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wu4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天降我才必有用討論-第八百六十七章 防人之心不可無閲讀-zwvat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张弛在两车重新分开的刹那已经知道想要利用前车的刹车将两车逼停的计划落空,奔驰车撞上护栏已经无可避免,以车辆目前的速度,大概率要翻开护栏从高架之上坠落。
叶洗眉已经彻底放弃,她的力量根本无法扭转此事的发生,奔驰车狠狠撞击在护栏上,高速冲撞让车身倒立起来,腾空越过了高架护栏,然后直坠而下,叶洗眉从心底深处发出一声痛彻心扉的尖叫,可周围的异响声太大,她甚至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她的眼前出现了幻觉,看到了张弛,呼喊了一声张弛的名字,感觉有人冲进来抱住了自己……
在旁观者的眼中,奔驰车在冲撞后翻越护栏,直坠而下,从近二十米的高架桥上坠落在下方路面上,车头着地,整个车头和地面的撞击中变得扁平,然后起火爆炸。
没过多久,警车、救火车、救护车的警笛声接连响起,现场拉起了警戒线,围观群众和车辆造成了现场严重的拥堵。
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关注在这起事故的时候,叶洗眉惊魂未定地从路边的绿化带里爬了起来,她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围观的人群将车祸现场围住,爆炸后的汽车起火冒烟,黑色的烟柱升腾而起。
叶洗眉双手捂住嘴唇,眼泪不停地流,她的脑海中一片空白,过了好一会儿,她方才稍稍镇定下来,脑海中回放着发生车祸的一幕。
当车辆撞击护栏从高架桥上坠落的时候,她好像看到了张弛又好像是那个矮胖律师张松,不知是不是幻象,张弛出现在她的身边,帮她解开安全带,抱着她在汽车落地的刹那间钻入了地表之下,爆炸就在他们的头顶发生,等她回过神来,就已经重新回到了地面,来到了绿化带内。
叶洗眉认为自己可能是神经错乱了,也可能她已经死了,抬起手看到了自己的手在流血,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划痕的疼痛,所有的感知并非来自于魂魄。
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在车祸现场,没有人留意到大难不死的叶洗眉。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叶洗眉这才发现她的手机就在地上,拿起手机接通,本想说话,可过度紧张的情绪让她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一个熟悉的声音道:“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不用问,等一会儿我去医院看你。”
叶洗眉的死里逃生被所有人视为奇迹,虽然她受了不小的惊吓,可好在身体没有受重伤,她去医院检查了一下,确信没什么大碍,医院建议她留观二十四小时。
叶洗眉来到医院期间做了检查,也配合事故大队做了笔录。勘查过现场的交警对叶洗眉的逃生过程都惊叹不已,她的命实在是太大了,奔驰车以接近一百公里的时速撞击护栏,然后又腾空从高架桥坠落,叶洗眉只是受了点皮外伤。
至于叶洗眉是如何从车内逃出来的,她自己也说不清楚,根据监控显示,在高架桥上,有一辆宝马车试图营救叶洗眉,不过营救最终失败。
下午的时候,收到消息的叶华程匆匆赶来,叶华程一走进病房就嚷嚷道:“姐,姐你没事吧?”
叶洗眉道:“没事,你叫什么?这里是医院,保持安静。”
叶华程看到她没事这才放下心来,他也是听说,并没有直接看到,叹了口气道:“姐,你可把我给担心坏了。”
叶洗眉道:“你没告诉爸妈吧?”
叶华程道:“没说,我得先确认一下你的情况,这才能跟他们说,还没落实就胡说八道,万一把他们给吓坏了怎么办?”
叶洗眉道:“没说最好。”
叶华程道:“什么情况?好好的刹车怎么就坏了?”
叶洗眉摇了摇头,她也不知道:“你别问,该说的我都跟警察说了,让人家去调查吧,你别添乱,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
叶华程向周围看了看,转身去把房门给关上了,神神秘秘道:“姐,你说该不是宗宝元干的吧?”
