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qfr8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我就這樣出名了笔趣-626、後續影響以及回家日常相伴-cqxi9

我就這樣出名了
小說推薦我就這樣出名了
当然,男生女生还是有区别的。
但对于女生是否要特殊照顾的时候,李晓会根据当时的情况来选择。
好比方才,要是林老师没来的话,李晓不介意让这个女的尝尝自己的嘴炮能力,在这种时候,男生还是女生,就没有区别了。
至于男的和女的在公共场合争执,会不会有点丢人。
——会有点。
但问题的根源还是取决于当时的情况,李晓对杠自己的杠精,零容忍!
你的情况我可以理解,但我不惯着你!
又没有说你的作品不好,来跟我上纲上线干嘛?
我夸我女朋友,难道还要争得你的同意?
……
画展。
林老师一行人走走停停,在一副又一副的作品面前停留,点评。
林老师有些走神,想到李晓和小云起争执的画面,她今天算是重新认识到李晓这个人了。
别人不知道这个人是李晓,可她知道啊!
很难想象,这个在今天华国的早晨,名震国内外的新锐导演,会在游人如织的画展上和一个女生吵起来。
并且,隐隐有把这个女生说哭了的迹象。
想起小云说不过李晓十分着急的表情,林老师就不禁摇摇头。
实在是太违和,太想象不到了。
同时又有点后怕,上一次,估计李晓要不是给方边缅面子……她是吵不过李晓的。
“林老师?”
旁边的人喊了一句,林老师回过神来,“啊?”
“这幅画你怎么看。”
“……”
……
向往栏目组工作室。
工作室内,一众人不停走来走去,忙着自己手上的活儿,为明天向往的拍摄做准备。
办公室里,王正宇正在电脑上浏览着今天娱乐圈的大小新闻,看到每隔几条就有一条关于李晓的新闻,他是又替李晓高兴,心里又感慨。
李晓在《歌手》成名后,谁都知道他是一个天才。
但是,绝没有人敢想,他之后还会是个天才演员,天才导演,天才编剧。
李晓短短时间就闯出了这么大的名头,现在都成国际上小有名气的导演了,着实是让不少人大跌眼镜。
他感慨着,响起了敲门声,接着门锁转动,工作室负责和芒果台对接的小李推门走了进来。
“王导,李晓这边现在人气正火爆,还可以持续一些时日,芒果台那边说,他们那边可以腾出黄金档期,希望咱们的节目可以先上。”
小李开门见山,直接说清楚了芒果台那边的诉求。
王正宇自己成立了一个公司,与芒果电视台采取的是制播分离的合作方式。
节目提档,换成一个小节目或许只是通知一声,而且小节目那边的人还要感恩戴德,因为人家给你机会。
但《向往的日子》这么火,还是需要商量的。
果然如此……王正宇在看到新闻头条的时候,就想到芒果台那边可能会有让节目提档的打算,只是没想到决策下的这么快,这才下午,电话就打过来了。
看来利益才是动力和效率的最大催化工具,估计李晓经纪人的电话,可能都要被打爆了吧?
“王导?”
见王正宇不出声,仿佛在思考得失,小李想了想道:“王导,我觉得这次是一个好机会。虽说咱们节目的受众不小,隐隐约约有成为国民综艺的势头,并不需要太多的宣传,但节目在近期内播出,势必可以剩下一大笔宣传费用,借着李晓当下的火爆热度,节目的收视率和网络播放了肯定可以再上一层楼。”
王正宇点点头,吩咐道:“可以啊,现在和他们说,顺便给点资源宣传,该有的宣传还是要有的。还有,等下你去问问送上去的成片过审没有,没问题的话就可以让芒果台敲定播出的时间了。”
芒果电视台那边都说了黄金档期,想必也不会闹什么幺蛾子,而且,现在明摆着是想赚更多,节目首播之前还会再签一次合同,倒是不用太担心。
慢综节目,过审的问题都不大,节目提前播出的事情算是敲定了下来。
得到吩咐后,小李点头,转身离开。
王正宇目光转回电脑上,继续刷着网上的娱乐新闻,脸上笑意愈发浓厚。
他又不是傻子,哪会不知道这时候提档,对节目百利而无一害
要是芒果台那边不说,说不定他今晚或者明天就要找他们说了。
有热度不蹭,天理难容!
