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94m5人氣都市小说 《玩家請自重》-第727章 玩家請自重(大結局)讀書-t40ev

玩家請自重
小說推薦玩家請自重
说是这么说,精神攻击哪有这么容易。
精神世界里的一切都是不确定的:里面东西的强度由精神力的强度确定,此外时间的流逝取决于入侵者的思维活跃程度。如果攻击者一副快要睡着的状态,精神入侵的进度也会随之减慢。
某种意义上,这很像人类的半梦半醒状态。
尔后,污神们就看到了一个屠场似的地狱情景。
“不要!不要杀我——”
“救我,路易基!救我——”
没有火焰,到处是黑暗,到处是绝望的哀嚎。
仅凭感应,污神们就知道了精神海的主人是个人类,名叫【约翰尼*法兰西斯科】,一个年少有为的魔剑士。他落入这块神弃之地,意外获得了一把残缺魔剑的认可,开始了他的龙傲天之路,一路披荆斩棘,历时五年统一了这块两万平方公里的位面。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伟大的成就。
然而死亡降临了,艾奥老早就监控着这个位面,就等他凑齐所有霸主之证,获得霸主地位的瞬间,发动了突袭,毁灭了整个世界。
当着他的面,将他所重视的人和物,全部摧毁,拉入死亡的国度……
他痛恨!他愤怒!他不甘!
疯狂和仇恨驱使着他,永不停息地挥舞着手中的魔剑。
【日啖源石三百颗】这污突然醒悟:“我懂了!艾奥那货当面绿了约翰尼这货,然后缝住了他的感观,给他放幻象,让他以为自己一直在跟艾奥拼命!”
不得不说,污神总是在奇怪的地方天赋异禀。
【君臣】拍手大笑:“盲生,你找到华点了。”
这货学福尔摩斯的名言‘华生,你找到盲点’,硬是改成这样,旁人也是服了。
“那我们怎么办?”【黑猫】问道。
【Theyuxuan】笑了:“简单啊!梦境啥都行,首先我们找个人,顶替约翰尼这货看自己的兄弟被杀,老婆被绿什么的。咳咳,我们谁喜欢看NTR文?”
原本污神清一色单身狗,看得老欢乐了,反正自己又没传说中的绯闻女友啥的,绿了也没感觉啊。
今时不同往日,一听到这个,【君臣】、【郁金香】、【君沐齐】和【黑猫】这些有另一半的家伙就感觉不舒服了,齐齐摇头。
一个叫【头顶青青草原】的新晋污神高举双手:“我我我!”
介个……你老人家喜欢就好!
狸猫换帽子行动很顺利,或许艾奥也想象不到,会有谁愿意感同身受地顶替原主享受那种死去活来的心灵酷刑。
这货的本体在法阵中不停叫着:“玛丽安,你不要羞辱我的玛丽安,不要停……”
嗯,没救了。
本着‘一张手纸都有着自己的用处’这个大原则,王昊分出一小撮精神力,观看着他们的动态。
然后一群污神围起来商讨。
【君臣】:“这逼是个闷骚,娶了一个,跟两个有一腿,还特么想玩德国骨科。咋办?”
“唉,那个谁谁谁,不就跟加勒比那个谁很像吗?”【郁金香】立马报出番号。
“嗯,安排上安排上!”
能当污神的,都是阅片无数的家伙,说出一个神秘代码就能品评个三日三夜,高考时能有这么好的记忆力,早就重本线。
这些家伙齐齐贡献自己的记忆,几个家伙一凑,愣是在精神海里用【接头霸王】的手法,将约翰尼其中一个挚爱给ps了上去。
一段充满加勒比风情的VR体验记忆(视频)完成了,还带体感的哦!
冥冥之中,约翰尼总觉得有什么不对,自己在那里见过这片森林。
这是他最美好的回忆。
外面太痛苦了,唯有当年老家的这片森林,才是他心灵的港湾。
在充斥着他个人回忆的梦境中,他做到了自己一直想做又不敢做的事……
啊!太美好了!
一番完美体验后,体验卡时间到了,旁边弹出一个自动续费到2099年的充值弹窗。
咳咳!
