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xpxk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征服美職籃 線上看-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天黑請閉眼(上)讀書-0opan

征服美職籃
小說推薦征服美職籃
等到ABA76年被NBA招安,网队又被痛斩一刀,不仅交出320万给NBA作为入会费,而且拿出480万作为对尼克斯的賠偿金。尼克斯理直气壮地说你以前是ABA的球队,在纽约打球我不管,但现在都是一个联盟,你在纽约地界打球,就要留下买路钱!
最让新老板罗伊波痛心的是,他们加入NBA仅仅一年,看到尼克斯在组约一手遮天,难有他们的发展空间,就在77年把球队搬到新泽西,纽约网队从此改姓新泽西,与纽约一河相隔,恩断但义未绝。
17年后,网队再次进入纽约,但记住不是入主,这个词只适合形容尼克斯,虽然他们的战绩并不如东部冠军网队,只是落户。更何况,现在的布鲁克林发起反球馆的战争更加让人感慨网队之于纽约,确实是永远都在漂泊。
马丁被队友称为K,但是不可否认,在队中他一直扮演着A的角色。而基德则把马丁看作网队核心的接班人,“肯扬是我们的精神领袖,整个赛季里他是我们的A球员。”作为宽厚的兄长,基德也时时为马丁的偶尔失常辩解。
“他也是个普通人,何况失败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得到总冠军戒指。”马丁自己只是简单地表示“我不过是在队友需要人接应的时候出现,而我也告诉我自己有些关键球必须打进,所以,球进了。”
对于马丁的表现,基德给出了最诚恩的褒奖:“我觉得马丁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在球场上,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争取胜利。”
不过照现在的情况看来,马丁离真正的大哥位置,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首先要克服的,就是他火爆、冲动的个性。在常规赛网队与快艇的比赛中,第三节刚打了4分52秒的时候,快艇的马吉特突破上篮,结果被马丁猛力拉住,晃了个趔趄。
愤怒的马吉特当即起身推了马丁ー下,结果捅了马蜂窝,马丁抡拳就打,马吉特赶快跑开,马丁紧追不放,追上马吉特后揪住他的脖子不放。
就在这个时候,裁判的哨子响了,把两人全部罚下。赛后马吉特解释说他当时并没有真推马丁。“我知道肯扬容易冲动,他错误地理解了我的意图。”
当被问起他们俩人在场上是否动了拳头,马吉特含糊地表示不清楚,他只是说对马丁抓住他脖子的举动感到非常吃惊。
也许是理亏的原因,被罚到更衣室里的马吉特派了一个球童到网队更衣室,表示如果马丁愿意,他可当面道歉。但马丁拒绝了这个要求。
无论谁罚的重还是轻,两个人愛到联盟追加的禁赛和罚款处罚,几乎是不争的事实。想到这个,基德就有些懊恼,赛后不断地摇头他在为队友马丁和对方的后卫马吉特打架惋惜。
他说“事情既然已经出了,我们还是希望联盟处罚轻一点“想想,当时我们已经领先26分了,肯扬完全没必要和对方动手”基德实在不明白冲动的队友到底在想些什么。
马丁的坏牌气也着实让他得罪了不少的人。托马斯就曾经和他之间很不愉快。托马斯被气的大骂马丁是个冒牌货,马丁也放出话来“把我跟他关在一个屋子里看看最后出来的是谁!”两人的矛盾已经升级,有几次马丁训练时穿的T恤后贴着一小张报纸,上面大粗字写着废话蒂姆。
托马斯近期因为背伤坐在了替补席上,马丁一眼都没有朝他看过“我不想再跟他废什么话。”马丁如果在终场前30秒投中一个关键三分,赛后他则会说:“我让自己闭嘴,用球来说话。今天我把所有想说的话都说完了。”
对待德高望重的莫宁时,马丁也犯过类似的错误。如今莫宁退役,最尴尬的可能是他的队友马丁了,因为他们过架,差点动手,现在马丁想找后悔药吃也不行了。那是在次训练时,莫宁发现杰弗森和马丁几个人在吃吃地偷笑,他就忍不住上前质问带头取笑他的马丁。
莫宁冲马丁大喊你不想当球队的领头羊吗如果总是这样你将一事无成,怎么可能当得了领头羊马丁当然不服,他在NBA以脾气糙出名便反唇相讥地骂道:“你算了吧,下一次多抢一个篮板球,就没必要瞎跑了。”
这句话说中了莫宁的痛处,因为他原本以防守和篮板在NBA扬名立万,但这次十几场比赛平均只有不到3个篮板球。于是他急急吼道:“看我不把你扔地上,再取笑我的肾病我走的路可比你长得多。”
尽管事后马丁已经当面向莫宁道歉,但那似乎是迫于球队规定,谁都没想到没过两天莫宁真的因肾病放弃了篮球。“没错,我向他道歉了,”马丁说,“你知道当时大家都有火,总会说几句言不由衷的话。不管是不是因为篮球或其他工作上的事,不管当时是为了什么,说过的错话总想能收回来。所以事后我向他认了错可是话已出口,终究是收不回来的。”
马丁不可能想到莫宁的肾病已恶化得如此厉害,他提前一天得知消息,立刻和莫宁谈了次。“这真是可怕的消息,哥们,”马丁说,“他是我们这个大家庭的一员。太可怕了,他的健康和生活比篮球更重要。”
困扰马丁多时的伤病也是阻碍他前进的重要原因。马丁在球场上如狼似虎,动作难免过大,所以伤病时时不忘来袭。在3月19日对阵活塞时,是本年度马丁伤愈复出的第一场比赛。在上场的32分钟里,马丁获得14分,7个篮板。
“可能我多打些、就不会那么疼了,”马丁小心翼翼试了试自己的左腿,并望了望网队的替补席,一分钟后他离开了球场,赛后他担心自己的膝伤会影响到季后赛的表现,他说,“我希望它不会出什么问题但我们还是需要等等看。我并不着急,只是担心它会一直这样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