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匠心 線上看-870 流出的血展示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匠心
没过多久,大夫就提醒她,让她不要出去,特使大人已经来了。
李姑姑确实不知道特使是什么,只知道应该是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胆战心惊地躲回了自己的屋子里,就把竹窗掀起一道缝隙,悄悄偷看外面的情况。
她这间屋子的方位很好,恰好能看见竹林那边的来路。
她等了一小会儿,耳尖地听见远处传来车声,但不久就没了,仿佛车已经停在了竹林外面。又过了一会儿,几个人缓缓从外面走了过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并肩而行的两个人,一个是床上那男人的徒弟,那个年轻人,另一个则是一个中年人,四十多岁,穿着逢春城最常见的服色,形貌和蔼可亲,但不知道为什么,李姑姑看见他,就往窗后又躲了一躲,莫明的有些惧怕。
这应该就是那个大人物了,她心想。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往这边走,语声在风中像是碎絮一样,听不清楚在说什么。
应该是来探望“神明”的。李姑姑这样猜测。
然后下一刻,风中碎絮忽而被撕裂,然后断绝。反倒是窗后的李姑姑“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然后她腿脚一软,整个人都被吓得坐到地上!
她捂住自己的嘴,很快又连滚带爬地爬到窗边,胆战心惊地继续看。
刚才那一刻,她清楚地看见,一道寒光从上方落了下来,带着凌厉的攻势,袭向下方的人!
她在外面流落多年,也算是见过世面的。
迷法师
她瞬间就认出来那寒光是什么了——是刀光。有凶徒潜藏在竹林里,准备着偷袭这两个人,更准确地说,是特使大人!
乱世芳华
一时间,她又慌张,又奇怪。那些人躲在那里,不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吗,怎么突然就动起手来了?
还好,她马上就放心了。
下面这两个人好像是有准备的,年轻人护着中年人往旁边一滚,躲过了这次突袭。
但偷袭的人不止一个,接二连三又是更多的刀光落下,一时间,竹林仿佛陡然降起了大雪!
李姑姑的心脏被吓得怦怦乱跳,想要闭上眼睛不看,但又挂记着林中的那两个人,不敢不看。
年轻人从容不迫,拉着中年人走到某处,伸脚重重一踩。
突然间,地面翻开,一个铁笼从地上升起,越过两人,在他们头顶扣合。
这就像一个铁制的鸟笼,突然出现把他们关在了里面一样。
当然,这确实是关住了。
但是它关住里面两人的同时,也把来袭者关在了外面。
这时候,更多的人从竹林里涌了出来,身披或黑或棕不同颜色的盔甲,冲向第一批突袭者。
影帷六道
仿佛有狂风掠过,竹枝晃动,无数的竹叶从天空中飘落了下来。它们有的在半空中就被斩碎了,有的落到地上,与血与泥混在一起。
李姑姑被吓坏了,她躲在窗子后面,一直在尖叫,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窗台阻隔了她的视线,但还是不断有厮杀声从外面传进来,凶残无比。
李姑姑知道这样的声音,必定伴随着无数飞溅的血液、残损的肢体、断绝的呼吸。
声音持续了好一段时间,渐渐消失了,李姑姑躺在地面上,还在尖叫,泪流满面。
“唉,别怕了。”一个声音在她耳边说,然后拍了拍她的手臂,把一块布巾盖在她的脸上。
布巾是热的,覆在脸上非常舒服。李姑姑被安抚了,渐渐安静下来。
大夫站在她旁边,一边看着窗外发生的事情,一边安慰道:“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总有这样的事情。为了钱,为了名声,为了权利,为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杀得你死我活,把命不当命。”
他叹了口气,又拍了一下李姑姑,说,“起来收拾收拾,一会儿还要出去给人看伤呢。”
“……哦。”李姑姑用布巾抹了一把脸上的鼻涕眼泪,坐了起来。
平时别人来找大夫看病的时候,她都会帮忙打下手,递下东西,烫洗个绷带什么的。现在听见大夫这样说,她竟然也没觉得有什么不正常的。
“好了,打完了。”大夫看着外面说。
“……哪边赢了?”李姑姑鬼使神差地问了这么一句。
“哈哈,以有心算无意,当然是许大人赢了。不过他们竟然敢以特使为饵,引蛇出洞,胆子也太大了一点。”大夫摇着头说。
万界之最强奶爸
李姑姑仰着头,听得半懂不懂。
“他们算准了有人想伏击特使——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的。特使今天来探望连大师,显然是临时起意,并不在计划里面,所以安防做得不那么严实,然后许大人有意露了破绽,引对方在此时出击,引出对方一网打尽。”
平时连天青躺在床上生死不知,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有点相依为命的感觉,所以大夫会跟李姑姑说很多话,这时也把自己的推测和判断全部讲给了李姑姑听。
“听不懂。”李姑姑诚实地说。
“哈哈,听不懂就听不懂吧。你辛苦半年,现在这样也挺好的。走吧,治伤去了。”大夫感慨地笑着,领她出去了。
…………
竹林里喊打喊杀的声音渐渐停止,直到消失,然而更加浓郁的血腥气蒸腾了起来,弥漫在竹林间,混合着清苦的竹香,中人欲呕。
皇帝没看那边,他站在鸟笼里,抬头打量旁边的铁柱,以及刚从地下翻起来时掀开的泥土,表情微妙地对许问说:“把我关在笼子里的,你还是第一个。”
“昨天晚上我跟陛下提起来的时候,陛下明明也很感兴趣。”许问一点也不惊慌,反而笑着说。
“感觉不是很妙。”皇帝摇头。
大夫猜得很对,许问就是猜到有人会动手,以皇帝为诱饵,露了个破绽,策划了这起事件。
拿皇帝当诱饵,这件事是有点离谱的,许问当然不可能瞒着他——其实就算是一个普通人,他也不可能这样做。
所以头一天晚上,他就把这件事告知给了皇帝,征求他的同意。
当时皇帝的表情有些异样的微妙,跟现在的非常相似。
许问都已经做好解释的准备了,但令人意外的是,他什么也没问,只听许问说了要怎么做,然后点了点头。
而现在,他站在笼子里,平静地看着外面血流遍地的情景,这才问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这流出的血,应当有人来偿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