这尼玛就离谱了。
霸主级的家伙,哪有那么菜,约翰尼几乎第一时间发现入侵自己精神的这些小老鼠。
倘若在以前,他多半会在精神海里掀起狂澜,将这些孱弱又龌蹉的精神体全部吞灭。
此时,他想到的却是另一件事——他失败了,赔上了自己的一切,连灵魂都不得安宁,被那可恶的仇人艾奥所亵渎,所玩弄。
忽然苦笑。
成就霸王之业的那一刻,他自信满满,以为自己可以承载得起所有部下和爱人的寄托。
但他终究让他们失望了。
他愤怒过,反抗过,又被一段段艾奥的幻象折磨着。
他不是没看出幻象的本质,可他的疯狂何尝不是一种逃避?
为了不再承受更多的灵魂折磨,他屈服了,麻痹自己的精神,成为了艾奥手中的灵魂傀儡,攻击着一切敌人。
直到他遇上这些提供乱七八糟内容的小滑头们。
约翰尼没有生气,反而笑了笑,敞开自己的精神,露出几个女子的回忆来:“如果可以,我想跟她们度过几个美好的夜晚。”
【君臣天涯】一打响指:“没问题!这就给你老人家安排上!”
约翰尼微笑着,享受着接头霸王的盛宴。
精神世界的事,说不准时间的长短,外面一群大佬打得血肉横飞的时候,黑贞忽然发现自己这个永远打不死的对手表情变了。
不再狰狞狂暴,像地狱的恶鬼一样不停宣泄自己无止境的愤怒,陡然静止,硬生生受了黑贞一枪。
看着自己前胸穿后背,约翰尼微笑着说话了:“真好啊!只是没想到最后,我居然是被美女插死的!”
黑贞陡然羞怒,可立马意识到有什么不同:“你……会说话?”
“从一场悠长的噩梦中醒来罢了,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这男人的终末,竟然有点美丽的感觉。
“不!你们干了什么?”艾奥发现不对,三个龙头陡然一转,死死盯着这边。问题是距离太远了啊!阴阳颅骨下面的巨腿刚迈了一步就被王昊的巨浪顶住了。
“你的对手是我!”王昊坏坏地说道。
艾奥隔空几个超阶死灵术法砸过去,可惜没用。
对于不死者来说,身躯可以换,但灵魂不行。
约翰尼饱受折磨的灵魂就像是一座摇摇欲倾的大厦,在他自己有意识地抽走了承重柱之后,结果当然是轰然倒塌。
约翰尼一面圣洁,仿佛沐浴着天地初生的晨光。
他仿佛感到整个世界都在回归它原本的轨迹——胜者通吃,败者吃尘!
“我败了,就该好好地退场啊!”
在没有了最后怨念的支持下,他的灵魂飘然破碎,宛若漫天飞舞的蝴蝶。
所有守护者见证了这一幕。
这一刻,大家忽然明白过来,别看艾奥控制的霸主灵魂个个牛逼哄哄,可以让身体不停复活。
大多数霸主灵魂早已经撑不住了。
这世界哪有什么永恒!
只要使用,就会有损耗。
物质如此,灵魂同样不例外。
支撑这些灵魂继续活动的力量,除了艾奥的死亡之力,还有就是那种报仇的执念。
当原主明白这种怨念毫无意义,或者心愿已了,那么灵魂的崩碎,就如同一栋危楼的崩坍,不可逆转了。
“不——”艾奥是真的怕了!
他明明早已安排好如何对抗神圣系的净化,说真的,再来十个霸主级的光之指引者他都不怕。哪会想到,对方竟然可以通过精神系的入侵,达到让他手下霸主灵魂自我湮灭的奇效?
“混账!是你!?”艾奥怒了。
截击对方的精神入侵很不实际,一来艾奥要花更多精神压制那些随时会跳忠臣的霸主灵魂,二来防御是防不住的。
什么防护罩,都是基于对方的【一点集中】攻击无法破防的前提下。有克系两个邪神在,区区一个龙巫妖哪能防的水泄不通?
