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ppt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 線上看-第260章 王朝大勢鑒賞-vc4qd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各大诸侯国?
五字入耳,熊俊等人脸色瞬间骤变。如果说刚才听邬羁再说芈安之死,他们只是更深刻地体会到皇权争夺的凶狠和残酷,那么当他这句话传来,众人立刻感到了巨大的压力,沉重如山,还有无尽的疑惑。
此话怎讲?
这时,就连李云逸也微微皱眉,邬羁捕捉到了,连忙改口道:“或者,是我们各大诸侯国中的某一个或几个。”
一个或几个?
熊俊等人闻言都要翻白眼了。这和你刚才说的有啥区别?
“我们景国可能是其中之一?”
福公公忍不住询问。邬羁没有立刻回答。又深深看了李云逸一眼。见后者没有回答的意思,这才幽幽道:“这个,就看我们景国的造化了。”
造化?
人人闻言皱眉。邬羁虽然平时看起来不靠谱,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个绝对理性的人,否则李云逸也不会让他承担起整个黑龙台,对他报以厚望。但是他这时又怎会说出这么玄幻的话来?
正当众人困惑时。
“好好说话。”
“实话实说就好,别吓着他们。”
李云逸淡淡地声音响起,就像有着某种魔力,邬羁的眼睛一亮,理智回归,道:“是。”
说着,邬羁重新望向熊俊等人,道:“虽然看上去,这短短一天发生的事情不多,但显然,对于这场关乎我南楚皇权的战争,叶向佛和楚贤王都早有准备,并且已经动真格的了。”
“内荐筹备是个开始,可以说楚贤王占据了上风,但是今天叶向佛把他的计划戳穿,这结果就不一定了,愿意站在叶向佛这边的,并不一定比楚贤王麾下少多少。更何况,正如殿下所说,两个都是狠人,两个都敢下手痛杀皇子……这个时候就不得不说下芈虎了,不管他是真疯还是装疯,他的这条命,算起暂且保住了。”
邬羁话到一半突生感慨,又让熊俊等人大吃一惊。
芈虎可能是装疯?
只不过同景国的命运相比,这注定只是一个小小波澜,人人目光急切,听邬羁往下分析,而邬羁也没有让他们失望。
“叶向佛是狠人,是因为他直接把这场战争公开了,这也意味着,他直接掀翻了之前天下人对他的认知,他不再是那个敢为天下人,一心为王朝的国之重臣了。即使他最终垂帘听政,真正得到王朝皇权,趁虚而入鸠占鹊巢也将会是他被印刻在史书上的污点,不可能抹去!”
“隐忍数十年,一朝露爪牙,你们说,这种人难道不狠么?若是从了他的意还好,倘若不从,你们猜猜,手握三军的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嘶!
邬羁此言一出,全场人人色变,因为有些话无需说透,都能听懂。但在震惊以后,还是福公公第一个提出了怀疑。
“他现在也是手握重兵,并且就在皇城之下,为何不直接下手?”
邬羁淡淡地看了福公公一眼,冷冷道:“那是因为他认为自己还有机会。若是以内荐的方式按照王朝规程达成目的,他又何必彻底脱掉这一身伪装?”
“不只是他,楚贤王也是一样,只敢遵循王朝皇律而为,不敢贸然行事。这,就是王朝大势!”
当婊子立牌坊?
邬羁此言一出,所有人心里都冒出这样一句话。当然,南楚皇权之争比这个严重多了。
“所以,因为叶向佛会赢,我们要选择叶向佛?”
始终没说话的肖狐开口了,一句话就把矛头指向了随着芈松柏的到来同时带来的最关键的问题。
邬羁扬眉看了他一眼,摇头道:“赢?不见得。这等王朝大势一锤定音之前,谁敢说自己一定会赢?”
“叶向佛亮开了整个战争,也不一定就代表他肯定能赢。这不,楚贤王的邀请,就是他的反击。按照我的推算,芈家在南楚根基已深,朝野之上愿意选择他们的大概在一百五十人左右,都是三品以上大臣。叶向佛这边,朝野之上或许有人愿意选择他,但连同军野,大概也就一百八十人左右。”
一百五。
一百八?
这不还是叶向佛要赢的节奏?
众人还是不解,直到邬羁声音再次传来:“但这些仅限于南楚京都,别忘了,熊俊就是登记在册的二品军侯,同样有选择的资格。像熊俊这样的三品以上军侯,各大诸侯国至少有五十个!之前楚贤王认定自己大局在握,没打算带我们玩,可是现在,王朝大势已经由不得他了。所以,殿下说的没错。他也是个狠人,因为他明明知道。对南楚而言,拉拢各大诸侯国必然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但是城里内荐之事才刚刚暴露,他就果断这么做了,你们认为,他比叶向佛又如何?”
如何?
都是狠人!
听邬羁话说了这么多,最后竟然归结到了这四个字上,人人精神一震,骇然望向李云逸,心头何止惊讶?
邬羁说的这些,他早就看出来了!
甚至芈松柏刚到,还没说出来意,他就判断出了楚贤王会这么选择,一定会前来拉拢各大王朝的将军王侯!连后来邬羁能想到这些,也都是他的提醒!
这是何等缜密的心思?!
这还是人么?
