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cg精品都市异能 十億次拔刀 鋼金-第六百三十一章 你值得我用上全力熱推-w27kf

十億次拔刀
小說推薦十億次拔刀
“轰!”
沈侯白话音刚落,他的身上便席卷起了一股强劲的仙气。
仙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仙气,所以想要抵抗仙压,就需要同等,或者更强的仙气才能抵抗。
这也是为什么在场的人都觉得沈侯白的实力已经是大主宰级的原因。
他能够抵抗南风的仙压,那么他的仙气就绝对不会弱。
如此……
随着沈侯白的仙气爆发出来,席卷起的仙压直接将南风的仙压给破解了。
破解的同时,两股可以杀人的仙压对撞之下,一股气浪瞬间便将斗战峰上的亭台楼阁给掀了个底掉,甚至于地面上的地砖也被一块块的掀起,露出了地砖下湿润的土壤。
“好强的气浪。”
此刻,在场的主宰级一个个全部瞪大起了双眼,显得异常的吃惊。
以至于他们不得不爆发出自己的仙气来抵御。
就是那飞船改造的观礼台,也因为沈侯白与南风的仙气对撞而摇晃了起来,使得除了那一位位神格强者,仙格强者可以在飞船上稳如泰山,其他的人……包括一些大主宰级也因为飞船不断的摇晃也不得浮空而起,稳固自己的身躯。
“好强的仙气!”
“这真的是天尊级会有仙气?”
“怕不是大主宰级也不过如此吧。”
感受着沈侯白爆发出来的仙气,一名主宰级的存在双眼瞪圆中失声喊道。
“不……。”
“不对。”
此刻,赤阳仙君双眼亦是瞪眼中缓缓说道:“沈侯白的仙气还在提升。”
确实,正如赤阳仙君所说的那样,沈侯白爆发出来的仙气并不是他最强的仙气,他的仙气还在继续的加强……
加强的过程中,沈侯白脚下那块在南风的仙压下,完好无损的地砖,这个时候瞬间化成了粉尘,并且“轰”,已经被南风的仙压压的塌陷下去七八米的深坑,瞬间又下去了三四米……
而此时的沈侯白,衣袂在仙气的鼓动下,猎猎作响的同时,他缓缓漂浮而起。
面对沈侯白不断加强的仙气,南风的双眼微微眯缝的同时,眉头不由自主的挑了起来。
他并没有看不起沈侯白的意思,但是随着沈侯白的仙气不断加强,他还是免不了的露出了吃惊之色,只因沈侯白远比他想象中的强大,而且强大很多很多。
为了抵御沈侯白的仙气,南风也逐步的加强起了自己的仙气威力。
如此,龙争虎斗下……
双方的仙气不断撞击产生的气浪,不仅仅影响到了斗战峰,连带着不远处的虎头峰也被牵连其中了,虽然在此之前,虎头峰已经被牵连了……
“哇,师弟的仙气好强大!”
天星不说与沈侯白朝夕相处,却也差不了多少,所以对于沈侯白的强大,她是有一点数的,但是随着斗战峰上传来沈侯白的仙气气息,天星还是免不了的双手虚掩起了自己的小嘴。
“师弟,你这个家伙,到底有多强啊。”
天星的小心脏不争气的‘砰砰砰’加速跳动了起来。
“开启斗战峰的守峰大阵。”
和赤阳宗一样,弥天宗也是有守宗大阵的,唯一不同的是,弥天宗每一峰都有大阵。
面对沈侯白与南风此刻所展现出来的仙气,斗战峰的掌峰,立刻便对着周遭的弥天宗弟子叫喊了起来,因为他可以感觉出来,沈侯白与南风的战斗绝对不可能只有大主宰级的程度,他们可能会接近仙格强者,如此……未雨绸缪下,他下令开启了守峰大阵。
“要开守峰大阵?”
