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pprt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漱夢實-第1295章 凱洛爾與卡米爾看書-5xa98

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小說推薦軍事天才帶着資治通鑑來到異世界
“朋友?”
听到“朋友”这个字眼后,凯洛尔微微皱起眉头。
凯洛尔在潘德拉贡内的朋友还算多,但她实在不知道会是哪个朋友在这个时间点上来找她。
“让她过来吧。”
凯洛尔一边说着,一边将怀中的德莉莎递给身旁的阿兰,然后身朝门口走去。
打开大门,等待了没一会,侍卫便将一个留着白色短发、有着琥珀色眼瞳的娇小女孩领了过来。
望着眼前的这名女孩,凯洛尔瞪圆了双眼。
她觉得这个女孩好眼熟。
但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她到底是谁。
这名白发少女看着凯洛尔,微微一笑:
“凯洛尔,好久不见了,我们两个大概快7年没见了吧。”
这名白发少女没有使用布列颠尼雅语。
用的是希兰语。
听着白发女孩的这口流利且口音标准的希兰语,凯洛尔终于面露恍然大悟之色。
她终于想起来这名白发女孩是谁了。
……
……
凯洛尔将卡米尔领进屋。
并为卡米尔泡了杯红茶。
就在卡米尔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小口地抿着杯中的红茶时,她注意到了在她的不远处,正有一名大概还不到5岁的小女孩,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她。
“凯洛尔,她应该就是你女儿了吧。”
卡米尔微笑道。
“真可爱,长得和你可真像呀。感觉就像是缩小版的你一样。”
“嗯,她就是我女儿——德莉莎·苏。”凯洛尔用带着几分自豪之色的语气答道。
就在这时,阿兰突然把她的嘴唇凑近到凯洛尔的耳边,压低声线朝凯洛尔问道:
“喂,凯洛尔,这个人是谁呀?”
阿兰其实见过卡米尔的。
只不过她完全给忘记了而已。
“是我的一个……老朋友。”凯洛尔也同样压低声线回应道,“阿兰,你先带着德莉莎去别的地方玩吧。”
“好。”
现在苏诚和艾丽莎都不在家。
在阿兰把德莉莎给抱走后,偌大的大厅内,便仅剩凯洛尔和卡米尔二人。
凯洛尔打量着面前风尘仆仆、外貌和7年前相比要稍微成熟了一些、只不过身高并没有多大变化的卡米尔。
“卡米尔,我们两个真的是很久没见了呀。”凯洛尔轻叹了口气,“久到我刚才见到你时,一时之间竟然想不起来你到底是谁。”
“是呀。”卡米尔此时也苦笑着应道,“的确是太久没见了,久到我们都认不出彼此了……刚才在见到你时,我也没有立即反应过来你是凯洛尔了。”
凯洛尔与卡米尔的初次见面,是在7年前。
7年前——也就是皇历289年的时候。
那一年的年末,苏诚他们去阿坎雷亚泡温泉。
凯洛尔就是在那个时候,初次邂逅并结识了当时也正好在那里泡温泉的卡米尔。
而苏诚也正是在那个时候邂逅并结识了埃尔与加布里埃尔二人。
7年——这是一段足以让人感到物是人非的漫长时光。
7年前凯洛尔还是一个只有16岁、正值花季的少女。
而7年后的现在,23岁的凯洛尔已为人妻,连孩子都挺大的了。
“卡米尔,你是来布列颠尼雅帝国这边来旅游的吗?”
卡米尔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让凯洛尔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卡米尔来这边应该是为了来旅游的。
然而卡米尔却摇了摇头。
连着抿了几口杯中的红茶后,卡米尔缓缓放下手中的茶杯。
然后冲凯洛尔正色道:
“凯洛尔,我此次之所以来布列颠尼雅帝国,并不是来旅游。”
“我此次来布列颠尼雅帝国,其实是为了成为布列颠尼雅帝国的臣子。”
“成为……我国的臣子?”凯洛尔一愣,“那这么说——你是要去聚人府吗?”
“如果你是要去聚人府的话,那你记得要先想好自己要向聚人府的官员展示自己身上的什么才能哦,只有你的才能让聚人府的官员们眼前一亮,聚人府的官员才会录用你,并给你高位。”
凯洛尔善意地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然而,卡米尔又摇了摇头。
“不是,我并不打算去聚人府。”
“去聚人府太慢了。”
“如果按部就班地混资历,那就要等到不知何时,才能一展我的才能了。”
“凯洛尔,我今日之所以来找你,一来是为了和你叙叙旧,二来便是为了拜托你帮我个忙。”
“忙?什么忙?”
“凯洛尔,拜托你——请帮助我面见布列颠尼雅帝国的皇帝。”
“我要直接面见布列颠尼雅帝国的皇帝,向布列颠尼雅帝国的皇帝阐述我的治国主张。”
凯洛尔因惊愕而瞪圆了双眼。
随后不假思索地说道:
“不行不行,我哪有那个本事来帮你直接面见陛下……”
凯洛尔的话还没有说完,便突然顿住了。
因为她猛然想起来——她其实是有能力帮助卡米尔直接面见伊尔莎的。
因为——她的丈夫可是米迦勒骑士团团长兼北方战线最高负责人、布列颠尼雅帝国历史上的第13位统合骑士、总参谋部总参谋长。
就以苏诚现在的身份,让苏诚帮忙安排卡米尔与伊尔莎见面,其实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拜托了,伊尔莎。”卡米尔用诚挚的语气接着朝凯洛尔说道,“请帮我这个忙吧。”
“嗯……”在沉吟了好一会后,凯洛尔终于点了点头,“那好吧……我今晚去和诚说说。”
……
……
当天晚上,凯洛尔找上了苏诚。
直接敞明了跟苏诚直说——她这边有个朋友,想要直接面见伊尔莎,向伊尔莎阐述她的政治主张。
而对于凯洛尔的这项请求,一直都很疼爱、很宠爱自己妻子的苏诚,自然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毕竟他可不能随随便便安排一个陌生人和伊尔莎相见。
为了能够说服苏诚,凯洛尔一通软磨硬泡。
先是说自己的这个朋友很有才能,绝对不会让苏诚和伊尔莎失望。
同时还跟苏诚说着各种各样的好话。
然而苏诚一直犹豫不定。
直到凯洛尔拿出了她的大杀招——向苏诚承诺:事成之后,会跟苏诚玩一些她之前一直不想和苏诚玩的姿势。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吧,我立即安排你的那个朋友和陛下见面!”——在凯洛尔祭出她的这个大杀器的下一瞬间,苏诚毫不犹豫、慷慨激昂地这般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