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zyz火熱玄幻小說 狩獵好萊塢 ptt-第1026章 羊入虎口看書-l1ow6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
西蒙故意和祝莫莫母亲争辩了一番,感受着对面女人越战越勇的模样,假装败下阵来:“好吧,莫女士,那么,你想要什么?”
莫一菱见西蒙·维斯特洛终于让步,毫不犹豫道:“维斯特洛先生,我希望我女儿离开你之后,她的事业能够继续按照现在的轨迹发展下去。”
西蒙爽快点头:“这是当然。”
“还有,”莫一菱立刻接着道:“我女儿应该在北京和纽约各有一套自己的公寓。”
“没问题。”
莫一菱只觉得对面这个男人似乎又好说话起来,心中狐疑,嘴上却是继续道:“另外,莫莫放弃你给的每年20万美元生活费,但现在已经拥有的,表演课程、模特培训以及两位助理等待遇同样继续保留,未来五年内,这些花销,都由你来支付。”
西蒙假装迟疑了片刻,才勉强点头:“好。”
莫一菱还没有结束,又道:“关于两位助理,我要亲自帮我女儿挑选,而不再是原先的两人,其中一个我妹妹莫五菱来担任,另外一人待定。”
“这个啊,也行。”
莫一菱见西蒙·维斯特洛这么快答应了自己的所有条件,莫名有些意犹未尽,却没有再得寸进尺,说道:“既然这样,维斯特洛先生,希望你能说到做到。”
“当然,我是一个很守诚信的人,”西蒙说着,微微侧头看向莫一菱身后只露了半个身子的祝莫莫,笑着道:“莫莫,从今天起,你自由了。”
四合院这边的祝莫莫很想说自己一点都不想要什么自由啊,但摄于自己母亲大人的淫威,当然不敢表现出来,而且,望着屏幕中那个男人的笑容,女孩突然也明白了什么。
反正,母亲大人总不能时刻待在自己身边吧,哪怕是小姨……哼哼,总是有机会的。
莫一菱也从对面男人最后这句话中察觉到了一些不妥,甚至也预料到女儿可能的心思,但,对方已经答应了她所有条件,如果管不住自己女儿,那接下来就是她自己的事情了,于是道:“既然这样,很高兴见到你,维斯特洛先生,再见。”
“再见。”
莫一菱本来要起身,见西蒙·维斯特洛一副淡然微笑目送自己的模样,莫名又有些怒意,最后忍不住道:“维斯特洛先生,说真的,我非常不认同你对于男女关系的态度,作为排名世界首位的超级富豪,我觉得你应该是一个非常自律的人。”
“谢谢你的批评,莫女士。”西蒙一脸认真地点头:“那么,我还有些时间,想要和陈晴她们两个谈谈。”
这就是逐客了。
莫一菱倒也没有纠缠,起身带上自己小妹和女儿一起离开了房间。
书房里只剩下陈晴和林素两女,陈晴一点不谦让地坐在了莫一菱刚刚的位置上,林素无奈,只能再拉过一张椅子坐在旁边。
西蒙看着对面嘴角带笑的陈晴,也笑着问道:“感觉怎么样?”
陈晴笑容里透着邪恶:“狮子和老虎谈判,叫做针锋相对,绵羊和老虎谈判,那叫羊入虎口。”
西蒙更多了一些笑意,却道:“好了,收敛一点,不要总是表现得这么聪明。”
陈晴看着摄像头,贼兮兮道:“老板,我们接下来怎么做?”
西蒙目光朝她身旁示意了下:“林素在这里,坏事我们私下悄悄讨论。”
“嗯啊。”
林素一脸无奈。
西蒙换了个话题,问道:“中国那边最近怎么样?”
