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qm97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蘭若仙緣討論-第四九八章 千手佛掌讀書-46qnp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无生早有准备,佛掌一挡,那血元穿过了佛掌,却一下子撞在了发出金色火焰的佛剑之上,却不曾想到那一点的血珠遇到佛剑便一分为二,分从左右两个方向直奔无生而来,似乎是活的一般。
无生左手收回,佛光收敛,有一点火焰在掌中燃烧,然后变成了一片。
一只佛掌,两粒血珠。
半空之中,一只佛掌化为两只,两只化为十只……
他周身一片佛光,一片金焰,一片佛掌。
千手佛掌,
深宮棄妃:皇上別過來
那一分为二的血珠碰到了佛火之后一下子展开,一化为万,两颗血珠各自化为一片血水,从左右两侧一下子将无生包裹住。而后有万道金光从其中蹦射而出,将那血水不停的割裂。
耽美魂附之葉洛曦 皇旒貓咪
老婆你敢逃 南纖
佛光化火,佛火如剑,亦如电。
两粒血珠化为一片血水,其中又蕴含着无数的血珠,这片血水就仿佛是活物一般,分了又合,合了又分,分分合合不断重复。
它们试图破开无生周身的佛光,那佛光却是稳定持久,不灭不休。
妙醫聖手
若是上一次入阵的时候,他有可能无法持久挡住这般无孔不入的血水,但是现在则不同了,经过了琼州雷电的洗礼和锤炼,无生能在雷暴之中保持金身不破,此时也有了抵抗这血水的底气。
他收回了右手,
血雾如长河决堤,就要冲出来。
嗡,一座金色九层佛塔挡在的那破口之处,空虚和尚进到身前,接替无生挡住了那血雾。
那一团包裹住了无生的血水在不停的变化,突然其中分出两团,朝着不远处的空虚和尚而去。
空虚和尚急忙一步闪开,并指成剑ꓹ 一道长虹飞出将那两团血珠定在半空之中,那两团血珠在那长虹之中不断变化ꓹ 时而化为恶鬼,时而变为罗刹,时而变为美人。
阿弥陀佛ꓹ
空虚和尚念了一声佛号。
无生有大日如来真经护身,不惧那血元入体ꓹ 他则不同,就算是修行了入梦之法ꓹ 大罗心经ꓹ 元神被锤炼的异常强大,但是终究是不能够克制这源自幽冥血海之中罗刹王的血元。
这么难缠的东西还是交给自己的徒弟去处理吧。年轻人吗,身上的担子就要适当的重一些。
此时,被血水包裹住的无生,身外法身在与他的身体相合。
法身即我身,我身即法身。
高可万丈擎天,小可微尘不见。
佛光可为剑ꓹ 可化火,可成雷。
那团血水之中包裹的不再是一个人ꓹ 乃是一团火ꓹ 万道光ꓹ 乃是一轮大日。
除了苍天ꓹ 没什么能够裹住大日。漫天的乌云不行,幽冥血海也不行。
不知过了多久ꓹ 嘭的一声ꓹ 那团血雾最终无法承受住大日如来真经与如来佛掌两门佛门至高神通的威力ꓹ 一下子破碎开来,接着化为一片血水ꓹ 漂浮在这罗刹王的头顶附近。
无生一掌推出,他的身后出现一尊金身法相,跟着出掌,那佛掌起初如一扇门,却在不断的变大,而后如一座山,一下子将罗刹王的头颅的破口出不断汹涌而出的血雾封住,佛光如万剑齐飞,如天火落地,不停的灌注其中,和在里面尚未彻底的消散的雷火一同破坏着这罗刹王的头颅。
大阵之中的血雾不断地旋转翻滚,朝着罗刹王聚集,朝着无生和空虚呼啸而来,好似洪水猛兽。
空虚和尚用那九层玲珑佛塔护住了周身。
无生身后大日如来法相金身光芒万道,佛光浩荡,金光照射之处,血雾消融好似热血泼水,无法靠近他的身旁。
一攻一守,一守一攻。
一如前几次那般,这不是一时一刻就能分出胜负的。
这师徒二人在这大阵之中炼魔,随着时间的流逝,那罗刹王的头颅被一点雷火破开的伤口处不断的出现裂痕,像四周扩散,就好似震碎的冰面一般,半边头颅都是裂痕。
无生站在一旁,浑身散发着金色的佛光。另一旁的空虚和尚所吃这个玲珑佛塔护住周身,一只手并指成剑,一道道剑虹不断的从他手中飞出,落入那血雾之中。
1625冰封帝國
师徒二人通力合作。
兰若寺外面的佛殿之中,空空和尚盘坐在佛像前,口中阿弥陀佛。无恼和尚从外面走了进来,来到了跟前。
“师父,吃些东西吧?”
“我不饿,再念一会吧。”空空和尚道。
他不会什么佛经,在这里不过是求一个心安。他的师弟和师侄已经入阵七天了,还是没有出来,心中很是有些不安安。
“师父您不用太过担心,师叔和师弟两个人修为高深,不会有事的。”无恼和尚在一旁宽慰自己的师父。
“我知道求他不管用,就是图个心安罢了!”空空和尚抬手指了指高高在上的佛像。
九天之后,大阵之中,
後宮心計
血雾不再从那罗刹王的身体之中溢出,他那仅剩下的一颗头颅之上一个碗口一般大小的伤口,好似被人长枪刺破一般,一直深入道头颅里面,四周是蛛网一般的裂痕,向上一直扩散道天灵盖,向下到了腮部,这不单单是那一点雷火的威力,还有无生佛法的功劳。
这罗刹王的肉身里外都是一般模样,好似通体都是血玉,并无血肉筋骨,身体犹如玉石一块。
如果再有几点雷火,想必就可以将这罗刹王的头颅彻底毁掉了吧?无生心想。
这持续不断的炼魔,无生只觉得有些身心疲惫,再看看一旁的师父,脸色苍白的有些吓人,额头上汗水不断。
师父的身体得好好补补了,枸杞泡水,人参炖老母鸡,再加些羊腰子,嗯!
“师父,您没事吧?是不是有一种被掏空得感觉?”
“哎,上了年纪了,比不上你们年轻人了!”空虚和尚叹了口气。
“那种书要少看一些,伤身体的。”
“和书无关。”空虚和尚摆摆手,他看着那罗刹王头上那处伤口。
“无生啊!”
“师父。”
“你做的非常好,好的超乎师父的预料。”
先婚厚愛:權少的心尖寵
“师父过奖了。”难得空虚和尚如此夸奖一次,无生还真是有些受宠若惊啊。
雲臺風雲
“走吧,咱们出去,你师伯和师兄这段时间相比也很担心我们。”
他们出了禅房的时候,外面的天空正在飘着雪花,洋洋洒洒,下的不大,但是地上已经落满了一层,看样已经下了有些时辰了。
又下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