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tsr2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第六百五十章 父 親 在 上!分享-l88rp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商国国都,一条主干街路上。
李长寿保持着白眉白发的老神仙模样,端着拂尘缓步前行,在他身后左右,便是一群‘年轻男女’。
按李长寿刚刚的要求,所有仙人都收敛了自身气息,但并不隐藏自身行踪。
仙子们将那些,一看材质就不属于凡俗的衣裙换成了稍显普通的长裙,有琴玄雅也不例外,换上了青白相间的襦裙,长发也从一贯的酷爽马尾,改成了云鬓流发。
荃峒、杨戬、闻仲也是身穿便装,毕竟也没人看,随便穿穿就是了。
只是换了装束、隐藏气息,这一行人还是太过扎眼。
故,李长寿施展了一些小术,又故意借着这般法术,将自身气息和道韵,在天地间扩散开来。
让凡人不知这一行为何人,只当是有大学者来王都游学;
又让满天仙神、天地间的大佬都可知晓,他在公平对待阐截两教,给予相同的讯息。
这基本等同于一场作秀。
李长寿抵达此处时,自然注意到了李靖的踪迹,本着关照人教弟子的原则,李长寿主动给了李靖些许提示,想让他过来扩个列。
但李靖好像只顾着喝酒消沉,没注意到这些小动静。
还好,当李长寿要对李靖直接传声提醒时,李靖总算注意到了他们一行,兴冲冲地就跑了过来。
嗯,后生可教,就是略显毛躁。
未来的天庭兵马大元帅、托塔小李子,还需要好好打磨、多些磨砺。
太白星君,老磨砺师了。
当下,李长寿想着李靖向前问候、简单打个招呼,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他还能一句话翻了天不成?
故,李长寿继续用平和的语调,说着人族历史,讲述着商国的权力构成,以及南赡部洲俗世的社会矛盾……
“自黄帝大胜蚩尤后,人族两个大势已无法更改,仙凡分离、诸部落各自发展。
这两个大势中,存在一种互相促进的关系。
正是因仙凡分离,凡人难以克服遥远的距离,部族之间的关联渐渐减少,这就让人皇的统治缺了关键基础,政令不通达、荒僻不知王。
仙凡分离是逐步完成的,所以我们能看到,从上古末期、以及近些年夏国没落后,人族凡俗呈一种不断退步的态势,这其实是仙凡分离所导致的必然。
到了商国,稳固的消息传递方式,成为了商国能统治大批疆域的基础。
只是政令的传达,还需较为漫长的过程,这就决定了商国大片疆域之外,都是以方国自治为主,对商王臣服,固定的岁月上贡拜见,不上贡就代表反叛,商王就会派兵攻打。
商国其实有两个概念。
首先是以这个王都为中心,辐射南赡部洲六分之一的疆域,这是以商人为主的商国核心区域,可以理解为最大的方国。
而在这之外,都是对商国臣服的诸侯,号称八百诸侯国,由东西南北四伯侯领衔,也有大小等级之分。
这就是商王朝。”
火灵圣母面露恍然,笑道:“若是在这八百诸侯中,有一家发展壮大,取商国的中心位置而代之,便是新的王朝,也就是天道预示的王朝更迭吗?”
“大抵是这般。”
李长寿含笑道了句,给了火灵圣母一个赞赏的眼神,后者莫名……
还有点小骄傲。
闻仲问道:“那师叔,商国内部又是怎么回事?莫非不是以商王为尊?”
“自是以商王为尊,又非单纯以商王为尊。”
李长寿故意卖了个关子,带着他们继续逛荡,缓声说道:
“商王是整个商国的权利核心,但在这个核心周围,还有很多制约因素。
诸大臣、女祭团、王室势力,甚至各处方国,都在制约着商王的权柄……
不然他岂不是要上天?”
众仙顿时一阵轻笑,有琴玄雅、荃峒的目中满是光彩。
便是刚跟李长寿接触的闻仲与那不重要的阐教女仙,此刻目中都满是敬佩。
也就……
‘星君大人为何在讲商国之事?’
李靖站在前方不远处的街角,低眉顺眼、等待着李长寿一行人走过此地,心底略微有些犯嘀咕。
真要这么干?
为何总有那么一丢丢,感觉此事不妥?
但仔细琢磨,自己下山前,几位太上长老的叮嘱,也是颇有道理、无懈可击。
归根结底,其实就是一个问题!
