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1lr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血蓑衣討論-第944章 母女連心看書-j5n8c

血蓑衣
小說推薦血蓑衣
腊月初一,绝情谷,流觞渡。
上午,一袭白衣的云剑萍临江而立。寒风阵阵,衣袂飘飘,远观如广寒仙子,姑射神人。近看似芙蓉出水,玉树临风。
纤腰楚楚,秋水盈盈。冰肌玉骨,雪肤花貌。好一位仙姿玉质,国色天香的绝世美人。
自从她来到绝情谷,谷中的男弟子无不翘首以盼,希望一睹美人芳容。可一旦见到云剑萍,一个个又变得笨嘴拙腮,手足无措,为此闹出不少笑话。
其中,尤以绝情谷二弟子常无悔表现的最为殷切。有事无事总想接近她、讨好她、关心她,结果非但没有赢得云剑萍的青睐,反而令其愈发不自在。再见面也由最初的谈笑风生变得沉默寡言,处境十分尴尬。
值得一提的是,云剑萍经历过“母女重逢”、“一家团聚”的人生转折和巨大喜悦后,最近一段日子她开始变得郁郁寡欢。经常独自一人跑到流觞渡,一动不动地站在江畔默默发呆,凝视着滔滔江水浮想联翩,往往一呆就是一天。
今日,亦是如此。
“萍儿!”
突然,一道温柔的呼唤自云剑萍身后传来。紧接着,满眼关切的萧芷柔缓步上前。
然而,面对萧芷柔的招呼,云剑萍却纹丝未动,久久没有做出回应。似是望得出神,根本没有听到萧芷柔的声音,更没有察觉她的临近。
直至萧芷柔将自己身上的白绒大氅披在云剑萍的肩头,她才猛然惊醒,下意识地发出一道惊呼:“娘?”
话音未落,云剑萍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上的白绒大氅,登时脸色一变,匆忙转身,欲将大氅退还萧芷柔。
却不料,萧芷柔先一步按住她的手,在其紧张而感动的目光下,温柔地将大氅系好。从始至终,萧芷柔含笑不语,满眼疼惜。
“娘……”
“江边风寒,小心着凉。”萧芷柔一边替云剑萍整理着衣衫,一边温柔地说道,“萍儿,是娘不好。这段时间一直在外边东奔西跑,没有好好陪你。”
“不不不!”云剑萍拨浪鼓似的连连摇头,“是女儿不好,非但没有替娘分忧,反而让娘一直惦记着。”
“傻丫头,娘此生最大的幸福,就是能惦记着你们。”
“你们?”面对脱口而出的萧芷柔,云剑萍黛眉微蹙,似有一丝不解。
“是啊!除你之外,还有你外公和腾族的亲戚长辈。”
在云剑萍的“提醒”下,萧芷柔幡然醒悟,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慌乱。万幸她急中生智,及时为自己的失言找到说辞,并未引起云剑萍的怀疑。
言及于此,萧芷柔忽然心念一转,伺机试探:“萍儿,在这世上……除娘和外公之外,你……还有哪些亲人?”
“还有‘爹’。”云剑萍不假思索地答道。
当然,她口中的“爹”并非“生父”洛天瑾,而是将她养育成人的“义父”云追月。
“娘问的不是云追月。”萧芷柔心急如焚,却不敢操之过急,故而耐着性子循循善诱,“也不是龙象山的同门,娘问的是……其他亲人?”
“其他亲人?”
云剑萍愣愣地望着满眼期待的萧芷柔,苦思半晌仍一头雾水,似乎根本没有听懂她的弦外之音。
“小时候的事……你当真不记得?”
“小时候?”云剑萍黛眉紧蹙,喃喃自语,“小时候……小时候我一直在龙象山呀……”
“去龙象山之前呢?”或是由于内心过于激动,以至萧芷柔的声音变得有些颤抖,“你……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
似乎感受到萧芷柔的紧迫,云剑萍不由地心生焦虑。
平心而论,云剑萍真想帮萧芷柔解开心结,说出她想听到的答案。可惜天不遂人愿,无论云剑萍如何回忆,龙象山以前的记忆始终如一团浑水,任她想破头仍一无所获。
见云剑萍眼泛纠结,苦思不语,萧芷柔不由地心中一软,从而将其拥入怀中,轻声安抚:“好了!好了!娘只是随便问问,你若记不得……也就罢了。”
“娘是不是想告诉我什么?”云剑萍将脑袋轻靠在萧芷柔的肩头,迟疑道,“去龙象山以前……我应该在哪儿?又该和什么人在一起?世上除你们之外,我……是不是还有其他亲人?”
