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y1j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1625冰封帝國 ptt-第十八章 孤星傳之三:白骨令(下)看書-lcteb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
伊瑞什大帐。
羊羔肉、奶酪、葡萄酒流水一样送上来,兔皮鼓、库布孜、风笛、竖琴(古哈萨克四大乐器)彻夜响着,露出肚皮的女奴不停表演着舞蹈。
伊瑞什当中坐着,他的两侧坐着雅安和哈菲兹,阿尔根苏丹哈马德、克烈部比官阿拉尔、乃蛮部比官阿拉坦、汪古部比官优素福分列两侧。
若是放在以前,雅安虽贵为大汗亲信,但在伊瑞什这样的玉兹苏丹大帐里也是没有如此尊崇的地位的,哈菲兹就更不用说了。
邪王,別對我用強 千煥1
醫聖傳人在都市
我有一個小黑洞 隱身蠍子
但眼下哈萨克汗国的形势比较微妙。
虽然十三岁的头克被立为大汗,不过明眼人都知道大权是掌握在眼前这位眉清目秀,看似人畜无害的宫廷总管手里,虽然他手里只有不到一万的近卫军,不过他却控制着大汗。
愛情九五折 靈草兒
一世決絕三世情 箋香墨痕
何况,雅安还是江格尔大汗的妹夫,是头可汗的姑父,原本并没有被江格尔大汗纳入白骨头序列,但在头克上位后,他做出的第一件事便是让自己的姑父雅安进入到白骨头之列。
于是,雅安就有资格担任一方总督,甚至升任苏丹也有可能。
而那哈菲兹代表着整个七河流域的部落以及东方军团,七河流域,在眼下是力汗国最好的牧场所在,在以前,东方军团基本上都是大汗的长子掌管的。
哈萨克汗国的上层也承袭了以前喀喇汗国的一些规制,比如正式的大汗称为阿斯兰汗,意思是狮子汗,而大汗中意的继承人则担任副汗,也就是博格拉汗,又称为公驼汗。
这样的规制,在以前漠北的回鹘帝国时就施行了,最后影响到西域诸国,并一直沿袭到现在,连出身尼布楚的尼堪也未能免俗。
但眼下头克继承汗位后,并没有像他父亲一样从自己的近亲中挑选博格拉汗来担任东方军团的总督,而是让中玉兹的苏丹加杭伊尔担任,但并没有任命加杭伊尔为博格拉汗。
哈萨克汗国的博格拉汗空缺!
眼下,除了加杭伊尔、塔什干总督加蓝托斯、伊瑞什,眼前这位宫廷总管雅安也大有可能成为博格拉汗!
推选博格拉汗,这才是伊瑞什、加杭伊尔先后发出白骨令的唯一原因,那什么“会聚一处,共商大事”纯粹是胡扯。
按照汗国的规矩ꓹ 博格拉汗本来是由大汗提名,各苏丹推举完成的ꓹ 若是各苏丹的票数相同,则由大汗一言而决,这也是因为汗国内部部落众多ꓹ 大汗的诸子成年后又分别代表着诸部势力,若是单纯由大汗直接任命ꓹ 势必在有些部落产生不满,算是一种古代部落“民主”。
薄情丈夫麻煩妻
在汗国的历史上ꓹ 博格拉汗也不是没有空缺过ꓹ 不过一般不会超过五年,因为那时无论是大汗本身,还是控制着大汗的人应该控制了整个汗国的局势,若是在五年里里还掌控不了大局,估计也多半被推翻了。
眼下,与头克关系最近的要算塔什干总督加蓝托斯,他是头克的堂叔ꓹ 在血脉上最近,不过在头克继位大典上加蓝托斯并没有出现ꓹ 这便犯了大忌ꓹ 他以麾下三万乌兹别克步骑寻求独立的迹象十分明显ꓹ 这在诸部中已经心照不宣了。
因为加蓝托斯这三万人由于要对付南面的布哈拉汗国、蒙兀儿汗国ꓹ 基本上没有参与与准噶尔汗国的战事,军力保持的非常完备ꓹ 是眼下汗国军力最强的势力。
故此ꓹ 当伊瑞什发出白骨令后ꓹ 根本没有预料到加蓝托斯的人会来,这样的人都是奔着大汗的位子去的ꓹ 对于区区博格拉汗又怎么会在乎?
加蓝托斯也有他依仗的东西,那就是整个布哈拉汗国,自从他担任塔什干总督后,与布哈拉汗国的王室已经深度联姻,牢不可破了。
但即便如此,狂妄的加蓝托斯还是派人来了。
今日的晚宴是第三日了,在雅安、哈菲兹两人抵达的那天晚上伊瑞什便接到了加蓝托斯的讯息,说他的人将会迟两日抵达。
有了这个承诺,伊瑞什反而有些忐忑不安。
原因很简单,加蓝托斯是纯正叶斯木汗一系,是最有资格接替博格拉汗的人选,手中的军力最强,财富也位居诸部之冠,如果他不能担任博格拉汗谁敢担任?
