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5lv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別叫我歌神-第1015章:是時候把這個破壞狂趕出去禍害別人了閲讀-3bn81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
第二天一早,哭了半夜的王贯山,刚出门就碰到了谷小白。
就看到谷小白兴高采烈地抱着厚厚一摞的书,从白翼号下来。
后面,还有几个保镖帮他抱着其他的书。
王贯山又是欣慰又是无奈。
一方面是白翼号还活着,没有被大卸八块,另一方面则是无奈,谁特么的会开直升机飞三百公里去借这些书啊!
这些书,都打着东原大学的图章,很明显是从东原大学的图书馆里借来的。
谷小白在东原大学的图书馆享有一项特权,那就是他借书不受数量限制,毕竟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的看书速度有多快。
但就算是这样,图书馆员也第一次看到需要用直升机来运载的数量。
后来,图书馆员都快哭了,因为谷小白差点把工程区域里的藏书搬空了一半。
现在正是夏季学期,各种工程学实习,恐怕实习课程需要借书的同学们,要在图书馆门口举旗抗议了。
“爸,快来帮忙!”
果果也乐呵呵地帮着搬书,显然是跟着坐白翼号飞去了东原大学。
说着,果果把一摞书交到了王贯山的手中。
王贯山看了一眼,就看到那些题目:
《机械设计基础》、《制造工程基础》、《工程热力学》、《燃烧理论》、《控制工程基础》、《热能工程课程设计》、《热力设备传热与流体动力学》、《动力机械及工程原理》、《热能动力系统》、《燃气轮机应用基础》……
全是厚厚的大部头教科书。
谷小白这是打算从零开始,跨界玩工程学了?
这孩子从声学跨界到流体力学,然后到船舶动力学,再到空气动力学,再到航空工程学,是不是学的太杂了……
等等,似乎感觉这个轨迹完全没毛病?
但是你不是一个物理学家吗?搞什么工程学!
但谷小白那乐呵呵的模样,显然没有考虑这么多。男孩子的好奇心,也真的好可怕!
帮谷小白把无数的书装进了几天就能一遍书的书架里,王贯山默默估算了一下自己的白翼号还能活几天。
总觉得活不过三天了。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了,必须开始自救了!
王贯山转身就跑去找郝凡柏了。
“老郝,小白啥时候再去巡演啊!他再这么折腾下去,我就快疯了!”王贯山拽住了郝凡柏。
“我也想让小白去巡演啊,可是他死活不同意怎么办……”郝凡柏也是头痛。
四站碧海骑鲸海上巡演之后,他已经接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邀约,但是谷小白一概不同意。
系统最近也天天逼他,因为系统已经开启了“大乐团”的任务,但是谷小白完全无视了任务,压根就没有丝毫行动的意思。
音乐毕竟是二房,关键时刻,立刻就被丢一边了。
可系统不敢去逼迫谷小白啊,逼迫也没啥用,还会被鄙视。
他只能去逼迫郝凡柏了,把郝凡柏烦的头昏脑胀。
“我还等着他暑假把我们州鸠乐队的新专辑录出来呢……”旁边,赵兴盛也幽幽道。
今年谷小白计划有三专,《少年·306》、《白》是前两张。
还有一张是州鸠乐队的古曲专辑。
前面的都出了,赵兴盛也盼着出自己的专辑呢……
毕竟,他是研究古代音乐史的,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张专辑就是他的研究成果。
可没有谷小白的帮助,他自己干不成啊。
“唉……怎么办呢……”
三个男人齐齐叹了口气,愁得头发大把大把的掉。
“以我的经验,小白一旦对什么东西发生了兴趣,妄图阻拦是不可能的……”
“对,只有让他自己赶快厌烦了,然后就会把精力分到其他方面了。”
“而且,他现在这种破坏力,我怕他明天就把海上龙宫也拆了。”
门外,传来了江卫的怒吼声:“谁把我的平衡车拆了?啊?是谁!你是想要让我跑着巡逻吗?!”
三个人对望一眼。
不得了了,连江卫都变成受害者了!
“不行,必须想办法把小白的这种破坏欲望转移了……”
“对,得让他去祸害别人……”
“祸害谁呢?”
“对了!”郝凡柏突然站起来,不多时把潘国祥拉回来了。
“什么?小白想要把白翼号拆了?”听到了这句话,潘国祥大吃一惊,然后道:“还好不是要拆钟君号,白翼号,拆就拆吧……”
反正我又不是搞空气动力学的。
你怎么能这样!
王贯山恨不得去和潘国祥拼命。
“如果小白把你心爱的钟君号拆了你要怎么办!将心比心啊老潘!”王贯山捂着自己的胸口,“我现在的这个心痛,比你的肾结石还痛啊!”
“嘶……”潘国祥下意识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等等,我没有肾结石来着!谁特么的说我肾结石!
但,王贯山的那种痛,他还是感受到了。
“行吧,我帮你想个办法……”
潘国祥拿出了手机,打了出去。
电话响了很久,终于有人接了起来。
还不是打的手机,而是座机。
“我找老何,何世松。”
“我是谁?我叫潘国祥……对,是我,对,我招老何,他如果不忙的话让他来接电话。”
这么说着,潘国祥转身对身边的人解释道:“老何工作的地方不能带手机。”
等了小十分钟,那边终于有人来了。
“老潘,找我有啥事?”
“是这样的,我听说你们的直升机研究遇到瓶颈了?”潘国祥道。
“这种事你还用听说?我们的直升机研究基本上一直在瓶颈好不好!”
技术追赶,哪里是容易的?!
“嗯,那你知不知道,上次我们遇到瓶颈的时候,是怎么解决的?”
“嗯?”
“你还记得那个不能说的公式吗?”
“黑三……唔……”对面,何世松捂住了自己的嘴。
这是手机线路,并不是安全线路,很多东西都不能说。
“你说,那位有时间帮我解决问题?”
“嗯,不过他有个条件,他最近对直升机很好奇。”
又和对面聊了几句,潘国祥挂了电话。
“成了?”
“成了!”
十多分钟之后,一群人找到了正在祸害一台发电机的谷小白。
“小白,想不想去拆直升机啊?”
“想!”
“我有一个朋友……”
看谷小白的眼睛逐渐亮起,王贯山快激动哭了。
终于,终于可以把自家这个破坏狂赶出去祸害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