叶洗眉道:“你胡说什么?他可是咱们舅舅。”
叶华程不屑道:“舅舅?他反正不是什么好人,老爸让我负责锦城,保不齐他因为这事儿就恨上咱们了,所以才对你下手进行报复。”
叶洗眉道:“那他怎么不报复你啊?为什么挑我下手?”
“这你都不懂,如果直接对我实施报复,那不是暴露了吗?选你下手隐蔽一些,而且一样能起到让咱爸伤心的效果。”
叶洗眉道:“收起你的阴谋论,我累了,不用你陪,你回去吧。”
叶华程道:“什么叫阴谋论呢?那奔驰车一直都定期保养,车况良好,怎么会突然出状况?如果不是宗宝元就是陈天阁,他不是一直都记恨你吗?”
叶洗眉被他分析的心烦:“够了,你别在这儿胡说八道了,到底怎么回事等人家警方的结果,厂家也会对事故车辆进行鉴定,你毫无根据的乱猜,小心别人告你诽谤。”
叶华程看出姐姐心情不好,现在还是不要招惹她为妙,笑道:“我这不是为你好嘛,你别急,休息,好好休息,想吃什么?我给你买去。”他来得比较匆忙,什么都没买。
叶洗眉摇了摇头,这小子真烦,能让自己静静就好。
外面响起敲门声,叶华程过去开门,看到得却是一个戴着墨镜的陌生小胖子,眯着眼睛问道:“你找谁啊?”
张弛手里捧着一束花:“请问叶洗眉叶小姐在这里吗?”
“你谁啊?”叶华程警惕十足。
里面传来叶洗眉的声音:“张律师吧,请进来。”
叶华程心说这律师长得怎么那么猥琐,张弛笑着招呼道:“您是叶公子。”
叶华程道:“别这么称呼我,跟纨绔子弟似的。”
叶洗眉忍不住笑了起来:“华程,忙你的去吧。”
叶华程刚好也有事:“姐,那我晚上再过来看你。”
叶洗眉道:“不用,我又没什么事,在医院有专人照顾,记住,千万别让爸妈知道。”
叶华程走后,张弛来到叶洗眉床边将那束花放下。
叶洗眉道:“谢谢。”
张弛笑道:“谢什么?我又没帮上什么忙。”
叶洗眉道:“没帮上吗?对了,你车怎么样?”
张弛道:“送修理厂了,警方也取过证了,不然我早就过来了。”他笑道:“叶小姐洪福齐天,这么高摔下来都没事。”
叶洗眉道:“我当时吓傻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出来的。”停顿了一下,盯住张弛的双目道:“你知道吗?”心说这货戴着墨镜干什么?
张弛摇了摇头:“我赶下去的时候,车都炸了,我当时还以为无法挽回了呢。”他从兜里抽出一支笔:“当时我在现场发现了一支笔,你有没有见过?”
这支笔其实是林朝龙送给他的礼物,逆时针旋动笔帽发出的蓝光可以让对方失忆,张弛这样说意在吸引叶洗眉的注意力。
叶洗眉道:“笔?”
张弛将笔往她眼前凑了凑,然后迅速旋转了一下,一道蓝光闪现,可他马上就发现,叶洗眉居然是闭上眼睛的,卧槽,没上当。
不但没上当,叶洗眉还一把将那支笔给夺了过去。
第一萌婚:冥王老公宠顽妻 银饭团
张大仙人没想到叶洗眉那么机警,叶洗眉道:“你干什么?欺负我没看过科幻电影?”前几天才陪着儿子看过《黑超特警组》想不到这就派上用场了。
叶洗眉望着那支笔道:“这是让人丧失记忆的仪器吧?”
