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srp超棒的都市言情 燼神紀 雲清雨止-第九百八十五章 虛張聲勢展示-8yi75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
“杀”似乎是要将心里的闷气在一招之中发泄出来一般,他们那手中的法宝猛烈地向着那前面坚守的持盾兵士身上招呼过去。
在他们想来,这些个兵士修为上比之自己差了一些,一招之下,倒是有着极大的机率能够将其防御破开。
事实再一次背离了他们的想法,当看到那些个防御战士,在他们猛烈的打击之下依旧岿然不动时,他们的心一下子降到了谷底。
完了,既然那前排的战士防了下来,那么,后排的长刀反击,自己怕是无论如何也接不下来了。防御根本就来不及,之前受那一波术法攻击已然受了不轻的伤,此时一刀下来,怕是大部分的人都要失去战斗力了。大家心中都转着相同的念头。
这一次的结果没有出于他们的判断,果然,几乎就在他们的武器落在那前排千骑战士盾牌上的同时,那千骑后排战士的长刀便随着挥砍下来,其间时间拿捏的刚刚好。
甚至于,那后排的战士,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前排战士可能会出现防御不住的问题,那时前面的人倒跌,绝对会撞到身后几乎与其贴在一起的持刀战士,这么一来,后排战士那蓄势的一击也将会因动作变形而落在空处,不但失去了一次攻击的机会,也会失去了再次组织防御的可能。
直到这五龙宗的修士成排的倒下,他们还是没有能够弄得明白,这千骑营的士兵那后排的战士,哪里来的对于前排战士如斯坚定的信任,他们怎么知道,那前排的战士就一定能够防得住呢?
不过,有许多问题他们搞不清楚,可有一个问题是搞清楚了。娘的,这前锋的千骑军战士还真就个个都是双修之士。不过,似乎那后排的进攻战士,练体境界比之炼气境界低着一阶,那一刀砍下来并没有要了自己的性命。
其实这到也不是那些战士没有尽力,更不是象这五龙宗修士所想的那样,这些战士炼体境界比之其炼气境界低了一畴。而是他们之前便将自己的一部分力量度递给了那前排的战友,只有这样,才使其能够经受得了对方那强力的一击,而不至防御崩溃。所以这一击的力量,并不是他们一击所应有的全部力量。
不过这也够了,几乎那五龙宗所有冲过来的修士,都被这一击撂倒在地,却也几乎没有人,在这一击之下失去了生命。
懵了,这是那不远处,五龙宗后排阵线上所有修士的感觉。这一道阵线,是五龙宗最前方的一道阵线,投入的并不是合宗全部的力量,不过因为要迎接千骑营第一波次的攻击,这一道防线上布置的修士却也是五龙宗中比较精锐的力量。
而此时,那作为一线的炼体修士全部被打的失去了战斗力,剩下的炼气修士还有能什么作为,对方有着完整的梯次防御,挨过自己一方的远程攻击很是轻松,不过是消耗一些元力罢了,可自己一方呢,那对方的远程攻击又能防御住多少?还有,那近战之士一个冲锋就到了眼前,即使是防御住了前一波,那后一波又应该怎么办呢。
血起大明
仙尘路漫漫 司徒蓝牙
退,此时,唯一能作的就是退,退守第二道防线,重新组织防御。
黑暗天使 暗樰er
看到那第一道防线上的五龙宗修士呼啦啦地退了下去,千骑营这边的步伐却没有丝毫变化,直到那后方传来了指挥员“止”的口令,这整个大军才如一台机器一般,轰然停下了脚步。
“哼,既然你们要防守。那我也不着急,一步一步慢慢地来吧。”随着中军已经进至这五龙宗山门所在位置的南宫妙,看着那山上第一道阵线处发生的情况,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在她眼中,对于战术的应用,这五龙宗一方实在是菜的可以,攻守之间毫无章法不说,前军后军,一线二线部队之间,人与人之间配合也是及少,虽然看似许多人聚集在一起,形式有了军队的模样,但实在说来,还是一盘散沙。
之前那炼体修士进攻之时,后面没有任何支援,更没有相应的掩护措施,就没有人想那些人的一波攻击一旦失效又怎样退得回来?
