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3yvw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坐忘長生 起點-第一千兩百一十章 再進天一閣熱推-bfmpo

坐忘長生
小說推薦坐忘長生
哀郢祠的第五层,此时安静异常,唯有弑仙枪所在的石台边,一团灿烂的金青色光芒犹如炙阳般,将四周照得大亮。
柳清欢像是融化在光里,五官神情都不太分明,而与此同时,弑仙枪傲然立于石中,释放出来的凶煞之气也越来越重,让整个空间如处腥风血雨中。
一场无声的较量正在进行,不少玄天之宝都悄悄凑到了自己台子边缘,隔着光罩窥探那边,并与旁边的邻居窃窃私语起来。
“你们说那个人能收服弑仙吗?”
“怎么可能!弑仙可是咱们这里最厉害的那几个之一,凭他一个合体期修士也敢打弑仙的主意,贼胆好大!”
“嘿嘿嘿,他肯定马上就要失败了!”
“那可不一定,也许弑仙可能看上他了呢,稍微放点水,就跟他走了。”
“嗯有点道理,你看他都撑了这么久还没失败……”
玄天之宝们正说得起劲,就见那边的光芒渐渐熄灭,它们立刻停止了交谈,要是有眼睛,此刻必定都瞪圆了。
柳清欢依然还是站在那石台旁边,原本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手上一用力,那插在石中的枪便被他提了起来!
柳清欢面露震惊之色,似乎连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竟然成功了?!还以为不行了呢,到最后他完全是凭借意志力硬撑。
“哇哇哇弑仙被他取出了,我不相信!”
“肯定是弑仙放水了!”
“嘁!要是选我我也放水,天天呆在这破塔里,还被关着,可把我腻烦死了。”
“说得好听,那刚刚那人走到你台子旁时,你干啥躲得远远的?”
“我这不是才刚想起来吗……”
争吵声让柳清欢回过了神,他微微偏了下头,朝身后看去。
那些前一刻还在叽叽喳喳的玄天之宝,下一刻便闭电般挪回自己石台的中央,做出一副“我没有围观也没有说话”一本正经的样子。
心下不禁暗笑了声,柳清欢回过头,目光落在手中的弑仙枪上。
修士大都爱好刀剑一类的法器,但不可否认,自古就有百兵之王美称的枪,近可攻,退可守,狠辣锋锐,勇猛霸道,很得体修或战修的喜爱。而在大多数修士军中,枪也被作为冲锋陷阵、施展大型战阵的绝佳兵器。
这把弑仙枪,从石中拔出后,比柳清欢本人还要高出几分,枪头呈三棱形,刃尖有寒星利芒一闪而过,看上去险恶无比。枪身看不出什么材质,入手极为冷沉,没把力气怕是都拿不起来,两侧的铭文极为诡异,如同虬张遒劲的血脉般扭曲鼓凸,以柳清欢的见识竟然没见过?
他又仔细看了看,倒有些不确定是不是文字了。
或许是勉强认可了他,弑仙枪此时已将凶煞之气尽数收回,就静静地被他握着。
半晌,柳清欢终于打量够了,心满意足地将之收起,离开了哀郢祠。
塔外,丹峒竟然还等在外面,见他出来立刻迎了上来,先往他手上腰间一扫,才笑道:“青霖道友,可选到了心仪的宝物?”
柳清欢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道:“有劳道友久等了。”
丹峒哈哈一笑:“那好,我们这就下山吧。”
两人又去与那位守塔的老者道别,不过老者始终闭着眼,只一挥手,哀郢祠便再次关闭了。
下山途中,丹峒看似随意的问起哀郢祠内的情形,实际上旁敲侧击的,还是想打听他得了件什么玄天之宝,又邀请他去参加什么聚会。
“道友好不容易从摩云涯回来,听说那地方贫瘠苦寒得很,今回到青冥,还不好好放松享受一番?正好我有几个朋友十分钦佩你以一己之力毁掉魔都之举,听说了你回来,便在九天云霄上的醉仙峰订了一桌酒,只不知道友可否赏脸?”
柳清欢目光一闪:“朋友?”
