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m6n1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戰錘神座 txt-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卡拉德雪夜斬雙將看書-7kify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就在人类军队正在陷入绝境的时候,11月份,基斯勒夫的天空突然开始下起了大雪。
11月4日,基斯勒夫全境下雪,整片土地瞬间被雪国笼罩,气温骤降,瞬间从零上温度下降到零下二十度左右。
北方军团的元帅劳恩望向天空,只见鹅毛般的大雪倾盆而下,漫山遍野的泥土、树木,远方的群山都被白雪浸染,劳恩惊讶地伸出手,握住白茫茫的雪花,随后,这位北方军团的元帅露出了狂喜的表情。
“是雪!是雪!基斯勒夫下雪了!”
“大雪万岁!熊神厄孙正在庇佑我们!”
“下雪了!下雪了!”
全军欢呼!
在这一刻,布列塔尼亚的老近卫军,帝国的大剑士,埃斯塔利亚的决斗者,还有提利尔的佣兵们一齐欢呼。
在这里一刻,所有人类军队一齐高声赞美基斯勒夫的大雪,一齐高声赞美基斯勒夫的冬将军!
老近卫军们大喊着太阳王护佑,这些百战老兵们全都事先准备好了过冬的棉衣,而且还人手一个维罗妮卡魔术工坊出产的“暖宝宝”。
身上挂着铁十字,颅骨和狮鹫图案的帝国大剑士们欢呼不止,他们准备好了。
劳恩很快就接到了一个好消息,独龙城矮人位于卡扎西恩的四千人军队已经带着物资前来接应他们,后勤补给跟上了!
同时,英勇的乌果尔骑兵们也保护了人类军队的两翼。
不能再等了!劳恩当即下令,前进!必须立即夺回维捷布斯克!
而在后卫部队,卡拉德和罗科索夫斯基也在商量要如何摆脱不败者阿巴尔和苏尔萨-伦克。
大雪纷飞,罗科索夫斯基坐在营帐里面,端着热汤,罗帅认真地对着卡拉德说道:“阁下,我们的机会只有一次。”
“只有一次?”卡拉德皱眉不止。
“是的,只有一次,就在不败者军团和诺斯卡军团汇合的第一个晚上。”罗科索夫斯基用手指着后卫部队后方:“我认为只有一次机会,大雪、进军不利、月黑风高,夜晚扎营的时候突然遇到有人杀入,会发生什么事情,我的阁下,你一定清楚,我们必须快准狠,最好还能够一口气干掉目标,否则我们的结局只有失败。”
“我知道。”卡拉德点头,这位名满天下的圣域大圣杯,莱恩信赖的元帅打定了主意:“康斯坦丁ꓹ 你可敢跟我一起夜袭?”
“为了厄孙!阁下,请下令吧。”
“行动代号——海狮!”
当天夜里ꓹ 两支汇合的混沌军队,不败者-阿巴尔和苏尔萨-伦克果然正如罗科索夫斯基所预料的那样,出了问题。
原因很简单ꓹ 不败者-阿巴尔是一位恐虐冠军领主,骑着血肉猎犬ꓹ 被恐虐钦定给艾查恩的混沌领主,协助艾查恩灭世之用。
然而艾查恩嫌弃阿巴尔实力很弱(圣域初阶)ꓹ 既不派给他大量的军队ꓹ 也不交给他重要的任务,基本上无视他,阿巴尔非常愤怒于艾查恩的轻视,于是亲自率领军队南下,艾查恩也听之任之不予理会。
这让阿巴尔感到了羞辱,但对方可是永世神选,毫不客气地说艾查恩一剑就可以秒杀阿巴尔ꓹ 于是这位恐虐冠军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苏尔萨-伦克的身上,这位诺斯卡蛮族大领主当然不愿意自己的军队被兼并ꓹ 双方会师的一瞬间就剑拔弩张ꓹ 关系极度紧张并爆发了数次械斗。
入夜之后ꓹ 在大雪中ꓹ 两支混沌军团各自扎营,数万混沌军队的营盘看起来无边无际ꓹ 蛮族人披着毛皮ꓹ 聚集在一起烤火和吃肉ꓹ 混沌勇士们沉默地站在冰雪之中,等待着继续前进的命令ꓹ 恶魔和战獒们饥饿的吼声响个不停,混沌食人魔们大声地嚎叫,表示要吃肉,要吃更多的肉并开始攻击他们见到的任何敌人,形形色色的混沌巨人和混沌卵聚集在一起,它们衣不蔽体,拥挤在一块,没有智商地互相推搡和打闹。
零下的气温和大雪令蛮族军队和混沌军队也陷入了麻烦,他们行动缓慢而且无序,在大雪中找不到自己的酋长和领主在哪里,到处都是白茫茫一片,混沌本来就非常松散的军队结构已经基本上瓦解,而野兽人辅助军们更是冻得瑟瑟发抖,饿得饥肠辘辘,随即开始零散行动,试图去附近的村庄寻找补给。
因此,当卡拉德和罗科索夫斯基率领着精挑细选,饱食一顿的精锐勇士们摸黑出现在混沌营盘附近并开始发动奇袭之时,整个混沌大军震动。
深夜炸营!所有蛮族人和野兽们全都从梦中被惊醒!