光是克系的精神污染都够他喝一壶了。
死亡系的法术化作上百挺MG42机关枪,向巴萨坦方向不停扫射。
此时,白贞却化身为最强的盾牌。
鸢尾战旗飘扬在碉堡前方,白色的旗面上耀眼的蓝光四射。
宛若夏日里蓝天白云下的海滩,清澈的水浪不但驱散了四周的黑暗;还如最最纯净的水体,吸纳着污垢,洗尽阴影。
大海——生命的摇篮!
那无尽的生机化为一个个神圣的亚特兰蒂斯符文,纤毫毕至地勾勒出水蓝色防护法阵上的每一道细纹。
白贞攻击不行,防护力一向Max!
不光是她,旁边几个守护者霸主也开始回防,连同守护巨兽一道,死死扛着艾奥的攻击,接着,静候艾奥的12霸主冤魂大阵渐渐分崩离析。
污神,只是一群工具人。
每个怨灵霸主有着不同的要求。
【君沐齐】:“卧槽,这家伙要猫片!不是毛!是猫!把猫人抓来。”
大橘尚未搞清楚发生什么事,自己就被提着后颈肉,腾云驾雾地飞到一个有着斜角屋顶的泳池旁边,给喂下一打蓝色小药丸。
在他旁边,是他馋了很久的隔壁大花、二毛、三丫子。
附近那些法师之眼一眨一眨的,让他很不舒服,渐渐地,一如热流涌上猫丹田……
“喵呜——”
……
五分钟后,一个狮人霸主冤魂,心满意足地成佛了。
别问为什么,或许,这就是猫科吧!
有些霸主的要求更奇怪。
“什么?找个用刀的强者跟你打一架?”面对这种要求,污神们傻眼了。
己方阵营,哪来空余的用刀强者?
不得已,他们找到了……
精神世界中,悠扬的长笛声响起,带着萧瑟与神秘。
樱花漫天飞舞,地上大片大片的芦苇被大风吹得齐齐伏下。
一个带着斗笠的男人从大树后缓缓步出,一身黑色武士服随风飘荡,他左手轻轻抬起斗笠,露出一张阳刚帅气的脸,以及一根叼在嘴角的草。
“阁下尊姓大名?”
男子潇洒一笑:“老刈灭!”
马格尼缓缓拔出自己的双手大刀:“马格尼*缪特!怎么,你还不拔刀?”
【老刈灭】笑着:“当你看到我的刀时,你已经完了。”
马格尼脸上有着大写的不信,既然对方不拔刀,那就先攻吧!
“喝啊——”
一阵急促的狂奔!
两个对冲的身影!
刀影如闪电交错!
胜负——已分!
在对方极具仪式感的收刀动作中,马格尼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胸膛上的巨大豁口,忽然苦笑:“我输了。”
“你没输!”【老刈灭】摇头。
“不!我的刀输了!成为霸主级之后,我提升的只有最无聊的速度和力量。技艺方面,一点进步都没。既然把身体素质压到跟你同样的水平,那输了就是输了。”
马格尼转身对老刈灭一个颔首,心满意足地在精神与物质世界同时化作一道流光,消逝在空中。
原先是一个个霸主冤魂附身上死亡之力凝成的邪躯上,不断消耗着守护者的体力和生命力,现在他们一个接一个,在大伙面前自燃起来,一束束不同颜色的灵魂的火苗从它们体内迸出,转眼之间将它们化为灰烬。
或许这不是什么升天,也没有什么下地狱,但对这些曾经辉煌过的灵魂来说,不失为一个解脱。
一个个支撑着亡灵领域的霸主灵魂消逝,这无疑是对艾奥的巨大打击。
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到,黑色的亡灵天幕领域,已经被蓝色的海洋领域压制,渐渐缩到方圆五百米的狭小范围。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的死亡领域会削弱,你的海洋领域力量却是无穷无尽的!?”三头龙疯狂地朝四面攻来的守护巨兽喷吐着龙息,以锋利的龙牙撕咬着来犯的敌人。
守护巨兽不是悍不畏死,而是知道,痛打落水狗就是现在了,此刻不卖力,回头就没好果子吃。连玛德这个怂货也气势汹汹地冲在……第二线。
王昊催谷领域,掀起一个又一个半虚幻半实质的百米巨浪,不停扑打在黑色光罩的上面。可以明显看到,死亡的区域正在不停地缩小。
尽管不明显,往往是后缩五、六厘米,又扩张开四、五厘米,但死亡力量的衰弱,是肉眼可见的。
王昊摇了摇头:“死亡也好,大海也罢!从来没有什么是单一的。你收集的,只是一个位面上所有生命的【死】,又不是一个位面的【死亡】。从这点上,你就输了。”
“啊!?”