“道友可是有什么顾虑?”丹峒笑道:“你放心,他们也都是仙盟中人,只是想见一见你罢了。”
柳清欢想了想,为难道:“只是如今涯上战事紧张,极缺人手,我接下来又还要回一趟书院,有些事要处理,实在没有时间参加聚会。”
见丹峒脸色不大好,他又笑道:“不过,承蒙诸位道友看得起在下,这酒不吃却是失礼了,不如将之记下,咱们改天再聚,到时酒便由我请了,权当赔罪吧。”
他都如此说了,丹峒还能说什么,只得勉强笑道:“那就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与对方在大孤山下分别,柳清欢转过身,目光便变得极为冷漠而又深邃。
喝酒也要分和谁喝,和一群居心不明的人一起喝,怕是酒的滋味都要变了。而真正能和他一起喝酒的人,此时应该也已经到了青冥。
在进书院前,柳清欢发出了一道传讯符,看云铮到了没有,很快收到回复:抱月峰,一觉轩。
柳清欢笑了笑,让他等一会儿,转身进了半山书院。
先去见了春黎,对方见到他倒是很高兴,拉着问了问摩云涯的情况,当得知他想进天一阁寻找些典籍,十分爽快地就给出了进阁的通行令。
“只第七层因是书院的机密之所,非院长首肯不得进入外,下面六层你如今都能进去了。当然,若是拓印典籍,还是要按照书阁的规矩来。”
“我知道。”柳清欢道:“用书院贡献值誊录典籍,哦……我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少贡献值。”
“我给你查一下吧。”春黎道,从袖中抽出一本簿册,伸指在上面点了几下:“青霖道人……有了,在这里!为书院炼制太乙三师丹,每炉二十点贡献值,共计两百一十点;派往九幽幽關界完成任务一次,得贡献值两百点;派往摩云涯,捣毁魔都,得两千点!”
柳清欢乍舌:“炼炉丹才二十点贡献值?知道太乙三师丹多难炼吗,一炉就要花费大半年时间。而毁了魔都也才得两千点,咱书院的贡献值这么难赚的?”
“你可知足吧!”春黎瞪眼道:“知道其他人出一次任务得多少点吗?大都在一百点以下!你炼几炉丹,材料还不要自己出,就能得两百多贡献值。再出趟任务,又正好破坏了九幽的七绝魔运丹计划,一下又得两百点。而毁掉魔都这件事乃是大功一件,影响力极大,书院因此才会一下给你计上两千点。”
柳清欢摸了摸鼻子:“好吧,那在书阁誊录典籍,每本要花多少点贡献值。”
他上次进天一阁,还是新人,所以可以免费誉录一本,倒不知道书阁中的规矩是怎么算的。
“这就要看是在哪一层了。两层以下是每本一百点,三四层每本三百点,第五层是五百点,第六层……”春黎突地一笑:“一千点一本!”
柳清欢无语地看着他,半天才憋出一句:“你们怎么不去抢啊。”
春黎高深莫测地瞥他一眼,淡淡道:“你懂个屁!你以为天一阁里的典籍是外面店铺卖的那些大路货吗,里面每一本都是绝世珍典,甚至有赫赫有名的古修士的修炼手札或绝密功法,一千点一本贵吗?书院外的人就算花上再多灵石,都没得机会看一眼!”
“哦……”柳清欢被他说得哑口无言,只好打了个辑告辞,随后便去了天一阁,直接传送到第六层。
回书院这趟,他就是为了院中的书阁而来,被慈祖种下的魔源着实顽固得很,即使有济世的帮忙,依然无法将之完全拔除,如今也只是将之暂时锁住了而已。
如果说三千界中还有哪里能找到魔源的破解之法,半山书院的书阁无疑是最有可能的,此间收藏着撼山震海般数不清的典籍,就是有点难找。
柳清欢有点搞不明白,明明半山书院那么多修士,怎么就没人来整理一下书阁,就任由那些典籍东一本、西一本地放置在书架上,玉简也是随便找个盒子一装,连个分门别类也没有。
看着满架子凌乱摆放的书,柳清欢捊起袖子,只能认命地一本一本往下翻。
“九阴天剑神箓?颠倒迷仙大五行法?太昊真诀!”
他有些明白了,为何这一层的典籍誊录要一千点了,这每一本真的都是绝世珍典啊!
柳清欢每翻一本,便越心痛,想到自己的贡献值只够誊录两本,就有种坐拥宝山而要空手而归的感觉。
又拿起一本典籍,柳清欢扫了眼书名,就不想再看下去了,免得自己更心痛。不过,当他看到落款的那个名字时,手上却突然顿住。
“炼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