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6q0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細胞監獄-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妖閲讀-o5g93

我的細胞監獄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監獄
“妖的问题我能解答。
不过……【锁与锁工】的问题,涉及到朝廷的机密。
也是我下来妖域后,一直想要探查的问题,至今没有找到答案。”
冻死骨-骆高承在谈及这项问题时,同样是一脸凝重。
他在下面这段时间自然也没有闲着,除了修炼《尸集.辅-僵肢》外,也在暗中追查世界真相。
“妖,实际属于《尸变令》的一种副作用。
自《尸变令》颁布时,据民间的一些书籍记载,当时由皇城上空升起浓郁的瘴气,甚至还形成了些许凶尸虚像……自那时开始,世界就在慢慢发生着转变。
嫡女有毒之神醫王妃 花多少
数十年过去。
與神婚:狂戀三千年
当空气里的瘴气达到一定浓度时,不再借助尸油与炼尸术,即可进行很‘自然’尸者复生。
只要在生前吸收足量瘴气的个体,死后葬于固定的坟区,经过一定时间的孕育即可自行开棺爬出,已尸者身份重新生活。
至此,尸国的雏形已基本成型。
同样的。
世界范围内的非人生命也在进行着呼吸,动植物在吸收空气后,肉体发生着一种不可控的妖化转变……期间也有不少生命就此死去,另一部分则成功转变为妖。
意识成型,同时获得「修行」的机会。
只是。
【妖】并没有僵者的统一性,也没有像《尸集》这样的经验分享,修行的速度要比僵者慢上一倍不止。
不过,就胜在它们数量极多,单纯通过庞大的基数来堆出大妖,甚至于妖皇级别的存在。”
“大妖?妖皇?大概对应着僵者里的什么级别。”韩东立即追问。
“大妖对应黑僵。
他们体内蕴藏着类似于黑僵的丹心,被称为【妖丹】……放在尸国里可谓是无价之宝。
正如我之前说的,妖物没有统一性与经验分享,往往一万只妖物里都见不着一只大妖。
能修成大妖的家伙,无一不是天赋极佳或进行过成千上万次的厮杀,各个都强大无比且统领着一个强大部族。
至于妖皇,我只听闻过一个传闻。
曾在尸国建立的初期,锁链与浮空尚未实现时便爆发过一次极其惨烈的战役。
一只超越大妖级别的【妖皇】在战役里给人类带来重创,甚至还将皇上强行掳走,全靠杜大学士以性命作为赌注,在计谋成功实施的情况下ꓹ 带领一支秘僵部队将皇上救出。
正是编写《浮尸内经》的那位大学士。
不过,传闻只是我偶然在市集上听一位神秘说书人谈及。
至于后续如何没有下文ꓹ 妖皇或死或生也是没人知道……也或许根本没有妖皇与曾经的战争,一切只是说书人杜撰的。”
“有点意思。”
骆高承的这番讲述立即勾起韩东的兴趣……若真有妖皇,那就必是【神话体】。
这么一来ꓹ 世界等级就有问题了。
『若有多位神话体坐镇,世界等级绝非「中型世界」ꓹ 但如果是「上位世界」,黑塔也不会让我触及……大概出当前世界处于一种‘过渡期’。
还有许多秘密需要挖掘。』
韩东继续问着:
“多谢骆先生共享情报ꓹ 妖物的事情我会加入到计划中的……大妖虽然很有趣ꓹ 但我还是更想先与同类接触。
骆先生是否知道其他躲藏在下面的重犯,尤其是被评为【七十二凶煞】的家伙。”
“这我还真不知道,生前我并不喜欢与他人打交道,基本上算是独断独行。
在遭到刑部的通缉后,我也在逃亡期间受伤。
来到下端的第一时间便找到这处不易被发现的妖窟,躲在最深处借着这里的妖物肉体,进行着《僵肢》的修炼。
这方面的情报你不应该询问这位「龙景方士」吗?”
话题一转ꓹ 陈欣莹则从机械躯体里取出一些备用烟草卷在符纸中抽了起来。
“我属于兵部,而非刑部……我平时大部分时间都用方术以及制符术的学习ꓹ 对于通缉犯并不感兴趣。
唯一感兴趣的【冻死骨】也来源于记忆串改ꓹ 朝廷刻意在我大脑里编出对于【冻死骨】的憎恨ꓹ 应该也想要实现我的个体价值并确保稳定性。”
就在两者都无法给出其它重犯的情报时ꓹ 韩东问着:
末日之重生崛起 2010夏
“陈小姐,之前兵营里ꓹ 给出‘冻死骨’情报的补给官应该还知道其它一些情报吧?”
“他常年待在兵营ꓹ 虽干的是后勤工作ꓹ 但也会通过情报贩卖来赚取一些外快……他手里捏握的妖域情报的确不少。
就算他不知道,也能给出打听情报的门路。
毕竟ꓹ 妖域的相关事宜约有八成都由兵部直接管理。
但是,我现在的状态,一旦返回兵营就会被朝廷盯上吧?”
韩东一脸微笑。
“只要对方情报充足即可,无需你返回兵营。
情报的打探交给我来办。
十大美女遭劫記
不过,我需要‘两样东西’来确保对方愿意将情报供给我。
第一、龙景方士的腰牌。
第二、骆先生你的头部组织。”
道門秘術
第一个要求可以理解,但第二个就有些奇怪了。
虽心生疑惑,但骆高承没有多问什么,“头部组织……需要多少?”
“多少没关系,但最好是有头骨与大脑层的一部分。”
“行。”
一根手指刺进大脑,很快就将一部分冻结的组织递送到韩东面前……同时在眼瞳里泛着白霜,对于韩东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十分好奇。
韩东接过头部组织时,立即带回大脑实验室进行分析。
心依舊夢依然 非同
修行在三千小世界 金天豬
结合着大脑给予的「模仿」能力。
细胞培养、定向分化。
塞爾達入侵漫威 閣樓夜話
在桌面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成了一颗与骆高承完全相同的头颅,甚至还在表面透着寒气。
“啊这!”
如此诡异的一幕,吓得骆高承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就在韩东一手提着白发脑袋,一手将银龙牌挂在腰间……正要离开时,身后传来骆高承的一阵疑问:
虎父犬子
落雷修仙
“韩先生,你曾经是为朝廷秘部效力的吗?”
“我的身份倒是真得与‘秘’有关,但并非你们这里的秘部……这番行动若能成功,我保证,不会让你们像现在这样沦落于妖域,过着没有人权的逃亡生活。
好好养伤吧,待会儿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