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2s9a火熱連載小說 臨高啓明 ptt-第二百九十六節 融資(一)相伴-zryi7

臨高啓明
小說推薦臨高啓明
冰块生意对元老院来说并不陌生,从元老院能建造冷库起,冰块就作为一种贸易商品销往广州了,紫明楼夏季的各种冰镇饮料和房间里的“土空调”,无不是临高冷库里的产品。达官贵人们也渐渐习惯了从紫诚记订购冰块,在夏季为自己营造清凉。
南洋、印度这些地方,天气更为炎热――说起来,如今的广东在冬季里最冷的日子里还是能采用天然的方式采到冰块,但是东南亚和印度是铁定没有这个条件了。更不用说未来还可以把冰块贸易拓展到红海沿岸。
这个生意做大了,搞不好比卖糖还挣钱――至少可以充分利用舱位。
生生世世爱 洒脱居士
想到这里,许延亮不觉有些兴奋。原本他对公司在三亚的布局和发展觉得一片混沌,现在慢慢地也有了思路。
1635年12月1日。
觉瑛格格
“快点,再快点啊。”楚河一边言言自语,一边焦急的在甲板上踱步。在一旁站着的船长周生福心中则是十分不解,这都已经到快看到临高角的灯光了。博铺码头就在眼前,这位元老怎的还如此焦急?莫非家中出了什么急事?
周生福走香港-临高的航线时间也不短了,像这位元老一样火烧屁股似的还真比较少见。哪怕是给联勤运伤员,争分夺秒,也没见随船的元老大夫这面催促的。
“首长,您别着急,咱们这船就只能跑这么快了……”他解释道,“不过这会都能看到灯塔了,再过一小时铁定能到了。”说罢也踱着步子从楚河身边慢慢地挪开。
乱世书 千成雪
楚河暗暗咒骂了一声,要不是赶时间,鬼才会搭你这条笨重的旧式大船,但是速度不敢恭维,一个小时只能走三四海里。比起他当初从济州到香港搭乘的H800要慢了几乎一倍。
可惜香港一周之内都没有船去临高。道理也很简单:广州的鼠疫封锁刚刚结束,迁往临高的班轮航线尚未恢复,只能随运输“特需物资”的船只往返。能让他“无缝衔接”转乘的,只有这条破旧的老慢船。
他的家人并不在临高――自打去年他被任命为济州国民学校的教务长之后,他就把家里人都带去济州了。那里的气候他感觉比临高好多了。至于孩子,暂时也没有到上小学的时候,留在身边就是了。
驱使着他连换了几条船焦急地赶往临高的并不是家中急事,而是熊熊燃烧的“上进心”。
好不容易,这条货船靠上了码头。船还没靠岸的时候楚河就等在舷梯处,水手刚一搭好舷梯,他就迫不及待的带着警卫员冲了下去。周生福连忙在身后喊:“首长,首长的专用通道在这边!”
楚河头也不回的向外快步走去,码头上的哨兵都来不及向他敬礼他就擦身而过了。拎着箱子的警卫员小朴则在身后一路小跑,一出港口大门,楚河坐上办公厅安排的元老马车,立马说道:“百仞城,元老别墅区,快点!”车夫也不说话,扬手打了个响鞭,马车迅速的向百仞城进发了。
楚河坐在马车上,窗外的风景和他五年前前往济州时已经大不一样,可他并没有心情关注。五年前他是一个酱油元老,在芳草地混混日子,现在还是一个酱油元老,在济州国民学校混日子。这样平淡无奇的生活已让他感到厌烦,改变这一切的机会就在眼前,这一回,他绝对要将机会紧紧握在手中。
一下车,他走向已经好久没回来过的自己在临高的房子。一路疾走,连路上有旧识和他打招呼他也是匆匆的应了一句,并不停留半步。
回到自己的公寓,打开房门,房间里散发出一股长久无人居住的房屋所特有的潮气,但是屋子里环境整洁,显然是经常有人打扫的。
他走进书房,一边脱掉外套一边对小朴说,“箱子打开,把我电脑拿出来。”小朴把楚河的笔记本电脑放在书桌上。
“首长,要不要我替您打开行李……”
“不用了。”楚河说,“你去服务社,要他们给我送一份晚餐来,还有一壶茶。顺便把我的脏衣服收去洗。你通知玩了就自己去宿舍休息,不用来照顾我。”
靈蟲真箓 攀越巔峰
“是,首长。”
警卫走了之后,楚河点着了一支烟,插上电源,网线。这么多日子没用,不会有问题吧?还好,不论是供电还是网络,一切都正常。