王昊没有说下去,毕竟真正牛逼的,至少是吞星者那种可以吞噬一个星球作为食物的超巨型怪物。又或者漫威里面吞噬N个星球的黑暗君王多玛姆之类的。
跟那些相比,只是屠光一个小位面所有生物的艾奥,简直是小儿科了。
光靠王昊肯定不行,关键在于,王昊有黄金粪叉啊!
海皇三叉戟可以调用的力量,乃是来自亚特兰蒂斯七海的力量,分分钟还不止一个七海,是N个平行宇宙的七海。
海洋里以兆为单位的生命力,不比你区区十几个小位面的【死亡】力量牛逼?
王昊不废话,一扬手,那把一直插在战场中心,无人能碰的海皇三叉戟响应了他的召唤,隔空飞到他手上。
面甲的眼缝中电射出凌厉无匹的神芒,带着严肃与萧杀,王昊冷道:“躲了那么久,是时候亮相了吧?”
说罢,他摆出一个半人马的投掷pose,一把三叉戟丢了过去。
什么划破长空都不足以形容这一掷!
所有存在仿佛看到了一幕奇景,时间流逝,万物正在大海中孕育。
从最简单的单细胞生物的诞生繁衍,再到多细胞生命的出现,从简单的植物,到微小的浮游生物,再到体型庞大的鱼雷和沧龙之类庞大的生物。
这一戟,仿佛投掷的不是什么攻击,而是一部生命演化史!是亿万年生命进化的历史长河!
没有什么诡异的轨迹,黄金三叉戟就这样直勾勾地插过去,刺入了三条龙颈下方的颅骨微微张开的嘴巴里。
看似没有给艾奥造成半点损伤,实则眼尖的人立马注意到,最后的死亡领域组成的天幕,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周围所有强者都震撼地看着这一幕。
这已经是时间领域的范畴了吧?
就算到了这个地步,艾奥依然死龙脖子硬,他扯着嗓子大叫道:“混蛋!这已经是你的全力了吧?你打爆了我的领域!你接下来十分钟别想动一个手指头。我就不信,你身边这群废物能打倒我!”
介个……你又立Flag了,你知道吗?
王昊笑了笑:“哦,似乎你还没意识到,你卖队友的做法贡献给我们什么。”
木有错!
这种领域系的大招,不是随便用的。强如王昊,在得到波塞冬许可下用这一招,他都必须进入脱力状态。
这期间他放些小招数可以,再用领域的话,分分钟爆体而亡。
艾奥是个老阴逼不假,他算死了所有队友,甚至企图谋了前队友的身子和灵魂,成为不死傀儡,供他驱使。
他这种故意猪队友的行为,表面上看是清扫了对他的阻碍。
他却不知道,这种做法,让他‘气运被夺’了啊!
杀怪可是会有经验的,杀强大的堕落者,更是有着救赎点。
在王昊对手下的霸主和英雄开放了11号狙击手系统之后,每一次关键的击杀,都能给他们带来大幅度的提升。
这可是十几个活蹦乱跳的霸主,12个霸主的灵魂!
随便消灭一个,都是以【亿】为单位的经验。
就算是最没用的屑兔子,光靠分到的部分经验,都能把自己的幸运兔脚改装成电臀快步兔。何况是一直拼杀在最前线的黑贞她们?
