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我真沒想重生啊 起點-1000、大年初一的談判(5000字求月票)相伴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大年初一,辞旧迎新,万象更新。
中国人对这一天赋予了太多美好的祝福,其实说来也奇怪,好像大家都觉得去年过得不够好,所以都希望新的一年里能够否极泰来,万事顺利。
就连陈汉升也是如此,虽然果壳电子规模扩大了很多,他的身家也进了胡润百富榜,但是陈汉升好像都忘记这些了,他只记得去年爆发了修罗场,自己这一年凄凄惨惨戚戚,元旦节都是自己一个人度过的。
早上6点左右的时候,陈汉升迷迷糊糊的醒来,他不是被外面零散的鞭炮声吵醒的,而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踢自己,睁开眼发现是一只穿着袜子的小脚,直愣愣的横搁在自己脸上。
这只小jio都没有成年人的手指长,但是就能大摇大摆的摆在陈汉升脸上,戳着陈汉升的眼睛,踹着陈汉升的鼻梁。
关键陈汉升一点都不生气,还笑嘻嘻的把这只小脚的主人抱起来,“mua”的亲了一口:“闺女,谁把你放在这里的啊,奶奶吗?”
小小憨包晚上一般都是跟着妈妈睡的,有时候也会跟着奶奶睡,不过把她摆到这里闹醒陈汉升的,估计也只有梁太后了。
“啵~”
穿着红色棉袄的陈子佩,坐在爸爸的腿上,冲着陈汉升吐了个泡泡。
“赶紧起床,大家都在等你一个人!”
梁美娟听到动静,走到卧室门口喊道:“外面有糕,记得吃一块。”
“吃糕”是苏北那边的风俗,因为“糕”和“高”同音,大年初一吃糕,寓意着明年节节高升。
其实类似的风俗和禁忌有很多,比如说大年初一不许扫地,因为会把“财”扫走了;不能吃药,因为可能预示着新一年里都会生病;梁美娟还特意规定了一条,不许陈汉升大年初一骂脏话。
陈汉升穿着衣服起来后,看见餐桌上果然摆着一叠糕点,小阿宁穿着漂亮的新衣裳,也坐在电视前小口小口的吃着糕点。
“阿哥新年好~”
阿宁今天也很开心,小孩子对春节更有热情,大概他们没有别的烦恼吧,所以简单到只要放假就很高兴了。
“新年好。”
陈汉升响亮的回应一声,也没有刷牙直接夹起一块热糕塞在嘴里。
不过他这边嚼动的时候,怀里的小小憨包看得那叫一个入神,又黑又亮的小桃花眼一瞬不瞬的注视着爸爸的嘴巴。
“想吃吗?”
陈汉升张开嘴,发出“啊”的声音。
四个多月的婴儿已经有了学习能力,陈子佩也跟着张开可爱的小嘴巴。
陈汉升又拿起一块热糕,即将送到闺女面前的时候,突然又兜了个圈拐进自己嘴巴里。
陈子佩现在连奶牙都没长,自然吃不了食物,不过小小憨包脾气真的很好,她被亲爹涮了一下,也没有哭闹,还闭上嘴巴象征性的嚼了嚼空气,又扭头看着厨房里的大人们。
厨房里都是热腾腾的雾气,这是煮饺子开锅的时候,冲出来的水蒸气。
有一个微信公众号[投资好文],可以领红包和点币,先到先得!
陈汉升小时候就喜欢在这种环境里玩耍,就好像成仙似的。
“喂!”
大概这也是个习惯,只要陈汉升没叫名字,那必然是和沈幼楚说话的。
“春节的红包,你帮我准备好了吗?”
