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z1mr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破天錄-第1118章 瘋狂反撲墜天星-e3c1p

破天錄
小說推薦破天錄
这突然而来的变故让李乘风三人惊怒交加,他们立刻愤怒而警惕的盯着四周扑过来的士兵们。
遭受了这么大一场可怕的袭击,此时幸存的士兵们眼睛都是红的,他们愤怒而憋屈,一肚子愤怒与仇恨没有地方发泄,此时一听这修士的话立刻弓弩上弦,长枪平举,将李乘风三人围得水泄不通。
李乘风愤怒的盯着眼前的这两名修士,怒道:“血口喷人!”
赵小宝也愤怒的大声道:“我们怎么就是内奸了!你冤枉好人!”
韩天行却是大怒反驳道:“内奸另有其人,我们第一时间就将其击杀,你有什么证据说我们是内奸!”
这修士死死的盯着李乘风:“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们不是内奸?”
李乘风哈哈怒笑起来:“那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不是内奸?”
这修士冷笑道:“在遇袭之时我正在军师帐前巡逻,无论是军师还是周围军士都可为我作证!”
李乘风也冷笑道:“哦?说不定你正是幕后指使呢!”
这修士怒道:“拿下!”
这名修士很显然在军中军衔不低,他这一声发令,四周士兵立刻挺枪上前,逼近到李乘风等三人五米之内。
李乘风立刻握紧了手中的落日枪,韩天行与赵小宝也抓住了手中的宝剑,三人呈品字形背靠背站立着,虎视眈眈的盯着四周。
三人人数虽然少,可周围士兵却有一种围着三头随时会择人而噬的猛虎的恐怖感觉。
这名修士咬牙狞笑道:“胆敢拒捕,此乃死罪!杀!!”
李乘风盯着眼前这修士,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将对方的每一根寒毛似乎都要记在心里,他微微压低了身子,像是丛林中盯着猎物的野兽,他眼中再无他人,气息牢牢的锁定了对方,下一秒钟只要乍起,立刻便是惊天动地的攻击。
这名修士被李乘风气息一锁定,他脸色顿时一变,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将他笼罩起来,就仿佛李乘风第一次近距离碰到朱厌一样,那种可怕的压迫感扑面而来,让人不寒而栗,浑身汗毛倒竖!
这名修士与李乘风目光一碰,立刻便明白了李乘风眼神中可怕的含义:他敢下令捕杀李乘风,那接下来李乘风第一个要击杀的目标正是他自己!
这名修士一时间浑身僵住,他额头上的汗珠滚滚而下,心中已然后悔:为什么自己要答应那人?他也没说这个家伙是如此难对付的人啊!
修炼到一定境界的修士是能够感受到对方释放出来的可怕气息的,只要稍微感受一下,立刻就知道双方的强弱对比。
尤其是那种厮杀无数,或者经历过一场可怕的惨烈厮杀的人,他们身上都会带着一种寻常修士没有的凌厉杀气。
杀气这种东西玄之又玄,却又是真实存在。
最简单直白的例子便是再凶恶的猛犬见到了老屠户都会夹着尾巴不敢吭声,这就是因为老屠户的手中沾了太多的杀气,人感受不到,但这些动物却能感受得到。
这名修士知道,李乘风接下来不动则已,一动必是雷霆一击,而他……只怕绝对躲不开!
可此时他已经是骑虎难下,被李乘风锁定了气息,想要动弹却也动弹不了,只要他再有任何一丁点的反应,李乘风立刻便会暴起!
但周围的士兵又纷纷举起弓弩,瞄准了李乘风等人,四周持枪士兵也在一步一步的往里面逼近。
另外一名同行的修士眼见不妙,脚下已经开始往后退去,扔下自己的同伴在那儿汗如雨下。
眼看局面火星四射,一触即发的时候,旁边忽然传来一声大喝:“住手!”
众人都如释重负,纷纷扭头看向一旁,只见军营门口出来一名身穿红白相间军法官制服的军官,他目光扫视了一周,厉声喝道:“怎么回事!”
李乘风瞧了一眼,却见不是别人,正是战齐胜!
他并未放松警惕,握着落日枪的手反而越发的紧了几分,将锁定眼前这名修士的气息转而锁定到了战齐胜的身上。
这名修士此时立刻大松一口气,连忙后退几步,浑身大汗,仿佛水中刚捞出来一般。
毕竟,李乘风之前在神京先是迎战画真人,又是与兽真人、月真人等顶级高手鏖战,继而又击败傀真人,最后居然还与四凶兽面对面正面硬刚!