听到斗战峰掌峰的话,一些弥天宗的长老,弟子显现出了一丝诧异。
不同于赤阳宗的守宗大阵,作为百大宗门之一的弥天宗,他们的守峰大阵更为强大,是可以承受仙格强者之间的战斗的。
如此,只要开启了这守峰大阵,那么就算整个斗战峰被沈侯白与南风给打没了,斗战峰以外的其他峰也不会有事。
此时,沈侯白已经停止了继续漂浮,因为他已经和南风处在了同一高度。
“能逼我拔刀,你可以自傲了。”
看着数百米开外的南风,沈侯白显得极为嚣张的说道。
“哼。”
面对沈侯白的嚣张,南风的回应只有一个不屑的‘冷哼’声。
冷哼的同时,南风双眼闪过了一道寒光,紧接着……‘砰’的一声,随着脚下仙气的爆发,他消失在了原地。
仅仅眨眼的功法,南风已经来到了沈侯白的面前,同时一只手紧握成拳的挥向了沈侯白。
而此时的沈侯白,却是没有动弹,虽然没有动弹,但是他的身上,却是已经叠加起了仙气护盾。
看着沈侯白身上密密麻麻的仙气护盾。
飞船改造的观礼台上,一名名神格强者不禁露出了吃惊之色,因为沈侯白的仙气护盾一次就叠加到了三百层。
而这个层数,乃是仙格强者最基本的层数。
也就是说,沈侯白的仙气护盾叠加已经达到了仙格强者的层次。
但是……
他们的吃惊这才刚刚开始而已,因为沈侯白的仙气护盾还在继续的叠加。
“沈侯白这小子,又变强了。”
此刻,赤阳仙君看着沈侯白身上密密麻麻的仙气护盾,他已经吃惊不起来了,此时的他,摸着自己的鼻子显得有些无语。
虽然赤阳仙君也可以叠到三百层,但这是他极限的层数,在多的话,或许可以多那么一层,两层,但是像沈侯白这样,他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三百五十层。”当南风来到沈侯白的面前时,沈侯白的仙气护盾已经叠加到了三百五十层。
这个层次已经达到了仙格强者中游水准,抛开沈侯白的境界不说,只是仙气护盾的叠加,沈侯白已经可以算作一名仙格强者了。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因为南风的拳头已经来到了沈侯白的仙气护盾上。
伴着南风全力的一拳,沈侯白最外层的仙气护盾出现了剧烈的震荡,震荡下……没有一秒,接近五十层的仙气护盾便被南风被击破了。
只是,面对沈侯白三百五十层的仙气护盾,击破五十层,其实根本就不算什么。
不过南风的这一拳并没有结束,但拳头碰到沈侯白的仙气护盾后,他的拳头上还在不断的加强仙气的威力,使得第二秒过去后,沈侯白的仙气护盾已经失去了一百层……
“师兄。”
虎头峰上,天星的双手死死的抓着赤少君的一条胳膊,因为由斗战峰上席卷过来的气浪,已经让她无法站稳脚跟了,使得她不得不抓住赤少君来稳定自己。
而赤少君,双脚仿佛生根了一般,死死的钉在虎头峰上,若仔细看去,还可以看到赤少君的脚下,虎头峰上的地砖已经被他踩碎,形成了两个深入地砖下的脚印。
和赤少君一样,邪月仙气布满全身的同时,双脚也踩碎了地上的地砖,将自己死死的钉在地面上。
同时,和天星一样,她的双手也死死的抓着赤少君的另一条手臂。
至于赤阳宗其他的弟子,此刻已经来到了虎头峰外的弥天宗另一座山峰。
看着近在眼帘中,南风的拳头,沈侯白不断修复护盾的同时,他的一只脚跨了出去,伴着的是身躯的微微俯身,然后他那握着神霄的手,‘咔’顶开了无影的刀格。
与此同时,沈侯白看着南风说道:“不可否认,你很厉害。”
“但是……”
“很可惜……我比你更厉害。”
说完,伴着一道光华的出现,沈侯白拔出了无影,同时喝道:“拔刀斩!”
“斩铁。”
而就在沈侯白拔出无影,喊出‘斩铁’的时候,他的心下同时喊道:“剥夺。”
于是,没有任何意外的,南风身上超强的仙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亦就在这时,沈侯白的无影刀,在南风的仙气消失的瞬间,已如无人之境般来到了南风的脖子前……
“你输了。”
沈侯白说出了‘你输了’三个字。
说出的同时,南风身上的仙气已经回来,但是回来也无济于事了。
南风感受到了自己的脖子上传来的一阵刺痛,刺痛中……他甚至都闻到了一股血腥气……
他没有闻错,因为他的脖子上已经出现了一道血痕……
沈侯白没有杀掉南风,毕竟不是生死仇敌,但为了让南风明白,他想杀他……并不是一件难事,所以沈侯白便用无影的刀尖划破了南风的脖子。
沈侯白的杀伤掌握的非常好,没有划破南风的喉咙,仅仅只是划破了他的脖间皮肉,但就算只有这样,给南风造成的‘伤害’依旧不可小觑……
“这怎么可能!”
