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q7a有口皆碑的小說 正派都不喜歡我 起點-第五百三十四章 “佛法”比拼閲讀-ilbte

正派都不喜歡我
小說推薦正派都不喜歡我
蔡狂与梁癫弄出来在背后的虚像怕是另有古怪,带着幻术一类惑人心智的法门,所以才让师弟等人看见了奇异的景象。
而自身的双眼经受过赤炼火瞳的洗练,不受一切虚妄所惑,这种手段是对自己没用的,就从没听过燕狂徒或者关七被幻术所迷,要梁癫和蔡狂对上他们只会被打爆头。
这倒是有点亏啊,观战看不见精彩的景象。
风亦飞心思一转,就已有了办法。
一动念,就招出了论坛,找到余鱼同的直播间点了进去,顺便将弹出来的光幕缩小成一个小窗。
里边的景象是完全不同,那是以余鱼同的视角来播放的。
一大片护法金刚和奇形怪状的“邪神”满天乱飞,对波的有之,近身厮杀的也有,反正风亦飞几乎都认不出来。
两边神佛直打得似是要天崩地裂一般。
明月仍在空中,时青时白,可星河居然降了下来,电流暴雨,流星雨般的陨石,雷火不时交击迸裂。
满屏的弹幕都是“666666”,时不时的还飞过打赏。
直播窗口里打得灿烂,声势骇人,神魔大战一样,风亦飞自己的视角却只能看见呼啸的气劲交拼,分外的冷清,就得个响。
铁游夏突地摇头,“‘南天门’钟门主自成一家,行侠世间,专劫花石纲,专门对付假借奉旨搜刮民家的贪官污吏,令人肃然起敬,‘五泽盟’盟主蔡般若,屡崛屡振,自创‘高唐指’,与‘长空神指’桑书云合称‘南北双指’,领导门人,也是锄奸去恶;蔡璟曾以国库财帛在天下各地建他自己的长生祠,并将先贤忠烈司马公、范纯仁、苏氏父子等立碑刻石,称之为元佑奸党,刻意诬蔑涂污,蔡般若和钟诗牛便见一处毁一处,遇一碑碎一碑,天下豪士,闻之莫不拍手称快,可惜,他们二人却又斗了起来,闹得蔡狂与梁癫两位高人也是苦斗不休,这实在不是个好事。”
风亦飞已察觉铁游夏眼神清明,没一点惊诧之色,不似师弟等人看得目眩神迷,多半他也是有法门能看穿幻象,好奇的搭了句话,“蔡狂和梁癫两位前辈跟蔡般若,钟诗牛有什么关系的吗?”
铁游夏迟疑了下,还是答了,“蔡狂是蔡盟主的胞弟,而梁癫是钟门主的师弟。”
答完,他就不再说话,显然不是那么待见风亦飞。
风亦飞顿觉不爽,“你也不用对我那么冷淡,我好歹在‘蔷薇将军’于春童手下救过你师弟冷凌弃,还跟你另一个师弟崔略商是朋友,另外,萧剑僧的身份败露,也是我闯进凌落石的将军堡,将他救了出来,你该谢谢我才是。”
怼了一句,风亦飞又自泄气,这也怪不得铁游夏,都是那造孽的好感度作祟,不帮上他些忙,让好感度增长些,是不用指望他有好脸色的,他肯回答都算是待人温厚了。
铁游夏登时面露惊容,随即又恢复了正常,“崔师弟我到如今都还未曾见过……”
言下之意,表明他并不怎么相信风亦飞的话语。
余鱼同赶紧插话道,“铁捕头,这个我可以证明,风哥真是救了冷捕头跟萧剑僧。”
杜怒福也道,“以风公子的为人,定不会有虚言!”
他的爱妻梁养养是风亦飞救回来的,有这份大恩,他的好感度是高涨了许多,自然是对风亦飞信个十足十。
余鱼同在六扇门中的名声不错,又有杜怒福说好话,铁游夏登时信了几分,拱手道,“风公子,铁某一介粗人,言辞多有得罪,还望勿要见怪。”
“好说,好说。”风亦飞抱拳回了一礼,从他的话语里能感觉得出,语气已是和缓了许多。
“敢问,我那义兄萧剑僧,与冷师弟如今何在?可是安然无恙?”铁游夏问道。
“冷凌弃应该没多大事,他在老庙那边,应该还在查凌落石的事情,至于萧剑僧嘛,我送他出了凌落石的地盘,让他和他的女朋友殷动儿回神侯府找诸葛先生去了,他的情况就要差很多,一身骨头都被打断了。”风亦飞据实相告。
铁游夏重重的点了点头,“多谢!”
谢是谢了,他也没提谢礼什么的,风亦飞也不在意,估计等铁游夏证明了事情的真实性,好感度能再涨上一波,算是提前结个善缘了。
骤然间,只听蔡狂一声大喝,“老癫子!比佛法你是比不过我的!我已得莲生活佛的‘得乖空游行成就’,‘得摄召藏形成就’,‘得本尊大光明成就’,得无上智,已是大持明金刚阿阎梨耶,你不足以跟我相提并论!”
梁癫怒而回道,“我是毗卢遮那,破瓦开顶,乃是真正金刚上师,你一味耍狂,骄慢瞋愤,哪有什么佛法可言!”
风亦飞侧目,心中猛吐槽,你们管这斗幻术叫斗佛法?你们是不是对佛法有什么误解?
蔡狂闻言更是勃然大怒,双手合什,指头交叉,高举过顶,一声暴喝,“嗡波汝蓝者利!”
风亦飞根本听不懂他说的是啥,估计在场的也没人懂,便是师弟这做过秃驴的也一样,不然他就该发话卖弄了。
梁癫跟着咆哮,“心光合一,妙根妙聚,以不二成就和无上密,请奉诸天部本尊护法,不动明王、降三世明王、军荼利夜叉明王、金刚夜叉明王、孔雀明王、马头明王、步掷明王、无能胜明王、大元帅明王、五大力吼明王,破除诸灾九难,以金刚性伏魔,入三摩地,守三昧定,起大飞扬!”
风亦飞瞟了眼余鱼同的直播间,随着两人的怒吼,两边神佛都在开大招,道道神光铺天盖地的激射,直杀得日月无光,昏天暗地。
真实的情况嘛,也是异变陡生,地底下忽然发出了轰隆隆的巨响,似有活物在游走,马上就要破土而出,又像火山爆发,地底岩浆将要夺空迸射。
地面上空更不用说,凛冽的狂风呼啸猛旋,两边气劲交接,已形成了几束盘旋不休的旋风。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爆鸣,两人之间的地面一下子裂开,裂缝飞速扩大,就像用力撕扯一张布帛一般,瞬即四分五裂,道道沟壑深黑,遽不可测。
在两人周遭的花草树木齐齐拔空而起,漫天飞舞,带起无数泥土如暴雨般轰向对方。
转瞬之间,树木就已在半空中崩碎,碎屑纷纷扬扬洒满空中。
风亦飞大觉惊奇,两人都还未近身厮杀,破坏力就已是相当惊人了那!
梁养养急叫了起来,“你们再这般打下去,这里的美景就要被你们彻底毁了!还不快停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