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kt7好看的小說 《無限之次元幻想》-第125章分享-tyacj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就这样,林潇和真由理脸蛋贴在一起,透过星星看着夕阳染红的天空。
“真由理。”林潇说。
“嗯?”真由理说
“我一直在想,每次你将手探向天空,仿佛要抓住什么东西的时候,我都在想。”林潇说。
“你到底想要抓住什么?
你希望着什么,你希望的东西,我能不能帮她拿到呢,想着这些。”林潇说。
“不过,终于拿到了一个,虽然天上的星星无论如何都力所不及,但是这个的话,还是可以的哦。”
“听到这句话,真由理羞红了脸,然后摇摇头:“不,真由理,已经很满足了。”
“因为已经得到了比天上的星星更好更棒的东西了。”真由理说。
“终于抓住了,抓住了属于自已的星星。”
这么说着,真由理突然就脸红到耳根,一下吻住了自已。
居然是是真有理主动,这么想的空隙都没有。
大概对俩个人来说都是迟钝。
有点尺度,以后回想起来让人脸红心跳的体验。
但是这是互相之间都在竭尽全力向对方表达自已真正的心意。
心中满溢着冈田和温柔,自已居然有一个如此喜欢自已的青梅竹马,终于意识到了。
良久,分以后,来个人哄着练到看着对方。
真由理低下头,但是马上又紧张的睁大眼睛。
‘啊,怎么办,不小心接吻了。’真由理说。
“别说那么大声,很害羞啊。”林潇说。
“可是。”真由理说。
“那又如何了。”林潇说。
“要三次约会以后才可以,助手她说。”真由理说。
林潇惊讶的差点再到。
“那个甜蜜的混蛋。”
反正是在无聊杂志上看懂啊以后,灌输过去。
照着这么一说,真是可怕。
“听好了真由理,别去相信那些,那个家伙虽然是个天才,但是在这方面却只是一个会妄想脑洞很大的中二少年。”林潇说。
“这样吗。”真由理说。
“就是和专业昂,所以说,跟三次还是几次没有关系,放心吧。”林潇说。
“哦,那样我就懂了。”真由理说。
“太好了。”
“我就放心了。”
‘你这丫头,真温柔了。’
真由理松了一口气。
可是突然表情有点为难,皱起眉头。
“怎么办啊,一放心下来就那个。”真由理欲言又止。
林潇笨拙的将还早呢有力抱住,再一次亲近。
是比刚才更长久个,高难温柔。
“这样可以吗?”林潇说。
“好一点了吗?”
“没有那么害羞了。”
“只要这样成熟了就好。”
“嗯。”
‘我好开心。’
真由理像是要将脸蛋藏起来一样扭过头去,因为被头发遮住看不太清楚她的表情,不过大概就是害羞的脸发烧吧。
就算是这样子,也让人可怜。
听到了真由理用几乎听不到的生意你说;“真由理最喜欢林潇你了,最喜欢了。”
“从今以后也永远都是最喜欢你。”
‘我也最喜欢你了,真由理。’林潇说。
之后又自然而然的在一起。
从地平线按反射的最后夕阳,跟真由理手上的星星相映成辉。
第二天晚上。
祭典举办的那天。
林潇和大家集合在神社的祭典现场。
明明只是附近商店街合办的祭典,但是意外的很热闹。
章鱼烧,炒面,牛肉的香气四溢,有意无意撩拨着人们的口腹之欲,让人食指大动。
各种各样华丽浴衣的少女们,各自提着捞金鱼钓水球得来的战利品,三三俩俩散步,这样的光景充满祭典气息。
研究所的人也随意穿梭于摊位之间,很是乐在其中。
但是这里面,唯独没有真由理的身影。
似乎是真由理的家族会议还没开完。
“你说什么,顺便连求婚都做了?”助手说。
“唉?”菲利斯说:“好厉害好厉害。”
