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笔趣-第三百二十三章 喜鵲殞命相伴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跟在江宴身后,他们一直与谢长鱼保持着不远的距离。
眼前便是丞相府,谢长鱼在一处街角停下,她命叶禾换回女装,不远处江宴的身影一直跟随自己。
这件事怨他吗?可林中的一切都是自己主导的。
喜鹊丧命与他无关吗?那么为什么偏巧这个时候他们会在一起出现。
恨意涌上心头,谢长鱼不想再见这个人。
管家已经接到了玄乙的传信,府中的下人已经准备好了白辇等在门口,走过的行人只道是一个男子怀中抱着满身鲜血的女子走进丞相府,却引论不出究竟出了何事。
雪姬听闻府中有丧人进入,连忙赶过去却见主子怀中的喜鹊已然没了气息,她蹲坐在地,却不想是此人真是喜鹊,知道她出门的时候,她应当拦住的。
谢长鱼并未让府中对喜鹊的事进行操办,她得了江宴的同意准备带着喜鹊回江南老家。
她答应过她,一定会带她在湖中建一座小屋,青山环绕,绿水傍身,那是她向往的生活。
如今却只能在人已经逝去的时候,才能够实现了。
雪姬自重虞送来了驻颜丹,是为了保持喜鹊的身体几天不会腐烂,谢长鱼要她的身体完好的回到梧州。
只叶禾一人便会男装跟在身边,如今江宴知道的已经够多了,出了盛京,她不必难为叶禾。
谢长鱼虽心中悲痛,但她知道此时不是过多哀伤的时候,瑶铃始终不知去向,看着身边的喜鹊,她很担心她的安危。
将喜鹊送回老家之后,她便会回来开始对温初涵动手了,已经来不及了。
陆文京是在醉云楼的酒客口中得知此事的,大家传来的是丞相夫人身边的丫鬟与这重虞的老板私下有情,被发现了才惹得杀身之祸。
而有的版本却说是重虞老板遇到危险,这丫鬟为了救她才被人杀了。
总的来说逃不过两人传情的说法,实在是谢长鱼抱着喜鹊时候的神情,却也悲痛欲绝。看在谁人的眼里都是郎情久伤。
陆文京飞出的信鸽并未得到谢长鱼的回应,他知此时阿虞的心情定当撕裂般伤痛,自己作为不能在身边劝慰,只得将温初涵这边稳定妥当。
隋辩的身份只出现过一次便长久没了信息,虽然陆文京一直假装隋炎的字迹与温初涵通信,可温初涵也不是傻子,几天下来她也自然有些怀疑。
看来自己要将她的注意力暂时转移了。
于是思来想去,终是霍上自己身价请父亲定夺他与温初涵的婚事。
一家愁来一家喜,丞相府的悲伤之气还未散尽,江府便迎来的喜事。
陆家人终是将温初涵与陆文京的婚事提上了日程,宋韵心中十分高兴,如今这个侄女也是耽误了许久,自己在江府也操办不周。
想了许久便商议江宴让温初涵先行搬到沉香苑,让她在丞相府出嫁会很有体面。
江宴一边尽力寻找瑶铃,一边又担心谢长鱼出事,如今属实没有精力再管温初涵的事情,便允诺了母亲,让她自己定夺此事。
知道江宴这段时间辛苦,宋韵得了同意便也没在劳他什么了。
温初涵心中本想着隋炎,如今与江宴一个屋檐下竟也没了那些情意的心思。
泡妞宝鉴 天地知我心二
她知道自己与隋炎不可能在一起,可是谢长鱼那天假扮的真切让她心中再次存了一些情暖。
陆家自宣布了与温初涵的婚期之后,陆文京便一直没有回府,而是白天黑夜的留宿在醉云楼。
医品狂妃
街头巷尾皆流传着陆家媳妇还未进门就被自己的夫君不待见的消息,两人也并未在意,毕竟各自心里揣着注意,感情这东西从不曾留在心里。
熙光阁因为雀湖的事情这段时间未有任何动作,只是安插在阁中的玄墨听说那个雀湖因为被重虞盯上,熙光阁的人准备将她送走。
这个消息很重要,江宴命玄墨跟住雀湖,尤其是她身边的那个绿意女子。
萧蔷剑已失踪多年,如今在这个女人手上,证明她的身份定然不简单,熙光阁如今四面受敌。
谢长鱼辗转几日便回到了梧州,听说了喜鹊丧命的消息谢家的人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一个丫鬟而已,死了厚葬便是,何必大动干戈。
谢长鱼此番回来也是急于安置好喜鹊,湖中小屋已经建造好了,她将喜鹊送过去便也不再多留,所以此次回江南,她并未回谢府。
知道她匆匆走过,谢勋也懒得留她,虽然现在她已经是丞相夫人,可自从到了盛京之后,她便似与这个母家断了联系一般,之前说好的省亲也因为她的出逃耽搁了。
谢灵儿临产在即,谢家人现在均围着她转。
陈双双听闻自己的女儿回来了,心中大喜,拆下人多番打听之后便找到了她落住的客栈。
掩面由小二引进了房间,陈双双见到了一身男装的谢长鱼,喜鹊还未安置到湖中小屋,如今一身白衣白面的躺在床上,进屋的陈双双惊出了一身冷汗。
“鱼儿呀,你可算是回来了,可这丫头的尸身随意找个棺材装着便可,你怎的还将她带在身边了?”
陈双双举着袖子遮挡床上的人影走到谢长鱼面前。
“孩儿不孝,母亲近来身体可好?”
知道陈双双如今在府中没了自己这个依靠,生活当真不会好到哪里,她曾想着将她接进盛京,可她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谢长鱼无奈便也只能任由她在这里受苦。
天下的母亲哪有不心疼自己孩子的。
这段时间谢长鱼因为瑶铃失踪的事已经消瘦很多,又因为喜鹊的突然逝去更是多天只进食几粒米。
如今又是男装紧身,整个人瘦弱入骨。
看着她这幅模样,陈双双便是想着是否自己女儿在丞相府受了委屈。
素闻那丞相江宴是个克妻之人,早前的承虞郡主死了之后他更是请旨守孝,眼下看来自己女儿进府当是觉不待见了。
两世情缘
她哭着拉起了谢长鱼的手埋在自己脸上便哭了起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