在安格爾眼前了。
可二寶的反詰,卻是徑直等閒視之了安格爾挖掘他的立體感,反過來奪取話權。
看著二寶注目著我的眼光,安格爾上心中欷歔一聲:公然,聰明人主管沒說錯,獨目親族裡最須要著重的,儘管這心性深奧的獨目二寶。
安格爾:“在一番已知悉人的室裡,乍然多出一個不清楚的異己,該當何論說也要言問問吧?”
獨目二寶:“你叫出了我的諱。”
誓願是,你時有所聞我是誰,為此這好容易“不知所終的第三者”局面嗎?
安格爾笑哈哈的道:“就像是我首次次看到耿鬼時,我猜出了它是誰。一致的,對你,我亦然猜的。”
“對了,耿鬼視為獨目祚,我為它取的諱。你需要我也幫你取一番嗎?”
獨目二寶緘默霎時:“不須,我的名……很好。”
安格爾外部蕩然無存神情,但滿心卻是暗笑,他就瞭然獨目家的三寶,都對團結諱多多少少偏見。但竟是幽奴附和的,其行動子輩,也只得認了。
也正因觀展來這一些,故而,安格爾才存心如斯提。
果,獨目二寶在說到己名字“很好”時,低調都多多少少繃不了了。
“是麼,事實上我也覺著二寶以此名毋庸置言。”安格爾笑眯眯道:“不分明,二寶豁然來這會兒,也是坐那位交予的封阻職分嗎?”
在獨目二寶被親親熱熱的斥之為“二寶”而心思大崩的辰光,安格爾得手的拿回了發言權。
而獨目二寶,原因名的貫串破防,也千慮一失哪門子語權了,只禱安格爾拖延把名這一撥課題給帶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