不知不觉,熊俊等人对躺椅上半眯着眼睛的李云逸敬畏更深了,越发钦佩。而邬羁话说了这么多,效果也是很明显的,让他们对当前南楚大势认识更深刻了,也终于明白,邬羁为何会说出这场皇权之争的第二个牺牲者可能是各大诸侯国里的一个或几个了。
抉择!
这是站队,更和各大诸侯国未来数十年的国运息息相关!如果选对了还好,未来数十年必会一帆风顺,在南楚皇室的支持下飞黄腾达。可是一旦选错……必定国运缥缈,甚至会引来灭国之祸!
尤其是自家景国,和叶向佛之间的纠缠实在是太深了,连当时叶向佛颁布王令入京勤王也是直接认定李云逸为统领。一旦这次叶向佛失势……
“嘶!”
熊俊哭丧着脸,似乎马上就哭出来了,一张脸更丑了,眼巴巴地望着邬羁,带着哭腔道:“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俺该选谁啊?”
罕见的,看着熊俊丑不可闻的脸,这一次邬羁没有翻白眼,望向躺椅上的李云逸,深深叹了一口气,一摊手,竟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下重新坐下了。
“当前的险峻局势我已经给你们说清楚了,至于该怎么选……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件事也不该我定,你还是问咱们的殿下大人吧。”
邬羁一脸无所谓,活脱脱就像一个市井的泼皮,此话入耳,连李云逸都不由睁开眼看了他一眼,笑骂道:“是么?我要是抓阄随便选,你也乐意?”
邬羁眼瞳一缩,似乎知道李云逸敢这么说也真敢这么做,一下子心虚了,但还是咬着后槽牙道:“随你,反正景国本就是你们李家的。”
李云逸闻言轻轻一笑,他太熟悉邬羁了,当然能看出后者的强行嘴硬,却也不继续挤兑他了,扭头望向一脸无辜的熊俊,道:“行了,别装了。”
“还有你们,收拾收拾该干嘛就干嘛吧。邬羁说的没错,景国是我李家的,无论这件事结果如何都有我担着,你们怕什么?”
李云逸说着摆摆手驱赶着众人。如果是以前,熊俊等人听到他这番话肯定会喜笑颜开,屁颠颠的就走了。对于李云逸,他们就有这么大的信心!这是常年追随李云逸的影响,因为他们从未见过李云逸有一次食言。
但是这次,李云逸话音落定,他们还是没动,脸色凝重,充满为难。
怕什么?
这还用问么?
看到此次闪烁的眼瞳,每个人都知道,他们想起的是同一件事。那是一年多前,李云逸因三大神营的强大而受邀入京那次,李云逸利用假死才险之又险的脱了身,而这一次……危机更大!
李云逸将会怎么处理?
他这次是不是又会把自己处在一个极度危险的境地,置于死地而后生?
“殿下,您……”
“行了,你就别自作淡定了,这等关乎咱们景国和所有人的大事,当然不能你一个人扛,我们总得做点什么吧?脑子不如你,我们还有胆子!”
福公公正要小心翼翼的探问,却被邬羁打断了,邬羁这番话那叫一个毫不留情,就差指着李云逸的鼻子“叫骂”了。人人大惊的同时,李云逸脸上露出苦笑,却没有发怒。邬羁的这番话固然有点以下犯上,可其中饱含的真情实意李云逸又岂能感受不到?更何况,他更从没有把邬羁当成过自己的部下。
“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不过放心吧,这次不会的。”
“熊俊,只要你小子今天晚上不要乱说话,不作表态,我可以向你们保证,这件事,绝对可以完美解决。至于我怎么解决,事后你们会知道的。”
听着李云逸略显无奈的回答,熊俊等人眼瞳一亮,惊讶万分。
什么?
李云逸已经有办法了?!
什么时候的事?
芈松柏刚来,李云逸就想到应对的法子了?
听到李云逸这么说,熊俊他们是真的好奇,真的想问,只是看到李云逸脸上的无奈,他们还是忍住了,按捺下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好奇,依次拱手选择离开。
邬羁是最后一个,他的脸色就不如熊俊等人轻松了,无奈愤然地望着李云逸好久,终于一声恨铁不成钢的长叹:“你啊你……”
“今夜固然凶险,但明天才更关键,你确定你能应付的了?”
李云逸闻言却只是静静看着他,脸上挂着轻笑。最终,似乎认定李云逸不会再多说什么,邬羁终于败下阵来,一甩袖子,夺门而去。
“算了,你自己担着吧!我倒要看看你能担多久!”
砰!
营帐大门被邬羁狠狠摔下,发出振鸣,李云逸却连眉毛都没有颤一下,只是一双眸子始终望着营帐大门的方向,直到……
“给我要个名额。今天晚上,我陪你去!”
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李云逸终于动了,勾起嘴角,眼底一抹精芒闪过,旋即又闭上了,整个人轻松的躺在椅子上,如在以这种方式告别这个忙碌的清晨。若有人在此定会发现,他嘴角的笑意持续了许久都未曾散去。
只是因为邬羁的关心?
当然不是。
听到他最后那番话,熊俊等人只是以为他想到了度过今晚上这场鸿门宴的良计,这才放心离去,却哪里知道,他的思绪又岂会仅限当前困境。
李云逸所说的办法从来都不是只指今晚,而是。
整个南楚王朝大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