张弛笑道:“一支笔而已,哪有那么神奇。”
叶洗眉道:“把墨镜摘了。”
张弛笑道:“我怕光。”
“摘了,不然我报警抓你。”叶洗眉威胁道。
张大仙人真是哭笑不得,本来想着过来一趟,把叶洗眉的记忆给抹去,可万万没想到啊,这位干姐姐识破了自己的套路。
叶洗眉手也够快,一伸手把张弛的墨镜给抢过来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张弛道:“叶小姐,您这是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抢劫他人财物,咱不能知法犯法啊。”
叶洗眉拿着墨镜翻来覆去地看了看,也没看出什么花样。
张弛道:“就是一普通墨镜,你要是喜欢,送给你。”
叶洗眉把墨镜给戴上了,听说有一种透视眼镜,这货这么猥琐,该不是专门戴着墨镜来占自己便宜吧?戴上之后感觉除了光线黯淡了一些,和普通的墨镜没啥区别。
叶洗眉又看了看那支笔:“这东西怎么用的?”
张弛道:“就是一支普通的笔,你真以为是科幻电影啊?”
叶洗眉看了看,瞥了瞥嘴道:“还给你。”
张弛伸手去接,想不到叶洗眉竟然在这时候把笔帽顺时针拧动了一下,红光闪现,张大仙人想闭眼都晚了,暗叫不妙,本想套路干姐姐,想不到反而被她给套路了。
叶洗眉带着墨镜,这墨镜有滤光的作用。
叶洗眉道:“激光笔啊,你想害我是不是?”
“不是,我怎么可能还害你。”
叶洗眉道:“说,谁派你来的?”
“没人派我来,你遇到麻烦,我拼了命也要救你。”
叶洗眉啐道:“少说漂亮话,老实交代,是不是你进入车里救了我?”
张弛如同吃了真言丹,明明不想说,可嘴巴根本不受控制:“不是我还有谁?”
叶洗眉道:“你是怎么到了我车里的?”她以为自己跟做梦似的,到现在都不敢肯定是不是真正发生过。
张弛叹了口气道:“我会空间瞬移,从宝马车里直接传送到你车里,又抢在那辆车爆炸之前,带着你钻入地底,成功躲过了监控,然后再从绿化带里带着你钻了出来。”
叶洗眉虽然当时被吓呆了,可依稀还是记得这个过程,张弛说得完全符合,证明她不是产生了幻觉,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叶洗眉眨了眨眼睛道:“你……你到底是谁?”
张弛道:“我你都不认得,我是张弛……”说完才想起去捂自己的嘴,可惜来不及了。
叶洗眉道:“你胆子不小竟敢冒充我干弟弟。”心说张弛那么高那么帅,你那么胖那么矮。
张弛道:“姐,是我,真是我,我这叫拟态术。”
叶洗眉道:“骗子,你想骗我,你是张弛?呵呵,证明给我看。”
张弛向前凑近了一些,叶洗眉吓得往后一缩,用笔指着他道:“别过来,我叫人了啊!”
我的无良老头 莫寇
张弛指着她左胸道:“你这里有一颗红痣……”
變身之輪回境界 永恒熾天使
啪!叶洗眉扬手就给了他一个清脆响亮的大嘴巴子,羞得满脸通红,这个流氓居然偷看过自己,什么时候?自己实在是太大意了。
张大仙人平白无故挨了个嘴巴子,捂着脸,要说也是活该,自己怎么提起这件事呢,他想了想道:“要不聊聊松土的事儿……”
啪!又是一大嘴巴子。
叶洗眉打完想起这货此前威胁自己的事情,如果他不是张弛,那一定就是张弛跟他说过,不可能,张弛怎么能将他们两人的秘密告诉其他人呢?
张弛到了这种地步瞒都瞒不住了:“洗眉姐,我的好姐姐,我的声音你听不出来吗?我不是存心要瞒着你,而是我现在真不方便现身,咱俩之间的秘密,除了我还有谁那么清楚,拜托你用用脑好不好?”
