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87n7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黎明之劍 txt-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起旋展示-ag9a0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裴迪南离开了房间,罗塞塔在原地站了一会,才仿佛自言自语般打破沉默:“一切确实如你所说。”
他的话音刚落,空旷的书房中便突然吹起了一股无形的风,风中有仿佛数个声音叠加般的呢喃从四面八方传来:“当然——或许我们这些年相处的并不那么愉快,但有一点你必须承认,在涉及到神明的领域时,我给你的知识从未出现过偏差……只要确立了合作的关系,我一向充满诚意。”
罗塞塔微微眯起眼睛,旁人或许无法看到任何东西,但在他的视线中,他已经看到有星星点点的星光侵蚀了周围的墙壁和地面,紫黑色的阴影中仿佛隐藏着无数视线,身旁的落地窗正在洒进黄昏般的光芒,那辉光投影在地上,期间夹杂着云雾般的影子。
在这错乱的光影叠加中,有一只抽象的、由弯曲线条缠绕起来的眼睛在他面前缓缓张开,那空洞的瞳孔正不带丝毫人性地注视着这边。
如果一个普通人看到了这一幕,哪怕仅仅是不小心的一瞥,都会瞬间被这只眼睛以及它所蕴含的无尽知识逼至疯狂——但对罗塞塔以及奥古斯都家族的成员们而言,这只眼睛已经是他们的“老朋友”了。
“诚意……”罗塞塔轻声说道,嘴角似乎微微上翘,“其实你应该很清楚,我从未真正信任过你的诚意……对凡人而言,信任像你这样的‘事物’代价太过高昂了。”
“……倒也是,”那只眼睛沉默了片刻,竟收敛起了那种始终带着一丝蛊惑感的语气,颇为认真地赞同道,“必须承认,在过去的许多年里,我和你们相处的都不算太愉快……我知道你们的家族为了容纳‘我’付出了多大代价,但不管你是否愿意相信,这都不是我的本意。”
罗塞塔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这只“眼睛”在那里自言自语般说着话。
“……我自诞生之初便是这样,其他神明诞生之初也是这样,对你们这些凡人,我们从不带任何恶意,然而我们的存在本身对你们而言便是一种威胁——就如靠近火焰者会被灼伤,但这并不是火焰的过错。奥古斯都的子嗣,如若抛弃偏见,你应当知道我说的都是事实。
“所以,我倒是不期待你能多么‘信任’我,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可以在之后的活动中不对你们造成任何伤害……人类不应该相信自然的仁慈,你也不应该相信一个寄生在你们家族身上的神明碎片……
“但在这个前提下,我们仍然有着共同的目标……奥古斯都的子嗣,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
罗塞塔·奥古斯都终于打破了沉默,他低声说道:“结束这一切。”
“是的,结束这一切,结束这对于我们双方而言都充满折磨的关系,”那只眼睛平静地说道,祂漂浮在半空,构成其轮廓的无数曲线和周围逸散的星光缓缓蠕动着,其中竟仿佛带着一丝温和的震颤,“放松一些吧,这诅咒终于要结束了……现在不如多想想更加美好的未来。你和你的家族终于可以摆脱噩梦,而我也将迎来自由——不要对此感到恐惧和抵触,我可以向你承诺,我将站在你和你的帝国这一边……你们不是要失去你们一直以来的守护神了么?那么我来代替这个位置,梦境的力量将成为你们新的后盾……”
罗塞塔沉默了几秒钟,仿佛是在认真思考这件事的可行性,良久才微微点头:“等一切尘埃落定,我会认真考虑的。”
“当然,当然,你必须这样谨慎才行,否则我也不会如此认可你——谨慎地考虑吧,决定权在你,不论你到时候给出怎样的答案,我们的合作都会有效……”
那只眼睛的声音渐渐微弱下去了,房间中浮动的光影也一点点恢复常态,随着星光和黄昏光芒的逐渐褪去,罗塞塔眼前重新变成了自己熟悉的房间。
他平静地注视着已经空无一物的半空,在之后的十几分钟里都没有移开视线,就仿佛那只眼睛仍然漂浮在那里一般……
……
“以上就是菲利普将军刚刚传回的情报,”赫蒂站在高文面前,表情异常严肃地汇报着前线的情况,“此次战斗,尘世巨蟒号彻底失去战力,回收的残骸基本没有修复价值,另一列装甲列车重度受损,修复工程可能要持续到春天,龙骑兵方面的损伤还在统计——暴风雪导致了相当数量的人员失踪,相关搜救工作已经展开。”
高文坐在书桌后面,一字不落地听着赫蒂的汇报,这份突然从前线传来的战报打破了前线持续多日的僵持、平衡局面,也打破了高文某些计划的节奏,而且从提丰人这次突然发动的大规模行动中,他也嗅出了一些异样的味道。
“也就是说……提丰人使用了大规模的‘奇迹’,”等赫蒂的汇报告一段落,他才开口打破沉默,“由于是天象级别的扰动或者别的原因,这东西还绕过了我们的探测技术?”