“呵呵!我真是被小瞧了啊!”黑贞带头一枪射过来。
片刻的恍惚,艾奥便听到下身传来奇异的咔嚓声,他把左边的火龙头垂下,惊愕地发现阴阳颅骨的恶魔脸的脸颊竟然生生被射穿了。
伴随着火燎的“噼啪”声,一个小型火山立马在蛛网式的裂纹中隆起,然后不等更多的碎裂声传开,灭龙岛这货一龟壳撞上来,冒着左后腿被狠狠咬一口的代价,像拿锤子砸钉子一样,狠狠撞在黑贞的黑色龙枪上。
这一次,爆裂的趋势无法压抑了,一块足足有两平米的碎块从阴阳颅骨上爆开,露出一天混沌的模糊血肉。
那里主要是浓稠的黑灰色汁液,以及一堆类似肠子的玩意。
瑞秋闪过去一个火箭,立马大量的内脏瞬间碳化,变成焦黑焦黑的玩意沙沙落下。
艾奥不是不想阻止她,问题瑞秋出手时,利维坦和兰*提戈斯同时下手,一个用触须抽得阴阳颅骨另一边脸啪啪作响,小兰兰继续精神放毒。
片刻的迟滞,决定了艾奥的中招。
这仅仅是开始。
此刻的它就像一只衰老得快死的雄狮,别说同类,连鬃狗都来捡便宜。
巴萨坦给他来了一发赤红色的‘动感死光’之后,没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狗头兄悄然杀来。
无声无息地,他好大一团死亡之力被完整地剜了下来。
这跟割肉没什么区别了。
以往碰到胆敢窥觑他力量的家伙,艾奥肯定会好好折磨对方的灵魂,无奈现在三头难敌百手,在各个霸主和守护巨兽的掩护下,那杀天刀的狗头愣是抢了那团死亡之力,无比淡定地抹掉艾奥残留的意识,往里面注入阿努比斯的意志。
死亡,是世界上最常见的玩意。
死亡力量本身是无主的,唯有注入了意志,才会成为可供驱使的死亡之力。
这种明抢,气得艾奥发疯!
三个龙头不要钱地喷吐着足以让普通英雄灰飞烟灭的可怕龙息,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在困兽之斗中,五分钟一下就过去了。
黑龙头赤红着瞳子,死死瞪着王昊,咬牙切齿地咆哮道:“该死的深渊者,很好,你让我回忆起了那个企图奴役我的该死‘主人’。我不会再投降了!我会让你好好品尝一下来自于死亡尽头的愤怒!”
他大吼一声,刚刚昂起龙头的刹那,王昊的柜子,咳咳,刀鞘动了。
空间仿佛发生了奇异的错位,黑暗龙头的脑袋一偏,一条血线便出现在了他下颚与脖子的连接之处。
有点凝固的黑色血液飙射出来,血线一直继续向后快速延伸。在虚空中带起一道刀光,跨越了两百米的距离,‘不小心’地砍在泥浆巨人玛德的身上。
诺大一坨百米直径的泥浆,瞬间一分为二。
顺带地,某个泥浆巨人两颗【泥浆之心】也被砍爆了。
剩下的两个龙头同时露出惊骇的神色,齐声尖道:“不——”
没时间给他惨叫了,瞧准了机会,一直被王昊当移动要塞用的巴萨坦猛地所有蟹脚同时一蹬,飞天巨蟹横空出世。
它以苍蝇扑屎的气势扑上去,两个大钳子准确地卡住早已掉了很多血肉,只剩下几节露出的颈椎的火龙头,用尽全蟹的力气一掰!
“喀拉!”
整个龙头以一种不应当出现的扭麻花姿势扭曲了三圈,终究从半截龙颈上脱落下来,断口处还带着丝丝死亡之力的黑丝。
不等龙头打着旋儿掉出去,巴萨坦这货此刻像极了刺客,一击得手,立马远遁,蟹脚一撑阴阳脸,立马飞撞出去。
这货跑路时太急了,不小心把洛克也撞翻了,幸好艾奥没机会反击。
从一众大佬手上抢到一个龙头,一对大钳子上下翻飞,当场就肢解了喋喋不休的死亡龙头,顺便吐上几个带含克系力量的泡泡,让上面附着的龙魂完球。
抢功劳抢得这么清丽脱俗,这头无耻螃蟹的做法让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
聪明的家伙不等了,既然对方boss露出虚弱,当场所有人都化身拆迁办。
死亡龙头是瑞秋开大招打爆的。
大家没想到的是,眼看艾奥要完,三个龙头都像拔萝卜一样被拔出来处理掉,这货居然还不嗝屁!