“一定是苏尔萨!该死的诺斯卡佬嫉妒我的地位和力量!”不败者-阿巴尔愤怒地骑上了自己的鲜血猎犬,他怒喝着命令自己的亲卫队,一队恐虐混沌勇士立即出发,他要亲自取下苏尔萨的首级献给恐虐!
“该死的阿巴尔,混沌诅咒你!”另一边,苏尔萨也认为,阿巴尔白天吞并自己的部队不成,搞什么深夜进攻,就是打算吞并自己麾下的军队,诺斯卡大军阀当然不甘心于屈居人下,他立即命令麾下的野心冠军勇士们跟随自己杀向阿巴尔的大营!
双方上来就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一开始诺斯卡人还有些克制,但阿巴尔麾下的不败者军团可考虑不了那么多。
恐虐从不问鲜血的出处!
很快,一场炸营瞬间就变成了全面火并!两个混沌大营战火漫天,本就极端不信任的混沌军队扭打和厮杀在一起,只为向他们的黑暗主子献上自己的礼品。
在不远处,卡拉德和罗科索夫斯基的一千人冷眼望着一切。
果然,罗帅的计划成功了,混沌真的炸营了!
即使是卡拉德也不得不承认,罗科索夫斯基这位元帅真的是特别擅长战役战术,他缜密的军事计划和大胆的策略总是能够带给卡拉德惊喜,然而同样,罗帅也是个军事投机者,他的军事计划意味着卡拉德要亲自率领仅仅一千人的军队,去冲击两个混沌军团的营盘!
“前进,为了女士!为了布列塔尼亚!”卡拉德举起骑枪,一马当先,士兵们一齐发出了惊人的吼声,跟着卡拉德这位无双勇士一起,大家愿意。
尝到第一滴血的是贝利亚,这位第一近卫枪骑兵团的总政委在冲锋的过程中看到了一个挥舞着斧头的蛮族人,贝利亚不慌不乱地抽出木精灵弯刀,一刀就在这个蛮族勇士的身上砍出了一道六十厘米的血口子,那个蛮族人躺在了地上,随即被马蹄淹没。
骑兵们冲过敌阵,敌人看起来无穷无尽,唯有卡拉德的旗帜始终如一,在这个混乱的黑夜之中,谁也不知道谁,谁也不认识谁他们要做的,只是将一切都砍碎!
一场激战之下,不断地有人倒下,不断地有人顶上,更多的人纠缠在一起,卡拉德亲自率领着军队冲锋,一路所过,所向披靡,无可抵挡!
即使如此,人类军队的数量依然不多,很快,卡拉德他们就被混沌军队包围了,可卡拉德也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他如一颗流星一般,直冲向一群全身重甲的混沌勇士,身后的金杯披风在夜空之下猎猎作响,杜兰戴尔的翻飞令人眼花缭乱,卡拉德毫不留情地收割着混沌勇士们的性命,同时,全身浴血的卡拉德眼睛一眯,举起了手中神剑。
獵人同人新的伊耳迷
我发现猎物啦!
刚刚击退阿巴尔的诺斯卡大军阀苏尔萨怒吼一声,示意自己接受冠军对决的邀请,蛮族大军阀不顾自己刚刚被阿巴尔所伤,他手中巨斧和卡拉德的长剑交锋在一起,一场由技艺和残忍组成的表演在蛮族大营中炸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罗科索夫斯基此时也全身是血,罗帅奋力将骑枪送入一个蛮族人的胸口,见到长枪折断,他毫不犹豫地抽出了自己腰间的木精灵弯刀,挥刀将一头说不清楚是什么生物的野兽人砍断了脖子,正打算下令重新集结部队的时候,整个战场传来一阵惨叫声!