“是的,直到暴风雪中突然出现超凡现象之前,装甲列车和龙骑兵上搭载的魔力探测装置都没有任何反应——随后上述探测装置便受到了全面干扰,敌人随之发动了全面袭击,”赫蒂点了点头,神色严肃,“菲利普将军分析这一方面应该是‘奇迹’的特殊性质导致,天象形式的奇迹应该本身就具备规避探测的效果,另一方面则可能是提丰人针对我们的探测技术进行了某种……反制,考虑到他们在魔法领域的积累远比我们先进,出现某种反制法术是非常有可能的。”
“现有的探测技术还是有需要完善的地方,”高文沉声说道,“把战场数据以及现场采集到的提丰人携带的各类装备残骸都送到长风和索林的研究所去,想办法搞明白敌人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来制造这场突然袭击……另外,龙裔方面的损伤如何?”
赫蒂略作回忆:“龙裔雇佣兵有二人阵亡,十六人重伤,其余轻伤……这方面的伤亡已经整理发往圣龙公国方面的负责人了。”
高文怔了一下,“……龙裔全员负伤?”
战争必然会死人,即便龙裔战斗力强大,面对铺天盖地的提丰空军也不可能毫无伤亡,这一点早在招募龙裔佣兵的时候高文就考虑过,但他没想到这支强大的空中力量初次投入战场便会出现全员负伤的情况,这让他一时间有些意外——连一个全身而退的都没有?提丰人如此强大?
“据菲利普将军所述,似乎是因为龙裔们战斗风格格外……粗犷,”赫蒂显然猜到了高文会对此有所疑问,立刻解释起来,“他们的作战方式没有章法却又凶猛异常,完全不顾及损伤,和训练时的状态完全不同,我军无法提供有效掩护,而且不少龙裔在战斗的最后阶段因为武器损毁而选择近身肉搏,他们抓着敌人的狮鹫骑士去撞击山峰……这不可能不受伤。”
高文:“……”
赫蒂小心翼翼地问道:“先祖?”
“我已经了解了,”高文轻轻叹了口气,摆摆手,“不管怎样,我们手中‘龙裔’这张牌应该已经暴露在提丰人眼中了,之后龙裔部队也不必藏着掖着,我们和提丰之间的空中对抗或许会继续升级,龙裔和龙骑兵部队将成为战场上的重要砝码。”
在这之后高文略作沉默,接着问道:“说说另一方面吧——对提丰方面损伤的评估如何?”