陈晴道:“广电部已经开始强行推动影院联网售票,最近全国各地的电影院都是怨声载道,还好他们不知道内情,要不然老板就要挨骂了。”
中国电影行业正在筹划院线制改革,不过,在此之前,影院联网已经提前开始推动,虽然将来偷瞒票房依旧不可避免,但相比此时,一旦完成全国联网,同时完善监督机制,接下来总不会在出现影院明明爆满上报的上座率却只有一两成的荒唐场景。
最近几年中国内地全年票房持续在10亿元上下徘徊,看似低迷到极点,但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票房遭遇偷瞒的缘故。
西蒙之所以敢在此时推动锦书院线的建造,也是在调研之后发现,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至少中国核心城市的热门影院,其实都是非常赚钱的,亏损的只是那些二三四五线城市设备陈旧片源匮乏的影院。
而且,其中很大一部分亏损的原因也不是因为没人看电影。
这个就不深究。
总而言之,12亿人口的庞大基数放在那里,中国的电影产业再低迷也不会差到哪去。
只要事情有所进展,西蒙倒是不怕挨骂,反正现在大概每天都有无数人拿他当靶子,点了点头,转而道:“另外,关于人间会,京城那边的选址有眉目了吗?”
香山脚下的高尔夫球场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建成,因此,西蒙在中国筹备的‘人间会’俱乐部,需要提前有一个聚会地点。
陈晴道:“老板在后海边广化寺旁购置的四合院,我觉得就挺不错,而且京城这边很多顶级俱乐部都是在四合院里。”
“其实我更喜欢现代一些的场所。”
陈晴无奈道:“问题是,老板,现在北京可没有太多合适作为俱乐部的现代化物业,或者,国贸中心那边?”
“……”
现在国贸中心和列维森国际中心就是潜在的直接竞争对手,西蒙如果跑去人家的大楼里租场地,那……像话吗?
陈晴见西蒙无语的模样,傻傻地笑了两下:“所以,老板,你自己拿主意。”
西蒙考虑片刻,说道:“那就后海的四合院吧,另外,你现在可以列举名单了,一个月内交给我。”
“嗯。”
关于人间会,西蒙不打算开放被动申请,只会主动邀请以及将来的会员联名推荐。
说完这件事,西蒙看向旁边的林素,笑着调侃道:“福布斯富豪女士,最近感觉怎么样?”
林素见男人好不容易想起自己,还有些喜悦,只是,听到这句话,立刻又生出一种翻白眼的冲动。
陈晴同样笑着抢话道:“阿素最近可忙了,每天都能接到一大堆邀请,拉投资的、要求捐款的、邀请演讲的、参加座谈会的……啧啧,我都羡慕死了。”
西蒙想象着陈晴描绘的场景,忍不住笑出声来。
林素无奈地瞪着两人:“你们一起欺负我。”
西蒙朝陈晴示意:“帮我欺负她一下。”
林素正要躲,已经被陈晴挨上来,飞快在她脸上吻了下。
笑闹片刻,陈晴终于不再和她抢话,林素望着摄像头,稍微犹豫,认真道:“老板,我最近一直在想,这笔钱,太多了,我不能要。”
西蒙笑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林素顿了顿,说道:“还是……你来处理吧。”
“这样啊……”西蒙靠在椅背上,双手交叉放在身前,望着投影银幕上的林素,片刻后道:“要不,留给我们儿子?”
“……”
“……”
四合院的书房内,两个女人,一时间都以为自己听错了。
然后,反应过来,林素脸庞首先红润起来:“你,老板,你刚刚说?”
同样反应过来的陈晴再次抢话,委屈巴巴:“老板,我也要儿子。”
“……”
林素只觉脸蛋更加火热。
西蒙没理会陈晴半真半假地插科打诨,望着林素,认真道:“其实,我最近恰好考虑过这件事,阿素,如果你愿意的话,最近好好养一下身体,不该吃的东西就不要吃了,接下来,给我生个儿子吧。”
“老板,如果是女儿怎么办……啊,老板她掐我。”
脸庞已经彻底红透的林素一只手伸过去掐着陈晴腰肉不让她再插嘴,目光躲躲闪闪了片刻,终于再次看向摄像头,强压着羞意问出了一个问题:“那,将来这个孩子,姓什么?”