叶洗眉将信将疑:“可是你的样子……”
张弛道:“这儿不方便,得嘞。”他双手把脸给蒙上,移开双手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貌,叶洗眉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怎么都不会相信居然如此神奇,惊讶的嘴巴能够塞进去一颗鸡蛋。
张大仙人证明了自己的真身之后,迅速变回刚才的面孔,低声道:“你现在相信了?”
叶洗眉点了点头,惊喜之情溢于言表:“张弛……”
“嘘!”张弛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现在就暴露身份可不是闹着玩的。指了指叶洗眉手中的笔:“现在能物归原主了吧?”
叶洗眉把笔递给他,递到中途又收了回去:“不行,要是给了你,你再照我怎么办?”
张弛哭笑不得道:“我保证,我保证不干那事儿。”
关注公众号:看文基地,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叶洗眉还是不肯给他,说先替他保管着。
护士把她的检查结果全都送来了,检查结果表明她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叶洗眉决定回家休息。
张弛叫了辆车,护送叶洗眉返回了她的住处。
到了叶洗眉家里,关上房门,叶洗眉用那支笔指着他:“别装了,露出本来面目。”她已经将这东西当成绝密武器了。
张弛无可奈何,今天算是彻底栽在她手里了。
张弛去洗手间转了一圈出来,变回了原来的样子,叶洗眉叹道:“如果我不是亲眼见到,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还有这个本事。”
张弛道:“我本事大了,过去就是低调害怕吓着你。”
叶洗眉扑入他的怀里紧紧抱着他,张弛拥住她柔软的娇躯道:“别怕,有我在任何人都伤害不了你。”
叶洗眉忽然想起这厮冒充律师,拿他们之间的秘密威胁她的事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伸手拧住他的耳朵。
张弛惨叫道:“哎呦,疼,洗眉姐,疼啊,你轻点,轻点。”
叶洗眉道:“你这个小混蛋,为了帮助萧九九解决麻烦,竟然威胁我,你要不要脸,你有没有良心?”
张弛自知理亏,讨饶道:“洗眉姐,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当时是特殊状况,我又不能表露身份,所以只能采取一点手段,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叶洗眉道:“你还想有下次?这次必须要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柳眉倒竖恶狠狠瞪着张弛,可手松了下来。
禁尸
张弛趁机拦腰将她横抱起来:“我欠债肉偿总。”
叶洗眉咯咯笑道:“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张弛道:“我说到做到,必须要肉偿。”
叶洗眉眼波流转,娇滴滴道:“你恐怕这辈子都还不清。”
张弛道:“一辈子不行,下辈子也算上。”
叶洗眉躺在张弛宽阔结实的胸膛上,内心变得踏实安定,这就是安全感吧,她柔声道:“我今天差点死掉。”
张弛点了点头,这正是他现在还不想公开露面的原因,虽然他无法确定叶洗眉这次遭遇的车祸是不是因自己而起,但是最近身边人层出不穷的麻烦让他不能不往这方面想。
“洗眉姐,我回来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
叶洗眉道:“知道了,但是你得答应经常回来陪我。”
张弛道:“松土啊。”
叶洗眉在他身上轻轻拍打了一下,柔声道:“今天的事情应该不是偶然吧。”
张弛道:“你不用害怕,我会把这件事调查清楚,一定杜绝同类的事情发生。”
叶洗眉道:“没什么好怕的……”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叶洗眉披上衣服,去拿手机,电话是叶华程打来的。
叶华程带着怒气:“姐,厂家的调查结果出来了,你那辆车有人在刹车上动了手脚,不是偶然事故,是有人想谋害你。”
叶洗眉其实心里已经有了准备:“知道了,华程,把事情交给警方处理吧。”
嫡女当嫁:一等世子妃
叶华程道:“警方已经立案了,我敢断定,一定是陈天阁那个王八蛋。”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