“目前还没有十分准确的评估结论——主要是敌人在那场暴风雪中出现了非常诡异的连续‘复活’现象,且极端恶劣的天气条件严重影响了对击坠情况的判断,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伤亡方面,提丰人绝对比我们多,”赫蒂立刻说道,“根据战后空中观察员的汇报,整个山岭线的峡谷中到处都是灼热的残骸和人员、狮鹫的尸体。敌人至少出动了两千至三千名狮鹫骑士来对付我们的空中部队,在龙裔入场之后,这批狮鹫骑士全军覆没……”
说到这里,赫蒂忍不住摇着头叹了口气:“可惜,我们也遭遇了开战以来最大的损失……尘世巨蟒号是目前进攻能力最强的装甲列车,它被摧毁之后留下的空缺不是那么容易填补的。零号要留在冬狼堡周围执行防御任务,战争公民号的武器系统还有些问题,暂时无法用于正面进攻……”
“暂时的损失而已,马里兰保下了所有经验丰富的技师和官兵,只要下一辆列车走下生产线,尘世巨蟒号的战力立刻就能复原——提丰人损失的却是十几年都不一定能训练出来的精锐,”高文倒是很看得开,但看开之余又有点无奈,“唯一令人头疼的,是提丰人多半死得起……”
一边说着,他一边向后靠在了座椅的靠背上,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天象级别的“奇迹”……这着实是他此前未曾考虑过的东西,或者说,他曾考虑过提丰人会使用某种大规模的战略法术力量来影响战局,却从未想到会是这种“奇迹”。根据前线传来的情报,这场奇迹明显有着神明之力的痕迹,这给他的感觉……隐隐不妙。
“先祖?”赫蒂注意到高文的脸色渐渐变得严肃,忍不住开口询问,“您想到什么了么?”
“从开战到现在,提丰人有过如此大规模使用战神神术的行动么?”高文问道。
“大规模使用战神神术……”赫蒂立刻开始回忆,并在几秒后摇了摇头,“没有。仅仅在小范围的战场上出现过战神神官的身影,而且大多都是执行自杀式任务的小规模‘敢死队’……像这次这样大规模的神术奇迹还是第一次,这可能需要上百名甚至更多高阶神官的参与。”
“是的,可能需要上百名高阶神官的参与,而且必须是非常正式、非常盛大的神圣仪式,”高文缓缓说道,脸上带着郑重的表情,“赫蒂,这不对劲。”
“不对劲?”赫蒂怔了一下,但下一秒便反应过来,“您是说……如此毫无顾忌地使用战神的力量……”
“是的,毫无顾忌,”高文点了点头,“我们都知道这场战争的真相,罗塞塔也知道——如果是正常的交战,那么在战场上使用战神的力量是很正常的行为,但现在这是一场神灾,再如此大规模地使用神明之力就成了一种非常危险的行为。从开战以来,提丰人一直在有意识地规避这一点,他们把那些受到污染的狂热神官拆分成小组,让他们没有机会使用大规模的神术,让他们在消耗战中不断减员……这都是为了避免那些神官过多地把战神的力量引入这个世界,然而在这次行动中……他们却搞了如此大规模的一场‘奇迹’……”
“这会不会是前线指挥官的擅自行动?”赫蒂下意识地说道,但很快她自己就摇了摇头,“不,这不大可能……”
“这当然不可能,如果提丰人的前线指挥官能蠢到这种程度,如果前线军队失控到这种程度,那罗塞塔·奥古斯都早在战争开始的最初阶段就被人赶下台了,”高文摇摇头,“这种行动必然是罗塞塔许可的,甚至……就是他的命令。”
赫蒂微微睁大了眼睛,她一时间无法理解那位提丰统治者到底在筹划些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高文一时间没有回答,他只是盯着前方的地图,脑海中飞快运转着——从最近一段时间前线双方控制区域的变化,到交战双方至今投入的兵力,再到提丰方面的军事动向,索尔德林及其率领的钢铁游骑兵在敌人控制区传回的情报……种种线索在他脑海中汇聚着,仿佛化为了一条条无形的线条,终于,他隐约意识到自己察觉了其中关键!
这个惊悚的发现甚至让他冒出了一层冷汗!
“先祖?”赫蒂顿时露出一丝关切,“您怎么了?”
“我大概猜到罗塞塔想干什么了,”高文忍不住从桌子后面站了起来,“……这可真是……”
赫蒂投来了惊愕且困惑的视线:“罗塞塔想干什么?您的意思是?”
“这场战争有一个终极的目标,不是维持现状,也不是单纯地消灭一个失控的教会,我们所有人都只考虑了那些最温和的方案,然而罗塞塔……他要做一件更彻底的事情,”高文说着,深深地吸了口气,“他要把战神拉到这个世界。”
“把战神拉到这个世界?!”赫蒂顿时吓了一跳,“他疯了?!他难道打算让一个失控的神明摧毁一切?!”
“不……”高文慢慢摇了摇头,“根据我的了解,他可能打算……杀掉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