“宗主,若是任那卧虎山如此进攻下去,咱们,咱们的弟子怕是要吃不住了。”高山顶上,一位长老满眼苦涩的对那那兰峰进言道。此时大家都在看着那山下,千骑营的战士在有条不紊地占领着第一道阵地。
“哪怎么办?”几乎是下意识地应了一句。
魔神擎天
此时的那兰峰心里,对反对加入天云一事,早就没有了之前的坚定,他的神识,比之身后其它人要强大的多,之前的战斗,那些被对方放倒的弟子,一个个虽然受伤严重,几乎无力再战,可却都是没有性命之危。
战争,他也知道战争的残酷,自信对方若是没有上峰的吩咐,这些个士兵会留下自己那一众弟子的性命?这样看来,那天云是不是在向自己一方传递着一个信息。只是到了此时,他还是决断不了。
“莫如让属下去试试。”试试,这位长老的意思,就是要出手试探的意思,看一看那天云一方压阵大能的反应。
如果对方的反应不是特别强烈,那么自己这里倒是可以显现出一种玉碎的态度出来,大概便能迫其退走,如果对方表现的态度强硬,那么自己一方就要考虑这一宗上下的退路了。如今形势已经很明显,单靠着那山下的弟子,那便是必输之局。
“试试?”那那兰峰略一沉思,便点了点头,同意了这位长老的提议。他也想看一看那对方强者的态度,也好为自己接下来的谈判确定一个底线。
後備幹部
说实话,这位那兰峰既然能够坐上这一宗之主的宝座,自然也不是糊涂之人,之前之所以反对加入天云,还是他出于对人性的考虑。
试想,有那一个宗门,愿意投身作别人的小弟的。可他却是忘记了那天鬼之乱,是架在其它宗门头上的一把大刀,会逼迫着别的宗门作出无奈的选择。
这一点上也须怪不得他,要说呢,还是他这个宗门地处的位置太好,四面上被别的宗门环卫其中,那天鬼之乱至今还不曾波及到这五龙宗,所以他也不曾感受到这利刃悬颈的难受。
不过,等到这天云宗作出强势并派的姿态时,他那反对的信念便有些动摇了,今日再感受到这千骑军的强大,才让他真正的明白到,这个大势已然不是他能够逆转得了的了。
如今要作的,便是如何尽量为自己的宗门争取到一些谈判的筹码。赴死,这个念头也不过在他头脑里转了一圈,说实话,他是不愿意舍命的,当然他也知道,自他以下,这五龙宗的所有长老弟子,没有几个是愿意舍命的。
修行不易,走到这一步,大家可都是花费了不少的努力与心血,要说这修士,一般来说,对于生命的看重比之凡人更甚。修道是为着什么,还不是要将那原本有限的生命,尽可能的延长么。
“天云宗,欺人太甚。”随着一声大喝响彻天地,那位请战的长老化作一道灰影,向着山下疾冲而去。既然是要试探那天云强者的态度,便不好骤然出手,于是便有了这一声大喝。
“道友那里去。”果然,就在他的身形还不曾飞临那千骑军上空之时,半途上就被一位青年人拦了下来。
一样的神级修为,与自己别无二致,可这位五龙宗长老一看到那人的面容,心口便为之一窒。这人的容貌实在是太年经了,看起来不过二十许人。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此人在修道资质之上比之他自己来要强的太多,应该是于二十几岁时便步入金丹之境的。
官枭 胖员外
“你天云宗无端攻伐本宗,实在岂有此理,若不速速退去,莫怪老夫手辣。”这五龙宗长老不得不虚张声势地道。
“哦,这么说来,道友想要违逆那契约约定了?”那天云强者风轻云淡地笑问道。
我的神棍老公 淳汐澜
“你们既然有灭我宗门之心,那老夫还何必遵守那劳什子的契约?”五龙长老冷哼一声道。
“哦,既如此,那莫如尊驾先赢了在下再说如何。”那天云强者神色不变,右手一招,一把折扇便出现在了手中。随手一抖,便将那折扇打开。只见在那白纸扇面之上绘着一副山水。
看到对方手中出现的法宝,这位五龙长老目光又自一缩。他也是有见识的,对方手里的那件法宝,他自然能够认出它的品阶,神器,绝对是低阶神器。
要知道,神器这东西可不是什么大路货,也不是说,是个神级强者便有资格拥有神器的。比如他们五龙宗,合宗上下,神级强者也自也不少,可却只有一件神器,而且是低阶神器,就那品相来说,比之对方手中的这一把折扇却还是远远不如。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