而且蹭的还是自己人的热度,那更是一点心虚都没有。
王正宇看着电脑屏幕,嘀咕道:“或许……可以开始准备今年的年终奖了!”
……
破晓文化公司。
“对,我是李晓的经纪人,不好意思……”
“嗯,我是李晓的经纪人,不好意思……”
“我是余采,贵公司……”
“说……李晓近期的档期都排满了。”
办公司内,余采接电话,然后挂掉电话,这种重复的对话和动作,她感觉今天已经得有个千八百次了。
以至于说到最后,成年人世界里,那点虚伪的客套,余采不经意间就忽略掉了。
正如王正宇所猜想的那样,余采的电话被打爆了,从中午开始,手机的充电线就一直没拔过,手机热的烫手。
痛并快乐着……这种经历,在做了李晓的经纪人后,余采也有尝试过,但都没有这次来的疯狂。
当经纪人,从来没有嫌弃自己资源多的,余采当然也是如此,但是艺人不配合啊!
不过到了现在,在看到《吐槽大会》的成片后,余采从纵容,变得支持李晓咸鱼了。
广告、综艺节目,乃至于一些影视角色,不是不能接,但李晓的用途可大着呢,还不如让他歇着歇着,搞个大事,就像这次的《吐槽大会》。
除了电话之外,还有很多人给余采发邮箱,加微信,她都没来得及看。
心一狠,余采把工作电话给关机了,把手机扔到一旁后,在电脑上改了自己的微信签名和私人微博、工作室微博的简介:“工作联系,请发XX邮箱,谢谢合作。”
完成以上动作后,余采累的揉着太阳穴,突然觉得自己有点蠢。
早关机不就好了!
废了这么多口水!
一般工作电话联系,大多都是以前有过合作的对象,不熟的,没联系过的,都是用邮箱来合作的。
因为电话里,三言两语说不清具体内容,其他艺人接工作也同样如此。
除非私下有碰面聊过,亦或者哪个大佬拿到了电话,才会用电话联系的方式,电话联系的目的也不是说这些,而是想着约出来谈一下彼此的看法。
只是,这些人都跟疯了似的,不知道从哪里拿到的电话后就拼命打,即使占线了也继续打,让余采苦不堪言。
工作电话关机以后,余采不顾形象地瘫在座椅上,仿佛世界瞬间安静了下来,办公室内的景象,看的也不恍惚了。
突然,叮铃铃的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吓的余采一激灵,心脏都慢了一拍似的。
是自己的私人手机,余采拍着起伏不定的胸脯,松了一口气,接起了电话。
“采姐,很多找小哥的工作电话都打到我和小清这里来了,一个晚上,我们的手机各响了几十次,我们让那些电话联系工作邮箱后,电话减少了,可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又突然多了起来。”
一接通电话,方小灵委屈掩盖不了疲惫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一通诉苦,可想而知被那些疯狂的电话给折腾的够呛。
关机又不敢关机,上报又担心会是自己工作不力的体现,只能憋的久一点才敢诉苦这样。
余采当然知道是为什么,因为她把电话关机了,连忙安慰道:“关机吧,工作电话都关机了,你们继续补觉,要是想玩,可以多玩两天再回来,公司给你报销。”
挂了电话后,余采感同身受的表情还没完全消散,不禁摇摇头。
雪花一般的邀约,就是说现在的李晓。
势头正红,什么好事都会赶着上来。
感慨着,余采拿起刚放下的手机,想了想,给李晓拨通了电话。
嘟嘟嘟~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Sorry, The num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
“呵!”
听到电话里传来一阵忙音,余采气笑了!
这个李晓,是不是觉得我会打电话打扰你?
躲工作都躲的这么不讲情面了?
岂有此理!
