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8vb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武俠之隱者神尊 線上看-第三百七十七章:蜀山破滅展示-aiug5

武俠之隱者神尊
小說推薦武俠之隱者神尊
对于这样一件强大的神器,即便是骄傲如被世人称为世间第一修行天才的他,也不得不承认这由上古诸神齐心合力制造出的重宝,的确是有它的不凡和玄妙之处。
嬴不凡看到那尊正在不断冲击着封印的恐怖存在,脸上的神色当即变得凝重了许多,体内的功力也随之开始涌动了起来。
与此同时,那股驱散了虞渊黑暗的光明也变得更加耀眼炽热了起来,在那片无边的白昼之中开始闪烁起了些许金色的龙影,甚至隐隐在虞渊最上方显化出了些许玄妙的符箓,似乎是想将整个虞渊和外界完全隔绝开来,让这里面产生的变化影响到外界。
“呼”
随着这位大秦亲王长吐出了一口浊气,流淌在泥丸宫中的念力以及不停在全身经脉游走着的内力开始在他体内如惊涛骇浪般汹涌了起来。
一片完全由金光所覆盖着的地带缓缓在其身后凝聚而出,那铺天盖地汹涌而来的金光在其身后凝聚出了一尊神圣而又伟岸的赤金色法身。
与此同时,一轮耀眼的紫色太阳也开始隐隐在这尊巨大的法身上方若隐若现,笼罩着整个虞渊,驱散了无尽黑暗的那片光明从耀眼璀璨逐渐变得灼热了起来。
就连站在封印前那个神秘莫测的黑袍人都不禁微微皱眉,收回了放在那片七彩光幕上的手掌,转头看向了一旁的那位大秦亲王。
“至阳至刚,这真是一种让人不太喜欢的气息,看来以后老夫要少跟你打点交道,否则我这把已经快散架的老骨头可承受不住啊”
神秘的黑袍男子显然对如今虞渊之中充斥着的至阳之气感到十分的厌恶,连带着对于眼前这位大秦亲王的眼神之中都流露出了些许不满和忌惮之意,他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而是一脸微笑地开口说道:
“五千年过去,老夫这位老友受到的惩罚已经够了,他的重新出世在所难免,我觉得你也不像是那种看不清楚形势的人,又何必要阻止这一件对你并没有什么坏处的事情呢?”
嬴不凡的手掌缓缓放在了腰间平天刀的刀柄上,一边摩挲着,一边开口说道:“我的人还在蜀山山顶上,本王可不能轻易让我这些下属出事,而且你们搞出来的动静实在太大,上头的那个东西说不定会有所察觉,到时候这些年来谋划的一切都要重新来过,这个责任你来担吗?”
“这一点你可以放心,老夫来这里之前就和那些人通过气,包括书院的那位夫子在内,而且经过上古那一次大战,天上的那个东西早就没有了曾经的本事,天上离人间实在太远,这个东西什么都看不到”
这个神秘的黑袍男子说话的言语之中充满了自信,就好像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所有的事情都已成竹在胸了一样。
“你应该知道欺骗本王会付出怎样的代价,我对于弑杀上古诸神这种事情很感兴趣,希望你不会是倒在我刀下的第一个”
嬴不凡用一种不紧不慢的语气开口回答了一句,言语之中没有任何一丝客气的意味,反而充斥着一股赤裸裸的威胁。
“老夫没有骗你,你不信的话到时候可以去验证一下”
这个神秘的黑袍男子语气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脸上的那抹笑容逐渐淡去,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冷冽淡漠了起来:“不过如果有可能的话,老夫倒是很愿意领教一下你腰间这柄绝世神兵,到时候你就知道我会不会成为第一个倒在你刀下的上古之人了。”
嬴不凡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紧接着开口说道:“在我的那帮下属把蜀山的事情处理完之后,本王便不再阻拦,反正都已经呆在里面五千年了,也不差这一时半刻吧?”
说完,他便缓缓闭上了双眼,一股无形但非常强大的念力从他的泥丸宫中调动而出,并穿过了虞渊的屏障,流向了外界。
与此同时,呆在蜀山山顶的阴阳家东君、翁仲、李二郎以及率军驻守蜀山的项羽都收到了这位大秦亲王的传音,脸庞上的神色也是同时发生了各异的变化。
“本来嘛,是想让你们再多活一段时间的,但是王爷刚刚突然下了命令,所以我也就只能提前送你们上路了”
看着眼前那躺在地上的一个个虞渊护卫,李二郎重新握住了插在地面上的那杆三尖两刃刀,一双眼眸之中闪烁着常人难以理解的复杂之意。
“不过你们放心,我出刀一向是很快的,这一次在黄泉路上,你们可以一起走,相对来说能够不那么寂寞些”
在他自言自语的最后一个字落下的那一刻,那杆三尖两刃刀如同闪电般向前斩下,森冷的寒光那一瞬间划过了地面上那些虞渊护卫以及蜀山一族族长虞征的脖颈。
唰!