西蒙毫不犹豫:“当然是维斯特洛,不过,如果你想加自己姓氏的话,也没问题,按照西方人的习惯,比如,小西蒙·林·维斯特洛。”
本来被男人‘不过’两个字提起心思的林素等西蒙说完,定定地望了他几秒,终于带着几分坚定,点头道:“就叫小西蒙·林·维斯特洛。”这句话说完,林素似乎已经耗尽了所有勇气,蹭地一下站起身:“我,我先出去了,你和小晴聊吧。”
陈晴看着落荒而逃的林素,然后一脸幽怨地望向对面:“老板,我呢?”
西蒙勾起嘴角:“什么?”
陈晴显然远比林素大胆:“我也可以生孩子呀。”
西蒙稍微收敛了一些笑意,说道:“你心思还不定,再等两年。”
陈晴小手扒着书桌边缘,身子前倾:“已经很定了,老板,如果你早一点这么说,我肯定非常愿意的。”
“好吧,那也要再等两年。如果你和阿素一起生孩子,中国那边的事情怎么办。”
陈晴忽闪了一下眼睛,突然道:“刚刚那个,莫一菱,还有,一共五个‘菱’呢,老板你不是让我查过她们的资料吗,都挺能干的,老板你刚刚其实也看到了,不如招揽过来,然后我和阿素……呜,老板你刚刚喊阿素了,这不公平,我也要孩子。”
说着越发可怜兮兮。
其实啊,最心底的小心思,陈晴发现,如果真有了这么一个小西蒙·林·维斯特洛,那么,自己辛辛苦苦的在中国打拼,将来可能都便宜了某个小混蛋。
这怎么能忍?!
甚至,哪怕即使过两年自己有了孩子,但,林素的孩子作为某种程度上的长子,她这边很可能也就没了竞争力。
都不能忍啊!
西蒙见陈晴一副可怜小猫的模样,却没有心软,直接点破陈晴的心思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陈……”
陈晴半幽怨半撒娇地打断:“老板,叫我阿晴,小晴也行。”
“好吧,小晴,”西蒙说着又觉古怪,这妮子,好像和自己同样年龄,倒也懒得改,接着道:“我最近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因为维斯特洛体系的规模将来只会越来越庞大,你猜的没错,如果你们有了孩子,将来中国那边,就是你们孩子的,但这并不绝对,将来会怎么样,时间还那么长,谁知道呢?所以,不要和我顶嘴,也不要争这些,先从阿素开始。”
男人说到这份上,陈晴也不再多言,只是,稍微犹豫,又忍不住试探道:“老板,夫人那边,知道吗?”
西蒙点头。
这就没问题了。
陈晴越发笃定,要知道,相比西蒙,她反而是对只见过寥寥几次的珍妮特更忌惮一些,既然老板点头,说明珍妮特·维斯特洛也默许了这件事,那就彻底没有了后患。
这么想着,暂时拨开心思,陈晴又回到刚刚的某个话题上,语气里带着些怂恿:“老板,刚刚我说那个,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
陈晴白了自家明知故问的老板一眼,却是道:“莫一菱啊,我最近查过,这确实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之所以到现在都只是一个副处级的常务副县长,情况有点复杂,主要是有人压着他们一家,说起来算是两代人的恩怨,还有,莫家的根底也太浅薄,要不然当一个地级市市长都绰绰有余了。现在,我们完全可以动用关系把她从云南调出来,然后这颗棋子立刻就活了。呵,老板,如果你想的话,五姐妹,嗯,已经跑出来的莫五菱不算,另外那四姐妹,好吧,或者整个莫家,都可以慢慢从大理旁边那个破落小县城调出来,老板你看过他们的资料吧,莫家一家兄弟姐妹七人全是大学生呢,当初那个年代,能做到这一点可不容易,都是人才。”
“……”
见自家老板不答,陈晴嘴角笑意更浓:“那就这么定了,老板,这些小事情你不用管,我来实施。而且,放心吧,不会引起中国这边什么反弹的,我们那么多投资,换一些官帽子,在这边就是惯例,更何况我们也没有坏规矩凭空提拔什么人,莫家本来就在体制内,只是原有级别的平调,或者哪怕再上一级,其实还是我们吃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