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bw5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三國之蜀漢中興 ptt-第1977章 自以爲計展示-jzav8

三國之蜀漢中興
小說推薦三國之蜀漢中興
“稍安勿躁,小不忍,则乱大谋!”
东川王示意金雕将军坐下,吐出一口浊气,“本王对母归吁的感情,并不比你少,取藏宝图和为母归吁报仇,这两件事可以同时进行。”
金雕将军这才勉强耐着性子坐下,一口将杯中茶喝光,盯着东川王等他谋划。
东川王言道:“要想得到藏宝图,就要先得刘封的信任。”
金雕将军叹道:“这谈何容易?”
东川王眼里闪过自信的光芒,缓缓道:“刘封向来礼贤下士,唯才是用,且用人不疑,如今的西域都督郭淮不也是曹魏降将么?
以本王之韬略,又熟悉西域地理,若能助其破于阗,平西域,立下大功,将来必可在西域之地得以重用,再设法得到探寻楼兰古城之权,岂非殊途同归?”
“平定西域?”
金雕将军一瞪眼,“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眼睁睁看着班辞就在阵中,殿下难道愿意和仇人每日同殿共事?”
“班辞自然要先除掉!”
东川王双目微眯,沉声道,“要取得刘封信任,你我必要先拿出些真本事才能有机会,而班辞——将是我们进身的垫脚石。”
金雕将军忙问道:"殿下有何妙策?
最好能将班辞置于死地,还让刘封心服口服才是。
"东川王言道:"明日上殿商议军情,本王自会向刘封献平西之策!再讨取先锋之职,那班辞自诩班家之后,定然也一心想要西征,与我争先,那时候本王顺水推舟献策全城武将会操演武,以且末、汉军两个阵营来比,胜者为先锋……”金雕将军眼睛一亮,激动地站起来:“殿下的意思是:等到了会操那一日,只要班辞下场,我们便派出勇将出手,将那班辞置于死地,这样不但给母归吁报了仇,还让刘封无话可说?”
东川王冷声一笑,点头道:“不错!如此一来,非但你我重获兵权,又大仇得报,随后便可见机行事,若果能早日拿到藏宝图,就是伺机杀了刘封也不是没有可能。”
"妙,此计甚妙!"金雕将军听得面色一阵潮红,以拳击掌,在书房里来回走了好几圈,忽然又停下脚步,迟疑道,“可是那刘封十分狡猾,他会答应吗?”
“会!”
东川王笃定点头,“刘封新得且末,全军投降,但要编制且末兵马,恐有人心中不服,正好可借此机会立威,他必然应允。”
“我培养多年的金雕勇士,终于要派上用场了!”
金雕将军大喜,忽然又叹道,“只可惜我的宝剑神芒被这狗贼拿去,真正气人。”
东川王笑道:“这些不过身外之物,方才宫中也是你太过冲动,若非此剑,只恐要惹出大祸来。”
“总有一日,神芒还会回到我的手中!”
金雕将军握着拳,沉声道,“只要能先杀了班辞,就算再损失更多,我也心甘情愿。”
东川王站起身来,迈步走到窗口,看着外面的星空,缓缓道:“此事要千万小心,等明日议事之后再做部署,事成之后,所有将士必有重赏。”
“殿下放心,我就去准备!”
金雕将军心中大定,辞别了东川王去着手准备。
金雕将军走后,东川王久久不动,半晌之后才沉声道:“老东西,竟然瞒了我十多年,若不是刘封扶你那一下,这个秘密要带入九泉之下了吧?”
顿了顿又回到座位之上,倒了半杯茶浅酌,思虑一阵忽然又冷笑道:“哼,就算你见了刘封又如何?
本王的计划天衣无缝,你又能说些什么?
待明日献上平西之策打动刘封,一切还在本王掌控之中……”“若说辅国之臣,本王与刘封颇有相似之处,正所谓‘同病相怜’,又岂能是你这老东西可比的?”
东川王喃喃自语,似乎是在为自己打气,他能得到“东川王”的称号,与且末王同为兄弟自然有关系,但最主要的还是十余次击退鄯善兵马建立功勋,保住了且末东部大片领土。
且末在危亡之际由自己一手力挽狂澜,保王安国,与刘封中兴汉室颇有相似之处,二人都是一国股肱之臣,同护王驾,文治武功在国内无人能比。
东川王自认为只凭这一点,刘封就和他有惺惺相惜之意,明日再有一番宏论,自请为先锋征西,刘封必定大喜,以他用人的方式来看,自己必定能有一席之地。
想着从魏吴投降的郭淮、夏侯霸、陆抗等人,东川王心中一阵得意,起身从身后的书架上取出西域地形图,开始筹划明日议事的谋策。
明月东升,刘封从皇宫东院走出来,望着满园春色唏嘘不已,没想到且末这么小的地盘,同样也充满了勾心斗角的宫廷之争。
在中原不过一县大小,但皇宫之中同样争权夺利,且末王身体如此,全是东川王的算计,数年前从萨珊国买来的蛇姬让且末王沉迷酒色之中,不到三年时间便无力打理朝政,等他有所醒悟的时候为时已晚。
这几年时间里,东川王东征西战,在精绝、若羌等国相继被鄯善攻破之后,力保且末不失,成为了且末百姓眼中的救世主,全国上下只知有东川王,不知且末王,跻身西域十大名将,更让东川王如日中天,无人可比。
东川王独掌朝政,且末王早已被彻底架空,兵权都在金雕大将军手中,除了东川王的亲信之外,其他大臣也都无可奈何,毕竟东川王也没有谋朝篡位的迹象,只是一心保国,忠心耿耿,只能听从他的号令。
前几日母归吁出使刺杀汉将,且末上下一片震动,东川王大怒,彻查朝堂,将提容王和丞相归为母归吁一党尽数铲除,彻底消灭了还勉强忠于且末王的派系,现在且末城中的文武官员,基本都是东川王一党了。
若不是此次出城顺降,且末王连面见大臣的机会都没有,刘封对且末王的尊重让其感激涕零,下定决心归顺汉室,只是他已经没有实权,虽然对东川王多有不满,但也找不到谋反的证据,除了无奈叹息,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东川王的心机之深,在刘封看来甚至超过了安末真达,这只老狐狸至今还没有露出任何马脚,不过他自以为得计,总会有所动作,倒要看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