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edm4人氣小說 我要做閻羅 起點-第1226章:蟻潰(一)相伴-si2f8

我要做閻羅
小說推薦我要做閻羅
长崎。
战火满地,作为一次成功的突袭,佐世保根本没有任何抵抗的力量。瞬间就被吞没。
火光染红海面。就连距离佐世保市不远的几个县,也同样感觉到了不对。长崎县,福冈县,已经在飞快调集兵马,准备死守根据地。
轰隆隆……华国地府铁蹄踏平佐世保,秦长信丝毫没有停留,大军如同洪流,顺着国道直奔其他几个县。
闪击战,有心算无心之下,再加上军阵的绝对压制,秦长信打算能拿下多少领土就拿下多少领土。这些,都是接下来拉锯战的桥头堡!
然而,就在他们冲上国道不久,已经看到下一个县的灯火的时候。所有骑兵齐齐勒住马,战马人立而起,发出震天嘶鸣。
“这是……”秦长信眯着眼睛,死死盯着前方,就在每一位阴兵前方,一面十米高,五米宽的镜子。无论他们怎么走,这面镜子都处于他们正前方。
现世之镜。
不用猜,镜子那边,必定已经开始疯狂聚集阴兵。黄泉比良坂的速度不可谓不快,现在,进行的就是双方聚集兵力,一面面现世之镜冲过去。
显然不是现在。
大船上的兵力还没有登陆,准备也没有做好。秦长信牵马回身:“走!”
就在此刻,数位骑兵穿过鬼海冲了过来。飞快冲到秦长信面前,马上拱手道:“大人,宇久岛,中通岛,福江岛,平户岛大捷!目前我军已经完全控制四岛!等待您下一步的命令!”
这四个岛,其中前三者位于九州外海,和九州隔了一个西海海峡,只要握住它们,哪怕进攻日本再不顺利,也握住了反攻的底牌。黄泉比良坂的阴兵再怎么能打,也绝对攻不过来。
“很好。”秦长信咬牙道:“通知所有军队,四岛集合!马上召开高级军官临时会议!”
“是!”
………………………………
哒哒哒!木屐的声音响彻通道。一位阴灵喘息着冲向前方。
他的前面,是一座高山,整座山都缠绕着双股的注连绳。恐怕有千米之高,占地无算。一条条实木道路从地面一直搭建到山峰各处,宛若通天之阶。
道路建筑得颇为精致,每一条道路都有二十多米宽,百米一座鸟居。随着道路的抬高,鸟居也越来越高,最高处,赫然接近千米!
道路的两侧,鸟居的上空,都悬挂着数不清的白色灯笼。而就在山顶之处,开出了一个巨大的洞窟,洞窟中镶嵌着一尊巨大的岩石。整座山的每一处,都有无时无刻巡逻的阴兵。
这,就是日本地府黄泉比良坂的最高权力中心——天岩户。
阴差喘息着冲到一条道路旁,正要往上走,却被卫兵拦在了原地。
“三分钟前,所有大妖怪已经汇聚会议室。这种时候,就不要去添乱了。”
是吗……阴差喉结狠狠动了动,不安地看向高耸入云的天岩户。
真的可以解决吗?
那可是四常级别的地府啊……黄泉比良坂有什么资格和对方谈?
咚!!就在同一时间,天岩户中,一只大手重重地锤在桌面。素盏明尊咬牙切齿地开口道:“无耻……太无耻了!!”
这是一间宽敞的会议室,浓重的阴气凝结成云,缭绕整间大厅。中央一张石质圆桌。此刻坐着十一位阴差。高矮胖瘦,人类或者非人形态应有尽有。
九大妖怪,以及在日本高高在上的伊邪那美,素盏明尊,这已经是日本地府最顶尖的力量。
“毫无征兆袭击我国,华国地府根本不配为四常之一!!”
伊邪那美坐在正中,所有阴气都在这里海潮一样排开。漆黑的头发飘扬,浓妆艳抹,穿着雪白的神官服。此刻仿佛没有感觉一般,抬起紫色的眼眸:“如果骂能骂死他们,我不介意你骂上一百年。”
“但如果做不到,就别说这些毫无意义的废话!”
她的目光刀子一样划过所有人:“不会超过六个小时……之后,哪怕有现世之镜,在军阵差别极大的情况下,我们也很难抵御华国地府的进攻!这是我们最后的自救时间!”
“这是本世纪最无耻的侵略!日本地府绝不会因此而退让。但是我们同样要知道,我们的军队绝非华国地府的对手。”
空气都仿佛凝滞。她双手摁着桌子,缓缓站了起来,磨牙道:“这里只有我们,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大家心里都清楚。如果华国地府执意要灭国,日本地府的历史结束只在一两年内!”
“我们唯一的路,就是在黄泉比良坂彻底沦落之前,得到国际的支援!并且和国际军力形成两面夹击,才有可能守下日本地府。只要天岩户不破,日本地府就有复国的希望!”