听到云剑萍纯真无邪的疑问,萧芷柔心痛如绞,同时眼圈一红,哽咽道:“萍儿放心,只要是我们的亲人……无论他是谁?无论他在哪儿?娘都会将他找回来,让我们一家团聚。”
“娘……”
“萍儿,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未等思绪万千的云剑萍追问,萧芷柔忽然展颜一笑,顺势转移话题,“我听他们说,娘不在绝情谷的这段日子,你一直闷闷不乐,常常一个人跑到这里发呆。究竟有什么心事,能不能……说给娘听?”
望着满眼好奇的萧芷柔,云剑萍的脸颊悄然浮上一抹红晕。几次欲言又止,却终究未发一言。
见状,萧芷柔的眼中精光一闪,若有所悟。
“是不是……无悔令你十分困扰?”
“啊?”云剑萍一怔,连连摇头,“虽然常大哥有时……但女儿的事与他无关。”
“既然与他无关……那就与另一个人有关。”见云剑萍神态踌躇,举止扭捏,萧芷柔顿时了然于胸,从而眼珠一转,故作不悦,“告诉娘,究竟是谁害你整日心神恍惚?娘非重重地惩罚他不可……”
“千万不要!”云剑萍脸色一变,慌忙劝阻,“与他无关,是我自己……”
言至于此,云剑萍发现萧芷柔嘴角上扬,似乎并不是真的生气。稍稍一愣,恍然大悟,心知自己误中萧芷柔的“圈套”,一时间又羞又怯,又气又恼,真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让娘猜猜。”萧芷柔故作沉思,煞有介事地分析,“应该不是绝情谷的弟子,难道是和你青梅竹马的黎海棠?”
“娘……”
“不对!不对!”萧芷柔不顾心慌意乱的云剑萍,一本正经地继续猜测,“黎海棠眼下就在绝情谷,如果是他……你不会如此惆怅。思来想去,似乎也只有一人有本事令你六神无主,寝食难安……”
“娘……”
“吴双!”萧芷柔神情一禀,一语道破云剑萍心里的秘密,“萍儿,你实话告诉娘。这段时间……你是不是一直在想他?”
“我……我……”此刻,云剑萍的心里再无气恼,只剩羞怯。
“果然是他!”
萧芷柔紧紧注视着眼神飘忽,手足无措的云剑萍,心中不由地发出一阵感叹:“果然天意难测,为娘此生败给一个‘情’字,本以为你可以逃过一劫,却不料……唉!”
“萍儿,你是不是很喜欢吴双?”萧芷柔关心道,“他呢?他喜不喜欢你?”
“女儿不知道……”
“你对他了解多少?”萧芷柔眉心微皱,迫不及待地连连追问,“吴双究竟是什么人?从何而来?家住何处?师承如何……”
“娘!”云剑萍哭笑不得,连忙打断炮语连珠似的萧芷柔,坦言道,“您问的那些我统统不知道,我只知道……吴大哥是好人。”
“此子来历不明,年纪轻轻却有一身深不可测的武功,绝不简单。”萧芷柔担忧道,“我料,吴双身上一定藏着许多秘密。如果你不了解他,又怎知他是好人?”
“吴大哥一定是好人……”云剑萍心生愤懑,固执己见,“至少……他从未害过我。”
“萍儿,娘不是阻挠你,我只是关心你。”见云剑萍误会自己,萧芷柔不禁叹息一声,从而面色一缓,柔声道,“你是我的宝贝女儿,娘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一根头发。如果吴双身家清白,真心待你,娘断不会插手你们的事。可如果吴双心怀狡诈,别有所图……娘断不会袖手旁观。”
“娘,我知道您为我好,可我和吴大哥……是清白的。”云剑萍羞涩道,“我承认……自己喜欢吴大哥,也希望他喜欢我。但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快不得、慢不得、迎不得、拒不得……女儿只是好奇吴大哥在什么地方?过的好不好……”
“傻丫头!”萧芷柔悉心劝慰,“如果吴双心里有你,他一定会千方百计地找你,你又何必胡思乱想?见你日渐消瘦,为娘心疼得紧。”
“娘,吴大哥……真会找我吗?万一他不知道我在这里?万一他找不到这里?万一……”
“吴双何许人?堂堂正正的龙象榜首,虽然娘与他接触不多,却知道此子的本事远非寻常人可比。”萧芷柔戏谑道,“更何况,想和我的女儿谈情说爱,岂能是平庸之辈?如果他连找到你的本事都没有,我们不睬他也罢!”
“娘!”
此刻,云剑萍的心中既羞又喜,脸上的红晕自面颊一直染到耳根。肤若凝脂,白里透红,令人垂涎欲滴,不禁想狠狠咬上一口。
“萍儿,你又在向你娘撒娇了?”
就在萧芷柔与云剑萍互诉衷肠之际,一道低沉而沙哑的声音陡然自江上传来。
循声而望,但见云追月与黎海棠乘一叶扁舟顺江而下,撑篙推浪,徐徐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