万军阵中,卡拉德傲然而立,加拉门特侯爵举起了苏尔萨的头,用最高的嗓音吼道:“以女士之名!”
为了避免大家看不清楚,卡拉德甚至直接从一个混沌勇士的身上“借来”了一个手臂和火把。
诺斯卡人见到大军阀居然这样就死了,顿时大溃,卡拉德见目标达成收起苏尔萨的首级,下令朝着西侧突围,然而才冲到一半,加拉门特侯爵发现周围只剩下不到一百人,剩下的士兵们已经被不败者阿巴尔带着人包围了,见到卡拉德想要撤退,那些巴斯托涅的士兵们着急地大喊:“我的元帅,你要抛弃你的子民么?”
卡拉德稍一犹豫,立即调转马头,无视了贝利亚的劝诫,大吼道:“布列塔尼亚人,绝不抛弃任何手足,我的兄弟们,跟我来!”
说完,卡拉德再次翻身杀入敌阵,不败者-阿巴尔见猎心喜,他听过卡拉德的名字,于是下令所有人都滚开,他要亲自对付卡拉德。
“你不该来送死,凡人,你是个勇士,我会给你一个体面的对决。”阿巴尔认真地举起了武器,恐虐冠军领主难得地露出了尊敬的表情:“我听说过你的名字,卡拉德-德-加拉门特,你杀了艾斯林,他是一位勇士,你也是。”
“滚出我的土地,混沌杂碎,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我以女士之名发誓。”卡拉德淡淡地说道。
随即,一场伟大的冠军对决再次在大营中上演,卡拉德对阿巴尔。
双方在一阵试探之后很快就进入了状态,数百次交锋和招架、格挡之中,阿巴尔立即抓住了机会,卡拉德手中的杜兰戴尔为了斩开阿巴尔的肩甲发生了偏转,仅仅只是切开了恐虐铠甲肩部的一块黄铜之铁。
重生星光璀璨
卡拉德见一击不中,立即握紧双拳,他的拳头朝着阿巴尔的脑袋砸去,恐虐冠军领主的头盔一角被当场砸飞,布列塔尼亚元帅的这一击力道之大足以将一个混沌勇士的脑袋从脖子上轰飞出去。
阿巴尔赶紧闪开了这一击,恐虐冠军领主心中狂笑,他找到了机会,带着锯齿的恐虐魔剑直取卡拉德的胸膛,这个圣杯骑士身穿板甲?不怕,血神赐予的魔剑岂是凡人盔甲所能抵挡?
卡拉德知道这一击就够刺穿他的心脏,圣域大圣杯却没有一点慌乱,他只是伸出铁手,握住了剑刃,恐虐魔剑的剑锋瞬间穿透铁手套并割开了几个浅浅的口子,将卡拉德的手掌割伤,然而就在阿巴尔震惊的目光中,恐虐魔剑在卡拉德的板甲胸口止步不前。
恐虐赐予的魔剑,无法击穿这个骑士的胸甲?
“为你犯下的一切罪恶付出代价吧,崽种!”对此卡拉德并不感到意外,他身上的这套可是矮人独龙城葛朗尼大师级坚固、迅捷、抗魔符文全身振金板甲,淡淡地说道:“我们将永远抵抗里面,直到世界毁灭。”
“万物终将归于混沌,这是世界的宿命!”不败者阿巴尔愤怒回击:“我们会毁灭你们说珍视的一切,我,不败者阿巴尔,会为吾主夺下你的首级!”
“不。”
卡拉德的声音中带着亘古不变的坚定,他大吼一声,举起了杜兰戴尔,剑刃之上爆发出了无比刺眼,将整个天空都照亮的明光!
“你没机会了!”
“啊啊啊!”不败者阿巴尔被超高强度的刺目明光闪得几乎瞎了,恐虐冠军瞬间失去了一切视野,更是情不自禁地下意识伸手试图捂住自己的眼睛。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凝固了,随着亮光消失,一个血红色的头颅从明光散去之处掉了下来,落在了地上,鲜血狂喷,头颅在雪地中滚了几圈,不再动弹。
“以女士之名,不败者阿巴尔,败了!”