【太白星君为什么对自己如此关照?!】
李靖坚信,普天之下,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意,也没有毫无缘由的给予。
长老们托关系去地府查过了,他李靖上辈子、上上辈子、前面九世,都没做什么拯救洪荒的壮举,也跟人教没什么交集。
甚至,倒数第五世,还做过一头驴。
出身‘贫贱’的他,到底为何能屡屡得到太白星君的垂青?
当年去度仙门拜师,本是不够资格拜入度仙门的自己,为何能被太白金星花费大力气,开辟出气运收徒的新门路,将他接入度仙门?
又为什么,已故掌门的转世身,昆仑山炼气士郑伦,会对前去拜访的自己,说出那句意味深长的话语:
一切,都是太白星君的照拂。
太白星君一行,距离自己不过十多丈了。
李靖深深吸了口气,端正身形地站在那,收起手中佩剑,双手压着长袍,目中只剩最后的犹豫。
‘唉,李靖啊,你要识抬举。
太白星君虽是度仙门出身,但度仙门给他的,只是给随便一个普通弟子的关怀,他给度仙门的,已是太多太多,对度仙门不存在亏欠。
更何况,为何这么多弟子、这么多门人,星君独独指点你?
还给你这么多暗示你的讯息?
你若是女子,我等自不会做这般猜测,星君大人也只是个一千多岁的年轻道者,心底有一丝丝浮动躁动,咱们都理解。
但你是个男子啊李靖。
你看看星君大人留给你的那些书籍,你就真的不懂吗?
太清在上,你在星君大人面前还摆什么身架,本身也比星君大人小了许多寿岁!’
李靖:……
十丈、九丈,星君大人距离巷口越来越近。
李靖心底浮现出了,那几本书册之名,以及书册内一行行苦口婆心、详细阐明为父之理的字迹。
《父爱如山》;
《如何做一个成功的父亲》;
《做一个有耐心的好父亲》。
李靖啊李靖,你如今的一切,你的仙缘,都是星君大人给的。
星君大人都已明示了,他已经做好了成为一个父亲的准备;洪荒常识也有大能极难生育后嗣这一条……
星君大人待自己不薄啊!
甚至,星君大人已走过了九十九步,就等他主动一步,星君大人是天庭重臣,是如今天地间的大能大神通者,是能跟圣人博弈的狠人,总归是要点面子的。
爹、娘,孩儿并未忘却骨肉血亲;
伯、婶,他李靖之所以能与二老相遇,终究是因星君大人的安排。
三丈!
李靖突然睁开双眼,目中满是坚定,那坚毅的面容上,此刻闪耀着荣光。
踏步向前!
无所畏惧!
大恩无以为报,自当遵从心意!
他今天,就要做一件大事!
李靖大步流星冲出巷口,本就早已被几位仙人注意的他,此刻全然不顾,直接在人流之中穿梭而过,目光坚定地注视着李长寿的面容!
李长寿心底正自狐疑,不知李靖为何‘怒意勃发’,自己好像没做过什么对不住这家伙的事,那殷家小娘子也安排妥当了,月老打的是龙凤和鸣大死结,就差一点磨难……
噗通!
李靖突然单膝跪地,对着李长寿抱拳、躬身!
李长寿下意识就要闪躲,本要出手的几位仙人也停下动作,而下一瞬……
“父亲大人在上!请受孩儿、一拜!”
李靖单膝改做双膝着地,身形匍匐低头叩首,动作无比坚定,透露出他刚强的心志。
就是,他刚刚喊的……
父?!
李长寿纸道人顿时一懵,身后的有琴玄雅、火灵圣母、某阐教女仙动作整齐的歪头。
闻仲见状面露思索,杨戬却是皱眉不语。
荃峒眼中满是亮光,肩头还撞了下李长寿的纸道人,表情似乎在说‘可以啊,不声不响整了这么大的儿子’。
李长寿:……
就,就很方。
这算什么状况?未来哪吒的老父亲,突然就拜自己为父亲?!
这特酿的找谁说理去!
这要是传出去了,李靖姓李、他李长寿也姓李,化名都是李长庚,这里面的事完全说不清了!
云霄误会了怎么办?
挂念着跟自己生儿育女的灵娥岂不是又要哭鼻子?
这万一老师在注视着此时情形,按老师对抱徒孙的热切之心,说不定就会给自己一个大大的收字!
这李靖,看着浓眉大眼人畜无害,怎么还能有这一招认父?
你丫若是洪荒版的吕布,这是不是可以按谋杀论处了?
