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墨桑 線上看-第156章 揚州和江寧讀書

墨桑
小說推薦墨桑墨桑
在那个壮汉见到米行行首钱老爷前一个时辰,老云梦卫三支十人队,已经分头赶到了扬州城。
三支小队的领头人是董超,已经五十四五岁,可身形矫健,精神极好,像是四十来岁的人。
三十人原本都是骑手装扮,前后分开,沿途在递铺换马,离扬州还有一两百里时,开始换下骑手衣裳,单人匹马,各自赶路。
董超还是骑手打扮,牵着驮马,径直进了扬州城外的顺风递铺。
这是孟彦清的交待,让他到扬州之后,先找扬州递铺的王掌柜说说话儿,那位王掌柜,说不定是同道中人。
扬州城外的递铺,外面的院子极大。
董超牵着马刚进了院子,就有马夫迎上来,接过缰绳,卸下邮袋。
“王掌柜呢?”董超随口问了句。
“那儿呢。”马夫答了句,扬起声音叫道:“王掌柜!有人找。”
董超已经看到了坐在西屋门口,摇着把蒲扇的王掌柜,径直过去。
王掌柜眯眼看着董超,这个骑手,他从来没见过。
“在下董超,大当家的过两天就到。”董超冲王掌柜拱了拱手。
王掌柜眯眼看着他,好像没听懂。
“接了王掌柜的信,大当家立刻就启程了。”董超接着道。
“到后院说话吧。”王掌柜站起来,一边往里走,一边扬声喊了句:“小三儿,烧壶水送进来。”
董超跟在王掌柜身后,穿过做了分拣仓库的五大间正屋,正屋后面两排厢房,和正屋完全打通,中间一个小小天井,一半搭着棚子,看样子是个茶水间。
这整个院子,都是分拣仓库。
“有这么多信?”董超十分惊讶。
“现在勉强够用,眼看就不够用了。咱们扬州是四大递铺之一。
前儿邹大掌柜过来,在咱这递铺里住了一天,就是为了这地儿不够的事儿。”王掌柜的声音里透着隐隐的骄傲得意。
“说是大当家要开始送小件货,还有桩新生意,邹大当家没说,不过听他那意思,东西指定不能少了。”
王掌柜已经穿过头一重院子,第二重院子,比前面阔大了三四倍,中间用栏杆栏出条路,栏杆之外,工匠们正在忙碌。
王掌柜站住,指着四面已经挖出的屋基,“这个院子修好,到时候两个院子打通,邹大掌柜说,加一起,应该差不多够用了。”
王掌柜斜瞄了眼董超满脸的惊讶,心情愉快的接着往前。
再前面一座小院,有花有草,一看就十分宜人。
“这是给骑手歇脚的地方,当初一人一间,现在两人一间也不够了,旁边也在起新屋了。”王掌柜脚步略顿,往旁边指了指。“咱们这会儿有急事儿,就不去看了。”
王掌柜说着,转个弯,从两道屋墙之间的狭小过道穿过去,推开扇小门,进了间极小的院落。
“这是我住的地方。坐吧。”
“王掌柜一个人?”董超打量着两间正屋,两间厢房,以及那个巴掌大的院子。
“嗯。”王掌柜让进董超。
上房门前,檐廊很宽,廊下放着张半旧小桌,旁边放着把旧竹椅,小桌上放着茶壶茶杯。
王掌柜进屋,又拎了只竹椅出来,放到小桌另一边。
董超刚刚坐下,小三儿拎着只大铜壶,送了热水进来。
董超看着小三儿从那扇极窄的小门出去了,转头看向正在沏茶的王掌柜,目光落在王掌柜手腕上几朵粗陋的小花朵纹身。
“王掌柜这纹身很有趣味。”董超说着,伸手去接王掌柜推过来的茶时,提了提衣袖,露出手腕上差不多的花朵纹身。
王掌柜盯着董超手腕上的几朵小花,“这要是在军中,最少也是个参将了。”
“嗯,王掌柜也不少。没想到王掌柜是捉生将出身。”董超缩回手,端起茶。
“你怎么到大当家手底下了?”王掌柜看着董超,口气明显亲热了不少。
鸟丝奇遇记 十方老鬼
“老弟听说过云梦卫吗?”董超叹了口气。
王掌柜眼睛瞪大了,“真有云梦卫?”
