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xq0w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 起點-第4193章 吊打讀書-ffrvn

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
小說推薦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
制服金蛇后,沈浪腾出的一只手臂翻手祭起乾坤圈,投掷而出。
乾坤圈携着绚丽的金光冲天而起,在天空中绕了一圈后,结结实实的砸中蛇夫座星灵的后脑勺。
“咚”的一声震天闷响。
“啊!”
帝天惨叫出声,后脑部被乾坤圈砸出一道硕大的伤口。
以蛇夫座星灵的肉身强度而言,这一击虽然算不上遭受重伤,但彻底打乱了帝天的攻击节奏。
受击的蛇夫座星灵硕大的身躯往前一个踉跄,露出了明显破绽。
“哼!”
修罗魔神狞笑出声,欺身而上,七只巨手如粗大铁钳,将蛇夫座星灵的肉身生生扣住,制住其双臂,让其无法施展拳脚!
最后一只巨手收回乾坤圈,紧握在手中。
“不好!”
帝天见状,面色大变,用尽吃奶的力气疯狂挣扎,束缚挣脱开修罗魔神这粗暴的肉身束缚。
他虽然借着星陨丹的力量勉强化作星灵之躯,但无法动用这星灵之躯的神通,攻击手段只剩下了肉搏。
沈浪制住了他的肉身,相当于扼杀了这副身躯的所有能力。
以沈浪的修为化作的修罗魔神,肉身力量对比蛇夫座星灵其实是要稍差一筹的,但差不到哪里去。
帝天双臂难敌八手,想在一时半会儿内挣脱修罗魔神的束缚可没那么简单!
就当他拼命挣扎之时,修罗魔神腾出的手臂握紧乾坤圈,对着蛇夫座星灵的脑门一顿狂砸。
“咚咚咚咚咚!”
乾坤圈携着狂暴的毁灭之力反复重击着蛇夫座星灵的脑门,发出一道道震耳欲聋的炸响声,恐怖的金光频繁迸发。
“啊!!!”
无力反抗的帝天被吊打,口中发出鬼哭狼嚎般的惨叫声。
哪怕他这副星灵之躯防御力再强,也经受不住这样的折腾,很快就被砸的头破血流,面目全非。
“灵蛇,快来救我!”
无助的帝天试图唤回金色大蛇,助自己解围,然而那金色大蛇被乾坤圈捆绑的严严实实,顶多只能在天空中跳来跳去,根本发挥不出任何战力。
乾坤圈足足砸过上百下后,帝天的面部已经是血肉模糊,口中发出虚弱屈辱的尖叫声:“别……别打了,本座认输!”
沈浪哪里肯放过这帝天,趁着自己的魔体形态还能维持个几分钟左右,攻击越发狂暴,恨不得将帝天的脑袋砸碎为止。
“啊啊啊!”
又是一阵瘆人的惨嚎声,帝天被打的彻底没脾气了,只能屈辱求饶:“沈道友饶命……我错了,本座不该与你为敌啊……求你放过我!”
战场上,目睹这一切修士一个个看的目瞪口呆。
帝天先前还那么NB,这都没撑过一个照面,就被打的哭爹喊娘的求饶了,实在是尴尬……
三圣教大军修士纷纷面如土色。
九黎城这边的修士看着帝天被打,一个个大呼过瘾,眼中闪过兴奋激动之色,恨不得自己也参与进去。
“公子干的漂亮,打死这人不人蛇不蛇的鬼东西!”
梦璇儿挥舞着粉拳,为沈浪呐喊助威起来。
眼见沈浪一番操作下来,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怜星也长出一口气,同时被沈浪那几乎奇迹般的战力所震惊。
看来昔日的后土娘娘果然有先见之明,天选者的潜力之深,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
目睹沈浪的实力后,嫉妒女妖也更加坚定了自己完成目的的决心。
下方的战场中。
大量的三圣教修士开始丢盔弃甲,逃离战场。
开玩笑,连蛇皇主帅都被打得求饶了,他们继续顽抗下去,估计只有死路一条,不如早点跑路才实在。
“杀!”
九黎城修士大军战意高涨,展开最后的冲锋,朝着丢盔弃甲的三圣教修士冲杀而去。
三圣教大军已经大面积溃败,在九黎城大军的冲杀下死伤无数,战局基本已经毫无悬念。
高空中。
修罗魔神还在不遗余力的发起攻击,帝天头颅几乎被砸成了肉泥,惨不忍睹,口中的求饶声也变得虚弱之极:“饶……命!”
随着生命力急剧减弱,帝天再也无法维系星灵之躯,被打回了原形,变回了人身。
被混天绫燃烧的金色大蛇,也重新化作了金蛇权杖,从空中坠落下去。
下方的凤婵化作一道流光,接住了下坠的金蛇权杖。
被打回原形后的帝天浑身鲜血淋漓,气息衰弱至极点,肉身几近崩溃,眼看着就要从空中坠落下去。
沈浪本可以取其性命,但考虑到乐菲儿中的诅咒魂毒,即刻催动起混天绫,将帝天濒死的肉身束缚捆绑。
做完这些事后,沈浪也从修罗魔神的形态变回了人身。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沈浪感觉浑身的所有力量,乃至魂力,都仿佛被抽干了一样,大脑晕眩到极点,天旋地转。
他再也支撑不住,从半空中坠落了下去。
“沈浪小子!”
凤婵飞身而至,接住了下坠的沈浪。
感知到沈浪因透支了魂力和元气,遭受反噬,肉身和神魂陷入了极度的衰弱状态,凤婵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立即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些增补元气的丹药给他喂服。
嫉妒女妖觉察到情况有变,立即从战场中抽身,冲天而起,来到了沈浪身旁。
看着沈浪半死不活的样子,嫉妒女妖急忙问道:“凤后,他怎么了?”凤婵苍老的面孔凝重之极,沉声道:“应该是强行动用了某些大神通,导致自身受到了严重反噬。而且这反噬造成的内损极其严重,若非沈浪这小子修有琉璃心灯秘法
,否则可能都要断绝生机!”
沈浪肉身微微发颤,嘶哑虚弱道:“我还死不了!快……快把帝天给我擒来,逼问出解毒方法!”
嫉妒女妖双翅一拍,把被混天绫捆绑严实的帝天拽到了沈浪和凤婵身前,并翻手祭起一柄血色大剑,对准帝天那血肉模糊的颈脖。
帝天伤势可比沈浪还要严重的多,此刻已是气若游丝,再无反击的可能。
“不……不要杀我!”
帝天口中发出微弱的求饶声。
“赶紧告诉本后,你在我弟子乐菲儿身上下的那道诅咒魂毒该如何解除!”凤婵指尖祭出一枚金灿灿的尖针,对准帝天的面门,冷喝威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