卡拉德的吼声响彻天际。
星客大時代 清山映寒
人类军队士气暴涨,混沌军队士气大跌,卡拉德再次挥剑杀入敌阵中,数个来回无人可当,所有被困的人类军队全部被救出,然后卡拉德带着人扬长而去,没有任何混沌军队胆敢前来追击。
僵屍侍衛萌噠噠
这一夜,人类军队阵亡300多人,混沌军队伤亡5000多人。
一千破三万,凭借着这场军事奇迹,卡拉德的后卫部队勉强击退并摆脱了追兵,而领主被杀的两个混沌军团士气全失,只能后退到普拉格休整,并被维利奇轻松吞并。
另一边,劳恩那里也传来了好消息。
在齐膝深的大雪中,劳恩率领的人类军队苦战三日,终于从混沌军队的手中夺回了维捷布斯克,这是一场无比艰难的胜利,而且劳恩没能阻止混沌军队在撤走之前,摧毁了一座至关重要的浮桥,没有这个浮桥,军队要绕好长一段路。
此时,埃尔夫利克-基涅武夫还剩10000人的军队已经在河对岸布防,巨魔王索隆格听到能狙击人类军队,也带着巨魔军团正快速赶来。
更糟糕的是,林斯克河的河面非常单薄,根本无法过人。
就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候,乌果尔骑兵们再次拯救了布列塔尼亚人,本地人告诉劳恩,在河流上游的一个地方那里河面较窄,水流也不是很急。
劳恩没有犹豫,他当机立断,首先分出一部分的部队佯装要从南部的林斯克河下游渡河,吸引混沌军队注意,同时自己率领主要部队从上游渡河,借由特蕾莎全力冰冻河流制造快速通道,并以此制造浮桥。
基涅武夫被愚弄了,库尔干军阀立即转移阵地在下游南岸布防。
嬌寵小甜妻:壞壞老公是匹狼 木清影
3个农奴步兵团共3000多人被劳恩下令朝着基涅武夫的库尔干军团发起自杀性冲锋,几乎全军覆没,最终只有19个人得以幸存并回到了厄伦格拉德。
事后,他们被太阳王莱恩破格全部授予骑士头衔并亲自授予特等圣杯勋章,但其中7个人都在一年之内因为极寒状态中留下的病痛和刀剑创伤的折磨中去世了。
等待库尔干军团发现问题时,上游的劳恩主力部队此时已经全部完成了渡河并建立好了阵地准备防守,而在基斯勒夫的大雪之中,混沌军队速度迟缓,而且缺乏协同作战的能力,导致没能够击破劳恩的防线,双方陷入僵持。
而就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帝国的援军抵达了,霍克领选帝侯艾德布兰德和奥斯特领沃尔芬男爵,瓦西里-冯-茹科夫联合率领的约15000多帝国军队赶到了前线,这支生力军的加入瞬间扭转了战场局势,基涅武夫的库尔干军团被击溃,蛮族大军阀被劳恩所杀,而索隆格的巨魔军团见状知难而退。
最终,开始撤退第35天,维捷布斯克战役结束后的第3天,劳恩在这里等到了卡拉德的后卫部队,人类军队撤退进入厄伦格拉德的势力范围,卡拉德亲自确认没有落下任何一个伤病号或者散兵,元帅最后一个过河并下令将浮桥拆毁。
偽鈔帝國
维利奇一方面知道敌人强硬难以击败,一方面也似乎对这个成果心满意足,奸奇神选趁机吞并了除巨魔军团以外的所有混沌军团,他麾下的军队数量已经膨胀到了80000人以上,于是咒世者下令暂缓进军。
从普拉格撤退的人类军队也从约60000人减员到了不足40000人,此时基斯勒夫得气候已经到了零下37度,极度寒冷的情况下,双方都无意再打下去了。
劳恩正式下令,蒸汽机计划启动。
厄伦格拉德的所有人类军队、居民和独龙城共计113000名矮人,将趁着这几个月混沌攻势减缓的时间,分批撤退到旧世界各处。
萌萌捉鬼師
布列塔尼亚方面,劳恩的北方军团、和独龙城矮人们,将跟随着卡拉德的大陆军,时隔多年之后,全部撤回布列塔尼亚本土。
…………我是蒸汽机计划的分割线…………
远在布列塔尼亚的太阳王莱恩看着从厄伦格拉德发来的具体战报,忍不住夸奖道:“好!一千破三万,雪夜斩双将,混沌大营数进数出,所向披靡,卡拉德一身都是胆也!”
“该做的,我们都已经做了。”看了一遍战报,莱恩微微点头:“接下来,就看帝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