她想问一下,《吐槽大会》需不需要蹭波热度,把档期提前,联系一下各大网络视频平台或者电视台来着……
……
与此同时。
李晓和方边缅开车回到小区,把车停到了家里的车库。
从车上看来,望着自己又重新盖上了罩子的车子,李晓脸上露出悲伤的神色。
以后都不好开出去了。
上次在人大门口接方边缅,被人认了出来,车牌号码也曝光了出去,该知道的人也都知道了。
据说,现在在路上,不管哪个城市,每当有人看到法拉利488,都会再三确认这人是不是李晓……
下次再想开出去,需要做好被人认出来的准备。
“我觉得,法拉利需要找我做一波代言。”
望着又有点灰尘的遮布,李晓幽幽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方边缅拎着包从车上下来,走到李晓旁边,笑吟吟道:“对对对,最好还能给你制作一款新车型。”
“听起来不错,哈哈!”
李晓哈哈笑了一句,随后牵着方边缅的手,打开了地下车库通往家里的门,往一层走去。
明天就要去杭城继续录制节目了,今晚怎么说也得回家一趟,吃一顿团圆饭。
上到一层,推开门,李晓当先看到的是自己老妈的白眼,估计要不是方边缅在旁边,他得挨一顿训。
饶是如此,看到李晓,孙晓黎还是没忍住,“你说你,录完节目这么多天,你才回过家多少次?加上这次,你一共就回过家三次,长大了,拿了什么破金粽子,翅膀硬了不用回家了是吗?”
“妈,是金棕榈。”
怕老妈出去跟别人炫耀的时候还说错了,李晓连忙提醒纠正。
“呵?”
孙晓黎满头问号,看着李晓,气笑了,下意识地就想找鸡毛掸子给他招呼一顿,又是因为方边缅,才忍了下来。
“阿姨!”
方边缅甜甜喊道,走过去挽住孙晓黎的手臂,帮忙道:“李晓这几天都挺忙的,除了上学还有其他工作,今天也陪我去参加了画展,不然他昨晚就打算回来了。”
孙晓黎看着方边缅笑了一下,脸色稍微缓和,却是下定了决心要让李晓长长记性,“现在长大了,还跟你妈玩这种游戏了是不?我说金粽子就是金粽子,还有,我孙晓黎什么时候需要拿儿子出去跟别人炫耀了?”
临了心情还不爽,哼了一声道:“你不配!”
看来老妈一直保持着网上冲浪的好习惯,没跟她再纠结这个话题,李晓莫名叹了口气,幽幽道:“妈,你从来只在意我的翅膀硬不硬,从来不关心我飞的高不高,远不远。”
“唉!”
方边缅也叹了口气,随后松开孙晓黎的手,望着她,笑吟吟地点头。
阿姨,你去吧!收拾他一顿!
不一会儿,阴阳怪气的李晓,老老实实地坐在了沙发上。
即使这段时间很少能见到哥哥,粒粒也还是很喜欢哥哥的,屁颠屁颠地跑到李晓跟前,憨憨笑着,尽情撒娇,怂恿李晓去给她买雪糕。
“张嘴”
李晓命令道,粒粒乖乖张嘴,含糊不清道:“哥哥,我很久没吃糖和雪糕了,牙齿可好可好了!”
不愧是我妹妹,真的是聪明……李晓检查了一遍,揉了一下她的头,温柔笑道:“不错,既然如此,那就好好保持下去吧!雪糕和糖果也没什么好吃的,哥哥回来之前才吃过雪糕,就是甜甜的巧克力味,融化到嘴中冰冰凉凉的,也没什么好吃的,咱不吃!”
粒粒吞咽着口水,眼里涌现出水雾,“臭晓晓,我以后再也不喜欢你了!”哼了一声,红着眼睛跑到方边缅那边去。
李晓没有在意,找到充电器给没电关机的手机充上电。
一段时间没和陪陪培养兄妹感情了,势必要来这么一下,增进一下她对哥哥伟岸且亲切的印象。
方边缅责怪地看了一眼李晓,忙哄道:不哭,不哭,粒粒不哭,你哥哥太坏了,等下姐姐帮你教训他好不好?”
李晓也是真的太坏了,不让吃就不让吃,还说自己刚吃过,还非给粒粒形容一遍味道和感觉……真不是人。
粒粒摇头,方边缅照顾小孩子的经验不多,又问:“那怎么办呀,告诉姐姐。”
“小缅姐姐,可以给我买雪糕吗?”
粒粒仰着小脑袋,眼睛一眨一眨,楚楚可怜问道。
方边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