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9rw7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司禮監-第二百五十一章 咱家纔是天選之人!推薦-zt34x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起初,从坡下飘上来的烟味并不浓,八旗兵吸进鼻子里也没有多大事,眼睛也没有什么不适。
因此,大多数八旗兵并没有意识到明军点燃的这场火对于他们有着什么样的影响。
“射,射死他们!”
精于弓箭的八旗兵们奋力射出一枝又一枝弓箭,使得冲锋的明军倒下很多人。可是尽管如此,没有护甲的明军还在不要命的往上冲。
很快,烟的作用开始显现了。
正在放箭的八旗兵突然开始不由自主的咳嗽起来,然后手中的箭枝也瞄不准,无意识的松手射空。
没有办法,因为他们的眼睛没法再长时间睁着。
随着烟雾越来越大,八旗兵们的眼睛开始流泪,呼吸也变得困难了。
“不好,他们是想呛死我们!”
壮大片仓小十郎惊恐的喊道,几乎是在他喊话的瞬间,又一团更大的烟雾直直的飘上来,然后在八旗兵当中散开。
片仓小十郎都没法看清周围的女真战友了,他不敢呼吸,捂着嘴巴弯着腰本能的朝没有烟的地方跑去。
可四周都是浓烟,眼睛都睁不开的他又能往哪,只能凭借记忆往更高处跑。
那里,或许还没有烟。
“咳,咳!”
越来越多的八旗兵开始大声咳嗽,寻求新鲜空气的本能让他们和片仓一样下意识的离开自己的岗位,向着更高处或者没有浓烟的地方奔去。
沿着五女峰上半腰设立的金军第二道防线大概只用了不到半住香时间,就无人守御了。
因为没有风,下面飘上来的烟在山坡的一些平地处长时间滞留,使得五女峰看起来就好像在云层中般。
“退下去,退下去!”
正蓝旗甲喇额真察哈喇被突如其来的战局转变震住了,他想压住阵脚,但下面的那些士兵已经被浓烟逼迫向他所在方向跑来。
八旗兵不是不愿意听将领的命令,只是没有人敢在浓烟中继续坚持和明军战斗,那样他们会被活活呛死。
……..
“杀光辫子奴!”
卓布泰正在变声器的声音听起来和公鸭嗓子一般,但充满了斗志。然而,四周的特攻队员们却没有听从队长的指示发起玉碎冲锋,望着上面犹豫不决。
不是队员们听不懂队长的命令,而是因为浓烟已经连成片,莫说上面的辫子奴,就是他们也没有办法往烟雾中冲锋。
浓烟可是不分敌我的。
“用布条捂住嘴巴!”
“用尿浸湿布条!”
关键时候,还是聪明的龟田春上想到了办法,他一边喊叫一边拿刀割下袖子上大大一块布,解开裤带就尿了上去,然后迅速捡起也嫌恶的直接将布条系在了脸上。
附近的特攻队员都叫龟田的举动看呆了,但他们很快反应过来,有样学样。不一会,就有两百多系着“尿布”的特攻队员拿着各式各样的兵器往山上奋勇冲去。
他们不敢呐喊,因为嘴巴实在是无法张开。
但沉默的他们,却成了最先冲上金军第二道防线的勇士。
远处,从千里镜中依稀看到点火光的魏公公禁不住对左右赞道:“倭人之中也是有聪明人的。”
联军参谋长官李炎昭搓了搓手,很是兴奋道:“风已停,特攻队利用浓烟逼迫建奴,使建奴阵脚大乱,此时正是一举溃敌的大好时机,公公,我看可以出动皇协军了!”
“时不待咱啊,那就让他们上吧,免得风又吹起来前功尽弃。”魏公公打了个喷嚏,手中白帕随风飘落。
数发红色发烟弹升腾半空,山脚之下立时爆发出“板哉”的呼吼声,然后便是震天般的喊杀声。
由萨摩藩武士和海寇组成的皇协军第一混成旅团出动了。
他们大多数使用的是铁枪。
为了克尽首功,为了证明萨摩藩的价值,旅团长岛津平八郎丝毫不留后手,所属三个联队全部投入攻击,甚至是马夫和伙夫也都加入了攻击行动。
为了表明自己对于帝国的忠诚,平八郎更是一马当先,举着他的太刀随着官兵一同攻击。
这一波次的攻击行动明显比上一波次特攻行动声势更大,与之配合的是炮兵联队的隆隆火炮声。
被浓烟熏得不住往山上退的金军听到山脚下爆发的新一轮进攻呐喊声,当真是人人胆丧。
但更加危险的是那些不怕死的疯子们又上来了,他们用布条捂住嘴巴半眯着眼拼命的往上攻来,看到落在后面的八旗兵就上前乱砍乱捅。
山上的金军统帅扈尔汉将令连发,命令正蓝旗、镶白旗及正黄旗诸牛录就地组织反击,绝不能再往山上退。
五女峰的山头只能容纳数百人,而不是数千人!
金军的将领如冷僧机、冷格里、巴克什等都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他们疯了般弹压被浓烟熏上来的部下们,也学着明军一样用布捂起嘴巴朝山下的明军发起反冲锋。
但是因为八旗兵位于上口,他们往下冲锋的时候眼睛直面浓烟,因此浓烟对他们的影响比对明军更大,使得他们的反击大打折扣。
更要命的是,随着金军第一、第二道防线的不断失守,明军的火炮不再是先前那般遍地开花,而是炮口再次上调,将实心大铁弹直接砸在高处。
这无疑使金军的伤亡开始变得巨大起来,再加上冲上来的明军对他们的击杀,战事的天平明显朝明军倾斜。
“风怎么停了,风怎么停了!”
暴跳如雷的冷格里含着泪水唾骂老天爷,正如数月前明沈阳总兵张承荫在抚顺唾骂老天爷为什么突然刮起大风一般。
那场大风,让上万明军溃败。
风,大风,千万不要来。
远处的魏公公同样也在感谢老天爷,同时心中有异样之感:莫非咱才是真正的天选之人!
否则,为何老天爷也要帮咱!
想那辫子军与大明征战,无数次都是狂风相助,使得明军大败。
如抚顺之战金军借风一举覆没沈阳精兵,奠定了建州崛起道路;
如大小凌河之战,本被张春指挥的四万明军打的溃不成军的八旗兵突然借助风向转变,一举消灭了崇祯好不容易拼凑出的四万精兵,使得明朝从此彻底丧失对建州的任何野战能力。
如一片石,狂风突起以致顺军大败,从而使得清军可以入关。
尔今,却是天向皇军,天向公公!
这不正表明伟大的魏公良臣才是真正的天选之人嘛!
板哉,老魏家祖坟冒的不是青烟,是紫烟,是庐山瀑布般的紫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