趁着沈幼楚端着汤圆出来的时候,陈汉升悄悄的问道。
“嗯~”
沈幼楚轻轻应了一声,转身去了卧室,陈汉升抱着闺女也跟在后面。
恶魔霸道吻:丫头戏痞少 流觞蝶逝
沈幼楚是主卧室,面积比较大,因为这本来是设计成一家三口居住的,只是陈汉升现在没资格睡进去。
“哗啦~”
沈幼楚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几个红包,递给陈汉升说道:“这是阿宁的,这是冬儿的,还有几个红包放在身上,遇到其他小朋友都可以给······”
她知道陈汉升比较懒惰,所以早早就备好了。
沈幼楚早上为了做事,就把马尾辫系成了一个丸子头,露出了光洁的额头和柔和的脸蛋,长长睫毛下覆着明净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沾着一点点面粉,估计是下饺子时不小心蹭到的。
陈汉升心里有些感慨,沈憨憨性格里的贤淑和勤劳,大概会持续一辈子吧。
“还有······”
沈幼楚发现陈汉升一直看着自己,她不太自然的转移视线,牵着女儿的手掌说道:“吃完饭以后,我就带着宝宝出去爬山,昨天和如意约好了。”
陈汉升目光动了动,没有说话。
沈幼楚这个意思,她更像是故意“制造不在场”的理由,这样陈汉升他们一家去萧容鱼那边的时候,也不需要编出一些谎言和理由。
陈汉升越来越觉得,年三十的萧容鱼,年初一的萧容鱼,她们似乎约定好似的,各自为对方空出了时间。
“吃饭啦!”
抗日之超级悍匪
这时,客厅里传来梁美娟的喊声,陈汉升压下心里的疑惑,揣着红包出去了。
这顿团圆饭很热闹,唯一比较反常的是,老陈两口子的饭量要比平时少一点。
当然这也不重要,因为不仔细的观察,谁都看不出来。
吃完饭以后,下面就是小朋友们的拜年了。
年纪最小的就是陈子佩,本来陈兆军和梁美娟都说不要磕头了,不过陈汉升没答应,他不仅仅是爸爸和儿子,也同时当过孙子和外孙。
小的时候,当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看到自己磕头的时候,他们笑的多灿烂呐。
所以陈汉升先让辈分最高的婆婆坐在沙发上,托着小小憨包的身子,让她的小脑门轻轻在地面上触碰了一下,就这样当成向曾外祖母磕头了。
小小憨包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伸出小胳膊想要妈妈抱。
“急啥。”
陈汉升拍了拍闺女的小屁股:“一会再给爷爷奶奶磕一个,和他们要个大红包。”
老陈和梁美娟都笑了起来,梁太后还搓了搓手,那种期待感都掩藏不住了。
这是自己血脉的延续啊,哪个老人不高兴呢?
婆婆更是激动,她大概从来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能看到孙女的孩子给自己拜年,瘦弱的肩膀都有些发颤,然后从口袋里小心的掏出一个布手绢。
七八十岁的农村老人,似乎都喜欢这样藏钱,不过随着婆婆一层一层把手绢翻开后,大家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因为手绢里的纸币非常老旧,100元还是藏青色的那一款,而且因为长时间挤压等原因,皱皱巴巴的一点都不美观,似乎并不适合春节给压岁钱。
不过陈汉升却知道,这才是婆婆的积蓄,她没有用陈汉升和沈幼楚孝敬自己的钱,再转去给他们的孩子,婆婆给陈子佩的压岁钱,那是她在艰苦生活下节衣缩食一点点省下来的。
婆婆眼神不太好,手指也不太利索了,所以沾了沾唾沫,最后抽出来两张百元的纸币。
陈汉升看了看,手绢里百元面额的只剩下一张了,那应该是阿宁的。
“我家幺儿,新年快落~”
婆婆说话的口音里,有着重重的川渝味道。
“谢谢曾外祖母,我们祝您老人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陈汉升代替闺女,把婆婆的压岁钱接过来,也代替还不会说话的闺女,送上对婆婆最诚挚的祝福。
