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蛟龍決笔趣-第二百四十章任人欺負的慫包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知道多听他所说,似乎也有些道理,又想起姬飞雪担心刘福通会上了种田下的圈套上摩天崖之事。
不觉叹息一声,正欲再追问当天晚间,刘福通私自逃走之事,百变却不容他再说。
急忙插话道:“总舵主之死,白莲上下无人不悲哀!”
说到此,特意停顿一下,用破袖口擦一擦眼角,抽噎两声,继续道:
“可是既然人已不在了,在此作无谓的争执,起内讧,对于白莲会而言,又有何益处呢?老衲以为如今最重要的应该是给总舵主报仇,让他老人家瞑目于九泉之下……”
不等他说完,乔八又怒道:
“大家都知道最重要的是给总舵主报仇!还要你说!可是到底怎么报?如何报仇?你有主意没有?有就说出来,没有,就到一边呆着去!别在这里磨磨唧唧地瞎耽误功夫!”
百变气得嘴角抽搐几下,瞪起小眼道:
“大嘴八,怪不得种田下把臭袜子塞你嘴里!你这个人嘴不但臭而且还快!我既然说了,自然就有应对之策!你能不能等我说完,再插嘴呀?”
乔八见百变揭自己短,气得又要来拉扯他,吓得百变“滋溜”又躲到了刘福通身后去。
他还要追,又被知道多拉住,劝道:“乔八,你等他说完!”
乔八这才气哼哼停下。
百变见他不追自己了,这才又转身出来,干咳两声,冲着乔八说道:
“今天老衲要商量给总舵主报仇之事,无心理你!等此事过了,我要亲自与你大战几百回合,让你见识我百变的手段!”
乔八被知道多拉住,只是冷笑,不再理他。
刘福通忙冲着百变抱拳施礼道:
“福通一心想给总舵主报仇!只是我初出江湖,经验不足,一时也没有好办法!大师久涉江湖,谋略过人,还请大师多多指点!”
百变这才又找回刚来时的神气来,挺起圆滚滚的肚子,塌着眼皮道:
龙头
“老衲以为,虽说为总舵主报仇乃是重中之重,但总舵主一死,我们白莲群龙无首,就如一摊散沙一样!各行其是,不能形成合力如何能报仇呢?
所以老衲以为,为今之计应该速速推选一位聪明睿智,而又重情重义之人来担任总舵主!这样才好统领白莲各部讨伐一贯道,为总舵主报仇,继而重振我白莲声威,逐鹿中原!”
刘福通自然知道他话里所指,故意作恍如大悟状,笑道:
“大师果然不愧是大师!此事果然考虑的周全,久远!令福通钦佩之至!我以为应该如此,只是不知道二位舵主以为如何?”
乔八听得似有不妥,一时也拿不定主意,只瞪眼瞅着知道多。
知道多早就洞悉二人之意,随道:
“百变法师,你说得推举一个聪明睿智,重情重义之人坐总舵主,刚才你与种田下对话时好像也说过!是准备推举刘福通吗?”
百变瞅刘福通一眼,随即满脸堆笑道:
舒 格 小說
“知道多,你说的不错!以老衲观察,福通乃是白莲舵主苗裔,可谓根红苗正,为人又聪明机敏,比如他安排在此伏击一贯道就指挥的不错!至于重情重义嘛!你们看他一心为总舵主报仇就知道了!
而且如今宝莲御令也在他手中,按照教规,持宝莲御令者即可行使总舵主之权!无论是依据人品,还是依照教规,老衲推举他为总舵主都是责无旁贷!”
乔八此时才算明白百变的用意,他指着百变骂道:
“百变,你个死秃驴!你打着给总舵主报仇的旗号,磨来磨去,原来是想推刘福通坐总舵主啊!他进入白莲会才几天啊?又有什么能为可以坐总舵主?我算明白了你们为什么来晚了,原来就存心看着姬总舵主死了,你们好上位啊!
老秃驴你说,是不是他许了你什么?你才这样的?快如实招来!”
百变被他几句话正戳中痛点,一时间气急败坏,骂道:
“大嘴八!你不要出言不逊!老衲一再忍你,你却不知好歹!老衲今日再容你不得!”
说罢,冲身后一挥手喝道:
“这个大嘴八侮辱你们的师尊,你们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一起上去,把他给我收拾了!也让他知道我们天皇会的厉害!”
那几十个和尚急忙各自抄起短棍,就要围殴乔八。
乔八见他们要上来,一时血脉喷张,笑道:
“百变,你这个孬种!不敢和我对阵,却让弟子们围殴!好!有种你也随他们一起来吧!我乔八岂能怕了你们不成!”
说罢,不顾天气寒冷,干脆甩了衣袍,赤了膊立在路中,只等他们一拥而上。
百变躲在众人之后,嘴里却不依不饶道:
“大嘴八,我,我,我百变是何许人也?与你这样的莽夫对垒岂不有伤我身份?”
说罢,又催促众和尚上前。
刘福通见势头不对,赶紧过来拦阻道:
“百变大师,乔舵主二位且慢动手!福通有话要说!”