镇定,镇定。
近百年来,李长寿道心第一次泛起这么大的波澜,那真是平地一声惊雷。
他缓声道:“师侄……”
正此时!
一缕道韵流转,李长寿心底泛起少许感悟,感悟又凝成一个大字。
【收】。
师兄你冒充老师当真以为自己认不出来吗?!
蓄意报复!
李长寿嗓音不停,继续道:“这是作甚?师侄还请起身回话,贫道尚是……咳,如何就成了你父亲?”
侧旁荃峒自李长寿的‘语气重词’上,已是明白这李靖与自家爱卿毫无血缘关系。
身为天帝,在这种时刻,必须坚定地站在维护自家大臣的立场上。
荃峒笑道:“这位李靖贤侄,你直接开口喊父亲,很容易让人误会。
你要称呼义父,义父。”
李长寿刚露出的笑脸瞬间凝固。
李靖如梦初醒,起身后再次叩首:“孩儿拜见义父大人!”
李长寿刚想再次回绝,心底却真真切切泛起了太清道韵,这次倒是凝成了三个大字。
【也不错】。
这……
他下凡开个小课堂,莫名其妙就认了个儿子?
李靖这是从哪冒出来的念头?莫非自己看错了李靖心性,这家伙表面浓眉大眼老实巴交,心底小算盘打的飞起?
呃,莫不是自己给他的书籍,让他有了反向理解……
罢了。
李长寿凝视着李靖的背影,心底还是计较着再观察观察。
这家伙的天庭兵马大元帅之职,稳得雅痞。
于是,半个月后。
……
“哎,听说了吗?太白星君收了个义子名为李靖。”
“道友刚出关?洞府没通信?这都是几天前的聊天了,那李靖说是义子,说不定就是太白星君无法正面承认的亲儿子。
不然,他为什么姓李?”
“为啥不能承认?”
“云霄仙子可是太白星君的道侣,你忘啦?云霄仙子那是什么身份地位、法力神通?太白星君不忒顾忌云霄仙子的面子?”
“嘶……细思大有文章啊。”
昆仑山,酒宴上。
天庭御用广口瓶,人教圣人记名弟子,讲究真人度厄,刚来此地不久,听闻了这些消息,就驾云匆匆回返自己洞府。
八宝洞内,度厄喊醒正努力悟道的徒弟郑伦,将此事详细说了一遍,问郑伦:
“徒弟啊,这事你怎么看?你前世记忆都恢复的七七八八,可记得李靖跟长庚师兄有什么关系?”
“这个……”
郑伦沉吟几声,英俊的面容上满是回忆之色,过了一阵才沉声道:“八成,还真是亲的。”
“哦?当真?”
度厄真人双眼一阵放光。
“师父您这事可别往外说。”
“放心,放心,为师守口如……细嘴儿带塞儿琉璃瓶!”
“李靖是如何成为师父您的记名弟子?这背后,其实都是长寿在暗中安排,甚至为此还搬来了测运法宝。
对李靖,长寿是真的上心。
尤其是一点,师父您知道吗?
当年长寿叮嘱我,给李靖安排一双寿元无多的真仙境道侣,作为李靖寄养之地,而且要求那真仙境道侣,给与李靖最多的温暖,让李靖感受到家之暖意。”
“真假?”
“对上了,”郑伦目中满是感慨,“全对上了。”
顿时,郑伦甚至还有豁然开朗之感。
他又不放心地叮嘱道:“师父,此事千万别往外说,这都是弟子这个前任度仙门掌门才知的隐秘……哎,师父呢?
师父!回来啊师父!会出仙命的师父!”
与此同时,三仙岛上。
“跪下!”
云霄一声轻喝,琼霄碧霄双腿一软,下意识就跪了下去。
刚被她们两个为难的李长寿在旁满是苦笑,自袖中拿出一本从地府借来的生死簿分簿,上面有天道记录的李靖身世。
虽然云霄应该不会人云亦云,但稳妥起见,还是过来一趟为妙。
少许心神落在纸道人身上,扫一眼李靖此时的状况,李长寿嘴角不由抽搐了几下。
这家伙,也是有福了。
这是第十几次了吧,有个高手路过,拍拍李靖后背,慈眉善目地道一句:
“这位陌生的道友,这个后天功德灵宝是你掉的吗?
哦,不是啊,它与你应当有缘法,不如就赠与道友,结个善缘。”
洪荒;
异常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