下面就是爷爷奶奶了,陈兆军和梁美娟手里各拿一个红包,笔直的端坐在沙发上,不过当陈子佩额头刚接触地面的时候,梁太后就赶紧站起来,心疼的抱住孙女:“可以了可以了,我家宝贝······”
爷爷奶奶给的红包都很大,陈汉升一摸厚度就知道应该是6666。
“好家伙。”
陈汉升心想爷爷奶奶舍得啊,当初梁太后给自己的压岁钱,超过600就已经是巨额了,说不定还得找个机会以“帮你存着娶媳妇”等理由,强行要回去一半。
这给孙女直接就是6666,一点都没含糊的。
小小憨包拜完年,下面就是阿宁了,阿宁只要给婆婆磕头就好了,鞠躬给老陈两口子拜年。
冬儿就更简单了,只要甜甜的说一句“新年好”,大家就把红包塞给她了。
这纯粹是图个喜庆,也趁机感谢一下冬儿的付出。
至于冯贵和沈如意,他们这种结过婚是没有红包的。
拜完年以后,正当梁美娟思索应该找个什么样理由离开的时候,沈幼楚主动表示,自己想带着婆婆和宝宝,还有冯贵沈如意他们一起在山脚下走走。
梁美娟有些瞠目结舌,最后,还是老陈平静的叮嘱他们注意安全。
等到沈幼楚离开后,客厅里瞬间冷清下来,梁美娟脑袋虽然不如丈夫和儿子好用,但是她也看出来了,沈幼楚应该是故意这样做的。
“都是你做的孽······”
梁美娟都想不顾大年初一,劈头盖脸的骂一顿陈汉升,因为他就是一切的始作俑者。
“先去小鱼儿那边。”
顾全大局的老陈看了看时间:“不能耽误了正事。”
“哎!”
梁美娟唉声叹气,这个春节真是既开心又揪心。
开心的是,自己能和两个孙女一起过年;
揪心的是,这两个孙女不是同一位母亲。
······
从沈幼楚这边前往江边公寓,以往大概需要一个小时,不过假期里路上的车很少,陈汉升在8点前及时赶到了。
这边大家正在下饺子,其实这才是大年初一正常吃早饭的时间。
接下来“流程”就和沈幼楚那边差不多了,先吃饺子再拜年,不过上桌的时候,梁美娟明显有些难以下咽。
“怎么了?”
吕玉清发现了端倪,关心的问道:“馅不合你口味吗?”
“没有没有······”
梁美娟赶紧否认,陈汉升在旁边不动声色的解释道:“过来时我开车太快了,我妈估计有些晕车。”
“噢~”
吕玉清没有多想,她哪里知道这个早上,陈汉升一家吃了两顿饺子。
萧容鱼可能有所察觉,不过她只是看了一眼陈汉升,又低下头继续吃饭了。
9点多左右吃完以后,陈汉升又托着小小鱼儿给长辈们拜年。
不过小小鱼儿比较活泼,每当外面有鞭炮声起的时候,正在磕头的陈子衿都要立刻转身,指着窗户和陈汉升大声喊道:“喔!”
大眼睛圆溜溜的瞪着,这幅表情好像在告诉爸爸,这个东西晚上能炸成一朵朵漂亮的火花。
“下次带你去放烟花,咱们先拜年好不好?”
陈汉升和女儿“商量”。
不过小小鱼儿明显不给亲爹的面子,也不管那么多长辈给自己的大红包,只要楼下有动静,她都要兴奋的指着窗户,并且时不时看向门口,期望有人能带自己下去。
“子衿聪明啊。”
陈兆军和萧宏伟说道:“她才5个月,已经意识到门外更好玩了。”
“是啊。”
老萧笑着点点头,如果小小鱼儿外貌像妈妈的同时,还能把爸爸的智商继承下来,再慢慢培养她遇事稳重的性格,这就是最完美的了。
“好像也没有必要这么苛刻。”
萧宏伟突然摇了摇头,自己只有小鱼儿一个闺女,以后所有的东西都是留给这对母女的,生活条件肯定不会差。
另外······
老萧看向“女婿”,陈汉升因为实在拗不过闺女,直接打电话给果壳电子的下属,让他们晚上7点前买好烟花,准备晚上放给小小鱼儿观赏。
“他虽然对爱情不忠诚,但也是个实实在在的女儿奴。”
仙生艰难 天上白玉宫
萧宏伟心里想着。
老萧自己就是女儿奴,所以一眼就能出来,陈汉升看着陈子衿的时候,眼神里的爱护和疼爱。
这种真情实感是表演不出来的,萧宏伟绝对相信,陈汉升能够为闺女做任何事,包括献出自己的生命。
只是这种付出,还有另外一个宝宝也能够享受到。
“暂时别想这么多,先过好这个年吧!”