百变这才让众和尚退下,指着乔八,气呼呼道:
“刘教主,你刚刚才救了乔八,可是你看他竟然如此待你!这个人真是可恶至极!不给他一点颜色,将来还不知闹出什么乱子来呢!”
刘福通忙道:
“三位舵主都是会内栋梁,何必为了这个事情伤了和气呢?百变大师推崇与我,福通自然感激,而乔舵主对我存疑,福通亦能理解,以我之见,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此处并不是议事之所,不如我们同回摩天崖,再做商议,不知大家意下如何?”
百变立时明白了刘福通的“请君入瓮”之计,这才化怒为喜道:
“还是刘教主有雅量!你说的对!百变自当听从!”
乔八心一横,正要答应与他们一起上山,却被知道多拦住,抱拳尖声道:
“事情至此,不如听我来分解,分解!这推举总舵主之事,原非我们几人可定,因此纵使我们同往摩天崖,也无济于事!既然如此,又何必多此一举!我等出来多时,会内定然也有许多事情亟待处理,因此就此别过!我们来日再见!”
说罢,抓着乔八的手就往山下走去。
百变与刘福通连连劝阻,他们连理也不理。
百变好不恼火,便要让人强行拦下,被刘福通制止,只好眼看着他们一路下行,消失在万木萧疏的石径尽头。
入冬时节,夜总是来得分外早些,一缕残阳刚刚隐去,整个仰天山便被如墨的夜色遮盖住。
作为白莲会总舵所在地的摩天崖里,却没有了昔日的整肃宁静,各个院落里,到处都是灯火重重,人声嘈杂,猜拳行令,觥筹交错之声不绝,显得分外热闹。
十几个衣衫褴褛之人双手端着托盘,在摩天崖内通往各处的小径上匆匆而行,一个个光秃秃的脑袋在道路两边的火把照耀之下,泛着光亮,显得异常醒目。
其中一行两个人端着托盘刚来到一处院落的门口,就见里面有人推门,探出一个瘦削的猴脸儿来,冲着他们劈头盖脸骂道:
“你们俩个鸟货,怎么这半天才给爷把菜送过来?扫了我们金毛神猿大王的酒兴,小心一人给你们一顿耳刮子!妈妈的!”
不等两个和尚战战兢兢的回话,就听见屋里有个公鸭般嘶哑的声音传出来,叫道:
“小九!你个狗日的!让你去催那几个秃驴赶紧把菜给大王我送上来!你娘的,怎么还不快去?晚了,好菜又都被五短门抢走了,看我不踹你几记窝心脚!”
小九赶忙谄笑着答应着道:
“来啦!来啦!这就送来了!嘻嘻”
说罢,回头狠狠瞪了两个和尚一眼,骂道:
“你们俩个听见没有?我们大王都急了!你们还不赶紧送进去!”
两个和尚连连答应着,端着托盘穿过院子一直走进正房大厅上去。
只见屋内两边靠近房门处,两盆炭火熊熊,烧得正旺。
屋子正中的八仙桌上,杯盘狼藉,菜水横流,周围,或站,或坐正围了一圈子人。
中间有一人抬眼看见两个和尚进来,“腾”的一声站起,一只脚踏在长条凳上,抖动着满脸的金色卷毛,指着二人骂道:
“你这两个狗东西,昨天被我的骷髅棒打得不够咋地?怎么今天还这样磨磨蹭蹭?搅扰本大王的兴头?”
两个和尚吓得忙哆哆嗦嗦解释道:
“大王您老人家息怒啊!不是我们故意耽搁的!实在是厨房那边人手少,除了这边几处,还有总舵主,五短门的大爷们,就我们十几个人,又要做饭,炒菜,又要来回送!实在忙不过来!还望大王多担待些!”
金毛神猿鼻子里只是“哼!”了一声,冲着立在两个和尚旁边的小九骂道:
“你个狗日的,只管傻笑什么!还不赶紧帮着把菜摆上来,让我看看都有什么!”
小九这才一叠声答应着,帮着两个和尚把几盆菜端上桌子。
金毛神猿探出毛茸茸的一只手去,将菜盆上的盖碗一个个揭开一看,顿时瞪圆了血丝崩现的一双眼睛,指着俩个和尚跳脚骂道:
“你娘的!都是素!都是素!你们是和尚,怎么也让爷和你们一样天天吃素吗?啊?是不是大鱼大肉今天又都让五短门那帮子赖货给弄去了?快说!快说!”
说着,只把桌子“啪啪”拍得扇响,满嘴唾沫星子乱飞。
两个和尚一边抬手擦了一把脸上飞溅的唾沫,一边结结巴巴解释道:
“荤,荤菜是有几样,可是……五,五短门的几位爷说了,除了总舵主,剩下的必须都…都给他们,他们还派了专人守在厨房里,要不听就打死我们!还说你们想吃就自己去找他们要!所以……我们也不敢!不敢……”
气得金毛神猿狠命一掀,八仙桌顿时弄了一个底朝天,上面的杯盘碗筷“噼里啪啦”碎了一地。
随即窜蹦过去,就要来打,两个和尚见势不妙,吓得“妈呀!”一声,磨头就逃。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