一个有着人类大小,长着三个头颅的龙人闪电般窜了出来,被王昊截击,一刀砍成两半。
双天刀上面传来的手感,让王昊本能地感觉到不对!
眼前龙人的能量波动虽然很强,但总有种艾奥不止这地步的感觉。
难道还有什么猫腻吗?
艾奥的半截身子在空中回旋过来:“你放弃吧!就算你能摧毁我的身体,你永远都不可能摧毁我的命匣!因为我的命匣——有一百万个啊!哈哈哈哈哈!”
伴随着他的狂笑声,那个阴阳颅骨陡然破碎,化作万千长了腿的骨片,四面八方蹦跶开。这些不规则的骨片有的实力强横,散发着英雄级的波动。有的孱弱如野狗,随便一剑就能劈烂。
胜在数量多啊!
“哈哈哈!我会回来的!当我复活之日,就是你地狱之门开启之时!哈哈哈啊哈!”
聆听着夜枭般的狂笑声,面甲后的王昊脸上写满了古怪。
某种意义上,化整为零逃跑算是非常了不起的做法。
但有用?
随手将这个主要分身灭了,王昊缓缓举起双天刀……
在战场外圈,散乱堆放着数不清的三叉戟骨头。回应着王昊的呼唤,所有的海之祭坛传送术全开,数十万鱼虾蟹人从传送门中冲出来!
当几十万沙雕玩家好不容易挤进来后,看到的第一个史诗级任务就是:【除恶务尽】!
仅仅几分钟,艾奥就感应到自己的分身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消失着。
怎么跑都跑不过那些亚特兰蒂斯鱼虾蟹的围追堵截。飞天会被枪炮打下来,遁地会被玛德这叛徒和岩石巨人发现,揪出来。
真真正正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艾奥惊了,一个分身跳出来,恶狠狠地威胁道:“你不可以毁灭我!我开打前已经给了上了一个神级诅咒——除非你付出七条神级生命抵消我的【神陨】,否则你死定了!”
王昊看了看系统面板,一惊,然后心情又迅速恢复淡然:“哦,是么?”
随即,他满不在乎地收拾了这个分身。
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
当玩家们看到视网膜上代表艾奥分身数量的倒数归零之后,立马爆发出直冲天际的欢呼声。
“万岁!搞定了!”
“哈哈哈!终于死了!”
“尼玛,祸害留千年啊!”
“太不容易了!”
王昊身边,好多英雄累瘫了,他们毫无仪态地瘫倒在地上。就算还有力气,也就摸根烟出来点上这个水平。
王昊看着系统刷屏,突然有点腻了,他关掉了提示,心中呼唤11号狙击手:【喂!我答应的事都做到了。你们不履行承诺的话,我可要发飙了哦!】
狙击手在王昊上方展现出自己由星辰勾勒出来的身躯,他笑了。
【我们可是善良守序阵营的银河秩序议会。如果自己定下的法则都不遵守,怎可能指望别人遵守。一如承诺,议会允许你退役,带着爱人和手下安静地渡过余生。你已经或者即将用救赎点兑换的东西,都是你神圣不可侵犯的私人财产,受到议会保护。不过,你真的不考虑一下么?你成为银河守护者的一员,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福利哦。】
王昊摇摇头,左手搂过妖后,右手抱着艾希:【不用了,我想要的,已经都得到了。何况,你们弄到的好苗子更多,不是么?】
【是的!】狙击手也不含糊,微缩星云组成的嘴巴弄出个歪嘴龙王似的邪笑。
此时,黑白双贞也过来了。
黑贞带着狐疑:“那混蛋就这样放过我们?”
“当然,不然你还想怎样?”王昊笑了。
妖后神秘一笑:“你以为议会的家伙会想方设法继续驱使主人,顺带奴役我们,让我们永生永世为议会卖命?”
黑贞一歪头:“不是么?”
身为贞德的黑暗面,她不介意以最坏的打算来揣测所谓的盟友。
“或许是吧,但这一次,议会捞够本了。”王昊的目光扫过整个战场,落在那些沙雕气息浓郁的玩家身上,声音中满是调侃:“一个英雄,哪有千百个英雄香?玩家请自重!一不小心,你就会被选拔为救世主,满银河跑个不停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