“你对女高中生到底做了什么,你这个罪人。”
“别说让人误会的话,传出去就麻烦了。”
在被大家刨根问底的询问昨天那段事情,林潇不小心将不该说的,都说出来了。
“而且啊,那个根本不算求婚吧。”
“就算到死也是我的人质,女生肯定认为是求婚。”
‘毫无疑问会这么想。’梦雨说。
“不,那个啊。”林潇说。
“稍微在背后推你一把就热血上头,到底有多缺乏恋爱。”
“才不想被你们这么说,你们妄想二人组。”
“不要将我和桶子相提并论。”
“看的出来是二人组,果然就是这样林潇。”
“干嘛一脸高兴的熊样子。”
‘那个,我偶最近悠哉思考助手你的事情。’桶子说。
“什么啊。”
‘我和助手你说不定相性很好。’
“说什么傻话,谁会和你这种家伙好。”
‘傲娇常用句式初夏那俩。’
‘傲娇个鬼,你看不出来我是真的很幸。’
“最近流行的趋势是⑨傲。”
“去死吧。”
话题终于转移开。
林潇松了口气。
家族会议顺利的话,真由理就会来到祭典玩的。
回合地点是入口,鸟居下,一直到现在还没有看到真由理,偷偷拿出手机也灭与偶接到电话。
昨天那以后去了真由理的家。
真由理的双亲从以前开始就对自已很好,说是亲儿子差不多。
不过毕竟涉及到严重问题,他们可否听进去就不知道了。
请不要带走真由理,为了说出这行华。
令人意外的,或者不如说是令人震惊的是真由理的做法。
真由理很喜欢她的父母,恐怕从出生开始,就从来没有违背过父母的意志。
就算是这次要搬家了,真由理也在顾虑着肚子留下女儿离开的双亲那种但系你的心情,直到最后依旧犹豫不决。
但就是这样的真由理却在父母前面勇敢说了。
“我想要留在动静,我知道这很任性,可是摆脱了,爸爸妈妈,请让我留在东京吧。”
然后面对父母深深低头。
这么做,真由理眼睛是鼓起了全部的勇气,手在颤抖。
子夜也将心情坦白的说出来,在真由理身边低下头。
真由理父母面有难色的听完以后说是要开一次会议商量。
“那么怎嘛用,关于真由理留下的肯苟。”
‘我不知道,不过也不是不可能。’
‘之后真由理听到好消息,似乎班主任认为转学不好办,突然转学其实对真由理很不好。’
“我也不愿意,真由理突然就从班里转走。”
琉华子一副仿佛要转学的是自已一样的表情,这家伙真的很为朋友着想。
然后真由理提到过亲戚的姑姑,说是姑姑,实际上上好像还只是个三十来岁,崇尚独自生活的OL而已。
她可能照顾不好真由理呢。
“这个姑姑很喜欢真由理,好像说了无比将真由理交给她照顾。”
今天的会议,昂姑姑也参加了。
“原来如此,至少不是绝望呢。”
“啊。”林潇说。
然而这到底有多少作用不能乐观,大家想着真由理的事情,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了。
“可是,就算在这里想破头也没用,只有顺其自然。”
助手拍了怕林潇的背,似乎这是以她的方式给自已打气。
“就是这样在知道结果之前做点什么轻松一下心情比较好。”菲利斯说。“放松心情有了。”
林潇看看四周。
“对了助手,我们还有比试。”
“哦,我懂了,是打靶的摊位。”
“凶真快看,是金属乌帕。”
林潇往菲利斯手指的方向看去,靶台中间仅仅放着装着金属乌帕的箱子。
“而且还是传说中的黄金版啊,这个太赞了。”
所谓的乌帕非常受欢迎,珍惜品还拍卖出了高价。
“真由理很喜欢乌帕,帮助她拿到一定会很高兴的她。”
“好了,助手我们依旧胜负。”
俩个人来到摊位钱。
“干劲十足的勇者们终于登场了。”
‘可是黄金版的金属乌帕,可不会这么轻易给你哦。’
‘什么?’
