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hu3q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搶救大明朝 愛下-第2149章 勝利來得也太快了吧?熱推-xwjvf

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什么?什么?普斯特曼运兵运去了皮岛,还在那里和日本幕府海军打了一仗……击沉、俘虏日舰53艘?还俘虏日本水兵3000余人?祖宽还因为晕船晕得不行了,所以就占领了铁山,还打算去平壤休整?”
清河南岸,刚刚扎严实的明军大营之内,正伸着脖子等祖宽所部万人北上来汇合朱由检,突然得到了让他有点惊喜,同时也有点失落的军报。
御海军北洋舰队在皮岛大获全胜当然是一个惊喜……只是这个惊喜稍微有点过了头,以至于让朱由检产生了一种失落感。
因为皮岛大海战和铁山登陆这两场意料之外的战役,已经让之前朱由检在清河南岸取得的大捷,有点黯然失色了。
不,不仅是黯然失色,甚至连清河口大捷的意义都不大了。因为在祖宽攻占铁山、平壤,北洋水师持续向朝鲜运兵的情况下,多尔衮、多铎、阿济格哥仨一定会带着两白旗的军队回援。松平信纲和保科正之率领的20000日军也得走人。
他们一走,剩下的奴贼还打得下去吗?肯定不行啊!
而聚集在盖州的奴贼大军一散伙,他们的人心也就散了,再也聚集不起来了。到时候,奴贼就会从一个大贼散成七个小贼,而且再也得不到日本的有力支援——没了幕府舰队,日本本土都不安全了,家光还哪儿有余力支援奴贼?而且一岛国,没了海军还能出得去?游水去奴贼那里?
“万岁爷,清河北岸的奴贼和倭寇现在应该还不知道皮岛-铁山之变!”辽东督师史可法这个时候提醒朱由检道,“咱们应该迅速整队,做好出击的准备……一旦奴贼和倭寇撤兵,咱们就能立即展开追击!”
对,对!
朱由检的心思一回到清河军前,立即就知道史可法说的很对。他在清河一带和倭奴联军的对峙已经结束了,奴贼和倭寇马上就要开始跑路了。
“万岁爷,”吴三桂补充道,“奴贼并不是铁板一块,而是由七部分组成的,所以臣觉得他们很可能会兵分七路逃窜……而倭奴又是一路。不过咱们不需要兵分八路去追,能吃掉其中的两路就很好了。”
朱由检点点头,笑道:“伤其八指,不如断其二指!那咱们断哪两路敌兵呢?”
“万岁爷,”黑文韬回答道,“臣以为应该重点打豪格的镶黄旗和岳托镶红旗……镶黄旗和镶红旗守着着沈阳的门户,不把他们打垮,咱们就到不了沈阳。而且咱们还得防止豪格和岳托带着部众投奔沈阳的泰松伪太后,要不然沈阳之战就不好打了。”
都已经在想沈阳之战了!
朱由检本来还打算在崇祯十七年后再开始灭亡奴贼、收复朝鲜和打击倭寇的战争。因为那时候逆子已经长大,应该可以派出去赚钱了。而连续多年的自然灾害也会有所缓解,老百姓可以松口气,而朝廷也能多刮一点钱粮。
有了钱粮,战争才能打得下去啊!
可是现在才崇祯十五年夏末啊!中原、西北依旧灾害频频,国库当中银子虽然以一些,可是存粮已经快要见底……恐怕支撑不了长期的战争!
所以黑文韬的建议,还是有那么一点保守了,这次不能按部就班的打。
“不必死盯着豪格和岳托,”朱由检道,“咱们直管沿着盖州、海战、辽阳、沈阳的直线进行追击……沿途的堡垒能打则打,打不下来先围着,追得上的奴贼就灭了,追不上的就让他们多活一阵子。主力尽快北上,争取在一个月之内推到沈阳周围,抢在秋收之前把沈阳给包围起来。”
史可法拧起眉头:“万岁爷,您这是想迫降泰松太后吗?这事儿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吧?”
当然不容易了。
泰松是太后,而当你的兀良哈不过是个公主……至于林丹巴图尔的那些福晋,其实也是在将近山穷水尽的时候才归顺的。
而泰松太后再怎么落魄,这几年的日子总还能过下去,怎么肯投降呢?
“如果泰松肯投降最好,”朱由检道,“不肯也没关系,不过就是折腾个两三年,最后她还是会投降的。”
“陛下打算怎么做?”史可法继续问。
“泰松不降,朕就派兵去割麦子!”朱由检笑道,“朕要把沈阳、辽阳、海州、盖州的麦子都割了,然后再退兵。明年夏末再打一次,一样割了奴贼田里的庄稼。到时候泰松一定会穷困潦倒,无法维持,也就只有投靠朕了。”
“陛下圣明!”史可法心中大定,因为他知道这个计划是可行的……奴贼现在抢是抢不着了,如果连田里的庄稼都被明军割了,两黄旗的几十万人吃什么去?没得吃了,不就得投降了?
朱由检笑着一挥手,“都去吧,去准备追击吧!”
……
盖州城,大清皇帝行在。
日清联军这边,这些日子虽然稳住了阵脚,但是士气已经低落到不行了,上上下下都知道这一仗败了,可是又不大甘心接受这个现实。
特别是清国这边的一帝一后八阿玛,都有一点郁闷。
小皇帝福宁是因为阿玛的数量没有减少而郁闷……打了败仗不应该死几个阿玛呢?怎么就一个都不少,还是八个呢?
泰松也郁闷,仗打成这样,投降的条件都不好谈了!
她还想封几座城,自立一个小邦,在大明的羽翼之下享受权力的甘甜呢!
现在可惨了,一仗下来不仅没有“升值”,反而打得“跌价”了。
代善就更郁闷了,他的正红旗在六月二十六日、二十七日的战斗中损失惨重,而且他还没了两个儿子!
这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啊!之前已经送走了萨哈璘了,现在又没了瓦克达和满达海……代善悲痛欲绝啊,就想为俩儿子再争取一点死后的哀荣,所以想要追封他们俩位皇阿玛——这两位也没谁了,这算是直接当先皇吗?
可是代善的提议却遭到了一致反对!连泰松太后都觉得非常不妥……福宁有九个阿玛已经很多了,哪儿能批量追封?这个头一开,以后福宁的阿玛就要无穷无尽了!
所以代善的心里就更不痛快了。
至于其他阿玛,虽然没死儿子,但是大家都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就在他们人人都感到郁闷的当口,皮岛大海战和明军登陆铁山的坏消息终于到了盖州前线。
“还是撤兵吧!”
在诸阿玛会议上第一个提出退兵的当然是多尔衮了。
“退吧,退吧……”莽古尔泰附和道,“再不退,恐怕就不可收拾了!”
“二贝勒,这一退……朱由检可就要兵临沈阳城了!”
豪格显然是不赞成退兵的,一退兵,他的地盘可就没有了!
不过这事儿他说了也不算,得泰松太后来拍板了。
“那就守沈阳!”泰松对豪格说,“豪阿玛,你是福宁的长兄……沈阳能没你的一席之地吗?你的人,本宫想办法安排妥帖了,这总可以了吧?”
守城的人当然是越多越好了!泰松又叹了口气,“事已至此,咱们就只得做守备沈阳城的打算了,沈阳是咱大清的根本,当然应该由两黄旗一起来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