“真有,我就是。”董超一声长叹,“年后战起,皇上命云梦卫到大帅帐下听令,合肥一战,云梦卫头一回亮旗,立了大功。
我老了,早就退出云梦卫,可虽然老了,好歹还能动一动,就到了大当家手下,尽一份力。”
王掌柜站起来,冲董超长揖一礼,坐下道:“唉,咱俩差不多,只是我不如你的本事。我被点去了南梁,一去十几年,去南梁前,就往家里送了封赠,给了个参将的衔儿,唉,早就是个死人了。
原本准备着老死在南梁,没想到回来了,后来,就到大当家这里领了份差使。唉。咱说正事儿吧。”王掌柜冲董超举了举杯子,用一句说正事儿,堵回满腔酸楚。
墓虎
“好。”董超也举了举杯子,“大当家的意思,他们想动手的地方,只怕不在扬州城,应该在邹大掌柜被劫的地方。”
“邹大掌柜父子是在往江宁城的路上被劫走的。”王掌柜语调干脆,“送走那封信后,我就让骑手沿途问了,邹大掌柜是初二晚上到的真州递铺,就在递铺里歇了一晚,初三早上,天刚亮,就离开了真州递铺。
那封信儿送到扬州,是初四早上,算起来,邹大掌柜应该是在江宁境内被劫。
大当家的让你过来,有什么吩咐?”
“看看扬州的动静,看着米行行首钱家,和几家行老。”董超顿了顿,接着道:“还有曹家。”
“大当家的要抢米行,这事是真的?”王掌柜皱眉道。
“嗯,建乐城的米行,已经在大当家手里了,十天前,大当家命人沿运河,往各大米行送了桑字旗,要各大米行改照新规矩做生意。”
星墓 风起闲云
“听说新规矩就跟鱼行鸡鸭行一样?”王掌柜眉毛高抬。
“差不多吧,建乐城已经改过了。”董超的口气中透着自得。
“这可真是,怪不得,啧!”王掌柜连声啧啧。
“这几天,扬州这边有什么动静没有?”董超问道。
“我这里看不出来,我没什么人手,就是每天采买的时候,让小三儿他们,绕个圈儿看看几家的动静,光从外头看,深宅大院的,看不出来什么。
钱家不是扬州本地人,老家是湖州的,钱老爷的祖父是个厨子,挑着挑子到的扬州,先摆摊儿,没几年开了家小饭铺子,后来生意越做越大,由小饭铺子做成了酒楼,由一家开到了两三家,从扬州开到真州泰州,就发家了。
到钱老爷的父亲,搭上了曹家,开始插手做粮食生意。
到后来,曹家跟着京城的永平侯府,水涨船高,钱老爷的父亲就挤进米行,手段百出,做了行首。
钱老爷父亲死后,这行首,就传到钱老爷手里。
扬州的米行,全在钱老爷手里,几位行老就是摆设,根本轮不着他们说话,几家行老家里,也都不宽裕。”
“曹家呢?那位老太太身体怎么样?”董超凝神听了,接着问道。
“从京城永平侯府出了事儿,听说那位老太太就病倒了,不过,看样子病的不重,或者已经好了,上个月中,那位老太太往城外大明寺做了场法事,在城外住了几天。
永平侯府,是皇上动的手?”王掌柜看着董超,声音压的极低,小心的问了句。
“听说,永平侯父子害死了大当家的一位兄弟,叫金毛。
大年三十夜里,大当家上门,杀了永平侯父子,韩老夫人是看着儿子孙子死在面前,一口气没上来,死了。”董超想了想,低低道。
永平侯府的事儿,曹家必定知道真相,那他们这边的人,就是知道比不知道好。
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很隐秘的事儿了,建乐城里,该知道的都知道,不该知道的,也是一堆的人知道。
王掌柜大瞪着双眼,片刻,哈了一声,“金毛我知道,我见过好几回,说他死了,我还给他烧过几回纸,没想到是这么死的,唉!
大当家的可真是,啧!”
“厉害得很呢,不是凡人。”董超嘿笑了句,“钱家都有什么人?”