为什么摊位老板知道自已
难道机关发现自已了。
“那么闲交钱,一个人15次,要300圆。”
“你是打工战士。”
从坛子里面坏笑着的是铃羽。
林潇说:“你在做什么。”
“打工锕”
“真是厉害。”
这谈资是捞不到熟人,放心吧。
“对了,真由理呢。”
铃羽有些担心的晚到。
“那就是黄金金属乌帕,为了她绝对要拿到。”
“箱子的坐下面,哟点磨损。”
铃羽悄悄说道。
“真是的,完全不中用。”
“没有资格说别人吧,你还不是一暗影。”
大约三十分钟,拿到了一堆和黄金五怕无关的。
助手拿到了奇怪的擅自投入了2000元都打水漂了。
“这个姑且当礼物送给真由理。”
‘那怎么可以。’
“期待您的下次光临。”
‘不会再来第二次了。’
林潇泛起了金属乌帕将空气墙给了别人
“话说回来真由理真的好慢。”
“确实。”
“果然商谈进行的不顺利吗?”
“抱歉。”助手说。
凶真振作起来哦。
菲利斯说。
“对了,要去抽签吗”琉华子说。
“抽签?”
“烦恼的时候去拜托生命。”
琉华子指着神社说。
从神社的儿子口中说出烦恼的时候,这样的画不太好。
“凶真强。”
林潇正对着想爱你在,左手挡住,所以向生命祈祷。
“展示你神秘力量的时刻来了,你的力量,揭示命运的那张卡牌。”
‘麻烦死了,后面还在等着,快给我抽。’
“是啊。”桶子说。
“你说谁麻烦。”林潇说。
过了好一会,林潇打开了一张纸。
“这上面写着的是。”
助手也打开了纸。
“是中吉。”
‘大吉。’
‘我也是大吉。’
“林潇师傅你呢。”琉华子说。
“凶真?”
‘’大凶。
林潇说。
“什么啊。”
‘不会吧,这么倒霉。’
‘那真是填好太不幸了。’
‘大凶不好意思了。’林潇说。
“啊。”
“怎么会这样。”
‘不要迷信。’
“等人不知,劝你放弃。”
“再一次,请在抽一次。”琉华子说。
“抽签有这么随便的?”林潇说。
“因为我家的神社是抽签不准为名。”
“好意我杏林了,但是会得罪人的。”
“对不起。”琉华子说。
“已经足够了,这也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林潇说。
勉强笑了笑,坐在台阶上等待。
林潇深深叹了口气。
看着这样大家一起来反杀,真是抱歉,有同伴真好。
只是回过神来,内心好像有什么感觉。
真由理你没有事情。
有需要我帮助吗?
讨厌自已什么都做不到。
“林潇。”铃羽说。
看到铃羽从摊位中探出身子,声音完全淹没在祭典人群的喧嚣中,完全没有听清楚她说了什么不过好像是在指着什么的地方。
林潇准备站起来,然后,助手突然啊了一声。
“快看林潇。”
“什么啊。”
“好了,啦,快站起来林潇。
“怎么了。”
“看那边。”
“抽签果然不准呢。”琉华子说。
‘等人不至,真是差太多了。’
大家都看着鸟狙方向。
而浮现在脸上的都是喜悦。
林潇一下子站起来。
出现的人是真由理。
那是真由理,她来了。
“林潇,大家。”真由理说。
真由理跑了过来,穿过人群,朝着我们而来。
“还真是穿着浴衣跑会摔跤的。”
“你这个家伙。”林潇说。
“林潇。”真由理一脸欢笑。
看到那个笑脸,就知道结果了。
‘真由理。’林潇说。
真由理普金了林潇的怀里。
林潇接住了真由理,虽然想要抱住她,但是太用力差点摔倒。
“林潇,我可以留下了。”
“冷静一点真由理,注意下你的穿着。”林潇说。
“嗯。”真由理意识到自已的样子有些不雅,急忙跳开,慌张的整理浴衣。
“我可没有想到会突然被推导。”
说着要挣扎起来,真由理一边脸红一边拉着林潇。
“不是哦,就是高兴一下。”真由理说。
“刚刚可不只是一下吧?”助手说。
“真由理真是意外的大胆。”
“助手,还有大家,你们不要捉弄我啦。”
“真由理,刚刚的台词,要是表现的再好就行了。”桶子说。
“绅士闭嘴。”助手说。
“啊,助手又力气了旗帜。”
‘所以说绝对没有傲娇啊。’
‘哎呀,你们真是的别闹了。’
“真由理真好,我也想谈一次恋爱。”
‘琉华子你也是,真是的真由理好好害羞。’
也许还是因为被大家说的,真由理脸蛋红的要冒出蒸汽一般。