“所以……现在我不管你们是谁!都必须听从本王的命令!”
没有人开口。
哪怕平时有再多龌龊。在这种大是大非问题上,谁也不愿当出头鸟。
“很好。”在沉默了三十秒后,伊邪那美舒了口气,手在半空中一挥,一片阴气凝聚的日本地图无声出现。
整个地图都是绿色,只有九州的左边三分之一是血红色。而地图上,九个红色的箭头,齐齐指向那里。
“九位大管事,三个小时之内,你们的军队必须抵达九州!我会下达命令,临时征用战国派的筑前城,日向城,萨摩城!以这三大天守阁为据点,必须顶住华国地府第一轮冲锋!”
话音刚落,地图上,一个个血红的小点亮了起来,密密麻麻,很快密布整张地图。
素盏明尊也站了起来:“九位大管事,值此国家存亡之际,我希望你们亲临前线。”
“当然,我也知道,日本地府的核心战力绝不是阴兵,我们的阴兵也从来没有多少。所以……”
他深呼吸一口气,转头看向众人:“四百万国津神的调集令已经遍发五湖四海,只要你们顶住……六个小时内,我敢保证四百万国津神一个不差!全部降临!!”
“各位!”伊邪那美深深鞠了一躬:“拜托了。”
“这是日本地府创立以来最危险的一刻!存亡就在大家一念之间。因为现世之镜的特性,被攻打下来的地方我们绝不可能再反攻回去。是继续存活,还是成为他人奴仆,就看大家这一搏!”
……………………………………
这一夜,不知道多少阴差同时奔跑在报信的道路上。
东京都,羽泽城。
哒哒哒……甲胄落地的声音,在羽泽城最顶端的通道中响起。一位梳着武家发髻,穿着武士服的男子阴灵,腰悬佩刀,和几位同样装束的阴灵一起走向前方大门。
宏野吉泽,黄泉比良坂阴差,也是战国派中为数不多对地府大权屈服的阴灵。
他的神色异常肃穆,就在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顿了顿。停下身子,转身看了片刻。
和平时一样装束的羽泽城本丸,一样的五步一哨,每一位卫士都穿着足轻服饰,手握长枪……
有什么不一样?
他眉头深深皱起,一种不和谐的感觉迅速冲上眉心。但是看了几遍,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同。摇了摇头,转身拉开了大门。
大门之中,木柱将房间隔成一个个小间。每一个小间前,都垂挂着竹帘。依稀可以看到后方跪坐的身影,每一位都穿着铠甲。
异样的感觉再次涌上眉心。宏野吉泽皱了皱眉,微微鞠躬:“本多将军。”
“华国地府来袭,长崎县一半已经沦陷!伊邪那美阁下希望我们尽快出兵!”
当……大门轻轻关上。
声音很轻,此刻,却没来由地让宏野吉泽灵魂都抖了抖。
房间里没有声音,许久,才听到本多忠胜轻轻笑道:“知道了。”
“将军……”
没等他说完,本多忠胜喃喃的声音再次响起:“终于开始了啊……”
“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宏野吉泽目光瞬间抬起,不敢相信地看向中央。也就在此刻,中央竹帘倏然卷起,一道雪亮的光华如同雷霆,倏然刺向他!
快!快到极致,宛若雨夜惊雷。就连整个大厅,竹帘都纷纷破碎,地面都被带起了一道鸿沟!
刷……光华之后,蜻蜓切不知何时已然没入他的胸口。宏野吉泽嘴唇颤抖着,眼中带着难以置信,看着身着大铠,缓步走出的本多忠胜:“你……”
话音未落,已经化作阴云消散。
本多忠胜走了过去,轻轻握住长枪。而竹帘后,所有身影都站了起来。
第一个掀开竹帘的人,是德川家康。
他同样穿着大铠,轻轻摁着手中武士刀,看着屋顶深呼吸了一口,仿佛在感受这个炽热的夜晚,带给所有人的悸动。
开始了……终于开始了!
日本地府的历史将从此改写!但,再也不会是伊邪那美的神国!
“阁下。”哪怕经历过战国时代的本多忠胜,此刻胸口也起伏得厉害,声音都有些嘶哑:“按照我们的契约,五个小时后,华国地府……将发动总攻!彻底吞并九州!然后兵临中国,四国。彻底占据东三区。”
丰臣秀吉个子很矮,但是却丝毫不阻碍他身上的杀气。他拄着武士刀,冷笑道:“日本地府挡不住的……日本四面临海,他们也不敢放松太多的军队在各处。最可能的,就是在九州地区抵挡一下,一旦不可为,他们恐怕会立刻放弃中国和四国,死守近畿和中部。那时候……就是我们动手的时候!”
在华国地府步步紧逼,而日本地府且战且退的时候……天逆每姬神,就应该动手了。
日本地府绝对想不到,有这么一只奇兵,直指北海道!要将他们打一个瓮中捉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