“钱老爷的父亲早就过世了,母亲是三年前过世的。
钱老爷同母的,只有一个姐姐,嫁进了曹家,已经病故了。其余两个兄长,七个弟弟,都是庶出。
钱老爷的父亲死前,打发钱老爷两个兄长回了湖州老家,七个弟弟,夭折了两个,余下四个,钱老爷父亲死时,有两个以身殉父,为了这个,扬州府尹还上门吊唁,称钱家是至孝之家。
还有两个,没两年也死了。”王掌柜一边说一边笑,笑的意味深长。
“这手,够狠的。”董超啧啧。
“都说钱家老太太不是一般人,这个没法说,谁知道。
钱老爷手面大,都说他修身严谨,不好女色,不过,他后院有七个小妾,生了十一个儿子,九个闺女,十一个儿子,现在活着的有五个,九个闺女,活了七个,七个小妾,死了两个。
钱老爷大儿子正室所出,从小就被钱老爷带在身边,言传身教,早就开始接手米行的生意了。
七个闺女,三个已经出嫁,现在府里,钱老爷夫妻,五个小妾,五个儿子四个闺女,钱大爷已经娶妻,还有两房小妾,嫡出的一子一女,一大家子。”
“大当家吩咐,看好钱家,怕他们要逃。还有别的吗?”董超一边说,一边站起来。
“米行里三位行老,有两家都是因为闺女给钱老爷做了小妾,被摆上行老的位置。颜家和裘家。别的,就没什么有用的东西了。”王掌柜跟着站起来。
“那我走了,等有空了,咱们喝几盅,好好聊聊。”董超站在狭小的两墙之间,脱了外面的骑手衣裳,递给王掌柜。
“好,等事儿过去,咱们好好喝几盅。”王掌柜开了另一扇小门,让出董超。
……………………
孟彦清和其余诸人,出建乐城没多远,就掉头直奔江宁城。
众人分散,各走各的,分别进了江宁城,分别住进邸店。
孟彦清住进约好的邸店,坐在邸店大堂里,慢慢吃着中午饭。
邸店门口,一个头戴红绒花,绿袄红裤子的妇人从一头健骡上跳下来,甩着帕子不停的嘱咐伙计,“别看我这是头骡子,可比马金贵,多上细料,我家这骡子,挑嘴得很,你可别舍不得!我跟你说,我家这骡子它懂事儿得很!”
妇人跟在骡子后面,走出十来步,才看着她那头宝贝骡子,恋恋不舍的转过身,往大堂进去。
“掌柜的,给我挑间干净的上房!你这店还行,还挺干净!死汉子,你瞧什么瞧!”妇人冲瞪着她的孟彦清吼了一声,又两步冲过去,对着孟彦清的脸,猛抖了两下帕子,真抖的孟彦清呃了一声,一口口水噎进了喉咙里。
妇人斜瞥着孟彦清,再哼了一声,猛一抖帕子,跟着掌柜往里进去。
掌柜进去出来,走到孟彦清旁边,压着声音道:“您别见怪,别理这娘儿们,不是好人家。”
孟彦清连连点头。
腹黑王爷的跨世懒妃 玉珊珊
这娘儿们,确实不是好人家。
孟彦清三口两口吃了饭,站起来,往自己屋里回去。
推开门,孟彦清将房门虚掩,刚把窗户推开条缝,就看到刚才那位妇人扭扭搭搭的出来,孟彦清拉开窗户,妇人斜瞥着他,冲他挥了挥帕子。
孟彦清左右看了看,看着妇人出去,急忙出门跟上。
两人一前一后,走过两三条街,妇人进了家小茶坊,孟彦清跟进去,坐到妇人对面,瞪着妇人。
流水落花春也去 秦敷
“看什么看,差点让你看出事儿来!”对面的妇人白了孟彦清一眼。
“挺像,我没敢认。怎么打扮成这样?”孟彦清想笑,赶紧抿住。
他刚进邸店时,他就是看着觉得好像哪儿有点儿眼熟,才多看了几眼,他真没看出来他是小陆子。
“又不是头一回,猫儿姐教过我们。”小陆子颇为得意,“老大交待的,我们从前就在对面,常来这儿,这里跟对面,从前都是常来常往的。
不这样,万一让人家认出来,怎么办?”
“就你一个?”孟彦清冲小陆子曲了曲手指,以示致敬。
“大头蚂蚱窜条,都来了,都跟我差不多,到时候招呼你,你别认不出来。”小陆子抖了下帕子。
“大当家怎么吩咐的?”孟彦清看了眼四周。
“让你去找找,在哪儿动手合适,老大说这地方肯定是对面选的,你跟对面是一个路数,你去看。
你现在就出城,往北门,找窜条,让他带你看,从对面过来这边,从哪儿过来会怎么样,窜条最知道。”小陆子帕子掩脸喝着茶,和孟彦清道。
“好。”孟彦清低声应了,站起来,出茶坊往北门去。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