飞船改造的观礼台上,风雪楼主不受控制的站了起来,然后双眼瞪圆中,看着停留在南风脖子上,沈侯白手上无影刀的刀尖,然后依旧保持着拔刀姿态的沈侯白。
“南……南风竟然输了?”
不只是风雪楼主,观礼台上的这些个神格强者,仙格强者,此刻都流露出了震惊之色。
因为他们没有一个认为南风会输给沈侯白,并且输的如此的‘随意’,仅仅一个照面,他就输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
良久,南风喉结微微蠕动下,皱着眉头问道。
“为什么刚才那一瞬间,我的仙气突然没有了?”
沈侯白收回了无影,然后当无影归于神霄中,伴着‘咔’的一声,南风的身后,那距离数十公里外的另一座弥天宗的山峰,顷刻间……仿佛山体滑坡似的,山峰的上半部分滑了下来。
不难看出,这应该是沈侯白的杰作。
“轰隆隆。”
伴着山体的滑坡,飞船观礼台上,那一名名神格强者,仙格强者中,一个接着一个的看向了弥天宗宗主,然后又一个接着一个说道:“弥天,你们刚才有开守峰大阵吧。”
闻言,弥天宗主看向了刚才叫喊开启守峰大阵的那名仙格长老。
随即,这名仙格长老额前淌下一颗汗珠的同时‘咕咚’咽下一口唾沫道:“各位大人,守峰大阵已经开启。”
“竟然隔了守峰大阵将元洲峰拦腰斩断,这沈侯白……”
“怕是已经有仙格实力了吧。”
一名神格强者微微皱眉道。
“仙格实力!”
神行宗,此前招揽沈侯白的那名仙格强者,很明显的可以看出,他有些懵比……
“这……这不可能……”
“他一个天尊级的存在,怎么可能拥有仙格实力?”
“这……这根本说不通啊。”
这神行宗的仙格强者,此时额前也淌下了汗珠。
“看到没有,那是我师兄。”
看着沈侯白一招就打败了以天才著称的南风,三戒不由得叫喊了起来,就像战败南风的不是沈侯白,而是他一样。
“赤阳……”
“我感觉你应该是留不住这沈侯白了。”
赤阳仙君的身旁,一元宗主嘴角微微抽搐道。
天尊级,却有仙格强者的实力,这要是让沈侯白突破到仙格,那不是可以与神格强者一战高下了?
或许大主宰级都可以……
这样的逆天存在,一元宗主几乎可以肯定,一旦宗门大比结束,百大宗门一定会全力的去‘追求’沈侯白,甚至他都可以想象出这些百大宗门为了得到沈侯白而踏破赤阳宗门槛的画面。
不……
可能等不到宗门大比结束,他们就会向沈侯白抛出橄榄枝……
赤阳仙君没有理会一元宗主的话,此时的他……真的悔的肠子都青了,他真不该带沈侯白来的……
一想到百大宗门那些人,他就一个头,两个大,因为比起这些百大宗门,赤阳宗真的给不出什么好东西来。
唯一让赤阳仙君心存侥幸的便是,他还有邪月这一张牌,至少他们已经上过‘床’了……
可以的话,就让邪月在沈侯白的耳畔吹吹枕旁风,让沈侯白不要离开赤阳宗,就算离开,也兼任一下赤炎宗宗主,使得沈侯白吃肉,赤炎宗也可以跟着喝一下汤……
但是……
就在所有人以为南风输了的时候……
南风的嘴角却是扬起了一抹弧线……
“你真的以为打败我了?”收敛嘴角扬起的弧线,南风瞬间冰冷了起来……
“本来我是打算在和那些家伙战斗的时候用上全力的,不过……”
双眼寒光流光一闪中,南风又道:“你值得我用上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