萧宏伟叹了口气。
于是整个白天时间,陈汉升都在江边公寓这边,小小鱼儿睡觉了,他就召集大家打牌;小小鱼儿醒了,他就放下牌逗弄着闺女。
晚上6点左右的时候,陈汉升抱着闺女下楼,他打算去江陵放烟花给闺女看。
“等等。”
正在沙发上看书的萧容鱼,突然换上外套说道:“我也想看看。”
“啊?”
陈汉升愣了愣,其实他还计划接上小小憨包,让这对小姐妹一起开心。
“怎么,不欢迎吗?”
萧容鱼歪着头问道。
“哪里。”
陈汉升反应很快:“本来就是为你们母女准备的。”
“谢谢~”
萧容鱼不置可否,面带笑容的抱着女儿下楼了。
陈汉升本来都让司机过来了,现在只能自己开车,心想只能下次单独补给陈子佩了。
······
放烟花的地点离着果壳电子厂并不远,陈汉升到达的时候,下属早就把烟花买好了,整整齐齐的摆在地上。
陈汉升挥挥手,示意他们先回去,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
小小鱼儿被裹在妈妈的怀抱里,她并不知道来这里做什么,但是只要在爸爸妈妈的身边,就算是几个月大的宝宝都有一章安全感。
“宝贝,爸爸给你放烟花!”
陈汉升亲了下女儿的胖脸蛋,然后下车一口气点了五盒烟花。
一瞬间整个江陵都被照亮了,一道道流星划破夜空,在抵达最高处的时候,如同一柄柄巨大伞花骤然炸响,漫天仿佛都是红色、黄色、橙色、青色的粉末,最后又变成一条条银丝,缓缓的落下来。
等到陈汉升回到车里的时候,小小鱼儿透过挡风玻璃,呆呆看着这样的场景,专注到连“喔”的都不喊了。
“闺女长大了。”
陈汉升感慨的说道:“她肯定像你一样喜欢浪漫。”
“是吗?”
萧容鱼也仰着精致的瓜子脸,五颜六色的烟火映在眼眸里,璀璨而闪亮。
“我希望她不要太浪漫。”
半响后,萧容鱼轻轻说道:“太浪漫容易丧失理智,容易被人骗。”
陈汉升看了一眼萧容鱼,萧容鱼没有动作,她好像在自言自语。
“小陈。”
半响后,萧容鱼突然说道:“我打算明年4月份去美国。”
虽然这已经没办法改变了,不过陈汉升仍然还是想努力一下:“不走不行吗?”
陈汉升一边说,一边握住小鱼儿的手掌,还是那么的光滑柔嫩。
歌剧魅影
“不行。”
萧容鱼很坚决的摇摇头:“我跟着出来,就是想和你谈一下,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去找我了。”
“所以,你这是和我谈判吗?”
陈汉升问道:“理由呢?”
“理由的话······”
萧容鱼把自己的左手,从陈汉升手掌里褪了出来,皱了皱鼻子说道:“我感觉自己已经不喜欢你了。”
“Boom!”
又是几道烟花接连窜上天空,既像金菊怒放,又像牡丹盛开;时而像火树烂漫,时而虹彩狂舞,仿佛能照耀出世间所有人的违心话。
“嗬嗬~”
陈汉升听到这个理由,忍不住笑了一声,动静有些大,以至于小小鱼儿都被惊动了。
她转头瞅了瞅爸爸和妈妈,最后又把注意力放在绚烂的烟花上。
“你笑什么?”
萧容鱼感觉受到了“蔑视”:“不信吗?”
“信!”
陈汉升手撑着方向盘,痴痴呆呆凝视着自己的白月光:“但是理由不成立,因为你仍然长着一副我喜欢的模样,所以找不找你,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
······
(最近章节不太好写,既要推动情节,又不能快速推动,日常还得有趣不能水字数并且兼顾合理,都市文后期真的难呀,但是老柳绝对绝对不会崩的,求个月票,谢谢大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