一条条滴着鲜血的红色血线从躺在地上的这些人的脖颈处浮现出来,那仅存的最后一缕生机也在这到血线出现之后被残忍夺去。
“杀人不过头点地,有时候杀多了还真是无趣的很,这一回就让你们一起埋葬在这座蜀山上吧,这应该也是你们的所想所愿吧!”
在又用一种复杂的口气自言自语了一句之后,李二郎便提着手中的三尖两刃刀转过了身,下一刻身形便化作了一道流光,朝着项羽驻扎军营的方向掠去。
在这杀人到离去的一系列过程中,这位蜀州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三眼太岁没有去看地上躺着的这些尸体一眼,看样子似乎是不想见到那满地的鲜血。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李二郎并没有看到就在那不远处的草丛之中,有一个穿着蜀山服饰,满脸泪珠但双目之中又充斥着无尽恨意的少女正目睹着这一切的发生,也没有看到这个少女在望向他背影时那双足以让世界上任何人都感觉背后发寒的眼睛……
“封印要破了吗?看来是得加快速度了”
那个身化祖巫祝融,周身燃烧着金红色火焰的绯烟再次一掌拍飞了一颗扑面而来的断云石,那张隐藏在这尊数十丈之高的火焰巨人中的俏丽面庞上浮现出了一抹略带遗憾的神色。
“可惜了,本来是准备用自己的实力跟你好好较量一场的,但眼下时间紧迫,就只能借一些外力来送你上路了”
在一道自言自语的话音声落下之后,绯烟周身缠绕着的金红色火焰迅速消失,那尊身高数十丈的祖巫祝融也化为漫天光点消散在了空中。
而在这一刻,她那纤细如玉的右手的手背上突然有一道刀形印记开始闪耀起了璀璨的光芒,一股仿佛要斩尽天下万物的刀势隐隐从她的娇躯内开始升腾而起。
对面的凰后心头莫名一跳,隐隐感受到了一股似乎能够威胁到她生命的危险,但就当她准备抽身退开的时候,却发现有着一股根本无法躲避的锋锐之意已经牢牢锁定住了她,甚至将她打出的那颗断云石强行凝固在了空中,一时之间竟难以收回。
锵!
随着绯烟右手手背上的那道刀形印记彻底亮起,一道仿佛能够响彻云霄的刀鸣声自其身上响起,在整个蜀山之巅上不停回荡着,经久不息。
一道清亮而又璀璨的刀光也随着这位阴阳家东君手掌的向前拍下而在空中迅速显现了出来,周遭的虚空在这股可怕的刀势下发生了剧烈的颤抖,一道一道无法在短时间内愈合的裂痕也浮现了出来。
这道刀光没有什么绚烂缤纷的奇特意象,但却是给人一种仿佛能斩尽世间众生的锋锐之气,仿佛汇聚了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其中蕴含着的那股意志更是让人觉得哪怕是一片天地在前,也只有被这一刀尽数斩灭的份。
轰!
那颗被刀势强行凝固在空中的断云石直接被斩成了粉末,在刀气纵横之下整个蜀山山顶上也出现了一条足以贯穿前后,长度足以达到数里之长的巨大裂缝,就连原本战意如狂,一直压着蜀山大长老打的战巫族族长翁仲也被吓了一跳,连忙向旁边跳了开去。
几乎是性命相修的断云石被粉碎后,凰后那美丽的面庞瞬间变得苍白了许多,并不由得吐出了一口殷红的鲜血。
她美目圆瞪,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语气开口惊呼道:“居然是斩天刀气,这……这就是嬴不凡留给你的后手?”