故此,伊瑞什、加杭伊尔两人先后发出白骨令不过是试探一下各方的反应罢了,当紧挨着塔什干的加杭伊尔得知自己的白骨令没人理会后立即放低姿态,派自己的亲信参加伊瑞什聚会,就是为了一旦受到加蓝托斯的攻击后自己不至于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邪魅總裁替身妻
加蓝托斯的人是今晚才到的,他也派出了他的大将,乌兹别克人哈达迪,一位年近三十岁的骁将,他掌管着加蓝托斯三万步骑中的五千重骑兵,一支全部由手艺娴熟的布哈拉工匠打制的板链甲、弯刀、火枪武装起来的强大武装,与其他人一样,哈达迪是加蓝托斯的女婿。
参加伊瑞什的聚会,却又故意延迟几日抵达,这里面的意思就值得玩味了,故此,伊瑞什虽然将正式的会商延迟了两日,不过却将哈达迪的座位安排在最外围。
哈达迪倒是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的意思,他一个人坐在末端,旁若无人般喝着葡萄酒,吃着羊羔肉。
哈达迪,据说是一个从希瓦汗国那里逃出来的骑兵,被加蓝托斯收留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与雅安一样,先是作为塔什干总督府的使唤侍从,后来慢慢帮着加蓝托斯打理内外事宜,后来还将女儿嫁给他,显然这也不是一个简单人物。
醫色偷香 西門吹牛
哈达迪今年才三十岁,身材高瘦,虽然都是出身宫廷,不过他与雅安却不同,面上寻不到一丝八面玲珑的神色,反倒是一幅悍将常有的凌厉之色溢于言表。
哈达迪除了会讲突厥话,还能讲时下在西域一带渐渐流行起来的汉话,听说是在希瓦汗国时学会的。
但哈达迪不是行商之人,在希瓦汗国时,先是汗国近卫军骑兵,后来因为得罪了权贵,带了少数人窜入周围的大沙漠,做了几年马贼,希瓦汗国虽然在西域诸国国土最小,丁口最少,不过战力却异常强悍,他们除了依靠阿姆河绿洲的粮食,对布哈拉汗国的劫掠是他们的最重要的财源。
萌寶9塊9:媽咪免費咬一口
故此,一旦得罪了汗国权贵,他们想在沙漠里安安稳稳待下去亦不可得,最后走投无路之下只得流浪到哈萨克汗国,最终投入加蓝托斯麾下。
这样的背景,也是大夏国密探的上佳培养对象。
哈达迪,会是那传说中的天狼吗?
“诸位”
时下,已到晚上十点左右,连续大吃大喝三日后,纵使伊瑞什城府深沉也有些坐不住了。
说话的是中玉兹克烈部的比官阿拉尔,他的声音低沉悦耳,这个声音一响起,音乐、舞蹈都停住了,除了哈达迪还在那里吧嗒吧嗒吃着喝着,所有人都停下来了,包括最尊贵的宫廷总管雅安和阿尔根部苏丹哈马德。
看到哈达迪的模样,阿拉尔的眉头稍微皱了一下,不过还是继续说道:“自从新汗上台之后,我部苏丹大人夙兴夜寐,一直在为汗国的前途殚精竭虑,眼下,东边的准噶尔乃汗国大仇,先汗也陨于其手,此仇不共戴天,幸亏其继任汗位的僧格威望不高,依旧在整合内部,否则在先汗归天之时,他们多半又要开启战端了”
“北面的索伦人势力最雄,非我国能独立抗衡,眼下大汗尚幼,我等托密子孙自然要为主分忧,一面面对大仇,一面挨着强敌,汗国该如何处之?诸位都是各部德高望重之人,望不吝赐教!”
这个场合下,谁也不会当出头鸟,阿拉尔此话一出,场中除了哈达迪那依旧旁若无人的吧嗒声,便没有其它的声音了,伊瑞什见状,便用眼睛示意乃蛮部的阿拉坦。
“咳咳…”
没想到此时那哈达迪放下了刀叉,用葡萄酒漱了漱口,又从怀里掏出一块白棉布手帕擦了擦手,然后在阿拉坦开口之前先出声了。
“赐教个屁,不就是推选博格拉汗嘛,苏丹大人何不明言?我家总督让我前来,事前有话,若是要推选博格拉汗,他推选加杭伊尔!”
“啊?!”
此话一出,所有的人都深感意外。
若是他推选自己也就罢了,没想到却将加杭伊尔推了出来!
加杭伊尔汗的代表哈菲兹也没有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出,之前他离开奇姆肯特时,加杭伊尔对他说过:“以加蓝托斯的为人,多半会事先置身事外,然后坐观大玉兹、中玉兹混战,自己最后再出马,以坐收渔翁之利,他是先汗至亲,最有资格担任博格拉汗,若是手里有白骨令或托密令,早就发出来了,还能等到今日?”
“故此,他多半不会参加伊瑞什的聚会,就算参加了,也最多随便派一个人应应景儿”
“他得代表若是推选他自己,你就大力支持伊瑞什,与伊瑞什等人一起孤立他,这样一来就在汗国内部形成抗衡加蓝托斯的同盟,那时,就算加蓝托斯恼羞成怒,我等身后还有强大的同盟军”
不过眼下的形势与加杭伊尔预判的完全不同,哈菲兹也是瞠目结舌,半晌才说道:“多谢苏丹大人”
他嘴里这“苏丹大人”自然是南方军团总督、塔什干苏丹加蓝托斯了。
一时,大帐里的气氛陡然紧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