楚河拿出文件包里的一份草稿,对照着将草稿的内容录入到电脑中去,草稿标题上写着《关于南洋公司融资应当股债并举的建议》。
楚河穿越前是个金融民工,在一家公募基金做交易员,因为情感问题下决心穿越。由于本职工作、专业背景在元老院看来都是些无用之技,D日后先是开了几个月挖掘机,后来在军事组和芳草地打酱油。由于本性懒散,他既不愿意在军队严守军纪,以身作则,也不愿意在学校打卡上课、按时考核。因此,在1633年张智翔整顿芳草地后,楚河发现自己在芳草地渐渐地“混不下去了”。不但一干“献身教育事业”的元老视他为“懒汉”,连归化民教员也觉得他是在“不务正业”,以至于胡青白很不客气的单独约谈他,要他“发挥元老的正面影响”“不要给元老院抹黑”。
为了防止胡青白忍无可忍把他一脚踹出芳草地,叫组织处给他“另外安排工作”,而元老院再给他分配个开挖掘机或者类似的活,他决定主动申请去济州当个教师――元老院准备在济州岛开办国民学校――作为北方地区的第一所国民学校,元老院对此颇为重视。打算要派一个元老去举办。
济州岛天高皇帝远,是一个打酱油的绝好去处,而且去举办学校没有那些条条框框,可以安安静静的做一个绅士。土木工程这些他不懂,无非是临高建筑公司的人来做。自己“垂拱而治”就是了。
破武英雄
当下他立刻向教育口交了申请书,胡青白巴不得“送神”,而济州岛本就没几个元老,冯宗泽一看有元老愿意支援济州建设自然求之不得,于是在他的大力支持下,楚河就当上了济州岛国民学校筹备处主任。
楚河在济州一待就是两年多,除了筹备建设学校,也当了两年的教师。期间也协助冯宗泽处理过一些济州的内政事务。日子倒是过得逍遥自在。可是总体上没什么作为。除了胡青白和办公厅还记得他,他渐渐成了被元老院遗忘的人。随着年纪的增长,眼瞅着自己还“晃荡着”,懒散的心逐渐消退,他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酱下去了。
回财金口当然是个选择,但是眼下的财金口的主业和“金融”没多少关系,主要精力是搞“财务”,自己擅长的什么基金、股票之类的东西在临高的世界里没多少用武之地。去了也只能是当个高级会计。而会计这行当,0他虽然不算陌生,但是也谈不上多熟悉。
正在矛盾中,梧州事件引发的大讨论使得元老院的政策有了明显的转向,南洋公司的建立让楚河敏锐的感受到机会来了:一旦牵扯到股票发行、债券融资、股票交易之类的事务,就是他大显身手的时候。上个月,一看到《一周要闻》上刊登了有关要筹建广州证券交易所,筹措民间资金的事宜,他立马就来了精神――这不是给自己天造地设的好几回吗?!决定返回临高,将自己准备的融资方案呈递上去,争取在南洋公司谋一个位置。
这一路上一到港他就凭着元老身份换最快的一班船,风风火火的赶往临高,路上一边完善自己的融资方案,一边祈祷不要在报纸上看到南洋公司融资方案已经尘埃落定的消息。经过两周的航行,楚河终于出现在自己家中,他顾不得奔波之苦,想赶紧把他的方案发到BBS上。在他打字的时候,脑海里已经浮现出其他元老认可的神情,嘴角不禁浮现一丝微笑。
正浮想联翩,外面有人敲门,原来是服务社的人送来了晚餐。他忽然想起了什么,飞快的填写了一张临时通行证,装在信封里密封好,又在封皮上写下几行字,交给了服务员。
“你们派人立刻把这封信送到这个地址上。”
“我们这就派人去。”女服务员接过信封,脸上露出了暧昧的笑容。显然,她很清楚这里面装得是什么。
夜深了,楚河元老毫无睡意的躺在床上,旁边睡着一位身材曼妙的女郎,她微微起伏的身影在被单的遮掩下显得凹凸有致。然而夜晚的欢愉仅让楚元老的心情放松了一会儿,此刻外面万籁俱寂,焦虑再次占据了楚元老的心神。
就在刚才,发完帖子之后他在BBS上已经浏览了相关的各种方案,总得来说,发行股票,搞证券交易所是很多金融口的人共识。各式各样的方案别有千秋。有的方案后面有许多人的回复。看上去人气很高。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