在察觉到这一点之后,这位墨家的太上长老满脸凝重,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迅速将另外两颗准备伺机偷袭的断云石唤回了身旁,替她分担起了那股可怕刀势的压迫。
嬴不凡做事一向力求周全,而绯烟虽然是阴阳家的东君,但毕竟和自己关系匪浅,总要保其能够全身而退,所以在上蜀山之前,这位大秦亲王特意将自己的一道刀气埋在了这位阴阳家东君的身上,作为其保命的底牌之一。
在面对这位大秦亲王的这道刀气的时候,凰后发现自己已经被牢牢锁定,根本避无可避,除了硬接之外别无他法。
而如今这片神州大地上能够和这位大秦镇国武成王争锋的强者不到五指之数,而单论起自身手段的杀伐力,就算是剑魔独孤求败这种绝世剑客和夫子也要屈居于这位大秦亲王之下。
墨家虽强,但能够正面接下嬴不凡一道刀气而还有一战之力的人恐怕也就只有默苍离一个,而且就算是这位曾经的墨家巨子也必须要借助许多墨家机关术的玄奇手段才能做到。
凰后虽然和自己的师兄同为墨家的太上长老,但无论是修为还是城府心机比起自己的师兄那都是要逊色不少的,所以如果选择硬接的话,最好的下场也是重伤,甚至有很大的可能会把命都丢在这。
嬴不凡修的不是快刀,但他出刀的速度绝对不比那些修炼快刀的刀客来得慢上多少,所以凰后根本还没有来得及思考对策,那道刀光便已经来到了他跟前。
轰!
在若隐若现之间,那道锋锐无匹的刀光上隐隐显化出了一道威严而又伟岸的身影,观其面容竟和那位大秦亲王有着九成以上的相似。
刀光上涌出的凌厉刀气割裂了周遭的虚空,速度之快几乎超越了时间空间,甚至超越了人的思维的极限,出刀的时候丝毫没有给凰后留下生路。
凰后没有办法,只能拼尽全力将那两颗断云石拦在身前,试图凭借自身功力再加上断云石的玄奇之能强行接下这一刀。
但可惜的是,即便是那位号称天下无敌的大隋太师宇文拓在面对这一刀的时候必须拔出轩辕剑来应对。
而单凭凰后如今的功力,哪怕再加上断云石的辅助,想要接下这一刀也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轰隆!
在一道巨响声过后,那两颗断云石当即消失在了空中,连一丝一毫的粉末都没有留下,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在这里过一样。
而当那凌厉的刀气彻底落下之后,蜀山山顶上那绵延数百里的茂密山林开始剧烈晃动,无数棵粗壮的大树被连根拔起,漫天尘土随之激扬而起,在空中漫天飞舞着的沙尘甚至将天穹上那轮太阳的光辉都有些遮住了,原本无比明亮的天空也因此而变得昏暗了许多。
其实这一系列恐怖的异象所形成的时间不过是数个呼吸而已,但当绯烟来到凰后原本所在的位置的时候,那地面上只留下了一摊殷红的血迹,而凰后则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逃的还真是够快,不过下一次你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这位阴阳家的东君大人冷哼了一声,紧接着冲扶桑神树上的三足金乌招了招手,在那只三足金乌重新落到了她的肩膀上之后,身形便化作了一道金色流光,朝蜀山下迅速掠去。
那原本一直都没有抓住适当机会结束战斗的战巫族族长翁仲也是借此机会当即大喝一声,那股冲天而起的恐怖气血将眼前的沙尘尽数震散,那只如同磨盘般大小的拳头如一条怒龙般向前砸出,像一柄足以砸碎山岳的铁锤一般重击在了眼前那位蜀山大长老的脑袋上。
轰!
随着一道雷鸣般的巨响,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极大的深坑,而那位被砸中了脑袋的蜀山大长老则是七窍流血,整个人被无匹的拳力生生砸进了大地,半个身子都被泥土所掩埋了,当场就失去了生机。
“老东西,总算死了!”
在吐了口唾沫之后,翁仲也是大跨步地朝着蜀山下大步跑去,在留下一个一个极深的脚印后,身形也是消失在了蜀山的山顶上。
在感知到蜀山的山顶已经没有熟悉的气息之后,虞渊中充斥着的炙热气息被嬴不凡收回了体内,让其重新归于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开始吧,接下来本王不会阻拦你们的行动,当然前提是你的那位老友不来招惹孤”
神秘黑袍人笑了笑,随后重新将手掌放在了那片七彩光幕上,封印下的那尊恐怖存在也随之再度释放出了自己那足以让整座蜀山为之彻底倾覆的恐怖气势。
轰隆!
在数个呼吸之后,一股恐怖的几乎没有边际的气息从虞渊内升腾而起,阴森而又邪恶的黑雾笼罩了半边天穹,让本来处于白昼的天空一下子变成了略显奇特的黑夜。
七彩光幕也瞬间被一道闪烁着点点血色的黑光给冲破,那件上古神器昊天塔也被一股强横至极的力量给直接顶出了虞渊。
显而易见,那尊被镇压在虞渊封印下五千年的恐怖存在,即将脱困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