尤其是与朱厌的正面一战,虽然李乘风没赢,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也不算输,毕竟,这可是四凶兽!可以狂扁雷劫高手的存在!
与朱厌这一战,极大的提升了李乘风的气势,毕竟面对朱厌如此恐怖的存在还能正面硬刚对轰,李乘风自身的气势也已经强到了一定程度!
战齐胜被李乘风这气息锁定,立刻他便觉得自己浑身肌肉紧绷,呼吸困难,五脏六腑更是痉挛一般有些抽搐,自己的心脏更像是被人一把捏住了一样。
战齐胜心中大骇!
他可是看着李乘风从一个修行门外汉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他怎么成长得如此之快!?
战齐胜立刻一手握住了腰间的玉带,一股温和而绵长的气息立刻涌入他的体内,让他平静了下来。
战齐胜微微一笑,道:“原来是你啊。”说罢,他转头看向眼前的这名修士,道:“赵师兄,这可是我灵山派藏剑阁的阁主,你说他是内奸,可有证据?”
这名修士恨恨道:“这三人从西南方向来,又来自爆炸区域,那里的人都死光了,偏偏他们毫发无损,不是内奸,那又是什么?”
周围士兵们一听,觉得颇有几分道理,盯着李乘风的眼神立起同仇敌忾之情。
战齐胜却摇头道:“这只是推理,不是证据。”
这修士强撑着说道:“至少他有重大嫌疑!”
李乘风忍不住怒道:“放屁!方才若不是我们率先击杀那些内奸,又立刻扑灭那道金色光柱,你觉得会只是城西被炸成这样吗?”
此时很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李乘风却是已经完全确认了自己的判断,如果不是他们及时扑灭这道光柱,只怕此时被炸毁的就不止是城西这片地区了!
毕竟用屁股想也知道,对方费这么大劲,总不会是为了把广源城的城西给炸掉的。
对方这一次肯定是想要进行“斩首”行动!
听到李乘风的辩驳,战齐胜沉吟了一下,他深深的盯着这名诬告李乘风的修士一眼,道:“兹事体大,若是没有证据凭空诬告,这可是重罪!赵师兄,你确定你有证据么?”
这名叫赵师兄的修士脸色一变,他怒哼道:“我定要将此事禀报军师!”说罢,他拂袖而去。
韩天行大怒道:“混蛋,他这样诬陷我们,这便算了?”
战齐胜上前,沉着脸道:“韩天行,这里可不是灵山!”
韩天行还想说什么,但此时天空中骤然一亮,众人下意识抬头看向天空,却见天空中猛然间炸开一朵又一朵的烟花,天空中一时间五彩斑斓,似乎有成百上千个极为微小的星星拱卫在一个小小的光球中间,这无数的星星在这巨大光球周围猛烈轰击然后炸裂开来。
它们每一次炸裂,天空中都会传来一声隐隐的轰鸣声,仿佛远天春雷,同时又会炸开一朵小小的五彩烟花,如璀璨银河。
这天空中的场景煞是好看,可这里所有人都一个个神色紧张,他们知道这绝不是一场璀璨的焰火,而是代表着大齐的顶级修行人与傀器国的飞天战艇的战斗角力!
这是两大帝国之间的顶层战力的战斗!
李乘风仰头看着天空,他眉头紧锁,心中暗自沉吟:若是自己遇到这样的情况,又该如何是好?
这样的飞天战艇,要如何应对?
对方漂浮在上万米的高空,来去自如,如果这一次不能给予对手以重创,那以后这日子可就没法过了,对方想啥时候来扔个**就可以啥时候来扔个**。
正因为明白了这一点,在这一场大爆炸下幸存的修士们都愤怒到了极点,有能力的不需要任何动员便立刻展开了疯狂的反扑!
“能赢么?”周围有修士低声窃窃私语着。
这时候不管是谁,他们都渴望祈祷着在天上的同袍能够得胜归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当天空中无数的点点繁星在这小小光球炸裂开后,这个光球骤然间往外释放出一层红色光波,这一层光波扩散的范围之广,以至于隔着上万米,李乘风他们都能以肉眼看见这一层光波如同怒海波涛一样汹涌席卷,刹那间天空似乎多了一层火海,这红色的光波向四周疯狂扩散出去。
紧接着天空中所有的焰火都消失了,一时间天空中坠落下来的点点火球却仿佛淋淋小雨一样掉了下来。
李乘风猛然间瞪大了眼睛,他知道,这是在天空中战斗的修士摔了下来!
他们……战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